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海金案宣判 新加坡如何避免沦为富人洗钱天堂(组图)

大鱼新闻 财经 1 month



图像加注文字,谋求金融中心地位的新加坡因此案陷入了聚光灯下。

新加坡一家法院开始宣判一起引起轰动的案件,10名华人被指控涉及洗钱犯罪,涉案金额高达22亿美元。

这一丑闻涉及银行、房地产经纪人、贵金属交易商和一家顶级高尔夫俱乐部。警方还对一些顶级富人居住区展开广泛的搜查,并在那里发现了价值数十亿美金的现金和财产。这些耸人听闻的细节牵动着新加坡人的心。被没收的资产包括152处房产、62辆汽车、摆满货架的奢侈包包和手表,以及数百件珠宝和数千瓶酒。

本月早些时候,苏文强和苏海金成为第一批因此案被宣判入狱的罪犯。警方称,苏海金当时从一栋房子的二楼阳台跳下,并试图逃跑。两人都将服刑一年多,之后被驱逐出境,并被禁止入境新加坡。另有8人仍在等待法院的判决。

此案是新加坡同类案件中规模最大的一起,尽管已接近尾声,但仍不可避免地引发了一些问题。检察官说,他们在该国(新加坡)奢侈生活的钱来自海外的非法收入,比如诈骗和在线赌博。

这些人有的拥有多本护照,例如柬埔寨、瓦努阿图、塞浦路斯和多米尼克。他们如何如履平地般在新加坡生活和存钱多年的?这引发了对政策的重新审视,银行收紧了相关规定,尤其是针对持有多本护照的客户。

最重要的是,此案突显了这个国家在欢迎超级富豪的同时,又成为非法所得的目的地的两难困境。

新加坡会取代香港成为亚洲金融中心吗1MDB:瑞士银行家隐瞒交易在新加坡被判刑联合国:两家新加坡公司涉向朝鲜供应奢侈品国籍为啥成了可以买卖的商品?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警方去年5月在搜查行动中没收的豪车

一夜暴富

常被称为“亚洲瑞士”的新加坡,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吸引银行和财富管理公司。这一时期,中国和印度的经济改革已经初现成效,然后在21世纪初,稳定下来的印度尼西亚也出现了财富增长。很快,新加坡就成为外国企业的天堂,出台了对投资者友好的法律、免税和其他激励措施。

如今,超级富豪们可以飞进新加坡的私人飞机航站楼,在豪华的码头社区尽情享受,并在全球首个钻石交易所进行投机。就在机场外,有一个名为“自由港”(Le Freeport)的安全级别最高的保险库,为艺术品、珠宝、葡萄酒和其他贵重物品提供免税存储。这个耗资1亿美元的设施通常被称为亚洲的诺克斯堡(Fort Knox)。

根据新加坡市场监管机构的数据,新加坡的资产管理公司在2022年从海外吸引了4350亿新元(约3200亿美元),几乎是2017年的两倍。根据咨询巨头毕马威(KPMG)和家族理财顾问公司阿加雷斯(Agreus)的一份报告,超过一半的亚洲家族办公室,即一种管理私人财富的公司现在都聚集在新加坡。

其中包括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英国亿万富翁詹姆斯·戴森(James Dyson),以及全球最大的连锁火锅店海底捞的老板、新加坡华裔舒萍。

新加坡当局表示,洗钱案中的一些被告可能与获得税收优惠的家族办公室有关。

卡内基中国(Carnegie China)的非常驻学者庄嘉颖说:“新加坡存在一种内在的矛盾。它以廉洁和良好治理为荣,但同时还希望通过提供低税收和银行保密等优势,来迎合巨额财富的管理需求。”

“那些通过不道德甚至非法手段赚钱的人成为了金融业者,这种风险也在增加。”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分析人士说,新加坡对超级富豪的吸引力伴随着风险。

对于富有的中国人来说,新加坡是首选,因为它以治理和稳定而闻名,并且与中国文化相近。近年来,越来越多中国的资金进入新加坡。

该案件的10名嫌疑人之一因涉嫌参与非法在线赌博,自2017年以来一直在中国被通缉。检察官声称,他在新加坡定居是因为他“想要一个安全的地方躲避中国当局的追捕”。

“隐藏于众目睽睽之下”

这并不是新加坡的银行第一次卷入金融犯罪。他们被发现在“一马基金”(1MDB)丑闻涉及的跨境洗钱活动中发挥了作用。该丑闻与马来西亚国家投资基金中数十亿美元遭挪用有关。

曾被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称为“世界上最臭名昭著的假球集团的头目”的丹·陈(Dan Tan)也与新加坡有着密切的商业联系。他于2013年在这里被捕。

该国对白领犯罪有严格的规定,并且是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的活跃成员,该工作组是一个打击洗钱和恐怖网络融资的全球性机构。多年来,银行投入巨资加强合规审查,筛选潜在客户,并敦促监管机构报告可疑交易。但这些都不是万无一失的。

首先,监管机构很难在大量高价值交易中发现可疑案件。

“这不是一个大海中捞针,而是在很多大海中捞针,”新加坡内政部第二部长杨莉明(Josephine Teo)去年10月对国会表示。

一些专家指出,新加坡繁荣的房地产市场是“清洗”脏钱的流行手段。这里还有赌场、夜总会和奢侈品商店。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副教授罗启峰告诉BBC:“每天有大量的钱进入新加坡的银行系统。犯罪分子可以利用这一特点,在合法的活动中掩饰他们的洗钱活动。”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专家们称,新加坡的房地产市场是洗黑钱的渠道之一。

新加坡也没有限制携带现金进出该国的数量,只要求金额超过2万新元时进行申报。新加坡调查研究和风险咨询公司百峰(Blackpeak)的创始人克里斯托弗·莱希(Christopher Leahy)说,这是一个优势。

“如果你想转移大量资金,你会把它隐藏在众目睽睽之下,新加坡是一个很好的地方。把它放在开曼群岛或英属维尔京群岛是没有意义的,那里没有什么(可以花钱的)东西。”莱希说。

有分析人士评论说,新加坡作为金融之都的优势也吸引了赃款。当被要求对这一评论作出回应时,当局向BBC引述去年当地一家报纸对法律和内政部长的采访。

“你想关窗?不可能吧!窗户须持续开着。我们的金融中心得像个金融中心,把钱转来新加坡必须是件容易的事。窗不能关,否则合法资金进不来,也让正当生意人难做。”尚穆根(K Shanmugam)说。

“最终当你成功,成为主要的金融中心时,许多钱涌入,一些苍蝇也跟着进来,”他补充说,这是已故中国领导人邓小平经常引用的一句话。(编者注:邓小平曾说,改革开放就好比打开一扇窗户,苍蝇蚊子也是会飞进来的。)

卡耐基中国的庄博士说,新加坡必须决定能接受多大程度的“各种灰色地带的资金”。

他表示,尽管加强监管会有所帮助,但透明度面临更大的挑战:“透明度违背让许多财富管理中心蓬勃发展的模式:保守秘密。”

一些分析人士说,这很可能是新加坡为保持其金融中心地位而愿意付出的代价。

“毕竟,绝大多数基金都是合法的,”莱希表示,“但成为主要金融中心不可避免地要付出代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