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俄政策有没有底线?中国厌倦了普京的战争(图)

6Park 时事 1 month, 3 weeks



“中国厌倦了普京的战争!” 这是法国研究世界冲突与危机问题专家暨国际特派记者雷诺·吉拉德(Renaud Girard)在费加罗报专栏的评论。他并指出:“克里姆林宫现今表现出的政治冒险主义,也正是中国政权所憎恶的。”

2022 年 9 月 15 日至 16 日在乌兹别克撒马尔罕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会议显示出,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这世界上仍然有朋友,尽管他于 2022 年 2 月 24 日开始对乌克兰进行军事入侵。上合组织乃中俄两国于 2000 年代初成立,以作为对西方国际组织的制衡力量。

世界冲突问题专家吉拉德还指出,事实上,俄罗斯继续与土耳其、伊朗、印度和中国四大东方大国保持着良好的政治和经济关系。 这些国家和俄罗斯一样地认为:西方想要将其民主愿景强加给全世界是站不住脚的。

上述这五个国家都口径一致地批评了2003年盎格鲁-撒克逊人以更换政权更迭为借口,入侵伊拉克。 他们认为,在华沙公约解体后,以及1990 年代初期苏联解体后,北约过度东扩。

他们认为美国在 2008 年提出的将北约的边界扩大到俄乌边境的想法具挑衅性。因此,他们并未急于谴责俄罗斯个公然破坏乌克兰领土的完整。

但是他们同意这么做吗? 这倒也不尽其然。这些东方的国家,并无一国站出来承认,俄罗斯在 2014 年 3 月对克里米亚的这种“软着陆”(没有流血而且经过了全民公投)的并吞是合法的。

经过北约 1999 年的三个月的轰炸后,贝尔格莱德不得不放手,承认科索沃的独立,科索沃是塞尔维亚的一个分离主义阿尔巴尼亚语地区。但印度、中国和伊朗对于借由军事武力而产生的这个独立国家的外交承认,总是表现的有所忌惮。

中国对俄罗斯军事失败感到惊讶: 如果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这项攻击行动的赌博成功了,如果他成功说服了乌克兰将军们加入他的行列,如果他成功在基辅建立一个“去纳粹化”的政府,那么这些东方的国家很可能也就会视而不见,也就会接着承认这个“既成事实”。

但如今,随着俄军战事的失败,激起全乌克兰人民的壮烈抵抗,普京的这项特种军人的军事行动并不像一种特种军事行动,反倒更像是一场传统战争,让这些东方大国决定睁大他们的眼睛,看个清楚。

吉拉德提到中国的立场说,他们当中的第一个国家--中国,看到了什么? 中国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军事遭遇失败的俄罗斯,这让中国感到惊讶,但并未让它感到心烦意乱。

但令中国非常沮丧的是,克里姆林宫正走向战事升温路线,宣布额外加码动员 300,000 名的俄罗斯预备役人员,普京并暗示他可能会使用核武器。

这就是中国方面所说的《外交政策冒险主义》,也正是该国最抗拒的。

在中国的历史中,中国人已经表明他们非常喜欢贸易而不是战争。 他们唯一拒绝过的贸易是鸦片,这是英国在 19 世纪上半叶用武力强加给中国的。

在从 1950 年代初期到 1980 年代初的毛政权时代之后,中国放弃了意识形态,开始了生产制造和贸易。

通过殷勤的努力和持久不懈,中国如今已成为世界最大的制造强国以及全球最大的贸易强国。 而在工业革命时代之前,中国就曾经是这样的国家。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举行的上合组织会议当中,已经明确表示:这场俄乌战争是时候结束了。

这名专栏作家在费加罗报指出,今天,中国已经厌倦了普京在乌克兰的战争。 因为通过制裁和反制裁的螺旋式发展,这场战争有可能破坏世界贸易的兴盛活络,并导致世界的政治技术的分割。

然而,中国这个世界工厂希望能继续畅通无阻地把它的产品出口到全球所有市场,从出口到最有能力付款的,最可靠的西方市场开始。

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撒马尔罕明确表示,这场战争是该结束的时候了。 在这一点上,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 (Narendra Modi) 也加入了他的行列。

中国为了使这个向俄罗斯传达的信息能够更加清楚表达出来,2022年9月22日,中国外长王毅会见了乌克兰外长德米特罗·库列巴(Dmytro Kuleba)。那是在纽约联合国大会期间,中国外长王毅向乌克兰外长库列保证:中方恪守各国的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原则。而乌克兰向中方表示,乌克兰只承认一个中国。两国打算庄严地庆祝双方建交三十周年。

吉拉德的评论最后自问自答地说:那么,这是否意味着,明天,中国将成为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的调解人呢?

他说:土耳其的确曾于今年的3月尝试扮演这个角色,但经济和外交分量都远超土耳其的中国更,能够胜任这个角色。

中国的对俄政策有没有底线?

《时代周报》分析认为,北京支持莫斯科完全是出于利益考量——也许习近平和普京之间达成的交易就是互相打掩护,避免在与美国及其盟友发生冲突的情况下腹背受敌。在俄罗斯正式吞并在乌克兰占领的地区之际,前慕安会主席伊辛格在接受德意志广播电台采访时表示,他认为中国不会认可这四个地区并入俄罗斯。



普京和习近平在9月16日的上合组织峰会上

俄罗斯周五举行入俄条约签约仪式,正式并吞乌克兰东部和南部的四个俄罗斯占领区。西方国家正在酝酿新一轮的对俄制裁。《时代周报》在线版(zeit.de)周五发表分析文章指出,虽然针对莫斯科的制裁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度,但是在欧洲以外的地区似乎并没有太多人对此感兴趣,“南半球国家更加担忧的其实是战争给自己带来的影响:通货膨胀、乌克兰粮食供应受阻,在他们看来,乌克兰战争更像是那些昔日殖民宗主国的问题”。

作者Steffen Richter接着指出,不过俄罗斯也有支持者——“其中最重要的恰恰就是富有的中国”。文章分析认为,中国一方面基本上遵守了西方的对俄制裁——这是因为不想和美欧在经济领域闹僵;另一方面中国的官方宣传又不断地强调,美国才是导致乌克兰爆发战争的元凶,俄罗斯是被逼无奈才走上战争道路的。“然而中共不断地强调中国要在国际上扮演一个富有责任感、主张各国和平共处的大国。这样的信条在面对战争罪犯普京的时候,如何自圆其说?中国的外交政策究竟是否存在底线?”

利益伙伴,不是“灵魂伴侣”

文章接着分析道,北京对于莫斯科的支持态度完全是出于利益考量,“习近平和普京二人本身并没有太多的共同点”。只不过他们都是威权统治者,并且都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联盟深恶痛绝。“至少在东亚,中国自视为真正的霸主,北京对南中国海区域国家的军事施压行动就证明了这一点。而(对中国来说)第二个利益所在是能源领域:在退出欧洲市场之后,俄罗斯将向中国出售更多的天然气,而且可以预见的是,中国的国企经理人应该会在谈判中尽量压低价格。”

“然而和普京走得太近,中国就不怕对自己的国际形象带来负面影响吗?也许这也只不过是欧洲人对国际关系的视角。中国领导人从来对于和所谓流氓国家——比如伊朗和朝鲜——进行合作有过任何的顾虑。”文章援引特里尔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韩博天(Sebastian Heilmann)指出,在中国的外交政策中,国家利益永远优先于道义问题。

这位汉学家同时指出,虽然北京在俄乌战争问题上的立场让包括波兰、捷克和波罗的海三国在内的不少东欧国家产生了巨大的反感,但是这也是由于“欧洲太过于自视为世界中心”了。他认为,在中共战略家的眼中,“欧洲反正都是注定没落的西方自由主义世界秩序的一部分,这也是中国积极和发展中国家以及新兴工业国家互动的原因之一”。

文章最后总结道:“归根到底,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关系,也不过就是互相打个掩护,为的是避免在与美国及其盟友发生军事冲突的情况下腹背受敌。而对于中国来说,在台湾问题上也存在着类似的冲突风险。”——韩博天认为,也许这才是习近平和普京之间达成的真正交易。

“中国不会认可吞并行动”

德意志广播电台(deutschlandfunk)周五就国际社会对于俄罗斯吞并乌克兰地区的态度,采访了前慕尼黑安全会议主席伊辛格(Wolfgang Ischinger)。这位德国资深外交官在谈到中国的态度时表示,中国不会认可俄罗斯对这四个乌克兰地区的吞并。“可能会有一两个俄罗斯的附庸国,可能还有朝鲜或者叙利亚会接受在相关地区的公投结果。但是如果像中国这样的大国盟友也表示参与这场游戏,我会感到非常震惊。”

伊辛格表示,他预计中国不会认可俄罗斯在四个乌克兰地区进行的所谓公投,也不会把这四个地区视作俄罗斯的合法领土。但与此同时,他也不认为普京会被这种国际上“几乎是一致反对”的态度所动摇。他分析认为,对于莫斯科来说,所谓四个地区“加入俄罗斯联邦”的庆祝仪式,主要是为了以这种“虚假的胜利”来扭转俄罗斯最近几个月以来在乌克兰战场上的挫败感,重新提振国内情绪。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