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震碎?2024年还有富人掏钱买穷人尊严戏码(组图)

6Park 娱乐 1 month

上周冲浪时无意中看到这样一条热搜:

#帅是真的帅 刻薄也是真刻薄#



讲的是正热播的《承欢记》中,许凯饰演的霸总姚志明。

其实我大约能get剧方的意思。

苏渣本就是热门男主人设,再加上许凯的脸,又一互联网理想男友问世。



来源@福多多剧有福

然而这起营销反而激起我的疑问:

帅不帅的没啥好说的,问题是“刻薄”现在咋也算好词了?



有必要先回归剧本身。

麦承欢(杨紫 饰)是上海弄堂里长大的平民女孩,姚志明(许凯 饰)则是她所就职酒店的新任总监。

而二人的初见就给我土得呀,恨不得当场翻两个跟头逃跑。

@保洁阿姨(或大叔),又有人在你地盘上玩泼咖啡的俗爆戏码啦!



但别慌,虽然这开局有点鬼迷日眼,不代表《承欢记》没有创新。

在麦承欢麻利地为霸总处理掉咖啡渍后,这位带着三分讥笑、三分薄凉、还有四分漫不经心的笔挺西装男掏出了皮夹子,给了她一沓百元大钞!



首先声明,如果有人这么拿钱羞辱我,我必然会收(不是)。

但关键问题是,这个行为还是太匪夷所思了吧!

亦舒原著的《承欢记》里,二人相识于一场酒会,姚志明虽是富人,却十分放得下架子,因此也令麦承欢留下印象。

一辆漂亮的淡绿银底平治跑车停在她跟前,司机正是姚志明。

“我是你的司机,麦小姐,去何处?”

——亦舒《承欢记》

这是师太年过半百时(1996年)写的小说,或许她也觉着年轻时爱写的灯红酒绿、挥金如土太离谱,于是这个相见写得朴实又可爱。

谁承想,在这之后又过了近30年,这种突然掏出一笔巨款买穷人尊严的戏码,还在上演!



很显然,剧版想要塑造的,就是一个浮夸到缺心眼的刻板霸总。

他是那种我初中时发瘟才会幻想出的抽象冰山怪,对人世毫无认知,金钱太多是他最大的烦恼,而他那为数不多的温情都会化作一句:“丫头,你这是在玩火”。

然而,这种人放到现实里看,往往就是百分之一万的贱男。

因为始终只关注自己,拒绝和别人产生连接,于是也无意促成了他对人总是能一秒工具化。

女主对他而言可以是随手就用的工具,不需要任何心理负担。

无所谓

她本来就是一颗突然出现的棋子

不用白不用



你会发现,他从来就甚少付出真心。

上一秒还觉得麦承欢是那个不合格的员工,下一秒,当听到麦承欢能助力自己业绩,态度来个180度转大变。

从之前对她的不屑一顾,到在公司会议上,让她成为工作唯一被认可的“出头鸟“。



而这一招也实在毒辣。

背后是他不仅一眼看透了麦承欢本质还是个没长大的小女孩,还在企图靠着工作能力向外证明自己,更绝的是,他还能对这一点加以利用。

这即为他身上的危险信息。

他这种人,是对人性有选择权的。

因为眼光太毒,看得太透,总能一眼看出对方最渴求之所在。

又因为甚少动用真心,便对人性又有了拿捏之态。

说白了,他能通过开除,一秒让麦承欢伤心,也能只通过一句表扬,让对方瞬间快乐。

对方的喜怒哀乐全在他掌握之中。

那么,为什么在影视剧里,“刻薄”又屡屡作为一种魅力被刻画?



要我说离不开的,还是刻薄本身的迷惑性。

粗看如姚志明一样的刻薄男,因为颜值高,事业有成,那些让人下不来台的冷言冷语,竟也成了可爱的存在。

然而再一细想,嘴毒,真的是值得被称赞的“小缺点”吗?

不能否认在不少影视剧中,很多富有魅力的男性角色都是通过嘴毒,衬托出内心的柔软,主打一个反差。

但注意了,他们之所以有魅力,终归靠的还是内心的纯良。

《我是金三顺》里的振轩,一个不折不扣嘴毒富二代。

三顺与他初见面时,头发意外缠在他衣服上。

他贱嗖嗖地拿了把剪刀咔嚓一下,理由是:不好意思,我没那个时间。



嘴毒做事也绝,然而,我从不觉得他是刻薄男。

他并没有那种精致利己主义的思维。

电梯里,他妈逼他去相亲,早点结婚。

可他说的是,我也可以牵着美周(侄女)的手去上课。



本质上,他是那个财阀世界的背叛者。

在他的世界里,相比“利”,追求自己想要的,才是更重要之所在。



然而对姚志明这类人来说,“自己想要”这个概念,在他们做事时是鲜少出现的。

《小时代》里的宫洺,遇到被高跟鞋绊倒的林萧,眼睛眨都不眨地从她头上越过。

因为从《穿普拉达的女魔头》到其原型都在教育他,作为时尚从业者,就该高效,冷酷,一切以工作为绝对中心。



振轩与宫洺、剧版姚志明这类人,本质是不同的。

宫洺是17年前的校园小说里才会诞生的中二角色,寄托的是小四老师从前希望被所有人仰视的梦想,更近一步来说,他不是个具体人类,而只是一个郭氏造作美学的象征。

他们的设计原理就是用99%的刻薄傲慢武装自己,再留1%的温情来感动观众。

然而人不是产品,参数调得再好也无法展现人性的复杂。

宫洺也好,姚志明也罢,都因为太多标签化的特征而显得有魅力,但这种魅力是经不起实体化的。

咱已经过了把这种经过配比的伪人格当萌点的年纪。

说到底,嘴毒、人贱,问题都不大,讨喜的真正关键,更在于刻薄表象下的一份“真”。

《香港爱情故事》里的何仲恒,是个极其刻薄但一针见血的地产中介。



他势利、虚伪、恶毒,却贱得直戳现代人的爽点,他骂得越狠反而越叫我鼓掌称快。

你听他那些话,怼的仅仅是面前的倒霉蛋?

其实,他的贱更指向这个令人压抑的时代,是世界让他变成一个衰人,他就要用贱霸凌全人类。

你俩就是买不起房的人

而我是买得起房的人

我教你

听我就对了



所以嘴毒对他们来说,真不是可以笑一笑的小缺点。

毒,更像他们和这个世界对话的方式。

你开始会觉得这种人可恶,但你也看得出他的生存哲学与挣扎,他的一切人格特点都有来历与基础。

而姚志明式的刻薄,是架空的天降buff。

编剧只想让你被他倾倒,却没想过一个没有人性的人,如何为人所爱。



《承欢记》的原著中写姚志明向麦承欢求婚一段,如今看来颇有情趣:

姚志明把承欢搂在怀中,下巴放在她头顶上,“你是真爱他(指麦的前男友辛家亮),你不过是贪图我的身体。”

“难为你分得这么清楚。”

“我被利用了。”他微笑。

狡黠的姚志明一下点破了麦承欢的心思:最初和自己交往不过是馋了他身体。

此时,男女位置调转,麦承欢成了占据主导地位的人。

我们不谈剧版对小说的还原度,单比较人物的设计逻辑。

原著版姚志明,事业和爱情都成功在一个点,即通透。他能快速判断一个人的需求和目的,也会尖锐地直指问题实质。

但他最核心的魅力点,实际上是“明知如此亦为之”,他知道麦承欢的初心,却不改自己对爱的执着,这才产生了人物魅力。

而剧版呢。

人设建设太多,反而逻辑不通。

他轻蔑地歪着嘴,就把事儿都给干成了。



当然这类刻薄霸总也有超前的眼光。

同样出身富家的宫洺,是少见能让顾里吃瘪的人。

他给顾里倒上两杯茶,让她分别品鉴,而就在顾里分析得欢时,他突然击碎消费主义的幻象。

一切都是心理作用

看上去不同的

往往没什么差别



但如你所见,这通透不是为了相互理解,而只是为了耍贱。

这种功利主义一方面问题是扁平,让整个人物毫无破绽,因此也全是破绽。

另一方面是说服力不足。

你很难相信这样一个人会有真心,因为他好像随时都在算计着你。

我只在乎结果

至于过程怎么样

我不在乎



这类人物更典型的其实是《射雕》里的欧阳克。

狡诈狠毒,不择手段,但在嘴脸完全暴露之后还能反过来PUA你,一句“为了你我什么都敢做”,瞬间把自己的人格缺陷洗白成了对天下残酷、只为你痴情。

你不脱是吗

我就让老乞丐死无全尸

为了你我什么都敢做



这是他们和普通人的本质不同。

与其说他们通过玩弄人性到达成功,不如说他们把自己活成了方法论。

只是这样唯结果论的人生真的得到幸福吗?

从人设上说,姚志明和其他人或有不同,但不变的,是他们绝对以我为主的性格底色。

我对此感到担忧。

当创作者想通过嘴毒,再辅之以钱权,把刻薄也营造成魅力点时,或许他们忘了,对真正刻薄者来说,刻薄从来不是掩饰自我的工具。

就像嘴毒于他们,是和世界对话的方式。

刻薄对他们来说,也只是真实自我的一部分。

更直白的说法是,这帅的到底是刻薄,还是许凯本人?

营销没说清楚,且是故意在混淆概念。

这种把人格缺陷当魅力的营销,正在把一些我们反对了多少年的爹味元素重新包装上架,再度成为我们的口粮。

营销不是万金油,不是什么烂人设打扮一下,都配上桌吃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