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总理肖尔茨将率德企访华 专家:掩盖不了分歧(图)

大鱼新闻 财经 1 month, 1 week

德国总理肖尔茨13日将率一批顶尖企业代表前往中国,并预计在访程最后一天与习近平会晤。这将是柏林继去年发布“对华战略”后,德中两国领导人首度实体会面。藉此机会,他们分别想和对方谈什么?



2022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接见德国总理肖尔茨。这是肖尔茨任内第一次出访中国。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总理肖尔茨(Olaf Scholz)将在週六(4月13日)启程前往中国,开始为期3天的访问,其中包含16日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国务院总理李强的会晤。

外界预期,肖尔茨将在访华期间提及几项重大议题,包含中国与欧洲贸易逆差及产能过剩、中国在俄乌战争中与俄罗斯的关系,以及日益紧张的台海局势。

但专家分析,肖尔茨此行安排大批德企高层随行,被解读是有意将对话焦点放在双边经贸,并可能增加与中国谈论区域安全和分歧的困难度。

国际顾问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负责中国事务的资深顾问巴尔金(Noah Barkin)告诉DW,他预计肖尔茨会把主力放在“双边能够加以合作的领域”,包含如何透过经济转型以应对气候变迁带来的挑战,“但即使如此,仍不可能掩盖的了双边分歧”。

此行凸显“去风险化”难落实?这将是肖尔茨就任德国总理以来第二次访华,上一次是在2022年11月。 “自那时起,很多事情发生了变化。”前欧洲议会政治顾问、台湾东华大学助理教授冯儒莎(Zsuzsa Anna Ferenczy)说,短短不到两年,德中关系的背景时局已大不相同。

去年,德国发布了该国首部“对华战略”,目标是在关键领域减少对中国市场的依赖,与欧盟近来呼吁的对中国“去风险化”的战略方向一致。冯儒莎说,当时的战略文件显示德国愿意致力于“重新平衡对华关系”,“因为它认识到中国已经发生 了变化。 因此,德国对中国的立场必须改变。”

这份文件在当时被视为德国对华政策“欧洲化”的行动之一。冯儒莎补充,这意味柏林在立场上逐渐向欧盟靠拢,“更愿意大声疾呼,要求中国在贸易方面履行自己的承诺、平衡贸易”。

然而,萧尔茨目前将率领包含西门子、巴斯夫、大众和梅赛德斯-奔驰等德国产业巨头的总裁一同出访,或已暗示“去风险化”的对华战略比预期中更难落实。

“问题是,肖尔茨为什么要选在现在去(中国)?”冯儒莎向DW表示,德国对华立场的措辞变化“似乎没有在现实中体现”,这趟访中之旅可被视作“德国正在探索如何履行其承诺的过程”。

肖尔茨出访前夕,德国经济研究所(DIW)的报告显示,中国仍是德国最主要的贸易伙伴。 盡管德国努力向其他市场多元化发展,但“明显的结构性‘去风险’——即进口量持续大幅下降的趋势——尚不明显”,在各种产品和原材料方面,德国经济仍然高度依赖中国市场。

欧中关系专家、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中国分析资深研究员陆克(Philippe Le Corre)告诉DW,肖尔茨在与中国交涉时面臨诸多“束缚”,因为德国内部对如何处理德中贸易关系仍存在许多分歧,且这样的分歧不仅存在于联合政府内部,也存在于不同产业之间。

陆克说,在德国企业之间就至少有两种观点,包括“希望在中国进行更多投资”和“认为中国正在成为过份竞争对手”,这也加深了柏林重新校准对华关系的复杂性。

专家:肖尔茨将提及台湾
即便肖尔茨这次访华或以经贸议题为重点,但他仍面臨压力,须向中国表达欧盟对其在俄乌战争中的角色感到强烈担忧。自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中国屡被指控暗助俄罗斯发展军武。对此,北京多次否认并表示中俄有权展开正常的经贸合作,不应当受到干扰和限制。

但肖尔茨在与习近平的谈话中表达此立场,并非易事。欧中关系专家陆克分析,此行由多位德国企业高管陪同的情况,可能会降低非经贸议题的重要性,毕竟商业人士“不是来这里谈论地缘政治的”,因此肖尔茨“在政治或外交方面言论的可信度会受到一定影响”。

此外,中国在南海和台湾海峡日益增长的军事活动也引起了美国和欧洲各国政府的担忧。陆克告诉DW,他预计肖尔茨在访华期间将会提及台湾。“在欧洲,人们对台湾问题的兴趣从未如此强烈,即使是往往比法国或英国更商业导向的德国,也不例外。”

今年6月,肖尔茨在柏林与李强会晤后几天向德国议会表示,他已警告中国政府不应使用武力改变领土范圍,特别是针对台湾。盡管美联社报道,他在议会上的措辞,比实际上与李强一同发表的联合声明更为强硬。

对此,冯儒莎向DW分析,外界可以预期柏林坚持原本的路线,在此次访中时重申中国对台使用武力是不可接受的,但即便德国比以往更愿意在台湾议题上与西方阵营一道、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立场,但德国始终不是该议题的领导者,无法“在此面向上起到带头作用”。

因此冯儒莎认为,更值得关注的是德国将如何选择措辞、“在安全关切和经济利益之间取得平衡”。

北京接待肖尔茨,想达到什么目标?就中国而言,其最关切的是欧盟委员会去年10月开始对中国进口电动车展开“反补贴调查”。调查结果可能让欧洲当局得以对价格较低的中国电动汽征收惩罚性关税,以保护欧盟车厂。

中国驻欧盟大使曾批评这项调查“不公平”,并强调中国将致力配合调查过程,“因为我们确实希望避免双方不得不相互采取贸易措施的情况发生”。

陆克告诉DW,肖尔茨在访问期间“将不得不对此发表评论”,因为德国是中国在欧盟的最大贸易伙伴。 而北京很可能会质疑柏林:“如果你想成为我们的朋友,如果你想与我们做生意,那你为什么要对中国电动车发起调查? ”

与此同时,中国在俄乌战争爆发之后,为了维持与欧盟之间的信任与贸易关系,近年来积极与主要成员国交流。今年5月,习近平也将在会晤肖尔茨之后出访欧洲,与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会面。



2022年3月,中、法、德三国元首透过视频会议谈论乌克兰问题。

“中国是分裂欧洲国家的佼佼者,”陆克告诉DW,因此他预计习近平很可能会对两国领导人分别“打出不同的牌”,例如“试图提出一些肖尔茨能听得进去的事务,是马克龙不会那么感兴趣的”。

中国分析师巴尔金则说,欧盟在过去一年中透过制定贸易政策和推出经济安全议程,积极建立对中国的经济影响力,但“如果欧洲最大经济体的领导人向北京发出不同的信号,这种影响很快就会被削弱”。

冯儒莎表示,她希望柏林能藉此机会向中国发出代表欧盟的信息,即“对华贸易需要重新平衡”,否则“我认为肖尔茨此行只符合德国的利益”。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