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媒:德国总理回国后,感慨自己心灵受到极大震撼(图)

6Park 时事 5 days, 8 hours



多出去走走看看,总不是一件坏事。

反正,德国总理朔尔茨最近的亚洲之行,给他心灵以巨大的震撼。他访问了中国,后来又去了越南和新加坡,还去印尼参加了G20峰会。

回国后,在11月21日的《南德意志报》主办的经济论坛上,朔尔茨向大家分享了自己最近亚洲之行的心得。

看相关媒体的报道,除了乌克兰危机的反思外,大概还有三点。

1,感慨西方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

朔尔茨说,欧洲和北美国家能够享受世界上最好经济——“稳定的增长、低通胀和高就业率”的美好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2,感叹世界正发生根本性变化。

尤其在访问越南和新加坡后,朔尔茨感叹,世界正在日益多极化并发生根本性的结构重组。几十年前,越南和印尼等国家一直为欧洲和北美市场生产廉价商品;现在,世界拥有购买力的中产阶层增长了10亿人。

3,警告必须对“去全球化”说不。

朔尔茨说,“去全球化是一条危险的错误道路”,德国经济必须“不惧怕与多极世界相关的变化,而是做出相反的反应”。他表示,德国企业通常“对全球经济动荡做出更快的反应,并利用多元化和转型的机会”。



我相信,朔尔茨的感叹是真诚的,尤其是他去了新加坡和越南。

曾几何时,西方人谁看得起越南、新加坡和印尼,因为在他们的印象和宣传中,这些国家都是落后、贫穷的代名词,西方人去那里,更多是消遣,是去施舍,是去援助。

但朔尔茨亲眼看到了这些亚洲国家的活力。别忘了,印尼有2.7亿人口,越南有9800万人口,都比德国还要多。这两个国家虽然现在还远比不上德国,但经济发展迅速,呈现出勃勃的生机。

更别提新加坡,新加坡现在的经济活力和生活水平,已经让很多西方国家都感到羡慕。

当然,也不用提中国。这一次朔尔茨亚洲之行的第一站,就是中国,可能有疫情的多重考虑,他就到访了北京。但他的前任默克尔,每年一定要访华一次,一定要去两个地方,一个是北京,另一个是其他中国城市,南京、成都、沈阳、合肥、深圳、武汉……

为什么?

就是要走走看看,亲自感受一下中国大地的巨大变化。所以,我们也看到,默克尔对华政策的一贯和老道。

从这一点看,朔尔茨确实也在努力向默克尔看齐。他顶住了压力,成为二十大后第一个到访中国的西方领导人。他带了一个超豪华企业家天团,明确表示,德国不想和中国“脱钩”。

成果也自然丰硕。经贸领域就不多讲了。朔尔茨自己就说,中国领导人和他都明确宣布,这场冲突中不可使用核武器,这是他此次访华行程中“最大的收获”,“单凭这一点,这趟旅行就是值得的。”

朔尔茨的感叹,我总觉得,这也是西方有识之士在认真反思。确实也到了必须反思的时候。



最后,粗浅三点吧。

第一,西方不是全世界。

过去,西方总认为自己就是全世界,总喜欢以俯视心态看待东方。哪怕现在的卡塔尔世界杯,仍是各种挑剔甚至鸡蛋里找骨头。以至于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都看不下去,忍不住痛骂:西方人在开始给别人上道德课之前,我们应该为过去的3000年道歉。

西方还停留在以前,但东方已不再是原来的东方,中国在崛起,印尼、越南也在崛起,新加坡早就进入发达行列。今天的世界,再不是西方一家独大、为所欲为的世界。

第二,全球化仍是推动力。

没有经济全球化,能有今天世界的发展繁荣?能有德国今天的经济成就?根本不可能。所以,当美英等国“逆全球化”高涨的时候,德国保持了高度的警惕。事实上,德国也成为全球化的最重要旗手之一。美国向右,德国(欧洲)向左,西方也正在发生微妙而深远的变化。

这有乌克兰危机的影响,但更重要的是在对外心态上,欧洲不会也不甘于总是跟在美国屁股后面,德国也在多元化投资和布局,我们必须看到这一点。



第三,朔尔茨不简单。

表面看就是一个邻家大叔,权力也受到诸多掣肘,但在关键问题上,确实很清醒。我之前就说,朔尔茨这次访华,在西方的舆论大环境下,你说他有没有掣肘?有没有压力?有没有顾虑?

肯定也是有的。但权衡再三,还是毅然前往,这就是一个政治家的判断力和魄力。最后,成果很丰硕。他随后去印尼、越南,同样感慨很多,这个世界变了。

很有意思的,朔尔茨出行,有一点却一直不变的——他总喜欢拎一个包,不仅自己亲自拎,而且这个包还挺旧的了。拎包的朔尔茨大叔,很不简单。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