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欧洲今冬会很难熬 而下个冬天将更难”(组图)

6Park 时事 1 month, 3 weeks

凛冬将至,能源危机带给欧洲的寒意越来越重,悲观情绪正在欧洲内外蔓延开来。

当地时间9月30日,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欧元区9月通胀达到10%,其中能源价格同比上涨高达40.8%。欧盟能源事务专员卡德瑞·希姆森(Kadri Simson)同日在记者会上坦承,担心今年冬天对欧洲来说会很艰难,而明年冬天甚至将更加艰难。

与此同时,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也发出警告,指出目前一些欧洲国家正努力放弃使用俄罗斯能源,但又没有任何可行的替代方案,欧洲今年冬天或面临“非常可怕的局面”。


英格兰街头流浪者 图源:《经济学人》

据“今日俄罗斯”、路透社报道,欧盟能源部长30日在布鲁塞尔举行特别会议,讨论应对电力和天然气价格上涨的新措施。

希姆森会后记者会上表示,各方就降低能源价格紧急干预措施达成政治协议。这些措施包括为能源公司收入设定上限,并将超额利润返还给消费者;成员国同意减少高峰时段用电量和减少总体用电需求等。


希姆森(左一)30日出席新闻发布会(希姆森推特账号)

不过希姆森坦言,由于各国能源部长在关键的天然气限价一事上分歧依旧,欧盟未能就设置天然气上限达成一致。她同时表示,欧盟委员会将继续寻求同可信赖的天然气供应商就“价格走廊”进行谈判。

“我们将继续推进这一进程,努力通过谈判达成一个价格走廊,它不是一个固定的(价格)上限。这样我们就可以为消费者降低成本。”她说。

希姆森还指出,一旦天气转冷,持续的能源危机将对欧洲大陆造成影响,欧盟能源部门官员对此十分担忧。

“(能源)部长们和我一样担心,这个冬天对我们来说不会是轻松的,而下一个冬天甚至将更加难熬。”她说。


彭博社23日报道:分析人士称,欧洲能源危机还将持续超过一年

自从俄乌冲突爆发以来,西方对俄制裁致欧洲能源供应持续紧张,天然气和电力价格的飙升导致欧洲通胀水平居高不下。

欧盟统计局9月30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欧元区19国9月的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增长10%,有记录以来首次站上两位数。8月份该数据为9.1%,而在一年前仅为3.4%。美联社(AP)报道注意到,能源价格上涨正是欧元区高通胀的罪魁祸首,相比食品、烟酒价格同比上涨11.8%,欧元区能源价格比一年前上涨了40.8%。

“这不仅仅将持续一个冬季。”彭博社23日援引咨询机构Energy Aspects Ltd.首席石油分析师阿姆里塔·森(Amrita Sen)的话警告称,虽然欧洲正在努力应对能源供应不足的窘境,但严重的能源危机可能会持续到2023年底。他说,能源市场需要靠俄罗斯来平衡,这不仅是为了即将到来的冬季,还是为了明年年底接下来的寒冬时期。

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9月7日也曾警告说,欧洲乃至整个世界都在面临一场灾难,而塞尔维亚也会受到影响。

“这个冬天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会很冷,但下一个冬天对整个欧洲来说将会是寒如极地。”武契奇称,没有人想要寻找解决办法,都在期待对手以失败告终。他说:“如果你们真的以为能在军事上轻松击败俄罗斯,那么欧洲就真得继续为寒如极地的冬天做好准备了。”

9月29日,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也表示,目前一些欧洲国家正努力放弃使用俄罗斯的能源,但他们又没有任何可行的替代方案。随着当地能源价格飙升,人们可能无法为家中供暖,欧洲今年冬天将面临“非常可怕的局面”。


比尔·盖茨9月21日在纽约发表演讲(彭博社)

“天然气是家庭供暖、发电和工业生产的重要能源。低成本的天然气是德国化工行业的关键部分。所以总的来说,这个等式就是,你能减少用电吗?还是通过其他方式获取电力?”盖茨说,“不幸的是,现在风电情况不妙,法国关闭了部分核电厂、挪威的降雨量很少。我想说的是,有很多事情都出了问题。”

盖茨提到,人们在寒冬和暖冬中所需的天然气量差异是惊人的,有时候差距能达到三倍。

“因此,你们最好指望今年能遇到暖冬......如果是一个严寒的冬天,权衡是非常困难的,比如在多大程度上限制工业使用(能源),人们并没有真正为此做好准备。”


一名德国男子正在往暖炉里添柴(《星条旗报》)

对于欧洲屡屡将当前能源危机归咎于俄罗斯,美国能源问题专家布伦达·谢弗在“外交政策”网站撰文批评欧洲将危机归咎于外部原因,他认为错误的能源政策才是导致能源危机的罪魁祸首。

“欧盟的根本问题在于欧洲仍未正视其能源危机的根源,而是选择将当前困境归咎于外部原因。”谢弗指出,实际上欧洲即将到来的冬季能源危机已经是第三次了。早在2020-2021年和2021-2022年的冬天,欧洲已经经历了电力、天然气价格的大幅飙升和天然气短缺(这导致煤炭和燃料油的使用量出现了增长)。欧洲决策者要么是对此视而不见,要么就是宁愿抱残守缺。

“欧洲迫切需要摒弃意识形态干扰,采取实事求是的态度。否则,无论普京做什么,欧洲人都将经历更多的寒冬危机。”谢弗说。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