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夺睡眠,模拟性侵女童...澳洲退役士兵不忍了(组图)

大鱼新闻 军事 2 months

近日,英国《卫报》报道了澳大利亚军队不光彩的“虐待”行为,不过这次的“受害对象”是其本国的国防军士兵。该名受害者将实施该训练的国防军部门起诉至联邦法院,称澳国防军向士兵实施名为训练、实为酷刑的折磨,多人因此罹患创伤后应激障碍。但澳国防部对此回应称,该训练项目符合澳大利亚的国际义务和国内法。



《卫报》报道截图:一名澳大利亚士兵声称,酷刑生存课程包括模拟儿童强奸,导致他患上创伤后应激障碍

据《卫报》25日报道,近日,一名叫达米安·德派尔的澳国防退役士兵向澳大利亚人权委员会投诉,称自己在服役期间接受的训练课程“被俘后审讯训练”堪称“炼狱”,他因此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并准备向澳联邦法院起诉。此事引发了舆论对澳国防部日常运作模式的担忧。

报道称,德派尔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该训练项目有意将澳大利亚士兵置于类似酷刑的条件下长达72小时,目的是帮助他们在被俘后抵抗审讯。他告诉《卫报》,该项目包含令人震惊的羞辱性内容,让参与其中的一些士兵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

德派尔称,在项目最后阶段的“羞辱体验”训练中,他被剥夺睡眠,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被扮演敌方审讯官的教官强迫放弃基督教信仰,还要利用道具做出模拟性侵女童等非人行为。教官还声称“如果不服从命令,他的战友将会被杀死”。

德派尔控诉,在这种极端情况下,“我精神恍惚,我以为他真的要杀死我的战友”,“在这种‘威权’人物面前,我处于极度脆弱的状态,我别无选择。”德派尔认为该训练项目给士兵造成了不必要的身体和心理创伤,他因此向澳大利亚人权委员会投诉,并准备对执行该训练的军队部门向联邦法院提起诉讼,质疑训练的合法性。



澳大利亚受害士兵达米安·德派尔。图自《卫报》


《卫报》指出,2017年澳大利亚参议院就开始调查国防部是否遵守了国际义务,包括《联合国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的相关规定。根据参议院指派的调查员杰基·兰比在议会公布的细节,参与过该训练项目的士兵曾被剥光衣服、蒙住眼睛、戴上手铐,并被迫接受一系列折磨,包括被警犬在身边狂吠、用消防水管喷洒以及其他身体虐待行为。参议院公布的证据显示,士兵在受训期间还被剥夺了进食和睡觉的权利,导致一些士兵产生幻觉。

该调查报告公布后,卫报称,澳国防部本应该对训练项目进行改革,以更好地保护学员。而在最终的版本中,调查委员会还是承认该审讯培训的必要性,但表达了对项目的知情同意权的担忧,并质疑逮捕后的行为培训是否“是实现这些结果的最有效和最安全的方法”。

该报告还指出调查过程中,委员会听取了10名受训人员关于遭受持久心理伤害的叙述,其中有人将“被俘后”的酷刑训练描述为“重大过失,甚至可能是刑事过失”。

不过,在德派尔提出指控后,报道称,负责该训练的部门发布声明表示,训练是自愿的,受训人员可以随时退出或现场寻求心理专家。并声称,训练期间安排有2名具有专业资质的澳国防军心理师、1名医疗人员和1名观察员。国防部一名发言人对此回应称:“如果这些观察员认为训练对士兵的健康有害,他们有权立即叫停训练。”



澳大利亚士兵臂章。图自BBC

报道还介绍,澳国防军称“安全和福利是所有训练活动的核心”,不容忍任何形式的不可接受行为,并将认真对待所有指控。但澳国防部表示已对课程进行审查,认为其符合澳大利亚的国际义务和国内法。

但相关人员向《卫报》告知了与国防部的说法相反的情况。20年前就开始在澳国防部担任医疗官的斯卡利博士表示,他虽然没有亲眼目睹上述情形,但是他承认澳军队等级森严,他的干预权力非常有限。他向《卫报》透露,曾看到一名半裸的士兵被固定在墙上,并在其他受训者面前被消防水管冲洗。斯卡利表示,作为医疗官,他被排除在“被俘后酷刑训练”的计划制订环节之外。

近年来,澳大利亚军队以糟糕的纪律表现而闻名,尤其是在海外执行军事行动时频频发生虐囚和虐杀事件。英国广播公司(BBC)此前报道称,有可靠证据表明,澳大利亚一支“精锐部队”曾在阿富汗战争期间非法杀害39名人员。澳国防军承认,至少19名现役或前特种部队士兵因在2009年至2013年间杀害“囚犯、农民或平民”。澳国防军将这种犯罪归咎于士兵中的“战士文化”。



英国BBC报道截图:澳大利亚“战争罪”:报告发现精锐部队杀害阿富汗平民

澳学者克罗姆普沃茨认为这些行为是“蓄意、反复且有针对性的战争罪”。时任澳国防军总司令的坎贝尔表示,这些事件中都不能“被形容为发生在激烈的战斗中”。坎贝尔指责这些犯罪的士兵“将法律掌握在了自己手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