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被严重高估了的缅甸出海口,一带一路要避坑(组图)

大鱼新闻 军事 2 months, 4 weeks

讨论到缅甸尤其是缅北局势,肯定绕不开缅甸的印度洋出海口,但我认为这个出海口重要性被严重高估了,无论是经济上还是政治上都划不来。

先从经济上看。出海口,首先是为了货物的进出。然而谷歌地球显示,从昆明拉直线到印度洋是1100公里,如果修成铁路应该在1200公里。



然而同样拉直线到我们广西防城港才670公里,修成铁路至少要少500公里。当然有人会认为,走防城港还要绕马六甲一大圈,又绕进去了。

但必须清楚地认识到,铁路运输成本,是海运的5~10倍。所以曾经人大代表提议说,从广州货运到北京比到美国还贵,这是客观事实,抗议也没用。

海运便宜,一方面是现在轮船太能装了,一船下去就是几万个标箱,一列火车也就50个标箱。轮船一到港,一万卡车也得忙活好一阵。

其次,航线除了港口,没啥维护成本。但是铁路不一样,建设需要成本,铁路运营调度需要成本,铁路维护还需要成本。总之,大宗货物的海运成本非常低廉。

比如用40尺的集装箱从广州运一箱货到北京,费用合计是11424.5元(中国铁路95306网站可查),但是海运一箱到美国长滩港,大约是1550美元(折合人民币11160元)。





也就是意味着500公里的铁路运费,跟2500~5000公里的海运是一样的。因此,昆明的大宗商品进出口,走广西更便宜。



考虑到广西有内河航运,且正在修平陆运河,从昆明到百色只要走400公里的陆路,就可以装船通江达海了,运输成本还可以进一步压缩。





当然,铁路运输的优势就是比海运快,但问题时,如果走缅甸就不一定快了。中国人的工作效率是没人能比的,走缅甸就得看缅甸人的脸色。

缅甸人的自由散漫是出了名的,三个人缅甸干活都干不过一个中国人,且很佛系(缅甸是个佛教国家),不遵守工作纪律。无论是港口还是车站,时间未必能保证。

当然,缅甸出海口不能光算经济账,还得算政治账。如果缅甸政局稳定,我们有了出海口的同时,还能帮助当地发展,一举双得,也是可以考虑的。

我们再从政治上考量一下。缅甸政坛不稳定,国内军阀林立。缅甸共有135各民族,缅族占总人口的65%,其中有大大小小的地方武装二十多支。



缅甸一大问题就是民族问题。缅甸封建王朝时期,少数民族地区与中央政府之间是松散的朝贡关系。英国殖民时期开始实行分而治之的策略,民族隔阂和民族矛盾加深。

在缅甸独立运动中,缅族的民族主义者推行大缅族主义,提出了“缅甸族、缅甸语、缅甸佛教”的大缅族主义,引起了少数民族的强烈不安,也引发了大量的流血冲突。

为了缓和局势,1947年2月12日,昂山将军同少数民族代表,在一个叫彬龙的小镇签订了实现民族和解的《彬龙协议》,承诺尊重各民族的语言、文化和宗教,承认各民族自治。

这个协议通过让步缓和了民族矛盾,大家答应留在缅甸联邦,并以联邦的形式加入缅甸,同时实行高度自治。还答应如果以后不满意,可以在10年后公投独立。

然而,《彬龙协议》做为缅甸独立建国的前提,签署没多久,昂山将军就死于暗杀。取代他的缅甸军政府,开始推行原本就深植于缅族人的大缅族主义,《彬龙协议》没有体现在1947年的宪法中。

二上位手段不太地道的军政府,企图靠强硬手段来同化少数民族,要么直接加入缅族(放弃本民族历史文化和习俗,放弃本民族身份认同),要么离开缅甸。

大缅甸主义带来的民族问题,是缅甸的第一大火药桶,建国76年以来内战和冲突持续不断。缅甸也从来没实现过大一统,一直是军阀混战,中间还夹杂着国际共运等等。

缅甸军政府问题就在这儿,又菜又爱玩,既没有霹雳手段,也没有菩萨心肠。一打仗就会死人,一死人就有了血仇,有了血仇问题就更不好解决。比如这次果敢同盟军跟敏昂莱军政府之间,就有血仇。

有第一就有第二,第二大火药桶是军政府的反对派,更糟糕的是反对派竟然也有武装。众所周知,缅甸军方虽然治国无能,但在政治上极为强势。

也曾经玩过民主,不过为了确保万无一失,选举之前想方设法增加军方名额。就这没想到还是输了,输了要么不承认选举结果,拒绝交权(1990年),要么就发动政变(2005年)。

最近一次政变发生在2021年,敏昂莱把昂山素季给赶下了台。但昂山素季有很多支持者啊,这些支持者就遭到了军政府打压。

大家琢磨来琢磨去,还是觉得伟大教员说得对——枪杆子里出政权。于是开始另起炉灶,组建自己的武装——人民保卫军(PDF,不是Word),目前大约有六七万人。

PDF的诉求是推翻军政府,把权力还给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问题是PDF的主要根据地在曼德勒省,这对于缅甸郡政府来说可要了命了,因为首都内比都就在曼德勒省。

缅甸军政府还有个头疼的问题,缅共旗下也有武装——人民解放军(也叫PLA),人数也有四五千人,以缅族人为主。



第三个火药桶,就是军政府自己。缅甸军政府的腐败,已经到了触目惊心的程度,因为缅军本身也是商业主体,参与经商的。

要不是缅甸群众比较佛系,要不是缅甸历史上没有陈胜吴广,缅甸早爆发起义了。说个数据,2020年缅甸选举,昂山素季的支持率高达80%。

虽然我不认为昂山素季能解决缅甸问题,但这么高的支持率至少反映了大家对现状不满,对军政府不满,这跟阿根廷大选米莱上台是一样的。

拥有三大火药桶的缅甸,你说这出海口政治上的风险有多大。所以我说我们的一带一路倡议,不能跟这样高风险的国家捆绑太深。

如果捆绑太深,寄希望于一个军队经商的军政府,岂不是自陷泥淖,主动把脖子拿给人家卡?这不是把自己绑在了火药桶上吗?还一口气绑了三个。

当然,火药桶也有安全的,那就是炸过以后的火药桶。我认为10月20日,明家屠杀我同胞,包括卧底,一下子引爆了这个火药桶。

没有火药桶的缅甸,才是好缅甸,才更好推进一带一路。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