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胎不合法 美国医生人人自危 她在厕所痛苦流产(图)

6Park 生活 3 weeks, 6 days

2022年,美国最高法院推翻了“罗诉韦德案”的判决结果,女性的堕胎权不再受到宪法保护。

这件事不光对想堕胎的女性有很大影响,竟然也给想要生下孩子的孕妇出了个难题——

一些医院的急诊室拒收孕妇的投诉激增。

尽管联邦法律规定,急诊室必须治疗或稳定处于活跃分娩状态的孕妇的病情,如果没有人员或资源进行治疗,要将孕妇转移到其他医院。

医疗机构如果接受了医疗保险资金,就必须遵守这样的法律。

然而现实中,孕妇被拒收的情况还是不止一次发生了......



(孕妇就诊,示意图)

最近,联邦调查文件中就披露了这样一个案例。

2022年7月,“罗诉韦德案”被推翻的一周后,一名怀孕9个月的孕妇出现宫缩。

她赶到得克萨斯州马林市福尔斯社区医院,值班医生却拒绝收治她。

医生来到分诊台跟她说:“我们没有产科的服务和能力。”

护士提醒医生,可以先检查一下孕妇还有没有羊水,但医生态度坚决地让患者开车去另一家医院。

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的调查人员表示,福尔斯社区医院的做法已经违法了。



(相关报道)

类似的拒收案例也发生在得州的休斯顿圣心急救中心。

一名孕妇被丈夫送到这里,前台的工作人员却拒绝为她办理入院手续。

这名孕妇的情况已经不允许等待,最后她在急救中心大厅的洗手间里流产了。

患者就在急救中心,但急救中心却不收,没办法,她的丈夫只能拨打911求助。

“她流了好多血,而且流产了。”

“我就在医院,但他们说帮不了我们,因为我们不是他们的患者。”



(圣心急救中心)

急救人员是在20分钟后赶到的,将这名女子送往医院。

当时,他们也很纳闷圣心急救中心为啥不收治这名患者。

后来,一名急救人员告诉联邦调查人员,他们问该急救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员这名患者的孕龄时,对方的回答让人无语。

“不行,我们不能告诉你,她不是我们的病人。”

该中心的经理拒绝回应此事。

据调查,该中心在得州获得了独立急诊室许可,跟医院没啥关系,但按照该州法律,他们也有责任治疗和稳定患者的病情。

在出了这档子事后没多久,该中心就不再接受医疗保险资金,彻底不受约束了。

(圣心急救中心)

第三个案例来自北卡罗来纳州罗克斯伯勒市帕森纪念医院。

一名腹痛的孕妇来这里就诊,想做B超检查,工作人员却说不能给她做B超。

而且,医护人员当时没有提醒她,在情况不稳定的时候离开医院会有多大风险。

这名孕妇去了另一家医院,路程花了45分钟。

走到半路她就在车里分娩了,可是孩子没能活下来。

帕森纪念医院自行上报了这件事。

一位医院的发言人说:“我们会为员工提供持续教育,以确保其行为符合规定。”

(帕森纪念医院)

第四个案例发生子阿佛罗里达州墨尔本市霍姆斯地区医疗中心。

一名保安拦住一名孕妇,不让她进入分诊区,就因为她当时带着一个小孩,孕妇没能就诊。

第二天她再来时,医生已经听不到胎心了。

该中心同样不愿对此事进行回应。

按照规定,如果急诊室拒收患者、没能尽责任稳定患者病情或者将患者转到其他医院接受治疗,他们将面临巨额罚款。

违规行为还有可能让医院失去获得医疗保险资金的资格。



(霍姆斯地区医疗中心)

上面这些病例只是被报道出来的一小部分,但已经让人不由得担心,堕胎权方面的改变,会让美国女性在孕期遇到紧急情况时无法获得及时的护理,也让人搞不清医生能为孕妇提供哪些治疗,特别是在那些颁布了严格堕胎法的州。

“罗诉韦德案”的判决被推翻后,医生们都担心惹麻烦,不愿意接诊孕妇。

哪怕是来紧急生产的孕妇,医生也不敢接诊。万一孕妇流产或出现难以预料的状况,那医生就要在这高压法律下承担责任。

但做出违背医德的拒诊,孕妇出了问题,索赔对象往往是医院。可以说这种看起来毫无人性的现状,是医生出于“自保”的选择。

“他们非常害怕怀孕的患者,以至于急救人员都不会去看一眼,只希望她们离开。”

2022年,拜登政府表示要对十几家未能妥善治疗怀孕患者的医院进行处罚,但现在也没有后续。

一般这种情况,罚款要很多年才能征收到。



(孕妇就诊,示意图)

继2022年的‘推翻罗诉韦德案’之后,美国高等法院正在处理第二起重大堕胎纠纷。

被告是爱达荷州的堕胎禁令。

禁令规定,只有母亲的生命受到威胁时才允许合法堕胎,就算是健康受到威胁都不够格。

该州总检察长表示,联邦法律要求急诊室在紧急医疗情况下保护未出生的孩子,该州的堕胎禁令“符合”联邦法律的这些规定。

官司的原告是拜登政府,他们觉得爱达荷州的堕胎禁令已经违反了联邦法律。

理由是如果医院拿了医疗保险资金,就必须为怀孕患者提供服务,也包括堕胎。

双方在这个问题上已经纠缠了好久。

下周三,最高法院将就拜登政府起诉爱达荷州医院堕胎禁令一案听取各方辩论。



(美国最高法院)

白宫性别政策委员会主任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任何女性都不应该被剥夺她所需要的医疗护理。”

“所有的患者,包括正在经历与怀孕有关的紧急情况的女性,都有权获得《紧急医疗和劳工法案》所规定的紧急医疗护理。”

如果违反了《紧急医疗和劳工法案》的相关规定,医院要面临罚款或失去医疗保险资金的情况。

这对医院起到了制约和震慑作用,因为失去医疗保险资金,很多医院就无法经营。

不过在现实生活中,情况远远比法案上写的复杂。

据说,一些医院绝收孕妇的原因是,这些孕妇跟工作人员没有建立良好的关系。

万一这次法院取消或削减上面的制约措施,那会导致更多医院拒收患者,而且不用担心受到联邦政府的处罚。



(医生接诊,示意图)

美国高级卫生官员曾说,

“决定患者是不是该接受紧急医疗护理的,应该是医生,而不是政客。”

但以美国现在的情况来看,

实现这一点并不容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