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媒:被批与俄方媾和卖国?为何我从不骂马斯克(组图)

6Park 生活 1 week

我们不该重复我们所反对的那种错误。昨天,我发了一个视频,为马斯克的星舰新实验点了个赞,结果有些老读者就给我提意见,说小西,你怎么能给马斯克这家伙点赞呢?你不知道他对俄乌战争什么态度么?你不知道他办的那个社交媒体x反犹吗?

我当然知道这些事情了,马斯克这个人,如果你常逛美国的社交媒体,你会知道他也有点大嘴,就经常说一些忤逆他们主流民意和官府思路的奇谈怪论,比如俄乌战争期间,马斯克就发表了一个观点,说乌克兰应该承认克里米亚主权属于俄罗斯,以此来换取与俄方的媾和,那此言一出,引的舆论大哗了。按咱的说法,马斯克这属于投降主义了,卖国,哦不对,卖乌克兰了。



最近以色列和哈马斯干仗,马斯克又惹上了仇犹的官司——就在今天,他还被美国一个左翼非营利组织告了,因为该组织发现X把IBM、苹果、甲骨文和康卡斯特等公司的广告与“反犹”内容放在一起,其中包括赞扬希特勒和纳粹的内容,这事儿在西方就更碰红线了。

经常看我文章的朋友,大约都知道我对俄乌战争和以哈冲突是个什么态度,跟马斯克的这些观点是完全相左。但这是否意味着我应该因此讨厌马斯克,不该为星舰点赞呢?我觉得不是的。

我不想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我不想在公共事物的讨论中陷入一种“吸血鬼逻辑”:

其实你在近期看国内互联网讨论俄乌、以哈冲突的时候,这种逻辑很多人都在用。他们的观点很简单,觉得中美之间眼下正在搞对抗——当然这个观点已经被我国外交部反驳了,两国领导人刚刚见过面么,中美之间现在至少是“竞合”关系——有竞争但也有合作。这一点,但凡你多看几段新闻联播,都应该知道。

但你不能妨碍这帮不学无术的人瞎想啊,他们觉得就是要反美,而因为要反美,所以什么乌克兰、以色列这些跟美国关系好的国家统统都是敌人。你如果替乌克兰和以色列说话,在他们眼中也就成了走狗、汉奸、洋奴、卖国贼……

你有没有发现,这帮人的这个逻辑链,就跟恐怖电影里的丧尸和吸血鬼是一样的。电影中的吸血鬼和丧尸只要咬了一个人,受害者就也会变成吸血鬼和丧尸,由此一直传递下去。所过之处盖无遗类。

同理,这些人的思维就认为,只要他认定了一个人是敌人,那么和这个人关系好的人、替这个人说过两句话的人、甚至买过点他什么商品的人,就也统统也成了敌人、内奸,必欲除之而后快。

但凡上了年纪的中国人都会对这个思路很熟。这种思路的泛滥还引发出了一种自保策略,叫“我和他划清界限了”。

什么叫“划清界限”呢?说白了就是在一些这种逻辑横行的时代里,一个人为求自保,不得不一切可能沾染污名的人保持距离、一旦一个人被打倒或者身败名裂,那么周围的人都不敢替他说话,因为害怕受到他身上那份污名的传染而不得不明哲保身。亲人断恩,朋友断义。



而历史一再的告诉我们,这种逻辑一旦泛滥,对一个社会来说,将造成噩梦一般的影响。

但我们回过头来反思一下,我们在批判这种逻辑的时候,自己是否也会不自觉的受这种逻辑的影响呢?

比如说,评价马斯克,这个人在俄乌战争中确实提了一个对俄罗斯相对友好的议案,在以哈冲突中,他的X确实有一些疑似仇犹的动作。但如果我们因此将其一棍子打死,是否也是在重复那种我们所讨厌的吸血鬼逻辑呢?

换位思考一下,不难发现,马斯克这么“大嘴”,频繁发表在西方忤逆主流观点的说法,但同时,他又能能被他们的社会所容忍,继续搞他的电车、星舰甚至火星移民计划。如此道并行而不悖,这本身就是一件让很多国人难以理解事情。

我曾在之间的一篇文章中说过:这个世界上,评价人的方式有两种,一种叫做“棋手模式”,顾名思义,这个评价体系评价人,就像棋手下棋一样,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你平时为人处世、只要有一件事做错了,马上就会身败名裂。那么人们在棋手模式的评价体系下,很容易变得谨小慎微、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而那些大胆的、有想法的人,在这个模式中就被逆筛选出去了。如果“棋手模式”的评价体系,再配上“吸血鬼逻辑”的株连,那则更是一场噩梦。

而另一种评价体系,我们不妨称之为“画家模式”,顾名思义,这个评价体系评价人,就像看画家作画一样,你画一千幅画,可能都是垃圾,甚至令人厌恶,但这没关系,只要你某一天灵感突发,能画出一幅名作,你就是大画家。这样的评价模式才是宽容的。

我想马斯克的幸运,可能恰恰在于他生活在一个更多采用画家模式而非棋手模式评人论事的社会里,你在某个问题上的观点跟我不一样,但这没关系,这并不妨碍我为你的另一项成功欢呼鼓掌,并肯定你是一个伟大、有益于全人类的人。这种体系下的创新,一定是更多的。

我上大学的时候,曾经流行过一句话,叫“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记得后来这话曾经在中国的舆论场上引发很多争论,很多人嘲笑这是一种“圣母婊”情节,认为这种宽容毫无用处,但是马斯克的例子告诉我们,这种宽容对于一个社会恰恰是有大用的,想象一下,假如马斯克生活在一个以“棋手模式”评判人、筛选人的社会里,他会不会为自己忤逆主流观点的诸多“暴论”而翻车,甚至因为他的“亲俄”“仇犹”言论而被打倒,那可曾还能有星舰计划呢?



蜗牛角上争何事,石火光中寄此身。如果让地上的琐事、站队、攻击,最终妨碍了人类迈向星空的征程,这将是一个多么可笑而令人悲哀的故事。

基于这些认知,虽然我不同意马斯克的很多看法,但我依然愿意为马斯克点赞——其实你想一想,不觉得这样才是正常的吗?假如我们为了马斯克几句不疼不痒,说了不算、算了不说的话,而让他“星辰大海”的征途折戟沉沙,你不觉得这才是荒谬的么?

是的,我不会去骂马斯克,哪怕我和他的诸多观点是相左的,我相信一个良善的社会应当是宽容的,应当更多的用“画家模式”而非“棋手模式”去评价一个人,只要这个人的行为还没有触犯到法律,他的所言所行、所思所想,但有对这个社会有推动之处,我们就当优容甚至点赞,哪怕他的另一些观点,是你极为不赞成的。

我坚信,一个宽容的社会,一个人人秉持“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的社会,是拥有无穷的力量的,因为唯有如此,才能最大限度的激发这个社会的活力、克服内卷与躺平,真正将目光投向真正的增长与星辰大海。

愿不因言获罪的社会万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