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以色列炸平伊朗使馆楼,多名高级将领被炸死(组图)

大鱼新闻 军事 3 weeks, 1 day



核心提要

1. 当地时间4月1日下午,以色列精确炸毁了伊朗驻叙利亚大使馆的配楼。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扎赫迪刚抵达叙利亚,便在空袭中死亡。扎赫迪目前实际指挥伊朗在黎巴嫩和叙利亚方向的部队。今年以来,伊朗与以色列之间的斗法升高,双方空中互袭频繁发生。

2. 今年1月起,以色列便对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实施空袭,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因此决定从叙利亚撤出高级军官。3月底,伊朗和以色列的冲突强度再度升级。针对此事,目前伊方回应保留采取何种措施惩罚侵略者的权利,预计未来几天伊朗可能会让真主党、伊拉克的民兵组织加大对以色列和美军的攻击力度。

作者|唐驳虎

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大新闻,当地时间4月1日下午17点06分(北京时间22点06分)左右,以色列精确空袭了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西南的迈宰(Mezza)区,炸毁了伊朗驻叙利亚大使馆的配楼。

伊朗驻叙利亚大使馆有两栋连在一起的建筑,这栋被炸毁的建筑属于附属配楼,位于大使馆主楼(左)和加拿大驻叙利亚大使馆(右)之间,据报为领事业务机构和大使官邸。



可见以色列空军使用了GPS制导的精确制导炸弹,精准摧毁了目标。伊朗驻叙利亚大使侯赛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原了以色列空袭的细节。

他表示,被袭击的大楼遭到了F-35战斗机发射的6枚精确制导弹药袭击,被彻底炸平。空袭时,他本人正处在使馆主楼内的工作场所,幸免于难。



他透露,目前袭击已经造成5至7人遇难,具体死亡人数将在统计后公布。但伊朗媒体已经报道,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扎赫迪及其副手在以色列空袭中死亡。

穆罕默德·礼萨·扎赫迪准将 (Muhammad Reza Zahedi) 是伊朗革命卫队“圣城旅”的高级别指挥官,目前实际指挥伊朗在黎巴嫩和叙利亚方向的部队。



细思极恐,肆无忌惮


2020年1月3日晚上在伊拉克巴格达机场被美军炸死的苏莱曼尼名为少将,实际上是伊朗的最高军衔,等同于上将。 扎赫迪军衔为一等准将,实际上是伊朗的第二级军衔,等同于中将。

扎赫迪曾任革命卫队空军司令、革命卫队陆军司令,级别很高,现任“圣城旅”副司令 (“圣城旅”是伊斯兰革命卫队的特种部队,由苏莱曼尼创建,现任正司令为伊斯梅尔-卡尼准将)。



4月1日扎赫迪刚刚抵达叙利亚,就被以色列空袭身亡。可见,以色列就在伊朗驻叙利亚使馆内安插有情报谍探,知道扎赫迪此时正在使馆配楼,可谓是对伊朗的动向了如指掌。

于是以色列决定出手,击中炸毁使馆配楼,炸死扎赫迪。同时未伤及使馆主楼及伊朗大使侯赛因。 但是毫无疑问,炸毁大使馆建筑是违背国际外交公约的恶劣行为。



据伊朗媒体报道,同时遇难的还有扎赫迪的副手,穆罕默德·哈迪·哈吉·拉希米,也是一名将军(应为二等准将,实为少将),另有12人在空袭受伤。

这是近5天来以色列对叙利亚发动的第4次空袭 :自2011年叙利亚危机爆发以来,以色列已经对叙利亚境内目标发动了数百次空袭。主要瞄准叙利亚以及伊朗支持的武装。



自去年10月7日以哈战争爆发以来,以色列对叙利亚境内目标的空袭频率有增无减。以色列军队发言人称“为实现目标,我们会竭尽全力”,并说明以色列没有“红线”。

另外有消息称,空袭还炸死了巴勒斯坦伊斯兰圣战组织(杰哈德)领导人齐亚德·纳哈拉(Ziad al-Nakhala),因为扎赫迪正在与纳哈拉会面谈话。



▎2023年10月25日,黎巴嫩真主党领导人纳斯鲁拉(右)会见杰哈德领导人齐亚德·纳哈拉(左二)和哈马斯副领导人(左一)萨利赫·阿鲁里



巴勒斯坦众多派别

如果属实,这位的分量可以说不亚于伊朗准将扎赫迪。 因为他是杰哈德的领导人。但是杰哈德与哈马斯,还有法塔赫、哈桑旅等等,很多人分不清。

杰哈德(“伊斯兰圣战组织”)与哈马斯(“伊斯兰抵抗运动”)同属巴勒斯坦武装组织,为同行,同在加沙活动,但两者并行、合作,但有矛盾,不合并。



巴勒斯坦有五大派别:左一是阿克萨烈士旅(“法塔赫”的武装),左二是民阵(解放巴勒斯坦民主阵线),左三红头带的是人阵(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黑头带的是杰哈德,绿头带的是哈马斯。

杰哈德下属武装组织也称“圣城旅(耶路撒冷旅)”,哈马斯下属武装组织称“卡桑旅(也译为卡萨姆旅)”。左翼人阵的武装组织叫“阿布·阿里·穆斯塔法旅”,左翼民阵的武装组织叫“民族抵抗旅”。



▎左翼人阵的武装组织“阿布·阿里·穆斯塔法旅”


哈马斯和杰哈德都源自埃及的穆斯林兄弟会。穆斯林兄弟会是全球最早、最大的伊斯兰原教旨运动组织之一,在中东各地都有其分支机构,巴勒斯坦自然也不例外。

1981年穆兄会少壮派势力在加沙地带的分支机构建立“杰哈德” (“伊斯兰圣战组织”),1987年该组织掀起第一次巴勒斯坦大起义,领导人被以色列驱逐到叙利亚。此后杰哈德一直将大本营设置在大马士革。



▎哈马斯下属武装组织称“卡桑旅”


1988年在加沙的穆兄会主流派建立“哈马斯” (“伊斯兰抵抗运动”),采取以搞社会福利为掩护的方式逐渐壮大。 到2000年掀起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义,哈马斯亮出底色,掌控加沙、赶走法塔赫,成为以色列最大的敌人之一。

2011年叙利亚事变后,哈马斯与土耳其的埃尔多安、埃及掌权的穆兄会支持叙利亚“自由军”,而杰哈德因为人在屋檐下,继续支持巴沙尔政府。这导致双方关系恶化,只是没有打起来。



▎杰哈德武装“圣城旅”及其领导人齐亚德·纳哈拉(Ziad al-Nakhala,左图)


由于派别不同和自身利益而彼此交恶,2012年、2014年,以色列两次进入加沙分别清缴杰哈德和哈马斯,另一派则率众避战,各自都遭到以色列的重创。

2023年以哈战争爆发,哈马斯和杰哈德才转为合作抗以,关系转为密切。 杰哈德“圣城旅”的头带是黑底金字,前杰哈德激进派在西岸地区有“杰宁营”,保持了一定联系。



▎哈马斯下属武装组织称“卡桑旅”

哈马斯武装组织的正式名字叫“伊兹·丁·卡萨姆旅”,成立于1991年。通常简称卡萨姆旅/哈桑旅,头带是绿底白字。哈桑旅虽然从属于哈马斯,但是在组织上具有相当的独立性。

哈桑旅可以部分听从甚至不听从哈马斯的指令,也没有义务向哈马斯汇报行动计划。具体的组织、成员的身份和地位对哈马斯也是保密的。



▎法塔赫的武装组织“阿克萨烈士旅”


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曾有悠久的武装斗争历史,巴以和谈后解散武装。 激进派2000年再度创建武装组织“阿克萨烈士旅”,头带一般以黄色为底色。与哈马斯那边类似,阿克萨烈士旅和法塔赫也是一种半独立的关系。

所以和法塔赫-哈马斯的水火不容不同,阿克萨烈士旅经常与哈马斯的卡桑旅、杰哈德的圣城旅合作。 另外阿克萨的分离团体,如尼达尔·阿穆迪派、哈特姆·阿布·里兹克派也是虽分裂但仍合作的关系。



▎“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PFLP”

“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PFLP”的武装成立于1967年,是巴勒斯坦历史最悠久的武装派系之一。原名“红鹰旅”,2001年人阵领导人阿布·阿里·穆斯塔法遭以色列杀害,遂以其名字改现名。该武装的头带为红色,体现其红色底色。

“解放巴勒斯坦民主阵线DFLP”1968年从人阵分裂出来,其武装组织叫“民族抵抗旅”,也叫“奥马尔·卡西姆烈士旅”。该组织同样戴红色头带,但文字为两行,与人阵的一行有所区分。



▎“解放巴勒斯坦民主阵线DFLP”的武装组织“民族抵抗旅”


还有一些小的派别及其武装,如人民抵抗委员会的“纳赛尔·萨拉赫·迪恩旅”,人阵-总指挥部派PFLP-GC的“圣战贾布里勒旅”、法塔赫分离的强硬派巴勒斯坦自由运动的“安萨尔旅”、巴勒斯坦圣战者运动的“圣战者旅”等。

这些组织的武装一般戴白字黑头带。至于那些更小的派别,如同时反对以色列、哈马斯和法塔赫的“萨拉菲圣战组织”,还有人阵分裂出来的解放阵线PLF、人民斗争阵线PPSF、人民革命阵线PRFLP,还有雷电、纳布卢斯狮子等等等等,那都数不清了。



▎自左到右: 自由运动的安萨尔旅、杰哈德的圣城旅、法塔赫的阿克萨烈士旅、人民抵抗委员会的纳赛尔·萨拉赫·迪恩旅、民阵的民族抵抗旅、圣战者运动的圣战者旅。

像巴勒斯坦这种民族宗教和地理本来就错综复杂的地方,再加上各种迥然不同的意识形态、政治光谱(传统宗教民粹、教权派、阿拉伯民族主义、左翼马列等等),还有利益分歧,持续的分裂才是正常现象。



但在2023年10月哈马斯发动“阿克萨洪水行动”后,这些组织大多已经响应哈马斯,并同以色列军队发生交火 。这些组织互相之间多少有些历史恩怨,但在打击以色列的时候经常能团结不少。

去年10月,哈马斯高官公开宣布,是伊朗赞助了哈马斯对以色列的袭击,提供资金、武器和情报资源,让哈马斯发动“阿克萨洪水行动”,沉重打击了以色列。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召见哈马斯领导人伊斯梅尔·哈尼亚(左三)等,下达指示。


自去年10月7日到3月31日,以色列对加沙的袭击已造成至少32705名巴勒斯坦人死亡,75190人受伤。哈马斯的袭击导致以色列死亡1139人,另有约200人被扣押为人质。



伊朗-以色列斗法

此后,伊朗与以色列之间的斗法升高,但仍在可控范围内。 1月15日晚上,伊朗导弹袭击了伊拉克北部库尔德地区首府埃尔比勒,声称是对以色列特工摩萨德地区总部的集中攻击。

图像显示,这里只有库尔德富商佩斯劳·迪扎伊 (Peshraw Dizayee) 的高级别墅被精确炸毁,造成至少4人死亡、6人受伤。这座别墅位于美国领事馆和机场附近。



伊朗方面发表声明指出,埃尔比勒的目标,就是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在伊拉克北部的情报总部和间谍基地,9名摩萨德雇员被杀。这是对1月3日克尔曼市“伊斯兰国”(IS)恐怖袭击的回应。

另外1月16日,伊朗革命卫队又使用精确导弹和无人机,打击了巴基斯坦境内俾路支省Panjgur地区Koh-e-Sabz村的两个军事据点,摧毁了“正义军(Jaish al-Adl)”头目的家庭。



1月20日,以色列对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实施空袭报复,炸死5名伊朗高级军事顾问(据称有三名二等准将、一名上校),其中包括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在叙利亚情报机构的负责人。

1月21日,伊朗支持的伊拉克民兵组织向伊拉克西部的阿萨德空军基地发射17枚弹道导弹和火箭弹。虽然大部分导弹被拦截,但有两枚导弹穿透了美国的防空系统,导致四名美国人员脑外伤。



1月23日,在拜登总统的指示下,美国军队对伊朗支持的卡塔伊布真主党民兵组织和其他伊朗附属组织在伊拉克使用的三个设施进行了报复性空袭。

1月29日,伊朗对4名以色列情报和特勤局(摩萨德)成员执行死刑。报道称,这4名以色列摩萨德成员2023年由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库区)非法入境伊朗,意图对伊斯法罕的一家国防装备制造工厂进行爆炸袭击。



随后被伊朗情报部门逮捕,4人于2023年9月18日被伊朗法院判处死刑。据悉,这4人是在行动前一年半加入摩萨德。他们在多个非洲国家的军事基地接受训练,曾与摩萨德头目戴维·巴尼亚会面。

2月9日,以色列空军再度空袭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附近一处建筑,初步报告:伊朗革命卫队高级指挥官,正在与伊朗扶持的武装分子开会,已知至少三名革命卫队指挥官死亡。



由于以色列持续空袭,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决定从叙利亚撤出高级军官。该部队将更多地依赖当地什叶派民兵和其他代理部队。此后,伊朗和以色列的直接斗法告一段落。

但是到了3月底,伊朗和以色列的冲突强度再度升级 :3月26日,叙利亚东部代尔祖尔省多处地点凌晨遭到空袭,造成8人死亡,另有32人受伤,其中包括19名军人和13名平民。



3月28日,以军空袭大马士革南郊,2人受伤;3月29日,以军空袭叙利亚西北部阿勒颇省,造成至少42名军人和平民死亡,是阿勒颇省近年来遭遇的最严重空袭;

3月31日晚,以军从占领的戈兰高地方向对大马士革周边地区发动导弹袭击,造成两名平民受伤。再到4月1日的摧毁伊朗驻叙利亚大使馆副楼,炸死伊朗1名一级准将、1名二级准将。不少人认为,双方恐怕是要准备拔刀相向了。



但是从以往经验来看,苏莱曼尼被美国暗杀、本土遭遇恐袭伊朗都没有大打,而是找伊拉克库尔德地区之类的第三方目标发泄了一通,挽回面子。

伊朗外长阿卜杜拉·希扬已经回应:内塔尼亚胡因加沙接连失利、战争目标未能实现而精神失常, 袭击伊朗使馆违反一切国际准则,复国主义实体(以色列)将承受后果。



伊朗外交部发言人纳赛尔·卡纳尼表示,伊朗方面保留对以色列空袭伊朗驻大马士革总领馆做出亲自回应的权利,保留采取何种措施惩罚侵略者的权利。这些回应都很软。

预计未来几天“什叶抵抗之弧”的行动会升级。伊朗可能会让真主党、伊拉克的民兵组织加大对以色列和美军的攻击力度,也可能会让也门胡塞武装在亚丁湾尝试扣押油轮等行动。



也就是这样了。但如果伊朗突然出乎意料大打出手,再说。毕竟把伊朗驻叙利亚大使馆直接给炸了,这还是第一次。

F35连射6枚导弹,炸平伊朗大使馆,多名高级将领丧命

因巴以局势动荡不安的中东局势,又要迎来新一轮的激烈碰撞。



(空袭现场)

据央视援引伊朗媒体4月2日报道,当地时间1日傍晚,伊朗驻叙利亚大使馆遭到以色列的突然空袭,德黑兰表示,以空军F-35隐形战机连续发射6枚导弹,将巨大的伊朗使馆建筑彻底炸塌,剧烈爆炸声响彻大马士革市区。

根据伊朗最新消息,有7名革命卫队高级军官在空袭中丧生,其中包括革命卫队“圣城旅”负责叙利亚和黎巴嫩事务的指挥官穆罕默德-礼萨-扎赫迪准将,以及他的助手穆罕默德-哈迪-哈吉-拉希米,这也是去年12月份以色列空袭大马士革,杀死“圣城旅”指挥官拉齐-穆萨维准将之后,伊朗遭到的又一次重大损失。



(穆罕默德-礼萨-扎赫迪准将)


伊朗驻叙利亚大使侯赛因-阿克巴里表示,事发时他就在大使馆内,但是“惊险躲过了空袭”,空袭表明“以色列藐视国际法则不择手段”,随后伊朗和叙利亚外长紧急通话,伊朗外长警告称,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因为加沙战败精神失常”,伊朗将用严酷手段追究以色列责任,“对侵略者采取一切必要惩罚措施”,此外,伊朗外交部还呼吁联合国和国际社会谴责以色列的行为。目前,约旦、黎巴嫩等国已经声援伊朗,并指责以色列方面挑起冲突。

西方媒体则感叹“中东冲突的全面升级令人震惊”,这必将导致以色列和伊朗及其盟友直接冲突。报道称,以色列方面拒绝对空袭发表任何评价,实际上在此之前以色列也很少回应对叙利亚的空袭行动,尽管大马士革方面多次指责以色列侵犯主权。



(空袭现场)


对现场照片进行分析,可以发现以色列的空袭从战术角度“卓有成效”,导弹非常精准摧毁了伊朗大使馆单座建筑,直接将其“夷为平地”,周围的建筑则保持完好,并未在空袭中明显受损。军事分析人士表示,以色列摧毁的建筑很可能是革命卫队人员的住所,这也是伊朗大使等工作人员在空袭中逃生的原因,因为以色列就是冲着伊朗革命卫队来的,这也体现出以色列空军确实“有两把刷子”。



军事专家指出,以色列空军为这次空袭行动,拿出了“压箱底家当”,F-35是以军最先进的隐形战机,也是中东唯一一款五代机,具备一流的隐身能力,在驻叙俄军将S-400等先进防空系统调至俄乌前线的背景下,F-35可轻松突破叙利亚的老旧防空系统。据推测,以军F-35发射的是大当量的精确制导炸弹,例如美制JDAM或以色列自研的Spice 2000炸弹,上述炸弹的精度较高,符合以色列对伊朗使馆建筑“精确摧毁”的特点。



(伊朗弹道导弹)


以色列空袭叙利亚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闻,但是直接空袭第三国大使馆却非常罕见,甚至让很多中国人想起了当年美国空袭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的屈辱事件,大使馆的地位十分特殊,可以视为本国领土,以色列空袭伊朗驻叙利亚大使馆,无异于直接侵犯伊朗主权,如果不严厉反击的话,伊朗在中东多年树立的威信会直接荡然无存,想必德黑兰不会咽下这口恶气。军事分析人士预测,接下来,伊朗及其支持的中东武装将掀起对以色列的新一轮全面打击,不排除中东更多地区会卷入战火之中。

以色列炸死3名伊朗将领,有陆军和空军前司令,仅次于苏莱曼尼


4月1日是愚人节,以色列选择在这天给全世界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袭击现场)


据环球网援引外媒报道,4月1日下午5时许,以军出动F-35战机越境空袭了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并炸毁伊朗驻叙大使馆,7名伊朗军事人员在空袭中丧生,按照伊朗媒体最新报道,其中有3名高级将领,可以说是损失惨重。

据报道,以色列隐形战机连续发射6枚导弹,精确炸毁了伊朗大使馆的楼房,从现场来看,建筑主体已经彻底垮塌,很难想象有幸存者。随后伊朗官方媒体证实,革命卫队高级顾问扎赫迪准将、他的助手拉希米准将,以及高级指挥官阿卜杜拉准将都在空袭中阵亡。



(三名伊朗将军遇袭身亡)


必须强调的是,虽然名义上这三名遇难指挥官都是准将军衔,但是伊朗的军衔制度和其他国家大有不同,在和平时期的最高军衔就是少将,只有寥寥数人是这一军衔,像已故的苏莱曼尼,作为“圣城部队”的最高指挥官,也是少将军衔,直到死后才被追授为中将。可以说,伊朗的少将相当于其他国家的上将,准将就如同是中将的地位了。

具体来说,扎赫迪准将的地位最高,仅次于大名鼎鼎的苏莱曼尼,扎赫迪曾担任过革命卫队的陆军和空军司令,还曾担任首都德黑兰的安保指挥官,也是苏莱曼尼的左膀右臂,从2008年至今,扎赫迪一直担任“圣城部队”驻叙利亚和黎巴嫩的指挥官,美国方面声称,扎赫迪多次策划了黎巴嫩真主党武装针对以色列的袭击行动,是以色列方面欲除之后快的优先目标。



(扎赫迪准将)


扎赫迪的副手拉希米准将也是革命卫队的重要人物,他曾经担任过“圣城部队”的副司令,近年来担任革命卫队负责巴勒斯坦事务的指挥官,据称和“哈马斯”关系密切,以色列方面认为,拉希米要对“哈马斯”针对以色列的“恐怖袭击”行动负责,将其列在必须除掉的黑名单之中。

此外,伊朗方面承认第三名丧生的高级将领是阿米努拉准将,据悉他是“圣城部队”的总参谋长,协助扎赫迪负责叙利亚和黎巴嫩事务,协调真主党和叙利亚方面对以色列的行动事宜。



(有“中东谍王”之称的苏莱曼尼)

以色列一波空袭炸死伊朗三名高级将领,这是“圣城部队”司令苏莱曼尼被美军炸死之后,伊朗革命卫队遭到的最严重打击。同时也重创了伊朗在叙利亚、伊朗和巴勒斯坦的整体布局,这三名高级指挥官长期在以色列周边国家活动,非常熟悉当地武装力量和以色列军队,他们的死势必影响伊朗接下来对以色列的反击行动。



(苏莱曼尼继任者卡尼)


外界普遍认为,以色列之所以铤而走险,公然袭击伊朗大使馆,用这种无异于宣战的行为刺激德黑兰,就是要挑起和伊朗的直接冲突,从而将美国拖入中东冲突,借力美国“彻底解决伊朗问题”。但是,伊朗也不是吃素的,革命卫队人才济济,特别是“圣城部队”更是势力遍布中东,即便是损失了三员大将,但是接替苏莱曼尼担任“圣城部队”司令的卡尼少将,想必不会对以色列的暴行坐视不管,接下来,伊朗肯定会发动强有力的反击为遇难者复仇。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