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iPhone 14收割的黄牛:没人相信手机会砸手里(组图)

6Park 科技 2 months

9月23日,iPhone14发售仅一周,不少“黄牛”倒下了。

在官方快速发货、用户期待值下降等各种因素的加持下,原本想象中“日入数十万”的黄牛们,遭受了痛击。

甚至,出现了“上午,加价2000元不卖;深夜,加点吧,加50块也行”的情况。

经历过苹果手机早期倒卖的辉煌,有的黄牛早就创立起了属于自己的公司;而单干的黄牛,也坚信着“只要下手快,绝对能包赚”的道理。

但现实情况是,活在过去的黄牛,已无法再适应新时代。

“没人相信iPhone14会砸在手里”

北京时间9月8日凌晨1点,苹果召开了一年一度的秋季新品发布会,会上苹果公布了新机iPhone14。对于北京“黄牛”牛明来说,每年的苹果新品发布会如同黄牛界的“科技盛会”。

“每年这个时候,我们就会开抢。”牛明表示,按照过往经验,只要下手快,绝对能够包赚。



iPhone14(图源:苹果官网)

在过去,黄牛被称为“倒爷”。这种行业的盈利模式,就是以低价买入货物,再高价卖出赚取差价。自从iPhone4推出,“抢iPhone”便成为了“黄牛”们近10余年来的一条稳定生财之道。

iPhone4首发时,有黄牛在中关村叫价2万元高价售卖。4年后,iPhone6就刷新了纪录,黄牛当时报价最高的,达到了惊人的2.8万元,差价近万元。

“每逢苹果新机发售,在苹果专卖店的门口,肯定可以看到不少‘黄牛’的身影。”牛明说,在网购尚不发达的时代,黄牛多“亲自”前往门店进行预购,“抢到就是赚到。”

甚至,还有黄牛远赴香港、澳门等地,只为更多地购买苹果手机再进行销售。

“一部iPhone最高可以赚五六千元,一个月赚30多万元很正常,厉害的甚至可以赚百万元以上。”牛明说,今年iPhone14发售后,他的黄牛同行们依旧很疯狂。今年的新机推出了“灵动岛”功能,这样的功能变化在黄牛界引发了震动。

“按照以往的经验,过去只要苹果对新机作出了改变,市民们都会开始疯抢。”牛明说,比如iPhone6、iPhoneX两款机型,在当初作出了非常大的改变。最后这两款机型的高销量,就是黄牛倒卖的底气所在,“没有人会相信带着灵动岛的iPhone14会砸在手里。”

在华强北,有黄牛在10年的时间里创立了倒卖公司,李响就是其中之一。

“iPhone14发售的第一天,我们公司就购入了各种机型,总共有200多台。”李响说,这200多台手机加起来进价逾200万元,如果全部售出,盈利可以达到40至60万元。

按照李响等人的预测,iPhone14在发售后,将会马上破发。所谓的破发,是指首发跌破发行价。

在9月16日发售当天早上,李响的同行们开始疯狂扫货。当天的行情,也确实如同他们预料——首销即破发。黄牛的实际报价能比官方价格低上100到500元。

“但因为我们有相关渠道,我们实际进货价格最多可以比官方价便宜1000元左右。”李响称,所以即便是破发,他们在压低价格的情况下,也能盈利。



iPhone14的价格单日就快速下降(图源:受访者)


“Pro版本溢价近两千元,Pro Max版本则能溢价三千元左右。但到了傍晚,这一溢价就跌到了两三百,不少黄牛囤的iPhone14砸在了手里。”李响说,有人调侃他们这一天的状态是“上午,加价2000元不卖;中午,加价1500元不卖,下午,加价800元不卖;傍晚,加价300元不卖;深夜,加点吧,加50块也行”。

黄牛的寒冬


据华尔街见闻报道,湖南一家档口256G内存iPhone 14 Pro的回收价格显示,16日11时,该机型溢价约900元,18分钟后溢价700元,两小时后,溢价只剩300元。到了下午3时39分,该档口试图收购5部紫色的256G内存iPhone 14 Pro,溢价近400元。

iPhone14甚至跌破了发行价,最夸张的是iPhone14 512G,比官方首发价低了739元。

9月17日,连iPhone 14pro的价格也快速下降,黄牛们慌了。但就在这时,一些用户开始反向“收割”黄牛。

有网友爆料,自己抢到2台iPhone14 Pro Max,早上加价1600元卖给黄牛,隔天下午官网价加100元时又从黄牛手里面买过来,四舍五入相当于纯赚3000元。



有网友称,自己将手机出售给黄牛后又买回盈利3000元(图源:网络)

华尔街见闻报道称,在杭州西湖苹果店,有黄牛诉苦,他16日加价一千八百元收的iPhone 14 Pro Max,17日只加价600元卖出去了,倒腾了六七台手机,都没有把坑填回来。

牛明也表示,有一些人在预购成功后,会在首发当日到线下门店提货,之后马上将其转手,高价卖给守候在手机店门口的黄牛。

“如果无法卖出,他们也可以直接退货。”牛明说,黄牛们通过各种渠道囤到的苹果手机基本无法退货,如果卖不出去,就只能砸在手里了。

9月18日,“黄牛诉苦苹果14倒贴100元出”的话题冲上热搜。有科技博主爆料,地标广州的黄牛在朋友圈称,加价买回来的苹果手机,根本卖不出,不得已在路边摆地摊亏本售卖。在这些摆摊的短视频里,博主们纷纷表示“今年形势不妙”。



黄牛在街边抛售苹果手机(图源:网络)

还有大V博主称,华强北的黄牛集体吃瘪,赔钱卖iPhone14还没人要。

截至9月21日下午,牛明还在亏本甩卖自己手中的7台iPhone14,“不卖的话,就全部砸手里了。”如今,牛明已开始考虑转型退出黄牛行当了。

在手机价格趋于平稳的同时,也有黄牛被平台坑了一把。

据小莉帮忙报道,9月14日,自称做手机销售的小康求助称,前几天,他在某平台小程序上抢购了十几台苹果手机,一共支付了15.8万元,但对方一直不发货,客服也不回复,和他同样情况的还有很多朋友。根据注册地址,他查到这家公司在重庆,小康也托朋友去现场核实,发现该公司已经人去楼空。

大量网友们称,上述平台是在正常运营了一个多月,做大用户池后,赶在iPhone14新机发售时卷款跑路了。

据第一财经报道,目前上述平台预售苹果手机并卷款跑路事件已立案,现已移交重庆市渝北区公安分局专案组。重庆市渝北区公安分局也表示,目前这一案件正在侦察办理中。

“本来就不赚钱了,碰上这样的平台,不仅坑害了同行,也败坏了我们的名声。”牛明说。

用户的“换机动力”正在下降


惨淡的行情加上嚣张的骗子,今年成了黄牛们过得最惨的一年。牛明至今还是想不通,为啥用户们对iPhone14突然失去了兴趣。

李响则分析,出现这一情况,很可能是因为苹果公司出现了大量提前发货的情况,有些原本预计半个月甚至一个月才发货的订单,在首发当日就收到了现货。

北京一苹果专卖店店长罗聪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今年确实出现了大量预购新机提前发货的情况。“有大量的预购订单在17日一早就到货了。”

社交平台上,“苹果提前发货”也成了热门话题之一。有用户表示,自己原本预计在9月22日至27日才能发货的iPhone14Pro,没想到在9月17日一早就收到了。还有用户发现,自己去线下店,直接就能“捡漏”买到iPhone14现货。

罗聪告诉极目新闻记者,目前店内pro、promax系列,只支持在官网预订后取货。但iPhone14基础机型是采取店内预约取货的形式,“如果店里库存比较多,那么可以直接在线下拿货。”

除上述原因,产品升级不尽人意,也可能降低了用户对iPhone14的热情。早在苹果发布会当日,就有用户发文称,今年的iPhone产品更新并不太明显。但大多数用户,仍对“灵动岛”功能寄予厚望。

随着发布时间临近,9月15日晚,便有网友违约提前开箱iPhone14,并测试了灵动岛功能。在发布会上十分流畅、美观的灵动岛,不仅出现了不适配的情况,还出现了位移等问题。也有网友发现,灵动岛在阳光下看上去并不美观。很多用户吐槽,“灵动岛才是最大屠牛场”。

此外,用户对于加价购买手机的行为,已变得更加理性。

有数据显示,目前国内用户平均换机周期为28至31个月,用户们的换机动力正在下降。但苹果一年一新机的推出效率,很显然是远远高于这一换机周期的。

9月21日,湖北市民王星告诉极目新闻记者,自己在iPhone14推出之际,购买了2年前的旧机iPhone12 mini。

“我一直在使用苹果,从2019年到现在,一直使用的是iPhoneX。”王星表示,自己也关注了iPhone14相关的新闻,他认为,自己使用手机不需要那么多的新功能,因此他更加注重性价比,“2000多元就可以购买到iPhone12mini,我为什么要花一万多元购买新机?”

而北京市民姚女士也认为,自己手中的iPhone13可以“再战1年”。在去年,姚女士与男友购买了iPhone13,如今二人均表示,新机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太大吸引力,不如将这一笔“巨款”存起来。

罗聪也表示,相较去年的iPhone13,自发售日起,至今他店内iPhone14的同比销量有所下滑。

“以前大家都说早买早享受。但现在,大家都开始谈论晚买享折扣了。”罗聪说。

“活在过去的黄牛无法适应新时代”

极目新闻记者梳理发现,此前苹果发布新品时,网上总能刷到关于北京三里屯苹果旗舰店排起长队的视频。9月21日上午,极目新闻记者在该店看到,距离发售已过去5天,这里并未出现前几日人潮拥挤的情况,但店内依旧有大量市民前去围观。北京市民王先生表示,自己到线下旗舰店是为了看一下本次新机独有的紫色配色,“暂时没有打算购买。”该店工作人员表示,16日、17日两天,排队预约新机人数确实很多,但近两天预约人数逐渐减少,更多的是前来取货的客户。苹果官方客服也表示,现阶段苹果线下旗舰店多为取货客户,预约人数较少。

苹果忠实用户彭力,早在去年便抛弃了苹果手机。从曾经的iPhone4到iPhone12,彭力几乎每次都是在发布之初,就购入了新机。

“曾经我是苹果的脑残粉。”彭力表示,近些年,苹果新机发售越来越快、价格越来越高,他开始反思自己究竟该不该“发布即买”。

考虑到性价比,彭力将目光看向了国产手机,“部分国产手机,性价比相较于苹果手机,强了太多。”

李响也表示,近些年的行情显示,苹果手机已不再适合大规模倒卖了。

“国产手机冲击力太强了,苹果手机除了忠实用户,很难有受众。”李响说,近些年,他的许多黄牛同行,都已开始思考转型的问题。

“去年,索尼PS5游戏机上市时,我也曾短暂地做过。”但不熟悉这一机型的牛明,也亏损了几万元。

“数码产品倒卖,太难了。”牛明说,自己也曾想过转型做显卡黄牛、演唱会黄牛,但了解了之后,他就觉得自己不是那块料,“我连苹果倒卖都玩不明白,那些就算了吧。”

李响前两天看了一篇文章,里面写到:“今年很可能是iPhone的黄牛转折年,未来几年,那些彻夜排队在各大城市官方零售店外高价收购iPhone的黄牛可能逐年变少,慢慢成为一个时代的注脚。”

“活在过去的黄牛,已经无法适应新时代。”李响说。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