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妓院老板:华裔卖淫女辗转多国,靠配偶签留澳(图)

6Park 生活 2 months







在YouTube平台上,一名华裔博主发布视频,分享了自己于2008至2009年期间,在布里斯班经营妓院生意的经历,讲述了风月场上的形形色色,吸引众多华人网友关注。



博主“澳大利亚的天真玫瑰” (图片来源:网络)


在视频里,这位博主(“澳大利亚的天真玫瑰”,下简称“玫瑰”)向粉丝们介绍了性工作这个不多为人知的晦涩产业中,形形色色的人和事,常令粉丝大跌眼镜。

“人在性冲动的时候,容易理智不在线”

“玫瑰”在视频里讲述,尽管持证经营妓院在澳洲是合法的,但在寻常人眼中,该行业仍遮着一层神秘的面纱。

作为当时昆州妓院接待客人的先决条件,经营者和性工作者需第一时间确认客人的健康状况。



示意图 (图片来源:网络)


据她讲述,客人需要把裤子脱掉,而性工作者会带上手套,在灯光下仔细观察其下体,确保没有呈现任何不健康的症状。

作为生意持有者和牌照持有人,“玫瑰”时常需要协助性工作者确认男客的健康状况,久而久之已然麻木。

“工作期间,我见过各种各样的男人的隐私部位。单纯的性行为对我不再像平常人那样有神秘感,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吸引力。”

“玫瑰”说,合法妓院的性交是必须使用安全套的,但并非所有性工作者都严格遵守这一规定。健康与金钱之间,时常有人选择后者。

少数客人会额外付钱,要求无套性交。尽管明知不合法,但受利益驱使,有些性工作者还是会接受这样的提议。



示意图 (图片来源:网络)


在她看来,性从业者的从业常规体检其实并不够频繁或严格。3个月一次,且基本也只是由医生检查下体的外在体征。

若是有明显外在症状,倒也容易发觉,但许多性病潜伏期较长,且初期并无明显症状,不验血根本无法被发现。而性工作者往往一天要接待多名客人,高危性行为带来巨大的健康隐患。

“人在性冲动的时候,容易理智不在线,但一旦染上不可治愈的性传染病,这个世界上目前是没有后悔药的,你就只能遗憾终身。”她在视频里说。

华女辗转日中澳卖淫,终获配偶签留澳

见过人间百态,形形色色的性工作者中,“玫瑰”在视频里专门提到过一位化名“牡丹”的女子。后者辗转来澳从事性工作,最终寻得愿意接受自己过往的伴侣。

据其讲述,“牡丹”来自杭州,近20年前曾在日本生活过一段时间,阴差阳错成为了一名性工作者。在那个年代,她在日本的收入已高达每月10万人民币。

在日本签证过期后,非法滞留的“牡丹”被捕,入狱3个月后被遣返。

尝到甜头的她回国后,计划来澳继续从业,但初次尝试离境时却被中国警方抓获。



示意图 (图片来源:网络)


“牡丹”后续以假身份申请旅游签,和朋友一同来澳,“下了飞机,第一件事情就是关了手机,拔了手机卡,和旅行团断了联系。”

两人总共带了500澳元,从机场打车去唐人街就花了200,随后通过报纸广告联系上“玫瑰”,应聘性工作者职位。

“牡丹肯定钻了法律的空子,但在澳洲始终没有做过违法的事。”

据“玫瑰”回忆,“牡丹”最终遇到了不介意其过往的西人男子,通过配偶签证留在了澳洲。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