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涛沿袭“夏宝龙模式”国台办升格副国级?(图)

6Park 时事 1 week, 5 days



被宣布接替了刘结一国台办主任的前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宋涛


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已经内定为十四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六个二十届中央委员》中开列了在任国务院国务委员王勇、在任十三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巴特尔、二十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中央书记处书记和中央统战部长石泰峰、已经连任了两届的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沈跃跃、已经连任了两届的最高法院院长周强,以及连任十八、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之后在二十大上不但未“入常”反而被“出局”的胡春华。

已经有与笔者一样关注中共高层人事动向的朋友提问说:新一届政协的当届中央委员是否全都是新一届政协副主席的候选人?笔者的回答是:也不尽然。

仅以公布出来的十四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共界别)的名单来看,其中两名二十届中委,笃定不是将在三月份“当选”的副主席候选人。

其一是现任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陈小江。此人这次被安排进入全国政协,与五年前的时任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张裔炯以十九届中央委员身份进入十三届全国政协的原因是一样的,“工作对口需要”。所以,这个陈小江在三月份召开的十四届全国政协一次会议上,也只能和五年前的张裔炯一样,被安排为全国政协常委而不可能会高升至副主席。

试想,五年前召开的中共十三届全国政协一次会议上,时任中央统战部长尤权没有被安排兼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的情况下,其手下的常务副部长都只能被安排一届全国政协常委。那么如今的新任中央统战部长眼看已经是新一届全国政协第一副主席的前提下,该部的常务副部长就更没有可能进入副主席序列了。

附带说一句,一九五五年出生的张裔炯的大名仍然出现在十四届全国政协委员名单上,这就意味他将在三月份的十四届全国政协一次会议上再次“当选”常委。

其二是现任新疆自治区政协主席,哈萨克族代表努尔兰·阿不都满金。

正常情况下,中共每届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召开时,每个省、直辖市和少数民族自治区的党、政一把手,都会进入中央委员会。而新疆自治区特殊就特殊在不但其辖区内的新疆兵团一把手也会被安排进入中委,自治区内还往往有一个哈萨克族党干也会进入中委。

因为新疆号称是是维吾尔族自治区,所以它的自治区主席一职只能由维族人出任,而从民族统战角度也是相当重要的哈萨克族代表,往往就会被安排为自治区政协主席、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及自治区政府副主席。比如努尔兰.阿不都满金的新疆自治区政协主席的前任艾斯海提·克里木拜,以及艾斯海提·克里木拜的前任贾那布尔,都是哈萨克族,在位期间也都进入了中央委员会。而所有省、直辖市和自治区的政协主席出任同届全国政协委员,然后“当选”常委,是“标准配置”。

分析和介绍完了十四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共界别)名单中的每一位在位中央委员,本文后面和本专栏下篇文章的内容是介绍和分析这份名单的哪几位,虽然已经不是中央委员,但显然已经被内定为十四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候选人,或者说很有可能被安排进入政协副主席序列者。

第一个要介绍和分析的就是日前刚刚被宣布接替了刘结一国台办主任的前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宋涛。

出生于一九五五年四月的宋涛祖籍江苏宿迁,但是福建生福建长。福建下乡插队,福建考大学读书,福建参加工作,直到二零零一年因为被外交部选中为驻外参赞,这才离开福建。就因为他福建的早期经历,许多外界评论就很牵强地将他和王小洪一样,列为习近平的“福建帮”。但事实上在福建的最后,也是最高的一个职位仅仅是投资公司副总裁的宋涛当时还未必被习省长知道。

二零零一年被外交部安排为驻印度使馆参赞时的宋涛也还只是享受副厅局级待遇,日后从驻圭亚那大使开始,升为正厅局级,继而又担任过外交部国外工作局局长以及驻菲律宾大使,二零零八年升任副部长级的外交部纪委书记、党委委员。三年后又出任了外交部副部长。这是二零一一年九月份的事情。

接下来的宋涛能够进入习近平的“法眼”,应该是他从二零一三年年底出任了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直接服务于兼任该领导小组组长的习近平开始。

进入习近平的“法眼”之后,宋涛只花了一年的时间即被习近平提拔为“明确为正部长级”的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持常务工作的副主任。 在此职务上任职一年多后即于二零一五年十一月被任命为中共对外联络部部长,当时被他接替这一职务的王家瑞已经于此前的二零一三年三月被安排为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交出联络部部长实职时已年满六十六岁。

关于宋涛在担任中共对外联络部长期间为习近平政权所做出的“贡献”,特别是在代表习近平维系乃至发展与北韩和金正恩关系方面的种种“事迹”,外界早有很多评论界的报道和分析文章,这里无需深入。笔者只是奇怪既然王家瑞能以中联部长身份出任全国政协副主席,那么二零一八年三月召开中共十三届全国政协时,为什么没有比照王家瑞,也给宋涛同样待遇?

宋涛担任中联部长的时段是二零一五年十一月至二零二二年六月。从二零二零年开始,眼看宋涛年满六十五岁但仍然留在前台一线正部领导岗位,外界对他仕途进一步看好的呼声一度强烈。

当时,一九六三年出生的,当时的外交部最年轻的副部长乐玉成因为在十九大上被安排为中央候补委员而被普遍看好为王毅外交部长的接班人。与此同时,在十九大上被安排为中央委员,到中联部之前就已经是中央外事办主持日常工作的常务副主任职务背景的宋涛,更被认为是比乐玉成的“未来“高出半格的,时任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中央外事办公室主任杨洁篪的接班人。

比如欧亚集团 (Eurasia Group) 中国与东北亚分析师牛犇就曾经对记者介绍说:“在我看来,(接替杨洁篪)早期的领跑者是宋涛,他是中共对外联络部的负责人。他与习近平的关系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在习近平执政的这十年里,中联部的工作,即政党间外交,而不是国与国之间的外交得到了极大的推动。但是最近几个月,他被从这个职位上调到了政协的职位上,这通常是一个官员即将退休的可靠信号。”

去年五月下旬,未待中共正式公布,时任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被逐出外交部,成了习近平一系列外交挫败的第一只替罪羊的消息即先从外交部内部传出。几天后,中共当局在正式对外公布乐玉成改任广电副局长的次日,即又对外公布了宋涛把中联部长职务交给刘建超的消息。继而,随着中共当局于去年六月二十二日对外宣布宋涛被增列为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和全国政协教科卫体委员会副主任,外部评论界对宋涛的看好便成了过去时了。

直到去年十月中共二十大召开之前,外部评论界把曾经的对宋涛的关注,转移到了也是外交部副部长出身的时任国台办主任刘结一身上。把刘结一分析为接替杨洁篪的最可能人物之一。

当然,当时持如上分析者,都是基于中共二十大换届仍然还会遵行“七上八下”规则的大前提。在中共二十大上,事先谁也没有想到的是,王毅居然和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比他王毅还要年长两岁的张又侠一同被习近平破格安排放宽年龄限制,双双进入二十届中央政治局。与此同时,出生于一九五七年的刘结一和出生于一九五五年的宋涛则双双未能连任中央委员。

维基百科对刘结一的介绍内容是:“……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九日,刘结一接替张志军出任中共中央台湾工作办公室、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主任,二零二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到龄卸任。”

说已经年满六十五岁的刘结一是“到龄卸任”,语言表述上没毛病,但问题是接任者却是比他刘结一要年长两岁加八个月的宋涛。难怪日后几天的港澳台媒都喜欢用“六十七岁的宋涛接替了六十五岁的刘结一”为此新闻的标题。

在此附带说一句,刘结一被宣布把国台办主任交给接班人宋涛后的半个月后,即被宣布担任了和宋涛于去年七月初被宣布的同样一个职务: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

接下来,刘结一的名字又和宋涛一起,都出现在十四届全国政协委员名单上。只是刘结一的名字不在中共界别,而是在对外友好界别里。在今年三月召开的十四届全国政协第一次会议上“当选”常委是毫无疑问的。

宋涛被宣布接替刘结一的国台办主任职务之后,反响最为强烈的当然是台湾。笔者注意到有些台湾的媒体和政评人士曾对习近平如此安排奇怪之余而表示鄙夷,或是说因为习近平“朝里无人可用”,或是说习近平藉此降低了国台办的实际政治规格----因为新任国台办主任不但不再是在位的中央委员,而且还是一个“退休老干部”。甚至有台湾媒体人认为随着宋涛的上任,国台办主任已经沦落成了一个“联络员”的角色。

与此同时,香港媒体,特别中共香港的大外宣媒体则能够较准确地体会出习近平对宋涛接掌国台办的“处心积虑”。

比如长期研究台湾问题的凤凰衞视评论员庚欣就认为,虽然中国将台湾问题视为“内政”,但美国近年对台湾问题干涉度提高,“台湾问题要真正妥善解决,离不开国际环境的构筑。”因此,具备长年外事经验、熟悉福建文化的宋涛,遂“特别适合”担任国台办主任。

在香港的大外宣“香港01”则从“党信得过的人”角度看好宋涛的中共政坛“第二春”。认为宋涛当年进入中国外交部之前,都在福建任职,期间与习近平在福建主政时有一段重叠期,显示他是党中央“信得过”的人选。中共二十大后,已出现多起“破格”的人事安排,宋涛也是一例。这凸显了习近平在选用人才时,倾向使用“亲信”,以巩固其权力核心。

台湾铭传大学副教授杨颖超在台湾《联合报》发表专栏写道,宋涛上任后的对台工作,可能“更侧重在与台湾不同政党、界别开展协商”。他指出,这个做法令人联想起一九五六年后,“中共因武力解放台湾机会渺茫,转而对台发动和平攻势,重点也是放在政党合作。”

前国民党立法委员蔡正元在台媒中天新闻节目中也表示,宋涛是有史以来“最了解民进党”的国台办主任,当年担任中联部长,其中二零一六年正值民进党执政。并称宋涛过去曾和民进党的联络人、现任陆委会主委邱太三有诸多联系与沟通……。

而笔者本人在宋涛被宣布接掌国台办的次日即已经对采访的记者分析过,既然宋涛在六十七岁的年龄上被安排如此正省部级一线职务,那就意味着他应该已经被内定了出任下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因为以副国级职务兼任国台办主任,任职年龄就可以最大放宽至他的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职务任满为止。这就是所谓的“夏宝龙模式”。

习近平当年主政浙江时的省委副书记兼省政法委书记夏宝龙是一九五二年十二月生人,二零一七年年初未满六十五岁即被从浙江省委书记任上宣布退位,进入当届全国人大担任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到二零一八年初他被安排进入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名单之后,外界分析人士包括本人都没有预测到习近平是在用迂回方式出犒赏自己当年在浙江主政时的这位得力助手。

五年前的夏宝龙是在“当选”了十三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之后才被宣布兼任港澳办主任的。现如今习近平赶在十四届全国政协召开之前即先把宋涛安排重返一线,接任国台办主任,继而又宣布他为十四届全国政协委员,摆明了是有意要让他宋涛“当选”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的。如此一来,意味着国台办也成了副国级单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