挪威的全世界最豪华监狱:条件奢侈 出门给钱?(组图)

6Park 生活 1 week, 1 day

在挪威与瑞典的交界处,有一个叫做Halden的市镇。

在这里,沿着一条蜿蜒的道路行驶,穿过大片绿油油的麦田和花海,沿途有排列整齐的农庄、牛马成群的牧场,静谧且祥和。

等到穿越一片黑松林,到达城郊位置,映入眼帘的将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标志,上面写着“Halden监狱”的字样,仿佛到达一个普通风景区一般稀松平常。



这里没有监狱常见的警示牌,没有必备的栅栏电网,也没有狱警守卫的塔楼。

这座被白桦树和松林环绕的建筑,怎么看都更像是林间农舍。



仅仅从外观判断,你完全无法想象得到,里面关押的竟然是杀人犯、强奸犯、儿童性犯罪者以及毒贩等穷凶恶极的人。



没有那些监狱必备的外部设施,似乎说明着,监狱方并不害怕有人越狱逃亡。

而事实上,也确实没有罪犯会想从这里逃走……



(监狱外部环境)

毕竟,“Halden”是挪威耗费了10年时间,投入了1.38亿英镑(约合人民币10.8亿),才打造出的“全世界最豪华监狱”。

同时,作为挪威最大的监狱之一,这里也被称为全欧洲最现代化,同时也是最人道的监狱。



不同于其他监狱的传统运营模式,这里的管理者希望用更人性化的方法和更完善的环境,来帮助犯人们重获新生。

在这栋占地超过五万平方米的监狱里,仅仅关押着250余名犯人。

但截至2012年,Halden却拥有340余名员工,数量比犯人还多。

为了能从各方面改造罪犯,Halden监狱除了警卫,还配备了教师、医护人员以及私人教练等。



(工作人员在和犯人们一起打排球)

这里的每一个犯人每年的管理费用就达到了98000英镑(约合人民币78.6万)。

作为参考,英格兰和威尔士监狱的平均年费仅为40000英镑(约合人民币32万)。

从硬件设施、管理模式到福利制度,犯人们在此享受着近乎奢侈的生活。里面的物质条件甚至超越了很多遵纪守法的普通人所能企及的。

这也导致几乎每个人看到这里后都不禁感叹:这到底是监狱还是度假区?



那么里面的生活究竟有多夸张呢?

在Halden监狱里,每个囚犯都会有单独的房间,房间里的设施一应俱全。看照片就知道,环境完全不亚于民宿。





除了由设计师专门设计的监狱款书桌、椅子、床与衣柜,房间里还有独卫、淋浴设施、冰箱、电视机以及DVD……



囚犯躺在床上就能收看电视节目,因为管理方希望他们可以通过看新闻等方式,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这样出狱后才能够更好地回归社会。



房间里有大大的窗户,没有任何栅栏等防护设施遮挡。每天都会有充足的阳光射进屋内。

囚犯们在房间里能够远眺监狱外的大片森林,屋里的采光和通风条件都相当之好。



甚至每个囚犯在入住时都能收到一份问卷调查,主要是询问他们对于改善监狱生活有什么样的要求和建议。仿佛他们要入住的不是监狱,而是五星级酒店。



除此之外,大约每10到12个牢房就会被划分为一个单位,而每个单位的囚犯们可以共用一个公共空间:厨房与客厅。



厨房里有各种烹饪设备,客厅里则有舒适的沙发、棋牌游戏设备、洗护用品、电子游戏、健身装置以及音响设备等等。总之,所有人们想得到的配备,都不会少。





监狱方还会给犯人们提供烹饪、音乐等方面的课程。

比如,犯人们可以在专业级厨房教室接受烹饪培训,然后就可以来厨房做做料理。



当然,厨房里的道具也是经过固定处理的,以防止囚犯被划伤,或者用它们来伤害别人。



虽说按照规定,监狱里的囚犯每天都必须被在屋子里被关上12个小时。

但是在这样的舒适条件下,囚犯与其说是被关在屋子里,不如说是宅在房间里压根儿不愿意出门。

这导致监狱的管理者们不得不用“出门就发钱”的方式,鼓励并吸引犯人们多去户外参加活动。



除了住房舒适,整个监狱范围内的生活也很便利。

监狱里设有牙科诊所,囚犯们可以定期做检查。

库存充足的超市则可以供应食物,犯人们能在此得到新鲜的水果蔬菜,乳制品、肉类、饼干、蛋糕以及寿司等食材。

囚犯们可以在厨房里摆放好做饭所需的食物,然后把自己购买的零食、水果等带回房间,储存在冰箱里。一切都宛如高档的学生宿舍。



对于囚犯来说,迈出房间并不算非常困难。因为监狱还会给他们提供车间以及平面设计室等场所。

在这里,犯人们可以培养自己的动手能力,学习各类技能,顺便打工赚钱,甚至还可以修得相关方面的学位。





(囚犯设计的监狱食谱封面)

更夸张的是,这里还配有一个被戏称为Criminal Records(犯罪唱片)的高科技录音室,囚犯们可以在里面录歌。





除此之外,监狱的运动设施也都相当齐全。

攀岩墙、健身房、排球场……应有尽有。

你甚至能在这里看到重刑犯跟着老师做瑜伽的场景。

对此,监狱长AreHoidal表示:

“做瑜伽能使他们更加平静。”

“我们不想看到这里成为一个充满愤怒和暴力的地方。我们希望这些犯人们能保持平和、安静。”

也是很难想象,在监狱外,人们需要花钱才能进的地方,这里的犯人们却可以尽情享用。

连生活在这里的囚犯都评价说:这里哪像个监狱,分明像是一个spa中心、酒店、度假胜地。



但这些仍不是全部。

除了设备和服务,监狱的管理制度对犯人们来说也非常友好。

每周,这里的罪犯们都能有两次被探视的机会。

探视期间,犯人和探视者所在的屋子没有任何窗户,这意味着他们可以在里面做任何想做的事儿,包括发生性关系。

监狱方很贴心地给他们提供了毛巾、床单、套套。如果有需要的话,还可以去浴室洗个澡。

有家庭的囚犯甚至还可以在通过安全审查的前提下,每隔三个月就能得到一次机会,与家人们在一个单独的小木屋里一起度过周末。



小木屋里会配有双人床、儿童房以及婴儿床,里面还有一个配备了各种各样玩具的儿童乐园。

这是因为监狱方推出了一个叫做“爸爸在监狱”的计划,让犯人们不缺席孩子的成长过程。



除此之外,狱警每天还会和犯人们一起活动,比如陪他们一起在公共休息室里喝茶、喝咖啡、吃饭,打球,做娱乐活动。

管理者们称这种做法为“互动安全法”,他们相信通过这种形式,可以让狱警和囚犯真正互动起来,调动囚犯的积极性。

这里几乎所有的警卫都没有武装配备,而且有半数警卫都专门挑选了女性,监狱方表示这样的配置,为的就是不给犯人们造成胁迫感,以便拉近和他们之间的距离。

那么狱警们靠什么保障自己的安全呢?

关于这点,监狱方给他们配置了个人安全警报器,遇到危险时就可以按响它。

可以说,监狱的管理者已经为犯人们把方方面面都考虑周全了。



对于犯人们而言,Halden监狱无疑是天堂。

然而对于其他遵纪守法的公民而言,这却是一个不公平的象征。

事实上,自从Halden运行以来,它就一直伴随着人们的质疑。

其中一个原因,自然是它彻底颠覆了人们以往对监狱的认知。

另一个原因则是,大家无法理解为什么要提供给这些罪大恶极的囚犯们,比很多普通人还要优越的生活条件,供他们享受,而不是让他们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

而这一做法,其实跟挪威的犯人管理理念有关。



据媒体报道,早在1998年之前,挪威的监狱运作方式其实跟美国很相似。

监狱长AreHoidal回忆说,他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经加入了监狱管理行业,那时候的情况跟现在简直天差地别。

“当时的管理措施非常严厉。”

“监狱里充斥着雄性氛围,工作重点都聚焦在了警卫和保安措施上。”

不过,这种和美国相似的管理方式同时也导致了,罪犯出狱后的重复犯罪率也和美国差不多。

“那时挪威的罪犯出狱后,重新犯罪的概率大约是60—70%,跟美国的情况一样。”

而且有数据表明,用传统的惩戒方式对待罪犯,他们会更容易产生反社会人格,进而继续犯罪。

而犯人反复入狱,其实也是在给政府的支出增加负担,怎么看都不是长久之计。



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挪威和美国的法律本身也并不相同。

挪威在1902年废除了死刑,又在1981年废除了无期徒刑。这就意味着,不管犯人有多凶残,总有一天都要回归社会。

这就使得挪威的司法部门必须重新考虑,他们建造监狱的目究竟是什么。

一番评估后,挪威的监狱最终决定革新管理犯人的方式。

取代之前对囚犯的报复、惩罚以及关押,管理者们变得更加注重教育、治疗以及针对犯人们的职业培训。



在2007年时,挪威的监狱又迎来了第二次变革。

这一次,管理的重点变成了帮犯人们重返社会。除此之外,还要帮助他们在出狱前找到住房和稳定的工作。

而Halden便是在这次改革之后修建的第一所监狱。

它理所当然地承接了这些理念,会在管理时更加注重罪犯们的人权。

对此,狱长Hoidal也曾表示:

“在挪威,对罪犯的惩罚只是让他失去自由,罪犯其他的权利不应该受到侵犯。”

“囚犯有选举投票权,他们有上学和接受医疗的权利。他们跟其他挪威公民享有同样的权力,因为他们也是人。”

“他们做了错事、犯了罪,他们必须受到惩罚,但他们仍然是人。”



也正是因为这样,Halden就被打造成了现在这种“开放式监狱”的模式。

犯人们不再整天被关在牢房里,而是会到户外接受各种培训和教育。他们在此学习控制情绪、减少和他人之间的摩擦。



相对的,Halden的狱警们也改变了工作性质。

他们不再只是警卫,除了负责监狱的安保工作,同时还担负着帮助罪犯重新做人的任务。



虽然备受争议,但不可否认,自从挪威开始实施监狱改革后,确实取得了不小的成果。

他们成功降低了罪犯出狱后的犯罪率。

罪行比较轻的犯人,刑满两年后出狱的再犯罪率已经低至20%。而那些刑期较长的犯人,刑满5年后出狱的再犯罪率也都降低到了25%。

反观这一数字在英国和美国差不多是50%到60%,从这一角度而言,挪威监狱的改革确实比较成功。



但即便如此,大众对于Halden监狱的接受度仍然处于两极化。

其中有一些网友看到后,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加入他们:

“我从未如此想坐牢。”



“我想住,我愿意付房租。”



“比大部分大学宿舍看起来都好。”



“这个监狱比我的公寓好。”



“我绝对是支持更关注改造犯人的体系,而非支持惩罚/强迫劳动的体系,但我会选择先犯一系列罪行,而后美美过上这么棒的监狱生活。”



“挪威,请逮捕我。”



“退休计划:去挪威犯罪。”



也有人从更理智的角度分析,为什么赞同Halden的管理模式:

“惩罚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事实上只会让情况更糟。惩罚可能会让你爽一会,但这种爽感很快就会消失,而犯人只会过得苦哈哈并且与世隔绝,等他们出狱了就会更容易犯罪。”



“很多评论不可避免地提到类似这样的话:‘如果我的家人被强奸/杀害,我不希望犯人居住在这样豪华的监狱里。这怎么能算是正义?’

答案很简单。挪威的监狱促进了犯人改过自新、降低了累犯率。这个‘豪华的监狱’使得犯人在五年内重犯率为25%。美国的监狱与之相比要高两三倍。如果你觉得美国的体系要好得多,那么你实际上的意思就是:‘我讨厌罪犯讨厌得不得了,以至于只想看到他们受苦……即使这会让他们出狱后犯下更多罪行,导致更多无辜的人受难。’

如果你的目标是尽量减少犯罪,以及其随之带给无辜人民的苦难,挪威的体制早已证明这是一个最佳选择。”



但针对这样的言论,也有人持不同看法并予以回复:

“有两种方法来对待犯罪者:让他们获得改造和惩罚他们。改造正是你所说的:改变人们,减少他们犯罪的几率。

惩罚则是不同的。我认为这至少是一种阻止人们再次犯罪的方法,以及更是一种防止他人犯罪的方法。比如说你在挪威,你面临着犯罪的选择,你面对的将会是道德困境:‘这么做对吗?’但你不会担心犯罪的后果。

现在我们假设如果你在别的地方面临这样的选择。比如在巴厘岛、伊拉克或者索马里。这时候你面临的后果会更加严重,实际上你会担心自己的健康和生命。尤其是如果你对他人实施抢劫、殴打、性侵、侮辱等罪行后,却在被警察逮到前,先被受害者抓住了的话。

两种方法都面临着争议。改造人是有道理的,但是以被惩治的罪犯为例,杀鸡儆猴警示潜在犯罪者也是有道理的。当然,这又带来了‘被惩罚的罪犯更有可能再犯‘的问题,就像也会有‘对罪犯太好,以至于其他人并不惧怕成为罪犯’等问题存在一样。没有两全之解。”



而还有一些对Halden持反对态度的网友,则单纯认为这里关押的犯人罪行太重。他们伤害了太多人,摧毁了太多家庭,不配享受好的生活:

“艹,挪威,这不是惩罚,这叫做度假。”



“这是疯了,不是正义。犯罪分子需要受到惩罚,而且惩罚的残酷性应该不断提醒他们,他们之所以落入这种境地,都是拜他们的犯罪行为所赐。”



“挪威为那些罪行的受害者们做了什么?”



“我觉得这很愚蠢,仿佛为了惩罚而不得不住在公寓里。这不是惩罚啊,这是对错误行为的奖励。荒谬至极。”



目前看来,监狱的管理方式,除了考虑实际的犯罪率问题,还应该将受害者的心情一并纳入考量。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