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妹子在台湾出道,为孩子学中文,全家移民中国(图)

6Park 生活 2 months

我是Yumi Kobayashi,中文翻译小林优美,46岁,来自日本,现在定居台湾。

我是日本歌手,15岁第一次登台演出,20岁出道。机缘巧合下,我来到台湾发展,从此爱上了中国。为唱中文歌,我学习中文,并和中日混血男友组成家庭。

回首过去,自己所遇到的挫折,冥冥之中,就是为了结缘中国。现在,为了让两个儿子更好地学习中文,融入中国,我选择定居台湾,再次开启了不一样的人生。

(这是我)

1976年,我出生在日本茨城县,在东京北边,约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是东京都市圈的重要组成部分。爸爸在自卫队开直升飞机,妈妈是护士。

我从小比较文静,喜欢唱歌,但没想过要当歌手。在小学,我的成绩一直不错,但上初中后,就开始退步了。因为我有了其它想法,那就是要进入演艺圈。

之所以有这个想法,是因为我每月都买杂志看,其中一本杂志上经常举办唱歌和模特比赛,普通人都可以参加。我的很多偶像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出道的。于是,我就有了参加比赛的想法。



(我在舞台上唱歌)

之后,每当看到有合适的比赛,我就给杂志社投简历。那段时间,我陆陆续续参加了很多唱歌比赛。其中,有一场六万人的比赛,我一路脱颖而出,最后得了第三名特别奖。那年,我15岁。

正是借这个机会,我进了一家唱片公司,里面有很多歌手。我被推荐参加了一个偶像团体,之前已经有七个女生了。

每周六,我和她们一起去俱乐部演出。由于我是后来的,在演出时,我只能站在别人身后一边唱歌、一边陪舞,是个不起眼的角色。

半年里,我的角色一直没有变。我的梦想本来是唱歌,进演艺圈,但像那状态,想要出道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于是,我就离开了。



(我在电台)

其实,我从中收获也特别大,敢于在大众面前表现自己了。

但爸爸非常反对我进演艺圈。因为他的工作很稳定,相当于国家公务人员,想法也很传统。他跟我说:“你要有国家承认的、自己喜欢的行业的学历证书,这样你未来的路才好走。”

于是,我按照爸爸的建议,在1996年,考上了日本某个知名化妆品美容学校。

爸爸觉得在那里学习很有前途,就特别支持我。当时,学校规定在校学习一年,公司实习一年,在通过国家考试后,才可以拿到毕业证。

我主要学做头发,包括烫发、染发、吹发、造型、美容护肤,还有化妆、做指甲,甚至穿和服的方式都学过。总之,美容师和造型师会的东西,我全都学了个遍。



(品尝美食是我的日常)

一年后,我开始实习。我每天早上五点起床,坐两个多小时的电车到公司,打扫店面,做好开店准备。

前辈先对我们进行培训,主要教剪头发、烫头发之类的,大概到十一点,正式营业。下午五点关门后,我们还要接受培训。

那段时间,我每天只睡四个小时,光花在路上的时间也要五个小时,而且一站就是一天,全年无休。但薪水却不高,还不够房租钱。

正是因为这高强度的实习,其它店要做三五年才能成为优秀的美容师,我们店只需要一年半就可以。



(我和中国台湾艺人合作)


虽然当时很苦、很累,但是现在想想,真挺值得。

正如北野武所讲:“虽然辛苦,我还是会选择那种滚烫的人生。”

没有人为你喝彩,也要为自己鼓掌。直到现在,即使遇到一些困难,我也觉得没什么。就这样,仅仅一年,我成了一名优秀的美容师。

可有一天,我接到一个朋友电话,我们是参加唱歌比赛时认识的,她当时已经非常有名了,当地人都知道她的名字。她知道我的现状后,挺为我感到惋惜的。



(我参加MTV的拍摄)


我也心头一震,扪心问自己:为什么要放弃自己的梦想呢?

这些年,进演艺圈的想法在我心里也从未消失过。

三毛说过:“一个人至少拥有一个梦想,有一个理由去坚强。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流浪。”

我想自己还是应该为梦想奋斗一下,不论输赢。

于是,我马上辞去了美容师的工作,并在1998 年,参加了《五花八门浅草桥》举办的唱歌比赛,这是一档很有名的综艺节目。当时,有8000人报名参加,我最终取得了冠军。



(我参加综艺节目)


之后,我跟一家唱片公司签约,正式出道。那时,日本音乐市场非常好,很多歌手能卖 100 万张唱片。

出道后,我也顺势推出了七张单曲和一张专辑,但销量却不太好,一共卖了十万张左右,并没有爆红。那会,我很沮丧,但没有放弃。

有人说,梦想之所以被称为梦想,是因为它不容易实现。

司汤达在《红与黑》中讲:“我的梦想,值得我本人去争取,我今天的生活,绝不是我昨天生活的冷淡抄袭。”



(我在唱歌)


这时,制作人找到我说:“小林优美,要不要再挑战一个唱歌比赛。”他曾经捧红了早安少女组合,正计划打造第二个偶像团体。

当时,我已经是成熟歌手了,又要去参加一个新人比赛,觉得不可思议。

宫崎骏在《千与千寻》中说,“不管前方的路有多苦,只要走的方向正确,不管多么崎岖不平,都比站在原地更接近幸福”。

最后,不管心里有多不甘,我还是同意了。

1999年,我远赴美国旧金山参加比赛。我们一起去了8个女孩,比赛进行了一个半月左右。最后入围了4个,我被无情地淘汰了。

眼睁睁地看着4个新人出道,自己却被晾在一边,我内心非常痛苦,却又很无奈。那时,我感觉天都塌了。



(我在樱花树下)


我每天都在哭,绝望大于失望。这种状态整整持续了一个月,人都快抑郁了。

后来,公司老板打电话给我说:“优美,你要在台湾出唱片了。”当时,我很震惊,问:“怎么回事?为什么是台湾?”因为我从小生活在日本,从来就没去过台湾。

老板说,之前,我参加综艺节目的唱歌比赛,也同步在台湾播出过,很多台湾人认识我。其中,台湾有个大唱片公司,建议我去出唱片。



(我来到台湾发展)

当时,我还沉浸在失败的痛苦中,听到这个消息后,我觉得这是上天馈赠给我的礼物。我没有任何犹豫,就去了台湾。

到台湾后,我跟唱片公司合作,开始录音拍照,签约单曲唱片。1999 年,我和台湾的当红明星合唱了一首歌,正式在台湾出道。

慢慢的,我在台湾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之前,我对音乐的认知只限于日本歌曲,从没听过中文歌。直到来台湾后,一个全新的世界在我面前展开了。

我发现,原来华语歌坛有很多优秀的歌手、很多好听的歌,自己以前竟完全不知道。这时,我为没早一点进入这个圈子感到后悔。之后,我就喜欢上了中文歌。

我觉得,只有学会中文,才能唱好中文歌,才能表达出感情。于是,我就有了学中文的想法。



(回到日本,我打理自家餐厅)


由于我与日本唱片公司签约还未到期,在2000年,我回到日本,开始学习中文。

起初学中文时,我买书自己学,但进步很慢。我又先后找了三个中国老师,他们每周分别给我上一小时的课。我持续学了一年,考过了汉语三级。

由于我在日本用中文的机会很少,而且学一门语言,环境很重要。于是,我决定去台湾留学,系统地学习中文。

2001年,我没有继续跟唱片公司签约,拖着一个行李箱,到台湾读大学。



(我在台湾逛街)

第二次来到台湾,我先在朋友家租了套房子。这位朋友是上次在台湾出唱片时,为我做指甲的女孩。我在她家住了半年,跟她家人处得特别好。

在对台北熟悉之后,我租了套房子,一个月19000 台币,也终于在台湾有了一个小小的家。

我读的是台湾师范大学,学中文专业。这所大学是当地教育和人文艺术领域的顶尖学府,拥有教育、理、文、艺术等9个学院,62个系所。



(我和台湾的朋友在一起)

我每天和不同国家、不同年龄层次的人在一起学习,交到了很多朋友。整个大学生活对我来讲,非常新鲜,是一次极好的人生体验。

两年后,原来合作的制作人知道我又回台湾了。他就找到我,告诉我有个艺人要拍MTV,问我要不要当女主角。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慢慢的,很多人开始找我合作,我也越来越忙,拍了多部连续剧、广告,还上了综艺节目。就这样,我在台湾一呆就是11年,感觉自己都快变成中国人了。



(为了学习中文,我再次来到台湾)

期间,我还遇到了爱情。2007年,经朋友介绍,我认识了老公。当时,他做与演艺圈有关的工作,爸爸是中国人,妈妈是日本人,他是中日混血,小时候在中国大陆长大。

他14 岁时,全家移居到日本,之后一直在日本生活。后来,他自己开公司。

刚开始,我并不喜欢他的主动。虽然我故意疏远他,但他一直在坚持。慢慢的,我觉得他有目标感,很专注,是真的喜欢我,就改变了对他的看法,从心里接受了他。



(我为孩子们准备的美食)

2009年,我怀孕了。我们回到日本登记结婚,并举办了婚礼。

生孩子时,我选择在台湾生。因为在日本,孕妇只能自然生产,不能选择其它生产方式。但在中国可以,比如可以选择打无痛麻醉或者剖腹产。我了解到40%的台湾孕妇都是剖腹产,医疗技术相对来讲是安全的。

另外,在中国有坐月子的风俗,日本却完全没有。我觉得,女人生完孩子是一定要做月子的,不然对身体影响很大。

我入住的月子中心,无论是硬件还是服务都很棒。有人说,孩子是女人的心里最柔软的部分,有了孩子后,女人就只有一个使命,那就是养大孩子,不管有多难。



(做妈妈后,也一样要漂亮)


在做了妈妈后,我选择回归家庭,陪伴孩子。我回到日本,一边照顾孩子,一边打理自家餐厅,偶尔会客串下电视剧或者综艺节目。

现在,我的孩子们,老大12岁,老二9岁,他们从小在东京国际学校念书。婆婆虽然是日本人,但在中国长大,她的中文讲得比日文还要好。我们家生活习惯和中国人一模一样。

为了让孩子学好中文,我给他们每周报了一节中文课。公婆在世的时候,孩子们还有机会讲中文,但现在他们去世了,孩子讲中文机会就少了。于是,我们决定带孩子们去台湾念华语学校。



(我在综艺节目现场分享日本好物)


之所以选择台湾,因为我曾在那里生活过,有好多朋友,各方面都比较熟悉。

2022年6月,我们正式到台湾定居。因为我们是外国人,孩子不能上公立学校,所以就选了一所私立学校。

今年9月,孩子们正式开始在台北读书。初到台湾,孩子们有些不习惯,尤其是小儿子,因为语言不通,没有朋友,就天天哭。孩子总是问我:“妈妈,我为什么需要学习中文?”

在熟悉环境之后,大儿子可以独立上下学了。我们的生活慢慢步入了正轨 。

又一次来到台湾,我感慨万千,以前为了梦想和事业,现在为了让孩子们更好地融入中国。这里已经成了我的第二故乡。



(我在旅游)

对于未来,除了照顾孩子外,我想做自己的频道,主要介绍台湾和日本的时尚好物,实现两地的互通有无。同时,介绍两地各个行业的精英人物。

我希望更多的日本人认识和了解台湾,了解中国,做中日两国人民友好的桥梁。回首前半生,我为梦想屡屡碰壁,直到来到台湾,来到中国,我看到了华语乐坛的蓬勃生机。

在这里,我认识了好多朋友,他们很亲切,很友好,让我感到很温暖。我感慨似乎以前追梦路上的失败,都是为了以后结缘中国。

事实上,结缘中国改变了我的人生,重启了我的事业,我还遇到了爱情,有了幸福的家庭。



(结缘中国,重启人生)


正如有句话所讲:当你遇到挫折感到痛苦时,不必惊慌,也不要轻言放弃,说不定下一刻就出现了转机,那是命运给你安排好的另一条路。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