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贵的流亡之路:从中国政府眼中钉到班农密友(图)

6Park 时事 3 days, 19 hours


中国地产商人郭文贵说,他在2014年听说与他关系密切的一名国家安全官员将被逮捕后逃离了中国。

中国商人郭文贵于周三被捕,他被控策划了一起10亿美元的欺诈案。郭文贵因在曼哈顿的一处顶层豪宅大爆中国政府的腐败行为而受到关注,后来他又与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亲信班农(Steve Bannon)一起创办了一家媒体公司。

检方表示,郭文贵利用了他在网上积累的数十万粉丝,为他的加密货币、媒体和其他公司招揽投资。起诉书称,然而,郭文贵用这些钱在新泽西州购买了一处价值2,600万美元的住房、一艘游艇、一辆法拉利(Ferrari)汽车和一个价值36,000美元的床垫等物品。该起诉书指控郭文贵犯有11项欺诈罪和洗钱罪。检方表示,他们查封了6.34亿美元的犯罪所得和资产,包括一辆兰博基尼(Lamborghini)汽车。

周三下午,郭文贵在法庭传讯中不认罪,同意被关押在联邦监狱,但他料将在晚些时候申请保释。他的一名律师不予置评。郭文贵周三上午在其官方社交媒体账户上说,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特工在凌晨5点左右对他家进行了突查。一名纽约市官员称,几小时后,纽约市消防部门接到郭文贵住所起火的警报并出警灭火。该官员表示,消防人员正在调查起火原因。

对郭文贵的起诉如果成功,可能会缓解美中关系里的一个恼人因素;目前随着两国在经济和军事领域争夺优势,双边关系已经越来越紧张。

检方要求立即拘捕郭文贵,认为他可能会逃跑。郭文贵喜好排场,出行时经常带着包括武装安保人员在内的多位随从。郭文贵已在法庭上打了几十场官司,起诉的对象包括前商业伙伴、在社交媒体上批评他的不知名的美国学生,以及对他进行过报道的道琼斯公司(Dow Jones & Co.)和《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记者。纽约州法院此前驳回了郭文贵对道琼斯和《华尔街日报》记者提起的诉讼。郭文贵经常召集他的追随者对对手进行人身骚扰,并宣称对方都是中共的间谍。

郭文贵曾在中国建立了一个庞大的房地产帝国。据他表示,当初在听说与他关系密切的一名中国国家安全官员即将被捕后,他于2014年逃离了中国。他来到美国,住进了曼哈顿的一套可俯瞰中央公园的价值6,750万美元的住所,在美国申请了庇护,并开始发布一连串的推文、线上视频和社交媒体帖子,指控中国政界和企业精英之间的各种腐败关联,以此来吸引一些关心政治的中国人。

中国政府称郭文贵是一个哗众取宠的罪犯,对他提起了贿赂、绑架、欺诈和其他指控,郭文贵已否认这些指控。郭文贵称已拿出1.5亿美元发起反击,他表示将用这笔资金推动一场声势浩大的抗击中共的行动,并反击中国政府对他的诋毁。



检察官说,郭文贵用骗来的资金支付这艘游艇的费用。

图片来源:Justice Department


郭文贵利用社交媒体平台Discord与他的追随者和投资者沟通。《华尔街日报》采访了这些聊天群组的一些成员,他们称这些聊天的氛围像“邪教”。他们表示,成员的地位取决于与郭文贵关系的亲疏,那些能够证明自己对郭文贵忠心和忠诚的人被授予某些特权,比如进入秘密聊天群的权限。

自2017年以来,郭文贵身在美国引发了多起国际外交事件。那一年,中国安全部门的特工曾试图施压郭文贵迫使他回国,因此引发了一场与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特工的冲突,双方在机场发生对峙,中国特工险些被捕。也是在这一年,中国官员尝试通过曲线游说的办法把郭文贵从美国弄回中国,涉及的人士包括赌场大亨Steve Wynn、前Fugees组合说唱歌手Pras Michel、共和党筹款人Elliott Broidy等。Michel将因与此事相关的刑事指控于本月晚些时候出庭受审;他已否认有不当行为。

郭文贵后来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顾问班农联手成为了中国共产党的尖锐批评者;两人还成立了媒体公司GTV Media Group,该公司在2020年的一次非公开发行中筹集了超过3亿美元资金,促使美国政府联邦政府展开了一项调查。《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当时报道称,此次募资后不久,一些投资者开始要求退款,因为他们表示,自己一直未收到证实他们在GTV Media投资的正式文件。



2018年,郭文贵与特朗普前顾问班农在纽约市的一次活动中。

图片来源:don emmert/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特朗普执政期间,随着美中关系恶化,郭文贵成为美国对华批评者中一个有争议的人物。包括班农在内的一些人与郭文贵站在一起,另一些人则称他们不信任郭文贵。据《华尔街日报》此前报道,FBI一度将郭文贵视为美国情报机构的一名潜在线人,并试图把他培养成一名线人,但没有成功。郭文贵的一些同事也公开质疑过他对美国的忠诚。

2020年,班农在郭文贵当时位于康涅狄克州沿海的游艇Lady May号上被捕,并被指控犯下与边境墙计划有关的欺诈罪,该计划与郭文贵无关。班农没有认罪,特朗普在任期结束前赦免了班农。班农的一名律师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新案件的细节加重了围绕郭文贵的神秘气氛。例如,检察官披露,2019年FBI在对郭文贵的另一场调查中搜查了他的顶层公寓,他们找到了大约96部手机,其中大约一半都放在保险柜中,装在可以屏蔽信号的法拉第(Faraday )袋内。

2021年,GTV Media和其他两家与郭文贵有关的公司同意支付5.39亿美元,就监管部门提出的索赔达成和解,监管部门称这些公司在向5,000多名投资者筹集资金时违反了投资者保护法。检察官在一份主张拘捕郭文贵的文件中说,从那时起,郭文贵“变本加厉,调整手段,继续对数以千计的人进行掠夺”。检察官说,去年,郭文贵甚至试图让受骗的投资者再次投资他的新产品。这些投资者当时正通过监管机构的和解协议得到补偿。文件中说,他的庇护申请仍是待处理状态。

新的起诉书日期为3月6日,但在周三被解封,其中包括关于GTV所受指控的更多细节。在该案中,检察官还指控了郭文贵的长期伙伴余建明(William Je)。两人都面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出的新的平行民事欺诈诉讼。余建明的一名律师不予置评。

起诉书称,2020年,在GTV出售4.52亿美元股票几天后,郭文贵和余建明与其他人共谋挪用1亿美元,放入一个高风险对冲基金。起诉书称,郭文贵随后通过一个所谓的农场计划又筹集了1.5亿美元,该计划的重点是促进中国的民主改革,并通过所谓的“G-Club”会员资格筹集了数亿美元的资金。其中一些资金被用来维护大约150英尺长的Lady May游艇、购买440万美元的定制布加迪(Bugatti)跑车、新泽西州的豪宅和其他资产。



一份起诉书称,郭文贵筹集的资金被用来购买一辆价值440万美元的布加迪跑车。

图片来源:JUSTICE Department


去年9月和10月,美国主管部门查封了与郭文贵创办的一家所谓加密货币公司有关的3.35亿美元的银行账户。

近年来,郭文贵涉足音乐和时尚领域。2020年郭文贵推出名为“Take Down the CCP”(推翻共产党)的歌曲,随后发布了一个音乐视频,他在视频中抽着雪茄,开着似乎现在已被没收的兰博基尼。在他的G-fashion网站上,毛线帽的价格为715美元,棉质拉链Polo衫的价格为1,265美元。

郭文贵在2022年申请了个人破产,此前纽约一名法官命令他支付1.34亿美元的罚款,理由是他将Lady May游艇开出了纽约州,违反了一项法院命令。

当时郭文贵最大的债务是一笔没有偿付的2.54亿美元贷款,该贷款来自太平洋联盟亚洲机会基金(Pacific Alliance Asia Opportunity Fund LP)。在收到一项胜诉的判决后,该基金此前一直试图获得郭文贵资产的控制权。纽约州最高法院法官Barry R. Ostrager在开出1.34亿美元罚单时说,郭文贵“将资产隐藏在迷宫般的公司实体和家庭成员中”。

郭文贵后来要求法院撤销他的个人破产案,称自己无力承担使用《破产法》第十一章应对太平洋联盟亚洲机会基金所提诉讼带来的日益增长的费用。不过,负责郭文贵破产案审理的法官根据《破产法》第十一章的规定委任了一名受托人,让该受托人负责寻找郭文贵持有的其他资产。



郭文贵被捕数小时后,纽约市消防员对雪莉荷兰酒店公寓内的火灾作出反应。

图片来源:MIKE SEGAR/REUTERS


郭文贵的批评者、49岁的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及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客座教授滕彪说,今年和去年冬天,多达20名郭文贵的追随者站在他在新泽西州的家门口喊口号、发传单,指责他是“中共间谍”。

滕彪周三谈到郭文贵被捕的消息时说,正义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滕彪表示,郭文贵逃过在中国被起诉是得益于强权者的庇护。他还称,郭文贵以为他在美国也能逍遥法外,但美国是讲法治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