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酸大王”走上前台 中国老板的尽头 是直播带货(图)

大鱼新闻 财经 4 weeks, 1 day


1

“大家好,我是张核子,今天入驻抖音,分享我的创业故事以及心得,欢迎大家关注我”。

时隔2年,传奇人物张核子走进了镜头。

2022年,被坊间誉为“核酸大王”的张核子,在全国注册数十家核酸检测机构,累计为7亿人做过核酸检测,还说要让公司上市,基本上“哪里有他的公司,哪里疫情爆发”。

网民愤怒讨论,要求彻查,但张核子始终毫发未损。

近期,张核子在各大平台开设了账号,开启了访谈+直播带货的创业之路。

在访谈中他提到:

“张姗姗”不是自己的女儿,只是公司一名勤勤恳恳的老同事。



他本人也没有背景,而是出身农村,8岁时母亲就过世了,是父亲把兄弟三人养大的。

2000年左右,中国楼市兴起,张核子从公职单位辞职下海,转行做起了别墅设计与装修行业,狠狠赚了一笔。

2012年,基因检测等科技苗头火爆时,转行基因检测行业,十余年发展扩建45城,当新冠病毒在全球肆虐后,张核子迅速调整策略,瞄准技术门槛低的核酸检测业务,半年时间的营业额超过4.5亿。

而对于“核酸造假”的质疑,张核子解释:

从来没有核酸造假,核酸造假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当时只是员工将统计资料填错了,其实阳性人员正常隔离了,后来也及时纠正。



无论事实如何,张核子这样的老板出来搞自媒体,自然是自带流量。

从视频内容看,张核子多是分享一些创业的见闻,并预测当下的几大风口:

比如农村农业经济、电动车配套、AI等等。

别的不说,张核子的对风口的把握和执行力,的确是常人难以企及的。

说起当下的创业风口,他也是头头是道,比如他就说现在国家是鼓励预制菜的,这也是乡村振兴的重要抓手,因此预制菜和农产品的粗加工、农村直播、农村建设都是很好的风口。

“这个风口一定可以有为,甚至做个十年二十年都没问题。”

最后,他还不忘给自己带个货:我们公司最新研发的大米……



尽管张核子前几期视频的评论区,伴随了大量的质疑和骂声,但日子久了,崇拜他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甚至还有数百人通过充值,进了他的“会员群”。

老实说,张核子提到这些所谓的风口,都是现在火热,或者已经热过的赛道了,他的这些预测,并没有多少前瞻性和创新性。

但创业导师的人设,不知不觉就在几个视频中建立。

再加上他在疫情期间的“精准踩点”,群众多少认为这个人是真有点本事的……

想当初网红讲师张雪峰,也是利用了某些信息差,凭借志愿填报和考研指导,在不知不觉中,就构筑了一个影响力极大的商业集团。

2

中国老板的尽头,或许就是直播带货。

最近一两个月,直播带货的老板可不只是张核子。

小米的雷军,已经数次因为自己的出镜讲话,让企业和自己登上热搜,小米SU7的热度也是持久不下。

此外,蔚来的李斌、360的周鸿祎、新东方的俞敏洪、搜狐的张朝阳、京东的刘强东,也纷纷亲自下场,进入直播行业。

其中刘强东的直播形式,饶有趣味——他不是自己直播,而是学英伟达的老板黄仁勋,用AI技术生成的数字虚拟人直播。

只是和老黄的AI技术相比,京东的灵犀所生成的“采销东哥”要生硬很多。

表情、口型、语气基本都对不上。



中美企业科技上的差距,在直播带货上,一眼分出了高低。

可即便如此,刘强东的首次AI直播,围观人次超过了千万,一下子就给企业节约了不少营销费用。

大佬入局,背后是一种企业增长的焦虑。

京东在电商三强中的存在感,已经越来越低,刘强东的几轮“百亿补贴”依然难改京东电商的颓势。

另一头的雷军,已经把直播当成了日常,每天都和网友分享自己的秘辛。

4月18日,雷军凭借一场直播,把小米SU7再次推上了热搜。

“我不是爽文男主,也没考过700分,人生低谷时卡里也没有40亿。”



一场直播,两个热搜。

这个营销效果,说是给企业节省了几千万也不为过。

搞得隔壁的友商也不得不“打不过就加入”,什么周鸿祎、李斌、李书福也顾不上自己的身份了,直接通过直播互动,给自家企业站台。

而且从效果上看,都还不错。

比如吉利董事长李书福,拉着俞敏洪,在自家的银河E8上直播,笑谈风云。

再比如李斌回应网友说他的老婆情商低,态度非常诚恳,一场直播下来,涨粉十几万,还捞了几万块的打赏。

360的周鸿祎,投了不少汽车企业,通过走访哪吒工厂、乘坐华为问界,都给这些车企带来巨大流量。

就连国企长城的老总魏建军,也在4月15日下场,开启直播,宣传自家的全场景NOA。

从互联网到新能源,“晋西北卷成了一锅粥”。

在中国的消费市场,企业家亲自带货在过去是少有的,但现在看来,随着吃螃蟹的越来越多,将来这一定会成为趋势。

3

老板们纷纷走上直播的大山,路上碰到了山顶上下来的大神。

淘宝系的李佳琦已经慢慢转型幕后,培养直播人才。

抖音头部小杨哥直接宣称,2024年将减少直播带货场次,并考虑将过亿粉丝的账号直接交由徒弟使用。

自己的重心,准备放在投资影视行业上,要拍电影了……



快手头部辛巴则是坦承,虽然集团一年营收超过500亿,但减去各项成本,也没赚多少钱,他准备暂停直播,出去学学人工智能……

其实,随着监管的趋严,主播的直播带货,已经面临着各种不可控的因素,无论是辛巴、大小杨哥,还是李佳琦,早就因为直播售假、说错话得罪用户等一些事件,负面缠身。

谁也不知道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会长什么样。

“头部主播”退场,是身不由己,也是看到了前途的尽头。

当初薇娅退居幕后,转型投资界,涉足医美、家电、AI,已经培养了几个IPO,赚得更多了。

这或许就是给后辈们指明方向。



但是,很多老板却想上山跋涉,跃跃欲试。

这是直播发展的必然,因为无论老板还是主播,核心就是卖货。

主播不卖货,是用户习惯了某种审美疲劳,大吼大叫。

老板卖货,是想深度了解用户需求,在降本增效的大时代,进一步减少销售成本。

无相君昨天吃地摊,发现摊主竟然是附近一家服装店的老板娘。

问她怎么转行摆摊了,老板娘感慨:现在实体店不好做了,我们做服装的也知道,怎么干也干不过直播的,人家成本低,客流又大,现在我们也尝试直播了。

“总要适应这个时代吧……”

中国老板的尽头,是直播带货,这就是时代的答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