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媒:骗中国人危害中国安全 反咬中国不给自由?(组图)

6Park 生活 1 month, 1 week

北京时间4月8日下午,常年攻击中国“打压”外国记者在华“自由”的“驻华外国记者协会”(FCCC),在其新发布的2023年度的“媒体自由度”报告中,再次指控中国“限制”外国记者的“报道自由”。

但“驻华外国记者协会”本身的资历和背景,却一直备受质疑。一方面,中国官方从未承认过该组织的合法性和对外国驻华记者的代表性;另一方面,该组织不仅对中国持强烈意识形态偏见,还深陷为美西方反华势力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行为提供掩护和进行“洗白”的争议。一些不愿与该组织同流合污的外国记者,就曾披露该组织常年被那些维护西方话语霸权的媒体机构和人员把控,在乎的不是客观介绍和报道中国,而是抹黑与妖魔化中国。

而耿直哥今天将给大家带来三个实锤案例,供各位自己去判断这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想要的“自由”,到底是什么成色的。

“我感觉被他们当枪使了”

S先生,是北京一家业余女足俱乐部的教练。去年6月,他突然在小红书平台上收到一个留言,对方称是自己是德国电视二台的人,想要结合当时即将举行的2023年女足世界杯,对该俱乐部进行采访,并介绍中国的女足运动。

S先生对耿直哥说,当时德国电视二台的人仅对他表示电视台是来采访和报道他效力的俱乐部以及中国女足运动的,还说电视台也准备在其他国家也进行这样的采访,介绍世界各地的民间女足运动发展情况。在采访过程中,这家德国媒体的人也给S先生留下了一种他们只是想介绍中国民间女足运动的印象。

于是,很乐于将中国民间的业余女足运动介绍给世界的S先生,便热情地欢迎了德国电视二台的团队来拍摄采访俱乐部和队员们,并为自己能代表中国被报道感到荣幸。



然而,当节目在德国电视二台的官网上正式播出后,S先生才惊讶的发现,他被对方欺骗了,甚至有一种“被当枪使”的感觉。

原来,在这家德国媒体播出的节目中,对S先生的俱乐部和队员们的采访,只是其中一部分,节目中还包含大量的政治化的内容,尤其是用夸大和断章取义的手法抹黑中国的女性权益问题,甚至还出现了攻击中国防疫政策的内容。完整看下来,德国电视二台对S先生效力的女足俱乐部的报道采访,并不像是要真心介绍中国的女足运动,而更像是被用来营造中国女性地位实际上很低下,“如同地狱一般”的“反差感”的。

S先生就吐槽说,他感觉德国媒体播出的完整节目看起来很“奇怪”,看不懂对方的用意是要客观报道,还是想要刻意丑化,因为他感觉这家德国媒体描述的并不像是中国社会中女性的生存状况,而更像是某些愚昧落后国家的情况。



另一个让S先生颇感受骗的情况是,德国电视二台在节目播出前,曾应S先生的要求给他看了一个样片。可在完整节目播出后,他才发现德国媒体给他看的样片,并不是他们电视台实际播出的完整版,而只是其中涉及他们俱乐部的部分。德国电视二台的人也从未告诉S先生完整版的节目是怎么安排的,都有什么其他内容。

S先生还发现了德国电视二台这期节目一个很古怪的地方,就是最初电视台拿着被裁剪后的样片给他看时,他发现德国人用的中国地图中没了台湾和南海区域,西藏和新疆那边也有缺失,但当他向对方提出这个问题后,德国电视二台在最终播出的版本中,却把中国地图变成了一个更奇怪的样子:里面虽然有了台湾,但仍然缺少南海区域以及西藏和新疆的部分地区,但却多了日本、以及东南亚和南亚的一些国家。

S先生在与耿直哥交谈时猜测,这可能是因为这家德国媒体怕地图中加入台湾会触犯西方的某种“政治正确”,所以便把中国地图变成了这么一个怪异的东西。而这其实也反映出,他们并不是想客观地报道中国,而是在照顾甚至迎合一种西方的情绪与认知。



注:图为德国二台的错误地图

但当对德国电视二台的做法极为不满的S先生,找到当初联络他的电视台驻华人员,抗议节目的地图问题以及把俱乐部“当枪使”的情况,要求停止播出或把节目下线时,对方却对他踢起了皮球,辩称这是德国总部的决定,在华团队决定不了。

S先生说,尽管这期节目没有给他、俱乐部或是在节目中出镜的队员在现实中带来什么麻烦或影响,但德国这家媒体的这种不负责任做法已经给俱乐部——尤其是部分当时出镜的球员带来了困扰,她们中有的还是在校大学生,担心这期节目会引起他人对她们的误会。

S先生的遭遇,很直观地反映出了一些西方媒体为何会在中国民间越来越被排斥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些媒体并不尊重他们的采访对象,反而是在欺骗和利用他们,去完成这些媒体要构建的那套妖魔化中国的叙事话术。

“我们拒绝向这位中国学者道歉”

L先生是中国的一名经济学家。去年7月,他突然被朋友询问是不是接受了美国彭博社的采访。这令他十分困惑,因为他并未接受过这家美国媒体的采访。于是,他找来了彭博社的文章,结果发现彭博社是把他先前发布在自己公众号上的一篇关于中国经济的文章,用在了该媒体一篇分析中国经济前景的报道之中,但因为没有说清楚是引用,结果给人造成了一种他在接受采访的感觉。

但当L先生又细致地看了看彭博社对他文章的引用后,他惊讶地发现彭博社并没有如实把他的观点完整地介绍出来,而是只断章取义地截取了其中容易引起歧义的几句话。L先生认为,这会导致他的观点被误解,甚至会误导他人,因此要求彭博社进行更正。



但彭博社方面除了在文章中补充了一个说明,说涉及L先生的观点是引自他的公众号文章并附上了链接外,并未对L先生指控断章取义的部分做出更正。

无奈之下,L先生只得找律师给彭博社驻华办公室发去律师函,还一度上门维权,但都吃了闭门羹。

甚至于,彭博社美国纽约总部的一名人员还在回复给L先生的律师的邮件中,用非常强硬的口吻表示,彭博社并不认同L先生对彭博社做出的“断章取义“的指控,因此不会撤稿,也不会向L先生道歉。



彭博社引用的观点,是L先生发表的。但彭博社这番回复给人的感觉却是,有没有断章取义,正主L先生说了不算,彭博社说了才算。当然,这并不是彭博社近期在涉及中国的报道上,被质疑断章取义的唯一案例。

今年3月6日,香港特区政府就在一则声明中。对彭博社在一篇报道中通过“断章取义”和“片面”摘取港府搜集的公众意见中的部分言论,炒作特区政府要禁止一些境外社交平台在港运作,进而造成误解和恐慌的做法,表达了“强烈不满和谴责”。



而在更早前的2018年,彭博社曾刊登过一篇让苹果公司的CEO蒂姆·库克都被惊呆的假新闻,称“中国间谍用一个米粒大小的芯片,入侵了美国30多家公司”。这篇报道因为编得荒诞离谱,还引起了美国多名知名黑客的嘲笑。



更有意思的是,彭博社在这篇报道中采访的一个专家,自己事后曾出面表示,他被彭博社断章取义了,他曾明确对彭博社的记者表示他们指控中国用来进行监听的那种芯片在技术上太过离谱,但彭博社并没有把他的这个观点写进去。

然而,在6年后的今天,彭博社仍然没有更正或移除那篇备受质疑的报道。





“自由”,还是话语霸权?

去年10月,已经在瑞典生活20年的华裔女记者C女士,突然被瑞典的国家安全警察逮捕,如今还要被瑞典政府驱逐出境。而原因,从瑞典媒体的报道来看,是因为她“危害了瑞典的国家安全”。



怎么危害的呢?她写了几篇客观介绍中国——尤其是新疆和西藏情况的文章,办了一些还原新疆实情的讲座……



然而,C女士遭遇的这种情况,这些年在一些西方国家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从加拿大到美国再到澳大利亚等西方国家,耿直哥时常可以在这些国家的媒体上看到:他们一边在不断给这些国家的反华势力豢养的“藏独”、“疆独”、“港独”、“台独”等妄图分裂中国领土主权的分裂分子提供舞台,发布大量歪曲中国的实情,干涉中国的内政的报道——甚至于有的西方媒体还会与他们情报部门等机构在民间的那些“马甲”“白手套”合作(比如聘用着前情报人员、或被美国国务院等官方机构的中国项目专项经费资助的智库、NGO以及所谓的“安全公司”),通过伪装成留学生、游客、乃至学者等手段,妄图进入中国的边疆地区,危害中国国家安全;但另一边,他们却在倒打一耙,把在这些西方国家敢于澄清和揭露他们的声音,说成是中国正在“渗透”他们、“干涉”他们的内政,鼓动对发声者的网络暴力乃至线下骚扰攻击。实际上,耿直哥多年前就曾在澳大利亚遭到过这样的攻击。

所以,“驻华外国记者协会”要的,到底是客观报道新闻的自由,还是维护这种颠倒黑白的话语霸权的“自由”呢?

而且,截止目前,耿直哥并未看到任何叫嚷着中国不给外媒报道自由的机构,去为C女士在瑞典那样的遭遇发声。甚至于这些机构里的一些人还在为这种真正侵犯自由的做法叫好。

“美国人对媒体的信任度,创下历史新低”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就在“驻华外国记者协会”在他们2023年度的报告中攻击中国没有报道“自由”,并扬言“就是因为没有自由,外媒对中国的报道才这么负面”之时,2023年10月美国民调机构盖洛普的一项调查却显示,在被认为新闻报道“更自由”的美国,那里的公众对新闻媒体的信任度,反而创下了“历史新低”,只有32%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信任新闻媒体。



不仅如此,有半数的美国受访者还认为,媒体是在故意误导大众,而认为媒体不存在这种情况的受访者,仅为25%。



而且,这种情况不仅存在于美国,德国也一样。一项去年4月的德国民调显示,愿意信任新闻媒体的受访者不到半数,不太信或根本不信的占了多数。



一份去年11月的民调还显示,英国大众对新闻媒体的信任度更是在受访的28国中垫底,仅31%的英国受访者相信他们的新闻媒体。日本排名倒数第二,为33%。





或许,“驻华外国记者协会”应该先思考一下这种趋势出现的原因?思考一下,为什么这些媒体本国的民众,都越来越不信任他们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