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时:疫情高峰过后,中国人的解脱、悲痛与焦虑(组图)

6Park 生活 新冠疫情 1 year



上海一处闲置的核酸检测采样亭。据中国公共卫生官员,中国的新冠病毒感染人数现在急剧下降,感染病例已在去年12月达到高峰。 Alex Plavevski/EPA, via Shutterstock


中国突然放弃新冠“清零”政策导致感染病例和死亡人数骤增后,许多人曾担心新冠疫情暴发的海啸会从城市蔓延到农村。现在,两个月之后,最糟糕的阶段似乎已经过去,政府正急于将注意力转移到经济复苏上。

中国各地的医生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接治的患者人数已在下降——他们曾经被动员起来救治激增的新冠患者。曾被感染人数激增、忙于为逝者办葬礼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城镇和村庄现已恢复生气。中国卫生官员宣布,新冠病毒感染人数已“在2022年12月下旬达到高峰”。

“现在疫情……现在人的意识中,这已经把这个疫情已经忘了,”在安徽一座小城的郊区工作的医生高晓斌(音)在电话中说。“到处都没戴口罩的,都没有了。”

很难搞清楚这轮疫情的真实情况,审查制度和糟糕的数据收集给感染和死亡人数蒙上了神秘色彩。据中国的官方数据,去年12月8日至今年1月26日,累计有近7.9万人因新冠病毒感染相关疾病在医院死亡。但研究人员说,这个数据严重偏低,因为它不包括死在医院外的新冠患者。

中共想把这些问题一带而过,从而将注意力集中到重振受到“清零”封控打击的经济上。恢复增长可能有助于修复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形象。在严格实行了三年新冠“清零”政策后,他的形象已受到损害,虽然“清零”政策在很大程度上遏制了病毒的传播,但也扼杀了经济。后来,政府突然在去年12月手忙脚乱地放弃了“清零”。现在,中国政府的声望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创造就业机会,包括为大量的失业青年和大学毕业生创造就业机会。



几乎空无一人的义乌小商品城,摄于今年1月。 Qilai She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今年1月20日,习近平在春节到来前发表讲话时表达了乐观情绪,他告诉全国人民“曙光就在前头”,但也承认新冠疫情仍令人担心。

各省市领导人纷纷宣布,感染高峰已过。对中国经济增长贡献最大的一些地区已经出台了恢复商业信心的计划。上周,广东省委书记黄坤明在向全省数百名官员发表讲话时只提了经济振兴,根本没提新冠疫情。

政府试图通过控制信息和审查批评政府应对疫情措施的意见,来塑造公众的疫情叙事。尽管如此,仍有难以压抑的愤怒。人们对这轮疫情暴发期间基本药物短缺,殡仪馆外的队伍越排越长,城市里的太平间堆满尸体,但政府却在新冠感染有关的死亡人数上含糊不清感到非常不满。

但对许多中国人来说,让疫情成为过去、让他们能在一个艰难的社会谋生的紧迫感,也许最终会把这种不满压下去。



中国放弃新冠“清零”政策后,许多地方的感冒药和退烧药很快售罄,包括上海这家药店,摄于去年12月。 Qilai She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打给中国各地数十名民众的电话中,许多人表示,他们更担心的是找工作、恢复生意,以及确保子女有更好的未来。

“人们甚至不谈论新冠了,”现年30岁的赵旭谦(音)说,他已多次失业,最近失去了在郑州一家面粉厂的工作后,回到了安徽老家。他正在考虑未来几周找一份新工作。

“新年开始了,”他说。“我们应该忘掉过去,向前看。”

尽管中国卫生官员表示感染人数一直在下降,但他们也警告,国内仍存在暴发新一轮疫情的风险,尤其是在医疗服务比城市少得多的农村地区。

“新的感染高峰很可能出现在缺医少药,国内剩余不到10%没完成全程疫苗接种的地方,”曾任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的高福本月早些时候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因此,还是呼吁大家,将最重要的医疗资源留给有基础疾病的、老年高危人群。”

有医生和流行病学家表示,为了减少今年新疫情暴发导致的死亡人数,中国必须给更多的人,尤其是中国的老年人接种疫苗、打疫苗加强剂,并让医院有更好的准备,以应对尚未感染新冠人群中的疫情暴发。



贵州的医务工作者给居民量血压。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下一轮疫情的范围可能不会这么大,但它可能集中在那些勉强躲过了这轮疫情的脆弱地区和人群身上。

一些中国卫生官员估计,截止2022年底,中国的14亿人中已有高达80%的人感染过新冠病毒。(其他专家对这个估计持怀疑态度,他们说,即使是传播速度非常快的奥密克戎变异株,也不太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感染这么多人。)

“对未来疫情死亡率的预测将部分取决于中国如何保护那些仍有较高风险,但躲过了这轮疫情的人,”耶鲁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陈曦在回答记者问题的电子邮件中写道。

去年年底,快速传播的奥密克戎变异株突破了执行严格封控和旅行限制措施的地方官员大军的防线后,感染病例在中国各地激增。显然是受到了全国各地的抗议活动和经济衰退加剧的震动,习近平放弃了“清零”政策,之后,感染激增演变成了疫情海啸。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去年12月取消了限制措施后,新冠病毒感染激增。 Qilai She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让一些人感到惊讶的是,新冠病毒蔓延到中国农村的速度如此之快。奥密克戎变异株亚型席卷了大城市后,王国才(音)和许多医生一样,曾预计这轮感染传播到他所在的南方乡下需要几周时间。但他说,300多公里外的省会城市广州被疫情淹没后没过几天,新冠就在村子里全面暴发了。

最早来他的乡村诊所排队的主要是年轻人。许多是最近从城里回来的农民工和做生意的人。王大夫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后来每天涌入诊所的是越来越多的60多岁、70多岁和80多岁的村民。

他说,去年12月,他平均每天要看几十名病人,给他们开退烧药和止咳药,但现在他每天只看几名病人。他说让他感到欣慰的是,他所在的村子似乎无人死亡。

“我们村还幸运,暂时的话还没发生致命病例,”王大夫说。他说,附近的其他村子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但他说,他不清楚那些村子的确切死亡人数。“(死者)都是基础病已经比较重那种病人。”



河南一个村子附近的一座新坟,摄于今年1月。 Qilai She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中国官方的死亡人数远远低于专家们最初的预测,比如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的流行病学副教授比尔·哈内奇曾预测,中国的这轮新冠疫情暴发可能会导致200万人死亡。

“我认为我们对中国实际发生的情况没有任何了解,除了真实数字远高于官方数字这个合理假设之外,”哈内奇说。

不过,中国人对自己家乡发生了什么已形成了各种各样的印象和说法。

来自湖北的作家卢晓周在网上写道,在最近这轮新冠疫情中,他老家村子里的几千人中有10到20名老人死亡,“这已经非常幸运了”。老家在中国西北部农村地区榆林的农民李静(音)当过农民工,他说,虽然他家的老年亲戚感染新冠病毒后幸存了下来,但其他家庭却不这么幸运。

“最近县里面,过白事的人挺多,”他在电话中说。当被问及未来有什么打算时,他说:“我现在没什么感觉,就想一切恢复正常就行了,没别的。”

恢复正常生活带来感染病例再次激增的风险,尤其是春节过后,许多返乡与家人团聚的农民工在度过了一周或两周的假期后,已开始返回城市。随着人们再次开始流动,病毒也将开始传播,那些到目前为止尚未感染新冠病毒的人存在感染的可能性。



大批农民工在春节前离开了北京。 Gilles Sabri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通过最近接种疫苗或感染病毒获得的免疫保护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逐渐消失,让人们再次面临感染风险,除非他们再打疫苗。还有出现新变异亚株的潜在危险,尽管新株的毒性可能更小,但传播可能会更快。

“我们家其他人都阳过,就是我没阳,”中国西北部城市安康的居民王晓燕(音)在电话中说。

她说她一直呆在自己家里,与去年12月返乡的亲戚们保持着距离。直到感染了新冠病毒的亲戚们康复后,她才和亲戚们一起吃了有饺子、炖肉和鱼的年夜饭。现在她担心今后会发生什么。

“我担心,担心阳,”她说。“我现在还带着口罩,别人基本上不带,我还带。”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