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过业绩会差、没想到这么差!” 特斯拉跌落神坛(图)

大鱼新闻 财经 3 weeks

一季度以来,华尔街投行们已多次下调了对特斯拉交付量的预期,但公布的数据显示,分析师们的预期还是过于乐观了。

4月2日,特斯拉公布的一季度的汽车生产量和交付量报告显示,特斯拉交付量同比下降8.5%至约38.68万辆,环比则下降超20%,远低于分析师先前预期的44.9万辆,刷新了有记录以来最大的逊于预期幅度。

长期看好特斯拉的Wedbush分析师Dan Ives评价道,“尽管我们已经预计本季度交付量会很糟糕,但这个数据是一场难以解释的灾难。”

针对销量下滑,特斯拉表示,今年一季度美国加州弗里蒙特工厂的Model 3焕新版的生产处于爬产阶段,红海冲突导致物流受阻,以及柏林超级工厂纵火案造成的工厂停工,均影响了产量和交付量。



媒体分析认为,消费者需求的放缓已成为特斯拉当前最大的担忧,高利率让潜在的汽车买家保持观望态度,竞争激烈与充电设施的不完善也让消费者不愿为其买单。

德意志银行分析师Emmanuel Rosner表示,特斯拉一季度产量为43.3万辆,产销之差达到了近5万辆,库存数据证实,除了已知的生产瓶颈之外,特斯拉可能还存在严重的需求问题。

受这一消息的影响,特斯拉股价当日大跌4.9%。因市场担心特斯拉已失去增长动力,今年以来,其股价已跌近33%,市值蒸发超2600亿美元。



特斯拉的销售困境随着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日益竞争,特斯拉在中国市场面临着来自比亚迪等多个品牌的竞争。在欧洲,大众和宝马等老牌汽车制造商推出了更具吸引力的电动车型。在美国市场,特斯拉正面临着电动汽车需求放缓的压力,消费者更青睐混动车型。

中国市场的销量一直被看作是特斯拉全球销量的重要一环,但近期却出现了滑坡的趋势。

据乘联会数据,今年3月,特斯拉中国的批发销量为8.91万辆,第一季度共计22.09万辆,略低于去年同期的22.93万辆。据悉,比亚迪第一季度的纯电动汽车、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等环保汽车销量为62.6263万辆。较去年第一季度增长13%。

分析认为,特斯拉的两款车型Model 3和Model Y已经到了生命周期的晚期,产品力正被中国车企赶超。

按照特斯拉的规划,新一代入门车型在明年年底先在德州工厂量产,随后才是墨西哥工厂以及上海工厂。那么新车型要在中国市场上市,至少要等到2026年上半年。

这意味着,未来两年时间,特斯拉在全球竞争最残酷的中国市场,都只能靠目前的车型进行销售,如何应对中国新能源霸主比亚迪以及诸多新势力的竞争,将成为特斯拉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

德银分析师Rosner认为,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降价策略虽然短期内可能提振销售,但长期来看将对利润率和收益造成持续压力,且效果大不如前:

尽管特斯拉已宣布将从4月起提高在美国和中国的价格,但我们认为为了提振3月的销量,而不是需求强劲的迹象。

而在美国市场,特斯拉正面临着市场降温以及来自混动车型的压力。去年第四季度美国电动车市场增长出现了减速迹象,同比增长从第三季度的49%下滑到40%,也低于2022年同期的52%。

一方面,充电基础设施的薄弱成了制约美国电动车普及的重要原因,截至2023年12月,美国只有16.5万个公共充电桩。另一方面,美国电动车需求放缓大幅下滑,也有混动车挤压的因素。

去年美国销售最好的前十新能源车型中,只有三款是纯电动,Model Y、Model 3和雪佛兰Bolt。混动车型占据了七款,本田、丰田更是占据了六席。在去年年底纯电动车仅仅增长40%的情况下,混动车的销量却增长了75%,形成了鲜明对比。

富国银行的分析师Colin Langan此前曾预计表示,特斯拉面临的核心问题在于,曾经强劲的增长能力已不再,多次降价以刺激需求,但收效甚微,收入和利润增速明显放缓。今年特斯拉的销售量将零增长,而到了2025年,情况将更糟,销售量将下降,将特斯拉目标价从200美元下调至120美元,意味着该股还要再跌30%左右。

也有投资者认为,特斯拉目前销售陷入困境主要是马斯克个人行为造成的,知名特斯拉投资者、格伯川崎财富投资管理公司CEO Ross Gerber在X发表评论称,要想“挽救”特斯拉,需要立即更换特斯拉董事会,换上独立董事,只有马斯克一个人需要对此负责。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