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家的孩子!藤校、哈佛双料女孩,为啥选择躺平了(图)

6Park 生活 1 month



以哈佛女孩刘亦婷为偶像

她的人生被耽误了吗?

张倩曾经的人生,可能是无数家长眼中的范本。

她上初高中的时候,《哈佛女孩刘亦婷》和《墨迹》风靡全国,人人都知道刘亦婷手捏冰块锻炼意志力,曾子墨刷信用卡买名牌面试的故事。

在她们的影响下,张倩也当了三十年“别人家孩子”。2009年成为顶尖藤校达特茅斯唯一录取的中国大陆学生。毕业后考入哈佛读MBA,30岁晋升到VP。

坐在波士顿窗明几净的私人办公室里,挣着几百万人民币年薪,她本该就此“青云直上”,走上人生巅峰。



而她的社交账号名,却对自己曾经接受的精英教育充满调侃——“都是刘亦婷和曾子墨耽误了我”。

32岁的她在事业上升期选择了裸辞躺平。带着全部家当和可爱的狗狗,飘洋过海来到了热情自由的葡萄牙里斯本。

和她聊天后,我发现虽然精英教育成就了她,但也带给她无尽的焦虑、压力和安全感缺失。

01

04年出自制光碟

龙虎榜埋下藤校种子


张倩在上海长大,从小接触的就是一流的教育环境。

2002年作为六年级新生进入上外附中,她还没走进教室就被校门口的龙虎榜震撼。

红色的宣纸,黑色油亮毛笔字书写着优秀毕业生的去向——哈佛、耶鲁,各个藤校,也有清华北大。那个时候起,上大学就要上藤校已经深深种植进了小张倩的心里。



学校各种活动都有,张倩印象最深刻的是刚入学不久看到的一场由高一同学排演的阿拉丁音乐剧。现场演出,现场录制,最后还出了学生自制光碟。校园内部,大家争相抢购。

“当时觉得怎么那么厉害,这么好听,回去听了很多遍。”如今看起来这种校园活动已经不算特别,但当时还是2004年。

在这样的环境中学习成长,张倩积累了丰富的履历。她在SAT和托福中都成绩出色,此外还被选为08年的奥运火炬手。

于是顺理成章地,2008年年底,她收到了达特茅斯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2020年,《哈佛女孩刘亦婷》出版整整20年后,张倩也从哈佛MBA毕业。至此,她真的成为了下一个刘亦婷,—路名校、事业成功、德智体全面发展。



一般大家会觉得,她这样的“卷王”学霸肯定拥有超强的抗压能力,但是她告诉我,她学习其实从来靠的不是吃苦。

“我读书好纯粹是因为很擅长读书,然后给我正向的反馈,让我更多想做这件事,给我很多自我价值感。但是如果说读书对我是一件难事的话,我早就退缩了,我其实是一个不想吃苦的人,谁想吃苦?大家都想逃避。”

她不擅长普拉提,所以尝试了一次就放弃。达特茅斯时期她修的两门荣誉级别的数学课太难,上了一个月她就想换到普通班去。还是教授挽留劝说,告诉她大学课程听不懂很正常,她才勉强留下来。

也是从大学时期开始,她才开始像大多数人一样,学着“忍一忍”。

02

眼高手低的“精英”

安全感缺失是常态


第一次走出象牙塔,认识到精英教育的缺陷,是在工作之后。

大学时期张倩周围的同学都背景雄厚,西方精英文化占据着主流,其他学生容易被边缘化。当时她也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只想着“我也要看上去和他们差不多”。

2016年,她参加了阿里的一个国际化管培生项目。这里聚集了31位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名校毕业生,很多都是MBA刚刚毕业,张倩是其中唯一的中国人。

她一边工作、学习、成长,一边观察着“国际精英们”和杭州本地同事的碰撞。



和“精英们”不同,很多本地同事并没有名校背景,但却拥有强大的实际业务能力。

“很小的时候他们就进入到了这家公司,一路跟着公司成长,但是我发现他们的工作能力学习态度,包括人品都是非常优秀的,思维也很灵活,经常能跳到‘盒子’外,这跟学校是完全没有任何关系的。”

相反一些所谓的精英却显得傲慢而难以融入。

有一个同样毕业于达特茅斯的美国男生在团队讨论的时候和张倩发难。因为张倩有语言优势,和周围女同事都能打成一片,工作、沟通,生活中还一起去做指甲,大家都喜欢和她玩。

这件事本来很正常,但在他眼里却变成了“暗箱操作”,聚光灯下成长的他没办法接受灯光打在别人头上,尤其还是打在一个看起来矮矮的中国女生头上。

但真让他自己去做张倩的工作的时候,他又不愿意学习排版、制作头图这样简单细致的运营基础,觉得大材小用,委屈了自己。

对此,张倩也很无奈。她觉得这个男生表现出敌意的主要原因可能还是缺乏安全感,当“天之骄子”的标签成为习以为常,就很难再放平心态,接受哪怕一时的失势。



类似的焦虑心态在她身边比比皆是。

有人已经巨瘦每天还要花两三小时减脂,患有进食障碍和身体畸形障碍;有人刚毕业就进入顶尖投行,却从不敢用社交媒体,因为怕“看到比自己更有钱的人会不快乐”;有人毕业普林斯顿,却因为心理健康问题被两次休学。

天生聪明的人,也更容易感受到压力。他的工作能力、收入、地位、个人价值越高,就越敏感。长期刺激下,就容易焦虑和抑郁。

03

焦虑到出车祸

裸辞后躺赚27万

去年春天,32岁已经升至企业高管的张倩选择了辞职,去往生活氛围更加轻松惬意的里斯本。

裸辞的原因,还是因为焦虑。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每周工作60~80小时是她的日常。白天红牛咖啡,周五晚上全公司一起喝酒。那时的她信奉“Work hard,drink hard”,一次还因此断片躺进了医院。

过去三年里,她看上去很健康但每年都要做活检观测自己是否癌变。23年年初查出大约50%的概率是前期癌症级别,做了小范围结节切除。

这种高压环境下她一路扛来,却从未能解脱。

新来的老板要求严苛,每次开会都让她害怕;61岁的本地下属一言不合就发火、大吼,控制不住情绪。张倩甚至担心他会带着枪来上班。



那段时间她的脑子里一刻不停地转着各种事,睡觉、洗澡都无法放松,“感觉真的脑子像轮子在转”,过马路还因为失神出了车祸。虽然不太严重,但让她心有余悸。

瑜伽是她坚持了很久的爱好,一周要去4~5次。但在那时的一节课上,她发现工作压力实在是太大。瑜伽的目的是让人清空大脑,而她在整节课上没有一分钟能够停止思考工作的事情,她永远不可能清除掉头脑里的毒素。



想清楚这一切之后,她做了一个城市宜居表格,人生中头一回把自己的需求全方位放在第一,而不是像以前一样,周围人公认什么好她就去做什么。

04

赶海、冲浪、采蘑菇

27度的里斯本蓝天白云

去年初春,张倩搬到了里斯本,并在夏天正式辞去了工作,成为了自由职业者。

她说:“在西班牙,你要准备好蛮多时间浪费的”。

这里节奏缓慢,生活成本比美国低了30%~40%,但同样非常多元化,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居民。

她的新家是里斯本的地标建筑之一。一共200平米,五室两厅还带车位,每月租金2500欧(约19276元人民币)。厨房非常大,除了卧室之外还能腾出专门一间做办公室。



这间办公室里,她每周大概工作4~5个大半天。工作内容多种多样,什么都有。

“比如上个月会有少量的咨询收入,这个月可能一点都没有。一般到年底MBA申请的留学咨询会收入稍微高一些。也有长期的一个房产投资,是想把乡村的破旧房子给改造成一个新的有艺术价值的房子。”

小红书、播客也是她的职业之一。现在她还在写一本书稿。

她不太担心收入问题,觉得全年大概有一些收入就可以了,至于具体集中在哪个月份哪个季度倒是无所谓。

“就像财产配置一样,有各种各样时间轴的,有各种各样风险的,有各种各样可能收益的,把它变成了一个组合职业。”



剩余时间就如同当初她想的那样,全部留给了家人和自己。

去年夏天,她有了充裕的时间赶海、冲浪,一次次被大西洋巨浪打得反身翻腾三周,一边痴笑一边浮出水面。

她走在27度蓝天白云的里斯本街头感叹,整整一个夏天没有任何喝酒的念头;她甚至还专门录制了去森林里采野生鸡油菌的视频,回家和男友一起开心地做了六道菜。

有一天拎着一盒超市买的猪尾巴走回家时,一个年轻陌生女孩专门拦下她,告诉她,“你今天好漂亮。”她知道,漂亮的是她的状态。



总结现在的生活,她笑称自己每年躺赚27万美金。

“工作时每天的有毒情绪等同于约100美元,入睡前不再焦虑等同20美元,同等条件租房生活费每月省3000美元,情感丰富后消费欲望下降省20000美元。”

还有身体健康皮肤发光,不控制饮食体重却自然下降,大姨妈变正常,有更多情绪价值提供给朋友和家人……新生活带来的惬意快乐,远远超过了百万年薪。

高中时期一心读取藤校的张倩,曾经写过不少播客,被当时梦想留学美国的学弟学妹关注。如今十几年过去,大数据又把她裸辞后的生活推回给同一批读者。

时代在变,人们对生活的理解也在改变。曾经以为幸福就是爬藤后的精英式生活,如今越来越多人看到,幸福的模样不止一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