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国领导人疑染疫身亡:150多政要确诊 英美最多?(图)

6Park 生活 2 months



核心提要:

1. 疫情三年,越来越多的欧美国家领导人染疫,世界各国染疫政要已达数百名。近一个月,就有日本、西班牙、丹麦等5个国家的领导人感染新冠。美国是感染政要较多的国家,特朗普、拜登都曾确诊新冠,其中拜登还二次复阳。除了政府首脑之外,指导美国抗疫的褔奇博士以及辉瑞公司CEO也曾感染新冠。

2. 在新冠疫情早期,2020年12月,非洲斯威士兰首相因感染新冠去世,他应该是第一个因新冠死亡的国家领导人。2021年3月,坦桑尼亚总统去世,虽然有迹象表明他感染了新冠,但他是非洲著名的新冠怀疑论者,因此无法确认其是否因新冠去世。

3. 在新冠疫苗广泛接种后,感染的绝大多数政要都是轻症或是无症状,奥密克戎流行后这个特点更为明显。正是因为有疫苗、有药物,以及病毒变异后杀伤力下降,现在很少有政要因为感染新冠去世。



近一个月内就有5个国家元首、首相感染新冠,丹麦女王参加英女王葬礼确诊新冠,近500名政要成为密接者疫情三年,人们可能会忽视一个令人担忧的现象,那就是越来越多的欧美国家领导人染疫或者正在染疫。

9月26日,德国总理舒尔茨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但他并不是本周唯一感染新冠的欧美国家领导人。9月25日,西班牙首相佩德罗·桑切斯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9月21日,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82岁)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此前,在今年2月,丹麦女王就已经被确诊为新冠感染,轻症。而在上月,8月21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Fumio Kishida)(65岁)新冠检测呈阳性。头一天晚上,日本首相出现了轻微发烧和咳嗽等症状,在不久前,他刚接种了第二剂新冠疫苗加强针,共计接种过四针。仅8至9月份,就有日本、西班牙,丹麦等5个国家的领导人感染新冠。而涉及同步染疫的部长一级的高官,更是多达20多位。

其中最令人瞩目的是82岁的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的染疫,本月19日她刚在伦敦出席了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葬礼。西班牙首相佩德罗没有参加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葬礼,但是刚去过纽约,参加的是联合国大会。



疫情尚未消失,但是大型的国际会议无法永远在线上举行,重要的纪念活动也无法取消,参加这些活动,无疑给政要们带来了感染的可能。

从媒体公布的照片可以看出,在伊丽莎白二世葬礼的出席者中,戴口罩者屈指可数。两天之后,参加者丹麦女王被确诊,怎么算,出席葬礼的500多名政要都应该是密接者、时空伴随者。



▎图/据官方公布的女王葬礼现场“君主圈”站位图上观察:已确诊新冠的丹麦女王站在第一排,一米半径内,旁边就是儿子——王储弗雷德里克;王储旁边是76岁的瑞典国王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7);身后是西班牙国王费利佩六世(6);西班牙国王身后是比利时国王(5);瑞典国王旁边是荷兰国王(4)

但是,在葬礼结束一星期之后,被感染的政要仍然屈指可数,这应该也算是一个奇迹了,似乎传染性极强的病毒变异株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

其实发生这个奇迹的一个原因是,绝大多人都接种了疫苗,很多人甚至已经感染过新冠。比如出席葬礼的美国总统拜登(79岁),此前在7月21日首次检测出现阳性,在服用抗病毒口服药物转阴之后,7月30日再度出现阳性检测结果。在8月16日,美国第一夫人吉尔·拜登(71岁)也确诊感染,出现了类似感冒的症状。

据不完全统计,疫情肆掠三年,目前世界各国染疫政要已达数百名,其中有英国前首相鲍里斯,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感染2次),法国总统马克龙,也有已去世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英国王室中,继承王位的查尔斯三世(感染2次)、现在的卡米拉王后、威廉王子也都感染过新冠。而这个名单仍在延长中。

所以,只要疫情不结束,各国政要们与民众一样,不是已经感染,就是在感染的路上。不仅如此,即便是感染过病毒的人,也还会再次被感染。



美国政府官员几乎全部沦陷,至少有50位政要中招,三年两任总统确诊,其中两次感染者达10多人美国是染疫政要比较多的国家,除了总统和第一夫人,美国副总统哈里斯、众院议长佩洛西(82岁)都在今年确诊过新冠感染。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曾在2020年就已经感染过。



▎图/特朗普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感染新冠的美国总统。2020年10月2日,74岁的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说,他和夫人梅拉尼娅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作为预防措施,白宫医生肖恩·康利表示,特朗普在白宫接受了8克剂量的再生元多克隆抗体混合物、瑞德西韦、锌、维生素D、法莫替丁、褪黑激素和阿司匹林等七种药物,并被送到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住院治疗。一周后,他很快就恢复了健康



▎图/美国总统拜登是美国历史上第二位被确诊阳性的总统。7月21日,79岁的拜登的Covid-19检测呈阳性,并出现“轻微症状”。拜登是在7月21日早晨的检测中确诊阳性的。他之前已完全接种疫苗,打了两剂加强针。在确诊阳性后,他的身体出现了非常轻微的症状。白宫冠状病毒协调员称,他没有发烧,只是流鼻涕、干咳,并且感到有些疲劳。经过一周的辉瑞新冠口服药的治疗后拜登恢复,但在三天后又复阳,但感染病毒并没有打倒这位前癌症病人。一周后,第一夫人吉尔·拜登的检测结果呈阳性,不过也在一周后恢复



除了政府首脑,美国参众两院的议员、各州州长中,也有不少人感染。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指导美国抗疫的福奇博士在今年4月感染。福奇曾经说过:“病毒最终可能找到所有人。”



9月24日,辉瑞公司CEO艾伯乐(Albert Bourla)新冠病毒检测第二次呈阳性。艾伯乐已经接种过自家的四剂辉瑞新冠疫苗,此前感染后也服用了辉瑞新冠口服药Paxlovid。该打的疫苗都打了,该吃的药也吃了,但是感染无法完全避免,复阳也无法完全避免。

艾伯乐是唯一被媒体放大关注的政要以外的人士,他被关注是因为其是辉瑞的CEO。如果连制造辉瑞疫苗的CEO也两次感染,人们有理由担心这个神话般的疫苗,是否真的能预防新冠病毒?



非洲两国领导人疑染疫身亡!特朗普染疫住院,英相鲍里斯因新冠进过ICU,最终康复与一般人不一样,各国政要们感染病毒之后,大多能上媒体头条,感染后的病程也有追踪报道。

从媒体的报道可以观察到,在早期,确实有政要在感染病毒后去世,病毒确实会要命。

2020年12月,非洲小国斯威士兰首相安布罗斯·曼德武洛·德拉米尼感染新冠后去世,终年52岁。这应该是第一个因新冠死亡的国家领导人。



2021年3月,坦桑尼亚总统马古富力(John Magufuli)去世,享年61岁,官方的说法是因心脏病并发症去世。但是,马古富力是非洲著名的新冠怀疑论者,呼吁以祈祷或草药蒸气疗法来对抗病毒。虽然之前有迹象表明马古富力感染了新冠,但由于新冠被认为不存在,是否感染了病毒,自然无法确诊。



2020年,当时的英国首相鲍里斯因新冠进过ICU;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也因为感染后呼吸困难进过医院,使用了抗新冠病毒中和抗体进行治疗。虽然都出现了比较严重的情况,但这两位前领导人都康复了。



在接种新冠疫苗广泛使用之后,情况出现了明显的变化。政要们感染后,绝大多数都是轻症、无症状,哪怕是年纪较大者。尤其是奥密克戎流行之后,这个现象更明显。在这一点上,政要们与普通人没有太多差别。

而观察各国政要感染群体有四大特征,一是年龄较大,二大多是轻症,三是反复感染,四是均打过三至四针以上疫苗。

据一份香港真实世界的数据显示,虽然老年人感染后病死率很高,但是接种疫苗可以大大降低病死率。对于风险最高的80岁以上人群,没有接种疫苗者病死率为14.96%, 接种两剂疫苗者为3.62%, 接种两剂疫苗+两剂加强针者为0.27%。



▎图/中国香港不同年龄段人群感染新冠病毒后的病死率。图源: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网站

虽然是轻症甚至无症状,但由于政要们年纪比较大,属于高风险人群,还是会服用抗病毒口服药。

正是因为有疫苗、有药物,再加上病毒变异后杀伤力也下降了,虽然各国有那么多政要感染,但是很少再因为感染新冠而去世。

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年2月,95岁的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感染新冠之后,算是挺了过来,但是,在几个月之后,还是去世了。这件事再次告诉我们,即便我们有疫苗、有药物能扛住新冠,但是还是无法完全躲过生老病死,也无法做到长生不老。



▎图/9月26日,德国总理朔尔茨新冠检测呈阳性。同一天,他的内政部长也确诊新冠



“病毒反弹”的现象越来越普遍:美国总统拜登复阳了,福奇博士复阳了,辉瑞公司CEO也复阳了。但拜登为何会宣布美国疫情结束了?

虽然各国的政要还在不停地感染,各国的疫情也仍在不同程度存在。但是9月18日,美国总统拜登在CBS的电视节目中出人意料地宣布,“美国新冠疫情大流行已经结束”。这话到底算不算数呢?



需要指出的是,“大流行”(pandemic)指的是疫情在全球大范围内暴发,即便没有了“大流行”,疫情还是可能在某个地区存在。

不管疫情还存不存在,在欧美很多国家,很多防疫措施都已经取消,一方面是因为民众对正常生活的渴望已经远远战胜了对病毒的恐惧,另一方面,由于病毒已经扎根,如果再继续严格防疫,经济秩序无法维持,一旦崩溃,可能会带来更大的社会灾难。为此,多国已经取消了入境限制,希望能尽快复苏旅游业以及经济和政治的交流。



但是,疫情真的结束了吗?

不久前,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曾表示,“世界从未像今天这样处于结束疫情的有利地位”。对此,有人解读为是“疫情已经接近尾声”,但如果谭德塞懂中文,其实可以用“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来更好地表达他真正的想法。9月22日,谭德塞在纽约表示,“距离疫情结束仍有一段长路要走”。可是,这个重要的事实,似乎被大多数人都忽略了。大家只关心是否“阳了”,并不在乎是否有症状,是否会感染周围的人。尤其在使用Paxlovid抗病毒药物的人群中,“病毒反弹”的现象越来越普遍,拜登复阳了,福奇博士复阳了,辉瑞公司CEO也复阳了。但是,到底这些在短时间之内转阴又复阳的人有没有传染性?目前没有明确的答案。

辉瑞CEO再次阳性之后表示,自己感觉很好,没有任何症状。在声明中,Bourla 这样说,“虽然我们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但仍然无法摆脱病毒。“

摆脱病毒,这也许是一个终极目标,短期不可能实现。关键的问题是,我们能不能摆脱病毒的影响?或者说,我们是否能区分有传染能力的“感染者”和仅仅是阳性的“携带病毒者”?

有这样一个故事:两个人在森林里遇到了一头熊,马上开始逃命。其中一个人问:我们怎么可能跑得过熊?另一个人回答:“我只要跑得比你快就行了。”

病毒就是那头熊,将一直是人类的威胁。在抗疫的上半场,谁能减少感染,谁就能跑得快;但是在有疫苗、有抗病毒药的下半场,也许要比的,就不单是减少感染了。

一个人跟熊纠缠得越久,另一个人就可以跑得更远。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