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辣性感!美国的咖啡西施,比槟榔西施还让人上头(图)

6Park 生活 2 months, 2 weeks



上个月底,华盛顿一要求咖啡师必须在工作时遮盖身体的城市着装条例,被美国联邦法院裁定违宪。

被告是位于华盛顿、西雅图郊区的埃弗雷特市。

原告是该市内衣咖啡店Hillbilly Hotties,积极捍卫常规工作服的店主及员工们。



咖啡西施的胜利,因为联邦法院驳回了城市的着装要求



在美国华盛顿,咖啡西施属于人尽皆知的工种,一般出没于道路边免下车的咖啡便捷窗口摊位。



无需下车的购餐车道,形式上也叫得来速(drive-thru)



尤其在西雅图,自2000年代初,成为咖啡西施的起源之地。

如果本地人说自己不知道咖啡西施,就像一个男子汉没听说过自己有鸡鸡。

内衣咖啡店散布在西雅图的门店可见度,比长沙的茶颜悦色还要多,成为一个不可磨灭的城市地标。







2017年,埃弗雷特市颁布着装条例,要求“快速服务设施”的所有从业人员、业主和经营者必须穿着覆盖上身和下身的服装。

快速服务设施的行业覆盖范围较广,包括咖啡摊、快餐店、熟食店、食品卡车等。



但法院认为,该条例显然在针对咖啡西施,毕竟以上行业中就属她们穿得清凉,盛行顾头不顾腚的节省式穿搭。

而其他从业者本就穿得中规中矩,不在责改范围。





里卡多·马丁内斯法官指出,在实践层面,该条例很难平等地适用于男性和女性。

因为它禁止“通常由女性而不是男性穿着”的服装,包括中腰、露背衬衫以及比基尼、吊带、内衣在内的衣服。

在几乎全员女性的咖啡西施行业,以上恰好是她们的工作服基础款。





一个专业的咖啡西施并不会刻意凸显身姿,更不会含羞带怯。

她们如同忘记自己只穿内衣的事实,表现得像在星巴克工作一样,煮咖啡的流程标准,跟顾客交谈自如。(图13.gif。这个动图还是算了,打码了可惜,不打码可恨)

内衣咖啡店有着自成一派的行业文化,比如军事星期一、乳贴星期二、粉红星期三,向顾客介绍咖啡西施的每日穿搭主题。



但万变不离其宗,哪怕在疫情肆虐的时候,身体绝不能遮得比脸多。



它的店名通常跟店内的咖啡师一样辣,有“抓一把就走”之类的醒世语录。

菜单倒是跟普通咖啡店的菜单别无二致,只是价格更高。

20美元一杯咖啡,是美国星巴克相同饮品价格的五倍以上。

据老客之间口口相传,部分门店的隐藏菜单提供感官服务,包括触摸、拍照,以及看着穿得轻薄透气的咖啡师相互舔舐鲜奶油。



这些加费项目惊动了华盛顿州斯诺霍米什县的警方。

一名卧底警察亲眼目睹、证据确凿,但相关声明很快被警察局撤回,因为组织查出他还是内衣咖啡店的一位知名老主顾,他这种放下筷子骂娘的心态令警局蒙羞。



还有常客会问咖啡西施,要不要就着吸管先嘬一口,并愿意为此多付5美元。

他们管这套工序叫“风味吸管”,古法制作,令人唇齿留香。



有的定制要求能被满足,有的被无情拒绝,甚至触发店内的报警紧急按钮,这取决于顾客的想象力、咖啡西施的职业操守以及现行法律。

来这的人未必想喝咖啡,有人想直接或间接喝咖啡师,甚至驻车在窗口打灰机而被捕的人不在少数。



因为工作服单薄,她们面临过顾客骚扰,也引发过家长抗议。

在华盛顿州的斯波坎谷,“三人行XXX”浓缩咖啡店遭受社区价值观联盟的口诛笔伐。

理由是它坐落在镇上每一位正派人士的必经之地,包括承载着家庭花骨朵的校车。

抗议者认为,内衣咖啡店应该被视为成人娱乐,并且进行相应的监管,而且它严重败坏小镇的名声。



但抗议的人当中,很多都是“三人行XXX”浓缩咖啡店的常客。

这些常客中,还有带孩子来店消费的辉煌履历。

也难怪,只要穿着全套内衣,就有咖啡师拍着良心说自己属于家庭友好型。

“如果你不喜欢这里,来不来是你的选择。我们的展台离街道很远,时速35英里开车经过时,什么都看不到。”咖啡西施杰西卡·艾琛特说。

“你又要看,又要骂,我建议你去看一下心理医生。”



很多店都会为年龄足以开车的青少年提供服务。

他们之中有人借机试探,能否花20美元举行持续数分钟的成人礼。

咖啡西施蕾丝·莫里斯拒绝了这位16岁少年的请求。

“这是我的工作,我有三个孩子要养,你如果不马上滚蛋,我就把这事告诉你父亲。”



格蕾丝每周工作5天,每天5-7小时,她的时薪只有14美元,是华盛顿最低工资,但每天动辄能赚到800美元的小费。

咖啡西施这行,真正的赚头永远在小费上,年入10万美元不在话下,两只脚飞升进中产阶级。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统计,2021年,美国中产阶级标志是年入43350-130000美元

真正的金主都是社会催熟后的陈年男人,给的小费比买咖啡的钱更多。

常客开车前来光顾时不止花钱,还会附赠美食、花束或者尺码合适的新款内衣。



他们买的不是咖啡,是和身材火辣的咖啡西施的短暂交谈,甚至有人慷慨解囊350美元,只因为对方提到自己正在存钱买车。

在内衣咖啡店前,如此心软的上帝并不罕见。

所以你经常看到的得来速咖啡窗口探身而出的年轻女孩,至少是尊贵的梅赛德斯奔驰车主。

一问还是现金提的新车。



Reddit网友好奇咖啡西施的生意到底有多赚钱,以至于你能经常看到一个街区不断开设咖啡窗口,直到达成纳什均衡。

由于主打免下车的窗口消费,用于开设内衣咖啡店的房屋面积小,大多只有一扇窗户,租金等固定成本低至500美元,所以涌现出很多个体户,服务员就是店主。

两个女孩就能支撑起一家独立摊位,每天客流量数百人,税后年入20万美金。



这都算表现力普通的小店。

据统计,华盛顿的得来速咖啡店平均月入2-4万美金。





对个人而言,咖啡西施不是可持续的职业,但你在职一天,就相当于握住流量密码。

在华盛顿的粉色甜心浓缩咖啡店从业一年后,20岁的格蕾丝·莫里斯已经是tiktok上拥有超33万粉丝的网红。

她起号迅猛,第一条tiktok视频在一天内突破百万次观看,带动线下消费的女性比例增长。

如今格蕾丝的事业已经上了一个台阶,她与服装品牌合作推广,还有顾客争着帮她支付房租,以及购买家具、杂货等。



事实上,天赋异禀的咖啡西施根本用不上钱。

她们维护客户关系的重要手段,是给顾客发送亚马逊购物清单。

“我们没有试图利用这些福利发放者,这是工作的一部分,无论我们接受还是拒绝,他们都会源源不断地供养。”格蕾丝说。

“只要我没有违法,我就可以坦然面对所有评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