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亚裔新移民之痛:“这些高学历在这毫无价值”

大鱼新闻 移民 2 months, 1 week

在进入今天分享的移民案例前,先来看看两个最新的卫生消息。

世卫:已接近可把新冠视为季节性流感一样疾病

世卫组织17日表示,今年有望不再将新冠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目前已接近可以把新冠视为季节性流感一样的疾病。今年3月11日,已是世卫将新冠定性为“大流行”的三周年。



图自: Straits Times



图自: 今日头条

在17日的世卫新闻发布会上,世卫总干事谭德塞表示,全球“现在的情况肯定比大流行期间的任何时候都要好得多”。“我有信心,我们可以在今年内宣布,新冠作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正式结束。”不过,谭德塞也补充称,目前我们还没到那一步。上周,仍有超过5000人死亡报告。对于一种可以预防和治疗的疾病来说,5000人太多了。世卫组织突发卫生事件规划执行主任瑞安也在发布会上说:“我认为,我们已接近可以把新冠视为季节性流感一样的疾病。”

高贵林汉记餐馆被勒令停业

根据菲莎卫生局(Fraser Health)发布的一份检查报告,位于高贵林的汉记(Hon's Wun Tun House)因违反清洁规定已被勒令停业。



位于Loughheed高速公路310-3025号的汉记餐馆在3月15日接受长达两个半小时的检查后,被勒令停业。(图自:谷歌地图)

汉记在此次检查中被评为“高”危险等级,得分为50分(超过30分即为“高“),其违规项包括“未保持卫生的食品场所”和“未按照批准计划进行维护的场所”。

据悉,汉记被发现食材没有盖好盖子,以及店内有“啮齿动物粪便”,并被要求在3月22日之前纠正多项违规行为。在此之前,将一直暂停营业。

对话亚裔新移民 “我的高学历在这里毫无价值”

时下不少移民中介会以“拥有更好的生活”、“获得高薪工作机会”来宣传移居加拿大的好处。鼓励家里孩子积极参加英语水平测试课程,考雅思,然后努力来到加拿大生活的父母更不在少数。现在已经是加拿大永久居民的Komaldeep Makkar,他们家也曾如此。

回忆起还未移民前,Makkar清晰记得当别人父母分享子女在加拿大定居的消息时,总让她觉得加拿大有无限机会。有一天,加拿大也能成为她安家的地方。



图自:Komaldeep Makkar

Makkar是在印度拿下了建筑学士学位和城市规划硕士学位的优秀人才。作为一名建筑师,她先后在新德里和迪拜工作。在迪拜,她在一家跨国公司工作,拿到了在印度可能永远挣不来的薪水,同时工作与生活也很好地平衡。为了推进职业目标,并在一个宜居的国家安定下来,她在2017年申请了加拿大快速通道计划(Express Entry)。在申请过程中,她还跟另一个建筑师结了婚,最终在2020年初获得了永久居留身份。



Makkar和她的丈夫在2021移民多伦多。(图自:Komaldeep Makkar)

Makkar回忆道,当他们夫妇二人在2021年 1月在多伦多着陆时,就经历了第一场降雪。她喜欢呼吸干净清新的空气,听大自然的声音,这些与她的家乡印度截然不同。但是,生活却悄然无声地给了她一个重击。经过数月的求职,她才意识到自己在亚洲接受的教育和九年的建筑师经验一点也不重要。

当她抵达多伦多时,就加入了政府资助的新项目,学习如何带着工作技能和经验适应加拿大市场。多名就业顾问一律建议她从简历中删除硕士学位的信息,这让她非常讶异也难以接受。她不明白为什么当初她凭着这个学位在移民时获得了额外的分数,求职时却要隐藏。而且,就业顾问还不断建议她从简历中删除多年的经验,或者删除一些更引人注目的经历,这样她就不会显得资历过高。

建筑师在加拿大是一个必须有相关执照的职业——这是另一种说法。在没有执照之前,不管你曾在海外拥有多少光鲜亮眼的经历,都无法自称为建筑师,只能描述自己是一名受过国际培训的建筑专业人士。更让Makkar和她丈夫困惑的是,虽然移民是加拿大政府的责任且由于他们的建筑师资格,移民分数是相对高许多的;但执照要求却由省级管理,省级并不承认他们的本科和硕士学位。如果他们想在当地当建筑师,就必须报名参加一个价格不菲的加拿大硕士课程,并重复修读自己已经念过的专业课程,或者通过入门级实习岗位进一家公司,苦熬数年等待晋升。从其他移民顾问那里求证后,得到的也是相似的意见,这一切瞬间让Makkar二人深感沮丧与不被尊重。

甚至,Makkar接到的大多数面试电话竟是让她无偿工作。最终,在为数不多的offer中,有一家公司愿意支付薪酬,但时薪只有15加元,让她不知所措。她认为,在申请加拿大永久居留权的过程中,自己投入了多年的心力和大量的金钱。但是,来到加拿大后,在自己努力学习和工作的行业想找到一份工作却过分艰难,与此同时,当地高成本的生活日复一日地耗尽她的积蓄。



Makkar移民加拿大后,在家里阳台上画出了这幅画。当时她正在找建筑师相关工作。(图自:Komaldeep Makkar)

她直言,与丈夫二人的加拿大移民梦彻底幻灭。他们都曾在亚洲和非洲多地从事大型项目。但在加拿大,作为新移民来到这个国家,还要向当地公司解释为什么他们没有看似特殊的“加拿大经验”。

Makkar和她丈夫二人商量着权衡了各种选择。Makkar认为,如果“不走回头路”,留下来继续在加拿大工作生活,这意味着他们必须花费大量资金再次接受教育,最终能不能找到一份满意的加拿大建筑师工作还是未知数。而且他们积蓄不多,只能搁置自己的买房和储蓄计划。

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二人多年的海外教育背景和专业经验在加拿大“毫无价值”,于是,他们决定离开加拿大返回家乡印度。用Makkar的话说,“我太尊重自己了,不能留下来”,无法允许自己糟糕地生活,也无法允许自己在一个建立了系统性封闭来阻止新移民在职业上取得成功的国家消耗自身,这些“高学历在这里毫无价值”。



图自:Komaldeep Makkar

不少亚裔移民曾质疑加拿大政府的移民“手段”。从数字上看,加拿大政府计划每年吸纳高达50万移民来解决加拿大的劳动力短缺问题,大多是拥有高学历加专业背景的移民申请人都能“拿高分通关”。但是,政府却似乎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阻止合格的专业人员在移民后受到“蔑视”。当中带给新移民的沮丧,没有相同经历的人或难以感同身受。亚裔建筑师移民后当园丁,医生在移民后成为优步司机的例子已屡见不鲜,在移民政策和就业之间的差距缩小之前,我们可能将不断看到更多类似Makkar的状况。

选择移民加拿大需谨慎。建议拥有专业工作背景的海外人士在移民前清晰了解抵达加拿大后,自身原本的职业生涯能否在加拿大继续发展,抑或和Makkar情况相似,必须接受再教育,这很是重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