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媒:在网上喷中国的韩国人,愿意来中国旅游吗?(图)

6Park 生活 2 months

最近这两周,韩国总统尹锡悦连续出访,出席了东盟与中日韩峰会、G20峰会、APEC峰会等多场重要会议,也算是在外交上风光了一小下。然而,我发现无论他去哪,韩国人对自家总统的观感都不太妙,这一点在旅华韩国人身上表现的尤其明显,我认识的韩国人里面反感尹大统领的比例超过9成。

这让作为外国人的我很纳闷,尹锡悦上台好像没出什么折磨老百姓的政策,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韩国人、尤其是在华韩国人为什么这么讨厌他?虽然他在竞选时说了对中韩关系不利的话,但前段时间在跟中方会晤的时候氛围还不错,这也是韩国政坛特有的“因为我口头反华,所以我可以实际亲华”的务实做法了。



11月18日上午,在首尔市龙山总统府大厅,尹锡悦答记者问 图片来源:韩联社


为了搞懂韩国人反他反得这么厉害的原因,我请教了韩国驻华使馆文化处的朋友,得到以下指点:

1.大家觉得尹锡悦和他老婆什么事情都没干,但几乎每一次在国际舞台上都要做点事情丢韩国的脸,举止失态,用中国古话来说就是“望之不似人君”。

2.韩国人非常迷信面相,大家单纯觉得其面相差,不好看,说他就像鳄鱼一样的一脸凶暴,单纯不喜欢。



韩国人对面相的重视在影视作品中也有体现


其实,我这朋友说的还算克制,在韩国网络,网民们早就给他和他夫人安了一打的外号:

“火车头”(因为有网友把他画到了托马斯小火车上,起名叫尹锡悦/列车,韩文里悦和列同音)、“鳄鱼头”(这个属于人身攻击了)、“玻尿酸经销商”(攻击他夫人)......每天在网上骂完还不够,还要去线下游行示威,确实也算是韩国人一贯怼总统的传统了。

可以说,韩国喷子们在网上怼总统时展现出的戾气之重,丝毫不逊于他们在喷中国的时候。

那么,问题来了,这样一个网上喷中国看得让人血压升高的国家,会有人喜欢来中国旅游吗?

作为一名入境游从业者,我可以自信地告诉大家,除了越南、缅甸这种陆上接壤、边境沟通频繁的国家,韩国人在来华这方面多年来都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从中国出入境部门的统计来看,韩国人2019年创下了全民来华0.4次的超高频率,足见两国民间交往基础的深厚。

具体而言,来华韩国人主要分两种:

一种是在华留学、工作、创业的韩国人。他们在华生活时间较长,中文水平普遍不错,已经全方位和中国人接轨。再加上韩国人同中国人没有本质上的文化隔阂,所以但凡常驻中国的韩国人、且会说中文的,中国朋友都不会少,他们当中基本也没有反华人士。

就笔者自创的HiChinaTravel招募的韩国员工、实习生、以及线下韩国粉丝俱乐部的情况来看,超过百名韩国人曾经或者正在跟中国人谈恋爱(包括一对结婚的,丈夫是江西人),韩国女孩子找中国男友的稍微多一点,但总体接近一比一。可谓人人有中国对象,人人都有恋爱谈,未来的通婚也必然会架起两国友好的桥梁。

实际上,在韩国以及日本一直有个传说:每到饭点去上海街头看住户的厨房,八成以上是丈夫在做饭,这在日韩基本属于神话一般的场景,日韩姑娘因为这一点对中国男孩子好感大增,感谢上海男士们为中国男孩子打出了一个顾家做家务的好招牌。

这些韩国人大多是在华留学期间同中国同学谈起的恋爱,恋爱持续时间普遍超过两年,相对比较稳定。其组织出游的形式同中国青年情侣几乎一模一样,只有在预订酒店时因为我国酒店相当多不接受外宾,所以出行时一般选择预订星级酒店或者民宿,平均花费比中国青年多一些。

从结构上看,他们当中本科生比研究生多,自费生比公费生多,虽然其学费和住宿费远高于中国同学,但比起韩国大学的收费水平还算便宜。一般情况下,不论自费生或者公费生,其父母是按照韩国上大学的水平来给生活费的,所以韩国留学生群体每月生活费能有三千元人民币左右,相对中国学生多一些,但也没有超出很多倍。

在选择旅行时,韩国留学生一般选择两到三天的短途旅行,花费一千元以下;然后攒钱一个学期,走一个5天以上的长途行程,花费三千到五千元不等,这一点和中国学生没有太大差别。中国大学当中,一般情况下会有韩国留学生会,是韩国学生们自发组织起来的,他们每个学期也会安排韩国留学生们集体出游,时间一般是周末,两天一晚,三五百元。



HiChinaTravel南京大学粉丝会 作者供图

已经工作或者来华创业的社会人士在预算方面要宽裕很多。在华工作创业的韩国人,同韩国大型企业在华分部的位置高度重合。比如,从我们的旅行产品销售记录就可以做出一些基本判断:长三角地区,山东、江苏沿海,大连、北京、天津,是在华韩国人的聚居地,他们基本上就从这些地方出发前往各地旅行。

韩国客人对于酒店和导游的要求普遍较高,也愿意为此支付溢价,但如果没有达到他们对于服务的预期,他们也是投诉得最厉害的客人——韩国服务行业的从业者确实服务态度很好、很周到,甚至能够忍受客人的无端指责辱骂,这一点在中国基本上是不可接受的行为——你花钱购买我的服务没错,但我和你人格上是平等的,我不接受你的人格侮辱。这也算是两国旅游活动中的一些小小文化冲击。

如果是从大学时代后就在中国工作的,其薪资水平不管是中国公司还是韩国公司,月均薪水都至少在一万五千元以上,导致其在华消费能力较强,单次长途旅行花费超过万元是常态。至于和中国同事的同工不同酬的状态,一部分韩国人也表示不合理,但制定工资标准的是公司顶层,这批人明摆着歧视中国同事,他们对此也没有什么发言权。

我的公司HiChinaTravel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毕竟在华招韩国人的公司,薪资水平是需要同韩国本地公司竞争的,太低了招不来人。于是我们公司选择薪资水平同全部公司成员商量并公开,所有员工适用,其中有一条:作为外国人使用母语工作的,每月多拿两千元。这样虽然比中国同事高一些,但这是因为外籍同事多一个母语作为工作技能,而不是因为外国人这个身份高人一等,这样也算高得有理由,大家都服气。毕竟我们作为一个推广中国和中国旅游生活的互联网公司,要是在自己的土地上都要歧视自己的同胞,我们就白干了。

已经在华工作的韩国人每年出行次数是很多的,周末大家经常会组织爬山溯溪等近郊游,自然主题为主,逛古镇等人文主题为辅。每年会有一到两次超过一周的长途旅行,内蒙古、新疆、西藏、甘肃、青海等中国人喜欢去的地方,也是他们心中“种草”的地区。

可惜的是,在互联网上,除了韩国Naver Cafe(类似于中国的贴吧)的“中情共”论坛之外,只有我们提供了一些以上目的地的韩文旅行博客、资料、攻略书、自由行和跟团的旅行产品(甚至国内这么多朝鲜族同胞居然也没几个做这些地方旅行的)。中国不论官方还是民间,对非英语国家的旅游宣传介绍真的太少了,要知道全天下这么多国家,并不是都说英语。明明是好地方,明明大家都想来,结果韩国游客两眼一抹黑,具体怎么玩完全不知道,这是我们正在努力改善的事情。

除了在华韩国人,另一种就是韩国的普通民众了。对他们来说,来华旅行并不算第一选择,日本、夏威夷、台湾香港、东南亚要更优先,之后才是中国、欧洲和美国。

其实,韩国旅客想来中国看看的意愿非常强,再加上离得近,很多人其实愿意一年多来几次。但目前之所以优先级不高,我们调查下来最主要的原因是,上述各国家地区当中,只有中国对其不免签——去中国大使馆申请旅游签证太麻烦、还贵(申请需要包含往返行程单,机票酒店预订记录,中国旅行社邀请函,单次签证约400元人民币的费用),所以签证问题极大降低了韩国旅客的来华意愿。

那些通过道道手续的韩国旅行者,对中国评价普遍都很不错,旅行价格不贵,自然风景比韩国种类多,人文历史景观也有一定了解,三国等中国历史在韩国普及度也非常高,所以我们也需要对韩国打出几个拳头产品来。

韩国旅客对中国旅行最满意的地方,是中国对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的保护,以及哈尔滨为安重根义士修建的纪念馆,尤其是火车站内“安重根击毙伊藤博文处”的牌子,大家纷纷表示“毙”这个字用得特别好。所以几乎每个韩国旅客,都会把上海和哈尔滨写上必去名单,不去不是韩国人。

另外在疫情前,还有大量韩国普通人会选择来中国过周末,尤其是韩国中年旅客,他们来华的最主要目的是打高尔夫。韩国中年群体非常热衷打高尔夫球,但觉得韩国的球场又贵又破,中国的球场又好又便宜。所以,相当多中年旅客会选择多花点钱办一个中国多次旅行签,周末飞机来中国打球,顺便游玩一下,周日晚上再回去。





除开签证等客观因素之外,韩国人的心态是阻止他们全面投向中国、前来中国、拥抱中国的障碍。本质上两国没有深仇大恨,产业上也没有你死我活的竞争,过去韩国多数普通人对中国像是一种看穷亲戚的心态,更多类似于我们国内地域黑的情况。随着韩国电视综艺节目以及政论节目“明见万里”对中国经济生活的介绍,目前这种心态已经少了很多。

这种心态用一个词来概括,我应该会选“拧巴”二字。历史上,朝鲜半岛跟中华本土唇亡齿寒,朝鲜半岛一旦遭遇外来攻击,中国总会帮一把。比如,万历援朝战争中,明军为朝鲜独立做出巨大贡献和牺牲,此后在朝鲜孝宗年间,还准备打着反清复明的大旗来北伐。这些事韩国人也知道,中学历史教科书讲到这段历史时,会特地提及明朝的鼎力支持。

但拧巴的点就在于,韩国的民族性格因为近代被侵略殖民的历史,对于当附庸这事极度敏感;在中国人看来,自尊心强得已经有点魔怔了——想提中国,但又不能太提。于是对万历援朝战争,在韩国的大学教科书里会写得更详细一些,货真价实的李舜臣自然吹上了天,战斗力不错的权慄也吹上了天,朝鲜陆军实在太拉胯了没法吹,就说民间义兵如何英勇。明军方面,说陈璘和邓子龙将军的恩情我们绝对不忘,佛朗机炮特别厉害,一炮轰飞三里地的日本兵;李如松的辽兵确实很能打,但是一没吃的就开始抢沿途朝鲜老百姓,军纪太差,不如戚家军;戚家军军纪好,希望大明多派戚家军来等等。然后,又开始提高句丽是韩国的,为其历史添砖加瓦。

我在碰到韩国人时,一般用谭其骧先生的体系来解释:“中国不像韩国是单一民族国家,韩国史等于朝鲜/韩民族史,所以狭义上中国史指的是二十五个王朝,但广义上中国史也包括了中国土地上各个少数民族建立的政权,所以扶余人建立的高句丽当然算作中国历史的一部分。当然其迁都平壤之后你说也是韩国的历史倒不算什么大问题,但说这是韩民族历史那就错了,否则乙支文德这种名字完全不像是韩国人啊。”这个说法,我碰到的多数韩国人可以接受。

至于那些号称韩国历史上占领长江以北全部地区、称霸欧亚非大陆、世界起源是韩国,惹来中日网友一通嘲笑的部分韩国“魔怔人”,盘踞在一个叫“Ilbe”的网站上。此处极端奇葩言论到处都是,被韩人称为“互联网蛆坑”,在韩国谁说自己是这个网站的用户,其他人都避之不及。而普通中国人对韩国史学方面的恶意,基本上出自这个地方的胡编乱造。

当然,多数普通韩国人还是比较清醒的。大家知道中国是历史,是现在,也是韩国的未来,所以用脚投票,加入中国倡议的共同体内,大家一起工作经商过好日子。就韩国本地而言,大学开设中文系的越来越多,年轻一代韩国人也认为中国的工作生活节奏相对轻松,等级观念并不像韩国企业那样病态,所以有意愿在中国工作创业的韩国青年也有一定规模。两国交往从最浅的旅游开始,逐步走向商业、产业、人员的深度融合,这是未来的趋势。

中国如果要在这大争之世建立起自己的秩序,那一定要让自己的朋友多多的、敌人少少的。从地缘上来看,韩日作为中国搬不走的老邻居,太平洋又这么大,美国力量投射在这两地也难以永续,最终要真正让亚洲这片土地,归亚洲人自己说了算。至于我的老本行旅游,是一个能让各国人民沟通交流起来的好方式,我们从业者也认同这一点,并且在这个方向上,争取为这一伟大理想贡献自己的力量。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