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动员兵入伍一周被俘?30万预备役如何用?(图)

大鱼新闻 军事 1 month, 3 weeks



近期,普京总统签发了二战结束70多年来俄罗斯的首个动员令,在全国范围内征召30万预备役军人。

值得注意的是,普京在讲话中声明,此次动员的预备役人员在被部署到部队之前,必须根据特别军事行动的经验接受额外的军事训练。

可是话音未落,乌克兰方面就曝出在库皮扬斯克俘获一名俄军动员兵,这位45岁的莫斯科大叔称9月21日被征召,直接上前线,接着就被俘了,前后还不到一周时间!说好的临战训练呢?

这则报道的真实性有待核实,但是从常识来说,动员预备役肯定不能直接投入战斗。那么,预备役军人到底该如何使用 ?本文就略谈一二。

▲网络上盛传的被乌军俘获的第一位俄军动员兵,真实身份仍待核实。 何为预备役人员?预备役是区别于现役的一种兵役义务,是兵役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国家储备后备兵员的基本形式,是战时实施兵员动员的主要基础。

实行预备役的目的是,在平时储备数量充足、训练有素、能实施快速动员的后备兵员,为战时迅速扩充军队服务。

简单的说是受过系统的军事训练和专业培训的人员,但受训后不一定从事军事工作,可以从事其他行业。不过,如有战时需要,要优先动员预备役人员穿上军装上战场。

▲美军预备役人员在接受日常训练,各国通常会建立预备役制度,在和平时期储备兵员。

我国的动员体制与俄罗斯大同小异,同样建立有预备役体制,在国家层面由中央军委国防动员部统领,各个省军区根据辖区管理各省的预备役单位,参照现役作战单位设置了师、团、营、连、排、班的编制。

在人员配置方面,部分营连以上的军官为现役军人担任,营连以下军官和绝大部分预备役人员都不是现役军人,其佩戴的军衔等标志符号为银色,与现役军人的金黄色相区别,大都由退役军人和部分地方专业对口的技术人员组成。

预备役部队每年需要组织整顿,纳新去旧,编入新退役人员,退出超龄和不合格人员。

▲预备役士兵与现役士兵同台受阅,其训练与作战一般都应和现役士兵结合开展。

平时预备役人员和普通老百姓没什么区别,但需要按计划参加预备役训练以保持一定的作战能力,以待国家征召,相关经费列入年度国防预算予以保障。

俄罗斯预备役体系的配置大同小异,但考虑到国家体量和综合实力,其预备役体系的完善程度和可动员程度与我国应该是存在较大差距的。

有数据表明,由于缺乏进行培训的资金和设施,俄罗斯预备役人员很难接受有效的培训,只有10%的预备役人员在离开部队后参与同军事相关的培训,训练水平实在堪忧。

▲接受集中训练的俄罗斯预备役士兵,据统计俄军仅有10%的预备役人员定期受训。

预备役人员如何训练?

预备役人员的训练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类:一类为年度日常性训练。日常训练一般由现役人员根据每年组织整顿情况和现役作战力量需求制定相应的训练计划,训练时长和覆盖范围不固定,训练重点并不是大家传统意义上认为的队列、轻武器操作等共同科目(这是基干民兵的训练重点),而是侧重于通信、保障、高价值武器单元操作(例如核常导弹)等技术含量较高的专业技术训练。

由于训练经费有限,加上预备役人员基数过于庞大,日常训练一般难以要覆盖到所有预备役人员,也没有必要这样做,重点培训骨干人员。

▲我国火箭军预备役士兵训练照,其日常训练需要和现役部队结合开展。

另一类就是临战训练。在国家宣布动员令并完成预备役人员集结之后,进行临战训练是完全必须的:

一是因为日常训练难以覆盖到全部预备役人员,

二是平时训练计划的制定没有实际的作战需求作参考,训练强度和训练内容距离实战要求也远远不够,所以此次俄罗斯的局部动员着重强调临战训练要结合特别军事行动的经验组织实施。

▲俄罗斯预备役士兵的训练现场,受到经济条件的限制,俄军预备役训练质效较差。

考虑到平时训练的重点与实战需求可能存在较大的差异,加上训练覆盖的人员范围不够(俄罗斯的训练范围可能更小),所需要的经费投入不小,训练时长也必定不短,这对眼下的俄罗斯来说都是硬伤。

一方面拮据的国防预算使俄罗斯注定不能为征召的30万预备役人员提供足够的训练保障,另一方面俄乌前线的局势恶化使得俄罗斯压力山大,控制乌东四州可以说是“特别军事行动”的目标底线,无论如何都要守住。

此次局部动员的首要目的就是为一线作战单位补充预备役人员,以控制1000千米的接触线和已占领地区,因此留给30万预备役人员的训练时间必然不会太多,可以预见,此次征召预备役人员的训练质效必定大打折扣。

▲受到俄乌战场局势的压力,俄预备役兵员难以接受充分的临战训练。

预备役人员如何使用?

完成临战训练后,30万预备役部队如何使用也是有讲究的。

首先,预备役部队虽然基本是按正规野战部队的编制编组起来,在作战指挥、作战形式、以及战斗的组织与实施方法等方面同野战部队基本是一致的,不需要也不可能为预备役部队再专门颁布一部条令。

但是,预备役部队毕竟采取的是寓兵于民的形式,大量兵员都分布在社会的各行各业,训练的内容和形式也与野战部队相差甚远。

尽管战时可能集中进行临战训练,但军事素质和战斗力与野战部队相比仍然有相当大的差距,特别是目前的俄罗斯。

▲在接到动员令准备前往军营报道的俄预备役人员,他们是野战部队的宝贵补充力量。

上述特点决定了战时对预备役兵员的使用应尽量避其短处。例如,当有野战部队可用时,就不宜使用预备役部队去执行主攻、主防、远距离奔袭以及作为进攻的第一梯队执行突破任务,预备役部队去执行助攻、次要方向防御任务可能比较适宜,例如执行乌东四州占领区的守备清剿任务或者充当合同兵的保障力量。

当然,这是就补充初期而言的,随着有些预备役部队在实战中锻炼成长提高,也可以将其视作合同兵来看待。

▲在预备役部队的使用上,比较适合执行后方地区的占领和警戒任务。

其次,预备役部队的战时使用也不应等同于顿巴斯民兵等地方武装。预备役部队在作战中应该和野战部队共同担负机动作战任务,因为绝大部分预备役人员都是正规野战部队的退役人员,其作战习惯和作战技能是一脉相承的,应该将其视作野战部队的宝贵补充力量,而不应将其视同于民兵,仅仅局限在本地区范围内作战,这应当是预备役部队使用的基本原则。

▲顿巴斯民兵武装虽然熟悉本地情况,具备作战经验,但并不能与预备役部队等同视之。

结语对于俄罗斯通过局部动员令征召预备役人员参战,各方反应不一。在国际上,俄罗斯通过发布局部动员令显示了其维护特别军事行动战果和实现既定作战目标的决心,但客观上也促使西方世界进一步加大了对乌克兰的援助力度,俄乌冲突还将持续下去,不排除进一步升级的可能,还远远看不到和平的曙光;在俄罗斯国内,大部分地方出现了积极应召服役的场景,但也不乏游行示威和想方设法出境逃避征召等反对行动。

▲在动员令发布后,俄罗斯警察在街头抓捕反对动员的抗议者。

笔者认为,考虑到俄乌冲突爆发以来俄罗斯预备役人员的征召工作一直在同步在进行,在普京集团丧失对国内各联邦成员的控制权之前,征召30万预备役人员的目标应该可以实现,至于其临战训练能否起到应有的作用可能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但俗话说“临阵磨枪,不快也光”,这支有生力量的加入对于俄罗斯维持现状不啻于一剂强心针,乌克兰要实现恢复冲突前的领土主权,甚至夺回克里米亚的希望相当渺茫,加上近期俄方表态不排除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捍卫领土,使得这场冲突的未来笼罩在核战争的阴影下。

希望各方力量都能坚守最后一丝底线,不要轻易开启潘多拉魔盒,息战止战才是大家最希望看到的结果。

▲2022年9月27日,在塞瓦斯托波尔一位被征召的预备役军人与亲友挥泪告别。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