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被男友侵犯杀害 爸爸自学侦察技术30年跨国追凶

6Park 生活 1 month

1994年元旦,18岁的哥伦比亚女孩南希被枪杀致死,凶手男朋友至此下落不明。

30年来,父亲马丁为了追凶自学侦察和黑客技术,一路追踪到潜逃至海外,已经变更身份、娶妻生子的凶手。



遗憾的是,案件在2023年即将超过追诉期间,这意味着及时抓到真凶无法对其进行引渡,也就无法对案件审理。

马丁每周去法院申请延长追诉期,最终,最高法院做出历史性裁决,同意延长追诉期将其缉拿回国。



4月11日,凶手詹姆被引渡回国,迎接他的除了法律,还有一个父亲迟到30年的审判。

(父亲马丁)

如果没有30年前那起意外发生,马丁也会像其他人一样在乡下安度晚年。

马丁夫妇一共生有4个子女。长女夭折,长子健康长大,三女南希就是这起案件的被害人,小儿子降生15天后因病去世。



1993年,18岁南希即将在元旦过后前往美国继续深造。



在12月31日这晚,全家吃完团圆饭后,南希告诉父母要和男朋友詹姆出去约会。



临走时,马丁告诉詹姆照顾好南希,按时送她回来。



然而,第二天早晨6点,马丁发现南希一夜未回,走廊上留给她的夜灯还开着。



他立马去镇上所有酒吧寻找,但没有见到两人的身影。他又跑到詹姆家询问,却发现他的母亲正在慌忙的擦地,他的父亲称南希自杀未遂,刚刚送往医院。

在医院,马丁看到满身是伤的女儿。她全身赤裸,被一张家用床单包裹,身上有明显性侵痕迹,一颗子弹从右前方射入她的太阳穴,手臂、大腿和前胸有明显被殴打后的瘀伤。



9天后,南希不治而亡,尸检报告显示她生前曾遭受过詹姆的强奸,对方开枪击中她的头部,送医前曾经多次移动尸体。可是,随着南希的去世,詹姆竟也下落不明。



1996年,根据南希的尸检报告和现场痕迹,哥伦比亚法院在詹姆缺席情况下,判处他犯罪强奸、故意杀人多项罪名,共计27年监禁。国际刑警组织也对詹姆正式发布搜查令。



虽然警方布下天罗地网,但詹姆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在茫茫人海。不愿被动等待消息的马丁,报名学习了情报收集课程,并且自学互联网黑客知识。



在一名警察的帮助下,他还在论坛上和后来的社交媒体上创建了多个账号,时刻关注詹姆家人的动态,细致收集每一条有用线索。



二十多年的岁月匆匆过去,马丁已经是快八十岁的老人。他为女儿奔走这么久,始终一无所获。

直到2019年,他发现詹姆家人在聊天时,经常隐晦地提到巴西一个旅游胜地,那里住着一个他们关心但不敢直接说出名字的神秘人。而且詹姆的一个弟弟就住在那里,神秘人和詹密的弟弟也接触频繁。

马丁怀疑,詹姆就藏身于此。他向国际警方举证了这些线索。

国际刑警通过跟踪后发现,当地确实有一个人和詹姆体貌特征接近。于是他们派出卧底,在酒吧里拿到神秘人喝过的一瓶酒。根据上面的指纹比对,确认神秘人就是消失26年的詹姆。



改名换姓的詹姆,那时已年过五十。他和当地一名女子结婚后,还生了2个孩子。

有了詹姆的具体下落,马丁认为这一次终于能为女儿伸张正义,但时间却为詹姆第二次脱罪打开了漏洞。

2020年,詹姆被国际刑警缉拿归案。马丁认为接下来就会按照流程,履行正义审判,他把这个好消息传回家人群里。

南希不幸遇害后,马丁和前妻离婚,后者嫁到了西班牙。4个孩子唯一存活的长子,也搬到了美国。一个曾经幸福的家庭,就此四分五裂、散落天涯。



听到詹姆被捕的消息,多年未联系的家人都流下了眼泪,但现实却没有按照他们预想的那么顺利。

原来,南希案件过去了26年,已经超过法律追诉期。即使詹姆在巴西被捕,也无法被引渡回哥伦比亚,更没办法对他进行审判。

而且在巴西监狱中,詹姆坚称南希是趁他不在房间时自杀的。他在客厅里听到枪声赶过去时,对方已经举枪自尽。



詹姆的律师还辩称,如果他想杀人的话就不会送南希去医院。

可事实上,尸检报告明确写着,子弹从南希的右边太阳穴射入,但她是个左撇子,逻辑上不会做到这个动作。而且南希手臂和大腿的伤痕,明显是遭到侵犯时有反抗行为留下的。

一切证据都指向,詹姆就是杀人真凶。



在双方互相举证的拉锯战中,时间一点点流逝。

更为致命的是,距离这个案件最终追诉期结束只有不到4个月的时间。这意味着,如果詹姆在2023年6月30日前无法被引渡审批,他将可以拿回被扣押的护照,再一次逃脱消失。



为了不让詹姆再次消失,马丁死守庭审,每周都会出庭,希望借此延长案件审理期,不断推迟追诉期到来。

他对记者说:

“我每周都去法院询问逮捕令是否还有效,希望他们不能忘了这个案件。

我以为他们会把我当成一个讨厌又啰嗦的老头,但没有,他们同情我这个经历了丧女之痛的老父亲,他们也希望能看到正义得到伸张的一天。”



遗憾的是,马丁的律师向巴西法院提出引渡申请后,两名法官赞成,但另外两名法官认为已经过了追诉期所以反对,平局的结果导致引渡仍然无法执行。

听到这个消息后,马丁没有气馁。他不断在网络上讲述南希的故事,也每日在法院门口的长椅上和来往工作人员搭话。



“我就像坐在公交车站的阿甘(电影人物),给任何愿意听的人讲述自己的故事,我一直努力让南希的故事生动起来,或许来往的侦探和警官就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帮忙。”

(《阿甘正传》剧照)

终于,马丁等来了愿意帮助他的人。

一位美国华盛顿律所的女律师玛格丽特·桑切斯,听到马丁的故事后决定出手相助。她所在的美国律所,也愿意提无偿法律援助,代表马丁和巴西高法展开对弈。



女律师向巴西高法提出两点:

第一,詹姆是在哥伦比亚杀人,哥伦比亚的追诉期是30年,所以不应该按巴西20年追诉期对他审判。

第二,如果刑事案件跨国提出引渡申请,被法官投了平局票时,可以视为无效。但哥伦比亚方面对詹姆的引渡申请,提出的理由是“需要他来配合国际法律合作”,属于两国正常引渡适用范围,所以不应该被驳回。

终于,2023年3月30日,女律师利用两国法律上关于引渡条例中的缝隙,打赢了这场官司。巴西高法做出历史性裁决,同意引渡詹姆回哥伦比亚受审,也支持女律师提出的“故意杀人没有诉讼时效”理论。



2023年5月,此前被无罪释放的詹姆再一次被捕。

2024年1月11日,巴西通过詹姆被引渡回哥伦比亚的申请。

4月11日,詹姆被带回巴西,等待他的将会是法律和一个父亲的审判。



哥伦比亚方面将会对引渡回国的詹姆,进行多项审判,其中包括故意杀人、是否有其他帮凶展开调查。



为女儿追凶多年的马丁,在电话里听到詹姆被引渡回国的消息后显得很平静。

记者问他想不想和詹姆当面对质时,他说:“没必要,我知道他就是凶手。我从来不想对他报复,我只是等待正义到来,让有同样经历的父母知道,你的努力一定会有回报。”



马丁说自己这两天突然觉得自己老了,他形容自己就像一个不情愿上赛场,但又必须和正义车轮赛跑的长跑冠军,这一次他赢了,但他也在和死亡进行赛跑。

“我已经81岁了,没多少时间可以等待了。但我永远记得1994年元旦前一晚发生的事,甚至当晚南希离开时,她和我说话时的笑容。”



愿迟到的正义早日到来,告慰南希的亡灵,安抚她活着的亲人们。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