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女孩在法国创业 小公司被英美企业千万欧元收购(图)

大鱼新闻 财经 1 month

无论做什么事,大概率1000个人里面会有999个人质疑你,会告诉你各种你不会成功的理由。但是“尽力而为、顺其自然”,是父母教给我的生存哲学。无论做什么事情总会遇到各种意外问题,遇到了就充分挖掘身边的现存资源,在其中找到最快捷、最简单的解决方式,通过付出最小化达到效果最大化。

学业如此,工作如此,创业更是如此。

在这个人生哲学的助力下,我和我的3个合伙人在法国靠3万欧元起步资金,三年实现我们自己都从未想过的结果——公司以数千万欧元被收购。

(入选法国Station F 2024年的Female Founder Fellowship)

我出生于广东,父母都是大学教授。高三的时候,巴黎政治学院来我们高中招生。因为我有多年模拟联合国的经历,对留学也很向往,就申请了这所学校。

本以为出国留学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结果高考前一个半月却收到了拒信。无奈之下,我只能赶紧改变方向,积极备战高考。

当时,我的学习成绩有些糟糕,班主任并不看好我,还给我父母建议,不让我参加高考,而是去复读一年。

别人越不看好我,我越要证明自己,只用了六周的时间,加上之前参加中山大学自主招生加10分,擦边进入了中山大学管理学院,就读市场营销专业。

也许是对于法国巴黎的执念,大学本科四年之后,我考取了巴黎高等商学院的研究生。

研究生毕业后,我留在了法国,成为了互联网行业里一名中规中矩的打工人。

从实习到工作,我干了六七年的时间,一步步从客户经理做到客户总监,再被公司调去纽约管理美国市场。

(我在纽约One World Trade工作)

这一路走来,积累了业务开发、市场营销、客户服务和支持、拟定并审校合同等多方面的经验。当然这些经验,为我未来创业奠定了基础。

在美国工作的时候,恰好碰到了疫情。公司内部发生重要变动,公司创始人兼CEO也离职了,加上自己生大宝遇到各种糟心事,我也就辞职,回到了法国。

正当我对接下来的职业道路感到迷茫的时候,上家公司已离职的创始人兼CEO向我抛来了橄榄枝。

他邀请我,还有之前的两位负责技术的同事入伙,大家一起创立一家互联网广告科技公司。

去创业?我的第一反应是:开什么国际玩笑呢?

创业本身就是一种高危行为,极少数能够成功。再加上我一外国人,而且娃才7个月,这创业成功的概率就更低了吧。

周围质疑我创业的人就更多了,其中也不乏“我搞不懂什么样的女人,可以在孩子7个月大的时候就出去工作”这种声音。

但考虑再三,我还是加入了创业团队。

(日常美食)

之所以作出这样大胆的决定,有我老公的支持。我们一起做了风险分析、抗压能力分析和最坏情况分析,万一我创业失败,我们还能顶住。

还有,我和另外三个创始人曾经共事五六年之久,我们熟悉彼此,互相欣赏,也很有默契。正所谓“千金易得,知音难求”,能和他们一起打造一家企业,无论成功与否,仅仅经历本身就有够吸引我的。

其实走上创业这条路,还和我性格有关系。我精力旺盛,总爱找事情来捣鼓,又有点不爱遵守规矩。

2021年3月,公司正式注册。积极的市场信号让我们决定不拉任何风投和外部资金,尝试做一家“自给自足”的初创互联网科技企业。就这样,我们自掏腰包凑出3万欧元启动资金,走上了创业之路。

我们四个人,明确分工,各司其职。我作为公司的COO首席运营官,全面负责公司的销售、营销、客户等。

我们从创业初始就高效率执行。公司注册前一两个月,我们的最小可行性产品就已经做好,并开始投入市场,在公司成立后一个月,就开始有营收。

(全球最大的创业基地和巴黎高商孵化器的所在地)

虽然有了营收,但创业之初的合同份额都不是很高,我们也没有任何多余的预算可以大规模投入营销推广。

当时,没有人敢想象一家科技企业,仅仅凭着3万欧元的启动资金和每个月一两千欧的营收能走多久。

为了用最小的投入最快速地达到结果最大化,我们加入了我的母校——巴黎高等商学院的创业孵化器,以拓宽人脉和寻找业务发展的新途径。

在巴黎高商孵化器里,我们接触到了不同领域的专家,也认识了许多开拓我们业务的重要人脉,包括一家法国CAC40企业的前全球副总裁。

经他的引荐,再加上我们团队的不懈努力和不断的产品改良,我们和这家CAC 40企业达成合作,并成为他们的全球合作伙伴。

(巴黎高等商学院位于Station F的孵化器)

我们在巴黎高商孵化器待了半年左右。随着业务的起飞,我们光荣地成为了孵化器的“毕业生”。

2021年末,我们的目光转到美国著名的Y Combinator(简称YC)孵化器上,想着申请YC的过程中,也许又能遇到一些帮助我们拓宽业务的大牛。

但YC的商业模式,是依靠投资换取股权,但我们是创始人控股,所以原本很坚定地认为即使被选中也不会加入,更别提我们自认根本不可能会被YC选中。

我们快速地提交了申请,经过两轮非常短暂的视频面试,我们有点意外地收到了YC的offer。

当真的收到YC offer的那一刻,我们都有些情不自禁地飘飘然,也有点动摇是不是应该加入YC。有了YC的加持,我们的创业之路是不是能走得更快、更远?

我们四个创始人做了一个晚上的内心挣扎,当理性重新浮上来后,我们对YC的offer有了更客观的看法。

(尝试潜水)

我们重新审视我们创立自家公司是为了什么?是因为互联网广告科技是我们的人生终极爱好和理想吗?并不是。是因为我们想成为下一个硅谷呼风唤雨的科技大牛吗?并不是。

创立我们自己的公司,更多是人生体验和生活方式的一种追求。

我们四人也不是刚毕业的小年轻了,可以穿一双人字拖,躲在某车房里没日没夜地想着如何雄心壮志称霸硅谷。四个创始人里两个有娃,一个老婆怀孕了。

公司现在有着稳定上升的营业额,灵活的工作时间,还有了第一批名字响当当的客户。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有时间享受自己的生活,带娃、买房、装修、做饭,什么都不耽误。

这种自由千金不换。没错,有了YC的一臂之力,也许我们可以走得更快、更远,但是走得慢一点,一步一个脚印,边走还能边看看身边的风景,其实也很好。

(发给YC合伙人的拒信)

跨过YC offer的诱惑,我们进一步找到了内心的平静,继续心无旁骛地深耕执行。

通过高效执行,我们在全球各地的客户不断增长,合同份额也越来越大。到了2022年中,我们实现了100万欧元的年滚动营收,而那时距我们公司正式成立也就1年零4个月。

我们作为一个小型互联网科技初创企业,没有拉任何风投,短时间内营收迅猛增长,且利润率达到了80%以上,这让我们成为很多大企业意向收购的香饽饽。

2023年2月,曾经跟我们打过太极摸底的一家大企业再次找上门,我们正式走入收购流程。

(家里的儿童房)

被收购这件事情,我们四个创始人也是无比纠结的。

我们公司产品独特且稳定,业务高营收、高利润、高增长,发展蓬勃。而且我们四个人100%持股,这种完全属于自己的感觉对任何一个创始人来说都是难以割舍的。我们还能灵活支配个人时间,享受家庭生活。

这种“躲在角落自得其乐”的创业模式,我们四个人都十分喜欢。

但是在大浪淘沙的互联网创投圈中,激烈的竞争此起彼伏,这种“自给自足、自得其乐”的模式,能让我们这种奶爸奶妈型创业选手走多远呢?

那时候,企业的发展也到了需要踩一脚油门的加速阶段,而选择哪种加速方式,也是我们常常思考的问题。

(2023.8月和家人在马略卡岛度假一边做收购尽职调查)

收购是一件非常讲缘分的事情。当前的经济大环境下,这种机会本身就少之又少,而且还要看双方各方面的契合程度、收购条件、收购后的长期共同发展策略等等。

经过各方面的考量,我们决定在被收购这个选择的道路上走到最后。

整个收购过程前前后后进行了9个月。

2023年7月,收购来到尽职调查阶段,四家第三方咨询审计公司来审查我们的技术、税务、财务、法律和商业运营五个部分。每个部分都涉及十几个问题,需要我们提供复杂的运算和报告进行解答。

9月尽调结束,正式进入筹备和签署收购合同阶段。由于收购公司是英美公司,而我们是法国公司,税务问题十分复杂,前前后后动用了好几个律所团队。当然,我们自己也请了并购战略咨询公司。

(公司被收购完成一周之后二胎出生)

11月中上旬,我们终于完成了所有收购流程。

就这样,我们两年八个月的创业之路画上句号。让我们无比引以为傲的是,自己一步一个脚印打造的10人小企业,以数千万欧元的价格被收购。

而我的二胎孕期也恰好和这9个月的收购流程完美重叠。收购完成后的一个星期,我的小宝顺利降生。

虽然公司已被收购,但是我们团队全体留职。有了母公司的加持,我们的业务加速发展,故事还在继续。

也许在未来哪天我们四个又灵光一现,有了新的主意,我们就又满腔热血地重新投入到创业大军之中,开启下一个故事......

【口述:jessica】

【编辑:拾月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