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超中国,印度很慌?增长停不下,人多养不起?(组图)

大鱼新闻 财经 1 week, 5 days



中国人口迎来历史性拐点。

近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最新人口数据显示,2022年末全国人口为14.11亿人,比上年末减少85万人。

这是近61年来,中国人口首次出现了负增长。



2022年全国人口出生率仅 6.77%,同期全国人口自然增长率(出生率 一死亡率)首次出现负增长,为-0.6%,创下 1978 年以来的历史新低


而与此同时,据联合国预测,今年4月中旬,印度将超越中国成为人口最多的国家。

也就是说,还有不到4个月的时间,世界人口第一大国的头衔就不是我国,而是印度了。

这个新闻出来后,引起了人们的关注,甚至是焦虑。人口,常常被看作是第一生产力。不少人认为,印度人口马上超过中国,势必会为印度带来强大的发展势能。

那么,是不是意味着,印度有更大的可能性超过中国?而印度自己又咋想的?

事实上,印度很慌。

人多,是不少人对印度的第一印象,这也一度成为印度被各国指责的理由。

自1947年独立以来,印度人口增长了超10亿,在世界人口从70亿到80亿增长的过程中,印度是最大的贡献者。



人多,是不少人对印度的第一印象

但不受控的人口,始终是印度政府的心病之一,大量的人口并未给印度带来足够的发展红利,反倒引发了一系列社会问题。

早在2019年,印度总理莫迪就曾在演讲中公开承认,印度存在“人口爆炸”的风险,呼吁强化计划生育。



激进的绝育计划


正当莫迪大谈人口增长过快的危害时,富裕的南部各邦民众并不高的生育意愿,也让该国政府颇为惆怅。

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2020年印度总生育率(女性人均生育数)为2.05,即平均每位孕龄妇女生2.05个孩子,低于中等收入国家平均值2.17,与厄瓜多尔、尼泊尔、黎巴嫩相当。



中美印生育率,2020年印度总生育率已降至2.05‍‍


害怕部分国民生太多,也怕另一部分国民不愿生育,印度政府没少在控制人口上花心思。该国启动计划生育的时间早于中、韩等国,但特殊的国情让印度在控制人口方面的努力未见效果。

如今,尽管印度即将成为世界人口第一大国,但有着强烈民族自豪感的印度民众对这一“冠军”头衔似乎反响平平。想要将人口数量转换为人口红利,印度恐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早在2019年,联合国的《世界人口展望》报告就曾预测,印度人口将在2027年超越中国,但在去年世界人口日时,联合国将这一时间提前了4年,并在不久前确认了具体超越时间为4月中旬——按照预测,反超后的印度人口还将继续拉大与第二名中国间的差距,并在2050年前后达到16亿的峰值。

难以遏制的高出生率,是印度人口过快增长的直接原因。印度是最早提出计划生育的发展中国家,但始终没能取得预期的效果。

早在1949年,刚独立不久的印度就成立了计划生育协会,并在此后把节制生育写进了第一个五年计划。

1952年,印度提出了人口控制计划,以向育龄妇女提供避孕工具及服务和开展少生少育宣传为主。这一时期的计划生育主要停留在劝导层面,几乎没有强制的意味。

1967年,曾任美国人口政策顾问的学者威廉·帕多克兄弟出版了《饥荒1975!》,书中详细列举了1770年至1950年间印度发生的30次饥荒,并宣称在即将到来的灾荒中,印度将遭遇更大的危机。

1971年,印度人口普查结果显示,其年均人口增长率超2.25%,如此快的人口增长,让印度社会开始意识到强制控制人口的重要性。



自20世纪以来,印度人口持续增长。图:印度总人口和十年增长率


在彼时的印度执政者看来,治乱世须用重典。

1975年,印度卫生部长向时任印度总理英迪拉·甘地报告称:“人口过快增长问题如此严重,为了国家的利益,有必要采取一些强迫手段。”

次年,印度国会修改了宪法,在实施计划生育方面授予中央政府更大的权力。印度随即出台了新的计划生育政策,采取更为激进的手段,严控人口增长。

在“消除贫困”的名义下,各地严格执行官方“有两个以上孩子就要绝育”的规定。警察开始强制动员符合条件的男性公民实施输精管结扎术,绝育证书也成为了政府公务员升职、分房、带薪休假的凭证。

在官方的大力推动下,印度在1975—1976年的绝育人数比前一年翻了一倍,达260万,次年更是达到了810万。绝育成为彼时印度政府降低生育率的最主要手段。

如此激进的绝育运动在一定程度上违背了印度民众意愿,引发了不满与抗议。这场持续19个月的绝育闹剧,最终以英迪拉·甘地和她领导的国大党在1977年的大选中失去执政权告终。



前印度总理英迪拉·甘地


1977—1978年,印度的绝育人数暴跌至100万,英迪拉·甘地的失败也让计划生育在此后一段时间里,成为了印度执政者讳莫如深的话题。

即便1981年的数据显示,印度人口仍保持了2.2%的高增长率,总人口达到了6.8亿,但政府却始终不愿积极推动计生政策,连“计划生育部”也被更名为“卫生与家庭福利部”。‍



政治原因推进计生?

除了印度中央层面过于激进外,计划生育在印度受阻与其特殊的国情不无关系。印度实行的是联邦民主政治体制,各邦有着相当强的自治权。

2000年,在印度提出计划生育约半个世纪后,印度中央层面才出台了历史上首个控制生育的纲要性文件——《国家人口政策2000》。根据文件,印度成立“国家人口委员会”,由时任总理瓦杰帕伊任负责人,用以指导监督所有家庭福利和生育健康计划的实施。



印度前总理阿塔尔•比哈里•瓦杰帕伊


此外,根据文件,中央财政还将向改善农村地区基础医疗设施、培训计划生育相关人员等方面倾斜。这也标志着印度人口政策从单纯强调节育转向多措并举。

如果真能按政策推进,印度在2010年时人口增长率将降至1.2%左右,与不实施人口政策相比,少生约5500万人。可惜的是,该文件对夫妇可生育的孩子数没有明确规定,且最终未能上升为法律条文。

这就意味着,即便费用完全由中央政府提供,但能否顺利执行,依然需要看各邦执政者的脸色,这在客观上也推迟了计划生育在各邦实际执行的时间。

有心栽花花不开,或许连印度人自己都没想到,印度中央始终推不动的人口计生政策,居然因为要争取选票,而突然被部分邦积极响应。2021年,印度卫生部发布报告显示,印度总生育率已降至2.0——通常认为,如果总生育率长期低于2.1,将无法实现人口更替,人口会进入下降通道。

2021年6月,阿萨姆邦宣布,将实施强制计生相关措施,取消超过2个孩子家庭的补贴与福利。7月11日,印度人口最多的北方邦公布了《2021—2030年北方邦人口政策》,生育超过2个孩子者,不仅将被排除在多达77条政府福利之外,还将失去在邦内担任公职或参加地方机构选举的资格;已担任公职者也将无法晋升。



2021年7月11日,印度人口最多的北方邦公布了《2021—2030年北方邦人口政策》,取消超过2个孩子家庭的补贴与福利

对于2孩或以下的家庭,北方邦还提供土地房屋购置补贴、12个月全薪产假、免费教育以及升学等诱人福利。古吉拉特邦则表示,将参考上述两个邦的政策情况,或许也将制订相关方案。

据统计,在北方邦与阿萨姆邦之前,印度共有12个邦实施了严格程度不尽相同的计划生育措施,多以社会福利等优惠杠杆模式进行鼓励与呼吁。

此番主张以惩罚手段力推计划生育的两个邦,都是莫迪所在的印人党执政,古吉拉特邦更是莫迪曾担任首席部长、深耕多年的地区。

英国《卫报》援引批评人士的观点称,人口新政是“政治操弄”,旨在以人口政策为由抨击穆斯林家庭生育率高、耗费过多资源,进而拉拢印度教核心选民。

印度首席选举官员库拉西更是撰文直斥,北方邦首席部长约吉与印人党推出人口管控措施,不过是为了暗中炒作穆斯林人口议题。



发展,是最好的避孕药

部分地区极度重男轻女,也是印度人口问题的一大症结。印度广大农村地区对男婴存在畸形的渴求,重男轻女的陋俗让印度人对多生育有着足够的执念,这也导致了一些地区生育率居高不下。

有数据显示,印度自独立以来,女孩的出生率与存活率均低于男孩。上世纪70年代,印度的男女性别比例达到了夸张的1000比930,即总人口性别比高达107.5,远高于国际上公认的合理区间95—105。

在不少电影中,都能看到反映印度男女比例严重失衡,或是女性地位低下的情节。

《没有女人的国家》讲述了印度偏僻村落由于严重女少男多,出现了5兄弟共娶1个妻子的故事;



《没有女人的国家》剧照

2018年大热电影《印度合伙人》引用数据称,直至2012年,印度仍有80%以上的女性在生理期无法使用卫生商品,而男主角为了妻子的健康,寻找低成本卫生巾的生产方法,却被全村人视为变态和疯子。

重男轻女之所以在印度不少地区有着深厚基础,也与印度南北发展差异较大有关。

印度北部地处恒河平原,农耕文明较为发达,但进入近代以来,南部却因更早接触西方等原因,经济上很快超越了北部。南部富裕的昌迪加尔,城市化率高达97%以上,但北部相对落后的比哈尔邦和阿萨姆邦,城市化率尚不足20%。

经济发展程度与生育率往往呈反相关。对于北部地区大量贫困家庭而言,一个男孩意味着廉价的劳动力,这些家庭自然也就更愿意生育男孩了。

以北部的比哈尔邦为例,其3的生育率,比果阿邦的1.3高出一倍多——这也就意味着,南部邦的低生育率才是印度近年来总生育率下降的重要原因,但此一数据,并不反映印度的整体人口增长状况。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人口学家蒂姆·戴森表示:“印度更多地区不可能像印度南部那样。”

对于即将成为世界人口第一大国的印度而言,如何把人口数量转变为人口红利,如何合理控制人口增长,或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印度经济监测中心数据显示,该国适龄劳动力人口中,只有40%在工作或者愿意工作。



印度Tehatta,一名男子在槟榔叶园工作

印度喀拉拉邦移民与发展国际研究所的移民专家伊鲁达亚·拉詹表示,由于农村缺乏工作机会,如今有约2亿印度人在各地区之间迁移,却基本不能融入城市。“如果不能为他们提供公道的生活,那么最终只会出现更多的贫民窟和疾病。”

在印度人口基金会执行董事穆特拉贾看来,比起单纯控制增长,人口政策应与解决儿童、妇女、老年人等相关的更广泛问题挂钩,绝不应该一“禁”了之。

回溯历史,早在1974年联合国世界人口大会上,印度代表团团长就提出了“发展是最好的避孕药”的观点。

或许对于如今的印度执政者而言,近半世纪前说出的这一“金句”,依然具有现实意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