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年了 冤死法国警察枪口下的华人终于迎来正义(组图)

大鱼新闻 移民 3 months

2017年3月,56岁的华人刘少尧(Shaoyao Liu)被警方在公寓门口杀害,6年后法国终于承认警察当时行为失当,不应该使用致命武器。



今年11月24日,法院下达民事判决书,判定政府有“重大过失”,需要向 2017 年在巴黎警方干预中被杀的刘少尧亲属支付 138,000 欧元。



刘少尧和妻子儿女们居住在巴黎19区的一栋公寓内,楼内的居民认为刘少尧有酗酒的问题和精神疾病,所以邻里关系有点紧张。

2017年3月26日晚上8点刚过,反犯罪大队(BAC)的警察接到了邻居的报案,报案人是一位退休警察,他告诉警察,他的一位患有精神疾病的邻居出现在大楼的公共区域,手里拿着“刀”在7楼的走廊里闲逛。

报案人说:“他用武器指着我。”



听到这样的情况,很快,三名维和人员被派往现场,带着一架长武器机枪,他们被报案的邻居带到了6楼,这里就是刘少尧居住的地方。

当他们到达时,警方说他们看到阳台上有一名亚洲男子“用中文朝他们的方向大喊”,报案人指证说这就是那个有问题的邻居。

警察立刻弄清了这个中国家庭里的情况,总共有6口人,母亲不在,是父亲和四个孩子在家。



警察自我介绍并敲门说:“警察,开门。”

根据三名警察的陈述,当时门内传来了“尖叫声、恐怖的呼喊声”,而且无人应门,所以他们开始“担心家里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是不是父亲攻击了孩子?”

接下来,BAC警察强行破门而入,发现屋内一片漆黑,根据他们的口述:“刘少尧向他扑去,用什么东西刺伤了警察”,根据医疗证明,这次受伤将导致他工作中断三天。



该警察退入右侧厨房,他描述说“刘少尧继续向他逼近,似乎看到了刀。”

该警察向队友求助,然后他的队友达米安·V. (Damien V.)开枪,晚上 8 点 35 分左右,刘少尧倒在几个孩子面前,胸部中弹。

尽管采取了急救措施,他还是在晚上 9 点被宣布死亡。在致命一击之后,维和人员才认出他手里是一把剪刀,而不是一把刀。



刘绍尧的女儿事发时17岁,她声称在7楼的邻居报了警之前不久,她看到她的父亲离开了公寓,因为他觉得“邻居太吵,要去查看一下。”

她说,自己在父亲身后悄悄跟踪着,听到楼上有人敲门,父亲就自动回来了。

接下来,他们的父亲开始在厨房里准备杀鱼,所以警察敲门的时候,刘少尧手里才会有剪刀。



不过,根据实验分析显示,这把涉案剪刀及其 10 厘米的刀片上没有食物或鱼的痕迹。

当警察开始敲门时,这个17岁女孩说她通过猫眼往外看,但并不知道是警察:“我看到有人携带武器,他们都穿着便服,我没有看到任何“警察”臂章,我不知道这些人是谁。”

在第一次听证会上,刘少尧的另一个 21 岁的女儿说当警察到达楼梯口时,她感到的“恐惧”。



“我告诉父亲开门,父亲想要反抗,所以他的手一直放在把手上。随后,门开了,枪声立即响起。”

在场的孩子们异口同声地反驳了警察的话,说他们的父亲没有用剪刀对警察进行攻击,而是开门后就开枪杀人。

根据检方推测,在本案中,这个家庭里的成员很有可能没有及时认出警察的身份,刘少尧很有可能不知道屋外的人是警察,所以没有配合。

他于 20 世纪 90 年代抵达法国,法语水平很低。另一方面,他的孩子们却能说流利的英语。



而警察反驳说,他们曾多次表明他们的身份,并且他们戴着臂章。

调查人员向邻居证实了 BAC 的说法,发现他们确实“多次”说了“警察,开门”,并且穿着“便衣,戴着臂章”。

一位隔壁邻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通过臂章认出了警察,但不记得曾听过“警察”这个词,同时“当警察敲门时,门另一边的恐慌情绪加剧了”。



这栋公寓的居民对刘少尧并不陌生,他有认知问题,经常会敲错门,有的邻居不怕他,觉得他没有伤害过谁。

但也有邻居不这么认为,比如报警的退休警察的夫人,她对记者斩钉截铁地说:“我只能告诉你,他是一个危险的人。”



法庭文件显示,去年警方介入之前,刘少尧有三次行为失当。

第一次是 2012 年 1 月,非法高空抛物。

2月同样是高空抛物,他扔下了一台电脑CPU。

事发次日,刘少尧在巴黎Maison-Blanche医院精神科强制住院至3月16日,并继续在门诊接受随访,直至2012年6月22日。



据调查期间指定的精神科专家称,他在住院期间被诊断患有“妄想症和慢性酗酒”。

被警察开枪当晚,刘少尧每升血液中酒精含量为0.71克。

第三件可疑行为则在2016年11月,一名保安报警称刘少尧拿着一根铁棍在大楼的公共区域来回走动。

事实上,大楼的居民普遍认为刘少尧作为一个病人,应该被妥善地安置在精神病院治疗,如果社区做出更好的安排和及时的帮助,他的结局不会如此。



开枪警官的律师安妮·劳尔·康波因特(Anne-Laure Compoint)认为此案并不存在任何困难:“对我来说,自卫就是开枪的理由。”不过该涉事警察达米安·V. (Damien V.)还是被开除了。



2019 年 7 月 11 日,刘家人继续对被解雇的警官提出上诉,不过,达米安在本次调查中并未因“故意暴力致人死亡,而非故意造成死亡”被起诉,并获得了自卫权,这也是2022年的终审判决。

受害者的家人继续委托律师将国家告上民事法庭,根据巴黎司法法院第一民事庭周三最新做出的判决,有两点可以证明警察在处理冲突中存在失误——

首先,BAC 警察在干预日常冲突或一般危险的犯罪行为时,他们身上应该携带非致命武器,例如“伸缩警棍、催泪弹或电脉冲枪”,但当他们面对“仅仅持剪刀的男子”时,情况并非如此。

第二,司法还谴责警察对孩子们的照顾不善:他们目睹了父亲的死亡,在没有医疗护理的情况下在公寓的一个房间里呆了大约两个小时,这表明“公共司法部门无力履行其使命”。

因此,国家将因其过失向刘绍尧的遗孀和她的五个孩子总共支付138,000欧元。

前人权捍卫者雅克·图邦(Jacques Toubon)建议对警察进行纪律处分,因为他们“缺乏洞察力”,而且对儿童照顾不善,被关押了两个小时,在父亲死后的无助时刻里没有得到任何帮助。



刘少尧去世后,巴黎华人曾多次组织集会,表达自己的主张和抗议,要求更多的“安全”和“正义,他们还提到了一个悲剧的先例——张朝林。

2016 年 8 月,这位中国时装设计师被三名试图偷他朋友包的人袭击后死亡,张氏在跌倒时头部撞墙,5天后不治身亡,法医鉴定死因为严重脑损伤和颅内出血。

一位年轻的华裔法国人这样说:“当我们被抢劫时,我们没有得到保护,当我们看到警察时,他们就会向我们开枪。”

如今,刘少尧之死案件尘埃落定,我们不知道,这些迟到的抚慰金是否真的可以抚慰刘家人的心呢?

司法已经确认刘少尧不应该在那种情况下死亡,国家部门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希望逝者安息,不再有警察滥用武力!

彩蛋

最近中法是不是进入了蜜月期,你来我往,好消息不断啊!

11月24日外交部刚刚宣布,2023年12月1日至2024年11月30日期间,对法国、德国、意大利、荷兰、西班牙和马来西亚6个国家试行单方面免签15天。



法国外交部周五立刻热情回应中方的决定:持有法国或中国硕士学位的中国公民,均可获得法国颁发的为期五年的往来签证。

条件之一是在法国完成至少一个学期的学习,这项措施是吸引更多中国学生前往法国,方便高学历公民的往来。

申请的材料也很简单:

1、硕士文凭;

2、曾经在法国上完一学期课程的证明。

你没看错,就这么多!

蛙趣,最长5年可以自由往来中法两国,虽然不可在当地工作,不可在当地转续居留,但在法国可以逗留90天噢!宝子们心动了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