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尖研究所所长遭Science撤稿:学术造假“窝案”(图)

大鱼新闻 科技 3 weeks, 6 days

近日,一场涉及神经科学和癌症研究领域的造假风波席卷学术界。

此次风波核心是美国科学院院士Laurie Glimcher。4月19日,Science杂志撤回了一篇2006年4月28日发表的论文,Laurie Glimcher正是这篇论文的通讯作者。

Science给出的撤稿原因是,基于从2021年2月开始的内部调查和分析,文章中有许多关键图片存在问题,论文部分作者认为这些数据已无法支持原研究结论,因此撤回了这篇论文。

俗话说“拔出萝卜带出泥”,撤稿事件背后牵扯出了更多学术造假情况,多名学术“大牛”的学术不端行为浮出水面。



4月19日,Science杂志撤回Glimcher的论文。

论文一作拒绝撤稿

第一位要介绍的涉事“主角”是这篇撤回论文的第一作者——“明星神经科学家”Claudio Hetz。

18年前这篇文章发表时,Hetz正在美国哈佛大学做博士后工作,而Glimcher是哈佛大学免疫学和医学教授,她也是Hetz的导师。Hetz当时所做的研究主要与细胞凋亡有关。

人体每天都有很多细胞死亡,死亡方式也五花八门,其中一种“死法”叫细胞凋亡。细胞凋亡是机体维持组织稳态和胚胎发育的重要机制之一,受多种信号分子的调控。促凋亡Bcl-2家族成员BAX和BAK蛋白在细胞凋亡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Hetz的这项研究则揭示了BAX和BAK通过与内质网应激感应蛋白IRE1α相互作用以调节未折叠蛋白反应的机制。当年论文一发表,就引起了广泛关注,被认为是细胞凋亡和蛋白质稳态研究领域的重大发现。

论文发表的第二年,Hetz就入职智利大学,继续研究这些蛋白质,而且一路上做得风生水起。现在,Hetz已经是智利大学生物医学神经科学研究所所长,哈佛大学兼职教授,更是国际神经科学和细胞生物学领域的领军学者之一。

后来,不断有人对论文中所用的图像提出质疑。Hetz曾在PubPeer上回应过对这篇论文的质疑。Hetz指出,图像问题是无心之失,他提供了有关研究的一些原始数据。不过该回复已从他的网页上删除。





Hetz被质疑的实验图片。图源:PubPeer

对此,学术侦探Elisabeth Bik表示,这份回复中提供的图像似乎与在这项研究中发现的重复无关。考虑到所有这些问题,Bik建议期刊撤回这篇论文。Hetz没有再作出回应。

2021年1月13日,Hetz被指控在他作为作者或共同作者参与的一些已发表的研究论文中存在违规行为——窜改照片。

今年1月,学术侦探、分子生物学家Sholto David也在一篇博文中强调了这篇论文的问题。David写到,当时Hetz所在大学对他进行了调查,并发布了一份谴责性报告,指责Hetz“极大的粗心和缺乏严谨性”。而Hetz则轻描淡写,只是对自己没有使用更高版本的Photoshop来更好地处理图像表示遗憾。

在2021年9月的一次采访中,Hetz谈到了他所处的境况。这是他被指控后第一次接受采访。他承认犯了错误,但澄清说,这些错误从来都不是故意的,也没有欺诈行为。他说,这段经历让他和他的团队拥有了新的图像处理工具,以防止此类错误再次发生。“我们向发表的期刊发送了更正内容,并且被接收了。”

有位学者表示,Hetz的更正是错误的,“不足以恢复人们对相关数据可靠性的信心。”发表在Science杂志上的撤回通知还指出,作者不再相信这些数据支持该研究的结论。

这篇论文对于Hetz的意义重大,是他截至目前在Science上发表的唯一一篇论文。Science出版商、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发言人Meagan Phelan透露,Hetz反对论文撤回的决定,因为他“坚持论文的结论,部分是基于他的实验室所做的额外实验。”

4位著名学者,一家世界顶尖研究结构

作为Hetz的导师,Glimcher的学术造诣和地位十分崇高。

1976年,Glimcher以优异成绩毕业于哈佛大学医学院,在免疫学和骨质疏松研究领域取得了一系列重要成果。上世纪90年代末,她开创性地揭示了白细胞帮助免疫系统对抗感染和疾病这一机制,彻底颠覆了免疫学,也为后来的癌症免疫治疗奠定了基础。

她是全球首屈一指的肿瘤治疗机构——哈佛大学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DFCI)的所长,该研究所出过诺贝尔奖得主。在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的癌症治疗药物里,出自DFCI的药物占了半壁江山。



哈佛大学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DFCI)。

谁能想到,如此级别的学术“大牛”也会被撤稿。不光Glimcher摊上大事,她领导的DFCI也卷入学术造假风波。DFCI还有3位高级研究人员也被指控涉嫌学术不端,他们分别是DFCI执行副总裁William Hahn、实验医学高级副总裁Irene Ghobrial、哈佛医学院教授Kenneth Anderson。

今年1月,David在博文中指出,他使用人工智能图像分析软件ImageTwin和手动检测相结合的方法来寻找论文中的错误,发现这4位“大牛”的多篇论文涉嫌实验数据造假。被投诉指控的57篇论文发表时间从1999年至2017年。这些论文涵盖了癌症基础研究,并发表在Cell、Nature Medicine和Science等一系列期刊上,主要问题是通过修改图像伪造数据,多幅图像中发现重复痕迹,有些甚至直接复制、粘贴。





2003年Glimcher作为通讯作者发表在Nature Immunology上的论文,图片存在明显的复制粘贴行为。 图源:PubPeer

四人中,William Hahn的学术诚信问题更严重。他在PubPeer上被质疑的文章多达40多篇,有18篇与图像问题相关。其中比较典型的是2005年发表在Cancer Research上的一篇论文,存在非常多的拼接和重复现象。目前这篇论文已于今年3月15日被撤回。





Hahn作为通讯作者于2005年发表在Cancer Research上的论文中,图像存在大量拼接和重复问题。 图源:PubPeer

如此集中在同一个科研机构的学术不端行为令学术界瞠目结舌。在过去的几周里,DFCI撤回6篇论文,并对另外31篇论文进行数据更正,还有16篇论文正在接受调查。调查可能会持续一年之久,这场造假风波不知何时才能落下帷幕。

造假不断,情况只会更糟

近年来,学术不端行为层出不穷,不少精英高校都未能幸免。

此前,美国斯坦福大学前校长Marc Tessier-Lavigne被指控窜改图像和论文数据,《斯坦福日报》首次曝光了他的学术不端行为,在经过8个月审查后,于去年夏天辞职。

大约在同一时间,哈佛商学院教授Francesca Gino被指控伪造数据,导致该大学开始对她的任期进行正式评估。

去年12月,哈佛大学前校长Claudine Gay被指控在她的整个学术生涯中有数十起抄袭行为,她在国会听证会上对美国大学校园反犹太主义问题的回应引发巨大争议,而抄袭的指控更进一步加剧了要求她辞职的呼声。她在今年1月宣布辞职,任期仅6个月,成为哈佛大学建校史上在职时间最短的校长。

越来越多的学术造假事件,给学术生态造成了不良影响。不仅影响公众对科学研究的信任,更是对科研发展贻害无穷。

论文撤回证明文中的发现并不成立,既然研究结果不成立,也意味着相关研究所投入的资金没有了意义。此次有57篇论文涉嫌数据造假的DFCI,每年都会获得很多的科研资金。去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就提供给DFCI超1.6亿美元的科研经费。

David就曾指出美国投入数十亿美元在癌症研究上,但相关研究进展十分缓慢,学术不端在里面扮演了一定的角色。

除此之外,引用这些撤稿研究内容的其他研究工作都会受其误导。Science撤回的这篇论文是一项非常著名的研究。截至目前,已经被引用超过800次,产生的影响难以估计,可能会对这个领域的研究带来沉重打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