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学霸杀妻案:嫌犯拒坐被告席 要跟女孩父母争遗产?

6Park 生活 4 weeks, 1 day



震惊中美的谷歌华人工程师杀妻案,于当地时间4月19日(周五)终于再度开庭,进行首次认罪听证会。1月16日,陈立人因涉嫌杀害妻子于轩一,后因住院、5次缺席提审,直到2月9日才在第6次提审时现身。

(2024年2月9日,硅谷杀妻案嫌犯陈立人曾头戴头盔现身提审 | 图源:World Journal)2个月过去,这一次,陈立人的头上没有了首次出庭时所戴的“白色头盔”(人道约束软壳防护头盔,通常用来防止自杀、自残),但据在场记者报道,他的头发不知为何少了一块,疑似头部受伤所致。

而且,和上次一样,他没有坐被告席,而是坐在律师席一侧、前有遮挡物的椅子上,导致在旁观席上的任何人都无法观察到他的一举一动。不过,据在场记者报道,陈立人看上去“精神状态良好”,尽管法庭为陈立人指派了翻译,但显然他和律师之间能够进行无障碍对话。

(4月19日,圣他克拉拉县法院 | 图源:WJ)本次认罪听证会上,陈立人需要对检方提出的重罪指控进行答辩,选择认罪、不认罪或不抗辩,然后才能推进接下来的程序。从头戴怪异头盔,到头发秃了一块,再到两次出庭都不坐被告席,陈立人到底在耍什么花招?这次提审,对于案件的走向,又会起到怎样的作用?



咱们还是先简单复盘一下这起极度残忍和悲痛的事件——2024年1月16日,加州圣克拉拉位于Valley Way的一处民宅爆发华人杀妻血案,27岁的丈夫陈立人将妻子于轩一家暴致死。经确认,陈立人,身高1.9米,高中毕业于百年名校四川成都七中,2014年考入清华大学,其高考成绩至今还挂在母校的高分名单上;于轩一,与陈立人同岁,来自吉林白城,2014年以702分的高分,成为吉林松原市的理科状元。

(两人都曾因高分考入清华接受媒体采访 | 图源:网络)他们两人,皆毕业于清华大学,都在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深造,之后都进入谷歌、年薪百万,从小到大都是“别人家的孩子”。两人的社交媒体都置顶对方,一起分享攀岩、滑雪、喂养猫咪的照片,俨然一对甜蜜夫妻。同学、同事、邻居们也给出很高评价,称夫妇二人都很友善,为人靠谱。

正因此前形象如此文明、健康、成功,杀妻现场更尤为惨烈、暴虐、血腥——据法庭和警方的公开文件,警方强行进入现场后,发现陈立人跪在地上一动不动,双手举在空中,呆呆地望着前方;而他的妻子于轩一躺在一片血泊之中,头部有严重的钝器伤,已无生命体征。经过询问,陈立人承认并称“我打了我的妻子”,时间是“昨天”。警方因此推断,丈夫陈立人徒手、反复击打妻子的头部,最终导致其死亡。由于殴打妻子时间太长,“陈的右手肿胀、发紫。他的衣服上、腿上、胳膊上和手上都是血迹。”

(图源:Santa Clara Police Department)检方随即对陈提出重罪指控,并勒令其不得保释;负责此案的检察官嘉德伯格(Michael Gadeberg )亦表示:“我们的目标,不让他再次伤害他人。”然而,如此证据凿凿、板上钉钉的杀妻案件,却在司法程序上一拖再拖......据公开信息,案发之后,陈立人的家人迅速找到了当地的金牌律师施罗德( Wesley J. Schroeder),在该律师的40年的刑事诉讼经验中,尤其擅长应对伴侣虐待、家庭暴力、谋杀等案件。

(担任陈立人的辩方律师施罗德 | 图源:律师事务所网站)而陈立人更是借故送医、连着5次放法庭鸽子,直到2月9日的第6次提审才终于现身。这位凶手也并未入座被告席,而是全程面无表情,站在他的辩护律师施罗德后面。更讽刺的是,一拳拳重击妻子头部致死的陈立人,自己却戴着防止头部受伤的白色头盔。在简单的信息确认、完成提审手续后,法官便宣布于4月19日13:30进行答辩。

(2024年2月9日,硅谷杀妻案嫌犯陈立人曾头戴头盔现身提审 | 图源:World Journal)原本以为4月19日的这次出席会有一定进展,但令人意外的是,陈立人当庭并未作答辩。他的代理律师给出的理由是仍在等待于轩一的尸检报告结果,而下一次听证会将于6月7日举行。也就是说,案发已过3个多月,在司法程序上仍然没有任何实质推进...... 而负责此案的检察官亦无奈表示,由于要保护被告的正当权利,并不能保证下一次的听证会有任何进展。考虑到根据加州法律,之后还会有预审、庭审、量刑等一系列流程,可能一两年之后才能看到最终审判。

问题是,我们可以等,但于轩一的父母等的起吗?要是真的拖到那个时候,迟到的正义,还算正义吗?要知道,于轩一出身普通工薪家庭,父母直到1月底还在国内奔忙处理签证,且“没有任何途径获取好的法律援助”(于轩一亲友微博语),当时美国奔丧还要求助清华校友会。

(据公开资料,于轩一和陈立人在2023年春天买下这栋房子,交易价格为204.88万美元 | 图源:WJ)更棘手的是,关于死者于轩一遗产的民事案件,也于2月13日向法庭递交,受理这起遗产纠纷案的是当地“遗嘱认证和精神健康法庭”。据美国司法界人士分析,此后免不了还要上演一场陈立人与于轩一家人关于房子和相关遗产分配的争夺战......

(2月12日,事件发生的独栋屋旁,两间专业犯罪后清理公司车辆)

主页君真是为于家父母心酸,更可怜于轩一被家暴致死、至今讨不回公道。

而只要我们不惮直视惨烈的现实,就会发现,这种亲密关系中的暴力行为,其实如此普遍......



依官方定义,家庭暴力是“亲密伴侣之间的暴力、恐吓行为、身体虐待、性虐待或精神虐待等行为。”虽然无论男女,都有可能成为家庭暴力案件中的施虐者/受害人,但当前社会的亲密关系中,男性往往在各方面占据主导位,再加之先天的体能差异,家暴加害方绝大部分为男性是不争的事实。据@全国妇联数据显示,在我国2.7亿个家庭中,约30%存在不同程度的家庭暴力,其中施暴者9成是男性。

当然,这种情况,在全球范围内都有普遍性和一致性——在美国,有1/4的家庭存在家庭暴力;每1个月,全美家暴热线会接到23500个电话;每7.4秒,就有一位女性遭到伴侣的殴打。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言语、精神暴力,也是不容忽视的暴力行为。

比起容易鉴别的身体暴力,轻视、侮辱、谩骂与精神操控等精神暴力更为隐秘幽暗,往往令人费解、难以察觉,长远来看,对受害者的伤害更大、影响更深。

2019年,北大牟林翰虐待案曝光,为我们揭开了精神暴力罪恶的冰山一角,也让无数人知道了“PUA”、“煤气灯效应”——

2019年10月,22岁的北大法学院女生包丽服药自杀,并最终于半年后抢救无效去世。

此前1年多里,其同为北大学生的男友牟林翰,对包丽开展了漫长的精神与身体暴力,以羞辱、威胁,扇耳光、拍裸照、甚至鼓励自杀的方式,不断要求女友证明对自己的“爱”,并最终摧毁了包丽的自我意识。

2023年,被告人牟林翰,以虐待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2个月,同时判决其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73万余元。

(图源:公众号“凯旋十二”)北大牟林翰案,以及最近发生的这起清华谷歌工程师杀妻案,都证明了——高学历,与高智商挂钩,但不能过滤人渣。无论高学历与否,对绝大多数女性受害者来说,唯有摆脱不良亲密关系的操控、剥夺和禁锢,才能重获新生。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剧照)

一个十分常见的问题是:为何被虐者会继续留在施虐者身边?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罗翔曾指出:女性受害人平均被家暴35次,才可能去寻求司法救济。妇联研究更是显示,受害者平均要7次反复,才有可能彻底摆脱暴力关系。心理学中,有一种定义叫“受害妇女症候群”——女性受害者在挨打中,一次次地意识到力量的悬殊,会产生强烈的无助感,因而心理逐渐走向瘫痪状态。再加之施暴人也会用撒谎、乞求、哭泣、下跪、甚至以自杀相威胁来表达“悔恨”,处于弱势地位的受害者往往妥协,形成恶性循环。

更何况,统计数据显示,大部分与家暴有关的死亡,实际上是在受害者决心离开/分手/离婚后发生的。据联合国毒品与犯罪机构(UNODC)数据,2017年全世界共有至少87000名女性被故意谋杀,58%女性死于家庭成员之手,其中亲密伴侣(丈夫或男友)占了34%。(这意味着,每一天,世界各地都有137名女性被自己的伴侣或亲人杀害。)这份报告最后无不尖锐地指出:对于女性来说,家才是最危险的场所。

(若妻子失踪,其丈夫则为最大嫌疑人的3大原因:“It’s always the husband”、“It’s always the husband”、“It’s always the husband” | 图源:美剧《重案组》)所以,除了习得性无助、担心被报复和杀害,举证难度大、诉讼成本过高且效果不佳等困境,缺乏强有力的社会支持系统,才是许多女受害者遭家暴后、司法救助意愿不高的重要原因之一。就算我们不能给予受害者直接的援助,但在家暴案件曝光后,少一些对受害者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多一些对环境安全与犯罪本身的讨论,也是给予她/他们的莫大支持。



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本次陈立人的出庭,热度真的大大下降了,各大论坛都显得有些冷清,甚至没有登上微博热搜。而早在案件刚曝出时,就有不少人惊呼陈立人为“国内相亲市场顶流”、“人类高质量男性”:



(截图自于轩一亲友微博@林黛佟湘玉)

还有不少人,可惜一个高材生沦为杀人犯,便不惜从受害者身上找原因,甚至制造黄谣,试图证明其合理性:



可家暴犯罪分子,到底有什么值得可怜的呢?

陈立人如今的身份,首先是个杀人犯,其次才是高材生。

如果这样的人都能在舆论层面得到广泛谅解,那被拳头活活打死的于轩一,她才年仅27岁,她的人生就不值得惋惜吗?

退一万步说,难道于轩一、包丽、千千万万的女性受害者,如果不是高材生,也不是完美受害者,就应该被伴侣家暴、甚至被置于死地吗?



反家庭暴力,任重而道远。

如何让人类的一半人口生活在更安全的世界?

这才是纷扰嘈杂的吃瓜信息之后,我们最应该思考的问题。

后续进展,主页君一定会持续关注。



愿天理昭昭,善恶有报。

也愿本案的教育与警醒意义,不要那么快被大众淡忘。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