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俄罗斯人吗?”美国学生为何不再想去中国?(图)

大鱼新闻 移民 3 weeks, 4 days


目前在南京念书的美国学生崔采善(Sam Trizza)于玄武湖留影。



4月20日是联合国中文日,美国驻华大使伯恩斯(Nicholas Burns)近日向媒体表示,美国学生赴中国留学人数近来大幅下降,去年剩约700人。是什么因素让美国年轻人不再热衷前往中国?美中竞争架构下,在中国留学又是怎样的经验?

今年25岁的美国学生崔采善(Sam Trizza)去年9月抵达中国,开启他在南京大学-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中美文化研究中心(Hopkins-Nanjing Center,简称中美中心)一年的留学之路。这是他第5次前往中国,第2次造访南京;即便中间曾历经百年大疫,他没感觉中国有太多改变,除了一个地方:当地人对他国籍的臆测。

崔采善是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国际关系学院(SAIS)硕士班学生,他去年9月前往南京,进行为期一年的留学交换。(本人提供)

“在2017年、2015年和2012年时,每个人看到我都会说:‘天啊,欢迎从美国来到这。’或是 ‘你是美国人,哇,这真酷。’ 但现在每个人都以为我是俄罗斯人,因为全中国有太多俄罗斯学生, ” 崔采善透过越洋视讯告诉本台记者。

美国赴中留学生变少 俄罗斯 “补位”

崔采善的经验显示出美中教育交流目前的惨淡情况,也反映了美中关系由热转冷的趋势。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任内,美中关系热络,他曾于2009年11月宣布 “10万人计划”,盼大幅提升美国学生赴中国留学人数;该计划于隔年5月正式启动。计划宣布后,美国国际教育协会(IIE)数据显示,美国学生赴中国留学人数出现些微攀升,曾在2011/12学年达1万4887人的高点。

不过,在那之后,美国学生赴中人数逐年减少。2019年新冠疫情后,下降幅度加剧,2021/22学年仅剩211人。伯恩斯近日告诉美联社,2023年下旬,在中国的美国学生只有约700人,“就一个对美国如此重要的国家来说,这个数字太少了”。

来自美国印第安纳州的27岁学生李科林(Colin Richter)2022年夏天赴台湾学习中文,于观光景点九份留影。(本人提供)

与此同时,中国与俄罗斯积极强化双边 “无上限伙伴关系”,包括在教育领域。俄罗斯副总理切尔内申科(Dmitry Chernyshenko)去年12月访中时提到,俄罗斯参与超过100项中国教育计划,已建立27个附属于中国大学的共同教育机构,目前中国有超过8万名幼童与学生修读俄文。俄国总理米舒斯京(Mikhail Mishustin)去年5月访中也指出,目前在中国的俄罗斯学生已达7500人。

崔采善认为,美国学生赴中国留学人数骤降,等于留下一个空白,而这个空白慢慢被俄罗斯填补。他说:“这也展现在国际舞台上。很显然地,也反映在因为我是白种人,所以被误认成是俄罗斯人上。”

疫情、经济、美中紧张等多重因素

谈到在中国的美国学生大幅减少的可能原因,美国芝加哥大学美籍华人政治学教授杨大利向本台表示,人数下降有多重因素,但最主要是受到新冠疫情、美中贸易战的影响。

杨大利指出,2000年初,随着中国经济崛起与逐渐开放,许多美国学生对去中国留学趋之若鹜。他说:“很多美国学生实际上觉得,中国有很多机会在那里。不仅仅是学习语言,他更多的也考虑到将来可能在他的事业上,不管是在美国也好,还是去中国也好,都会有更多的机会。”

不过,杨大利表示,疫情爆发后,外国学生无法到中国就学,只能线上上课;再加上美中贸易战影响,双边联系大幅减少,美中航班数至今也仍然相对少,“所以很多人可能觉得,去中国的吸引力有所减少”。

担任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国际关系学院(SAIS)中国全球研究中心(China Global Research Center)主任的梅沙(Andrew Mertha)观察到,在他2018年加入SAIS前,美国学生赴中国留学人数就已经开始下降,但没有单一清楚原因。

梅沙指出,他听过不同解释。他举例:“有些人说,很多学生之所以想了解中国,是因为想去做生意,但当地经商环境变得更复杂。也有学生担心中国空污问题,但这对我来说从来不是个阻力。所以针对人数为何下降,从来没有一个很好的解释。但当然,新冠疫情再加上美中关系出问题,都会有影响。”


李科林(右3)与台湾同学享用珍珠奶茶。(本人提供)

中国加强管控 安全成赴中隐忧

除了上述可能性,梅沙表示,安全也是美国学生其中一个隐忧,部分学者亦担心自身安全。

他向本台透露:“我有同事在香港,他们对于跨过边境(到中国)也会害怕、感到很紧张,所以尽量避免这么做。去年11月我人在那,他们都笃定我会被拘留,因为我要从香港飞到一个省城。我害怕到一早就出发,所以如果被拘留,还能赶得上飞机,但当然什么都没发生。”

梅沙解释,这份忧虑是由于偶尔会发生有人从中国到美国、或从美国到中国遭拘留,“虽然案件数很少,但引起非常多的舆论关注,导致人们有点把真实情况夸大。”

美国国务院去年7月发布旅游警示,以可能面临出境禁令、遭不当拘留等风险为由,呼吁有意前往中国的美国民众 “三思而后行” (reconsider travel) 。警示虽未提及特定案件,但当年5月,78岁的美国与香港公民梁成运在中国被以间谍罪判处无期徒刑;警示公布前一周,北京当局也通过《对外关系法》,明定政府有权对危害中国主权、安全与发展利益的行为,采取相应反制。

美国政府未公布有多少公民在中国遭拘留。华尔街日报2022年11月曾引述长期关注在中国遭拘留人士权益的中美对话基金会(Dui Hua Foundation)主席康原(John Kamm)估计,约有30位美国公民由于出境禁令无法离开中国,另有至多200位美国人遭不当拘留。

美中根本性差异 是推力也是拉力

来自美国印第安纳州、2022年夏天曾赴台湾学习中文的27岁学生李科林(Colin Richter)从未考虑过去中国念书。他表示,主要是因为相对于美国的自由社会风气,中国处处充满限制。

李科林告诉本台:“大概的想法就是,中国充满限制与言论审查,关于你能取得什么资讯、你能说什么。你需要有VPN,你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这些都把人们推开。” 此外,在他印象中,相较于台湾,中国也是一个比较 “反美” 的地方。

李科林进一步指出,他之所以选择台湾,一部分原因是他当时在美国交往多年的女友是台湾人,而她刚好人在台湾;另一部原因则是美台有较多相似之处。他说:“台湾社会开放许多,很大程度上也与美国比较类似,所以我认为比较容易适应当地文化。除此之外,由于签证因素,去台湾也比去中国容易。”

不过,对已在中国当交换学生近8个月的崔采善来说,台湾虽与西方世界有许多文化相似处,但美中之间的根本性差异,正是他认为必须亲身到中国的原因。他告诉本台:“在特定方面,我认为中国和我的国家截然不同。当然作为人类,我们永远都有相似处,但这些差异显著到必须到这来体验。”

至于他如何克服在中国的种种限制,崔采善表示,对他来说,来到中国必须保持 “弹性”,接受当地的文化与政治现实,“我来到这里念书,也就默认接受我的微信受到监控。我是这里不到1000名美国(学生)的其中之一,我肯定我所说的每一句话某种程度都被录音,而我已经接受这个现实。”

台湾成为替代方案?

近年来,由于美中竞争白热化、孔子学院等由中国政府资助的海外教育机构因为引发国安疑虑而纷纷关闭,台湾逐渐被西方国家视为学习中文的另一 “安全” 选择。

抓住这股趋势,台湾积极协助欧美多国侨校或团体设置 “台湾华语文学习中心” (TCML),目前已在全球开设84所,其中66所在美国。与此同时,根据美国国际教育协会数据,疫情前的10年期间,美国学生赴台学习人数从2008/09学年的597人,增加至2018/19学年的1270人,成长约2倍。

据在台湾教书超过15年、政治大学(NCCU)历史系美籍副教授周一腾(Joe Eaton)的第一线观察,与2019年相比,有更多外国学生到台湾参与短期交换学生计划。此外,他也发现:“我有教一堂研究所课程,我不认为2019年时有像这样,16名来自10个不同国家的学生。他们多数是美国人,但也有许多欧洲国家。”

杨大利也有类似观察。他告诉本台:“过去几年,尤其是学中文、或者希望到华语社会访问的学生,在很难去中国大陆的情况下,有些时候他们就比方说去台湾访问。因为实际上,过去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有一些汉语项目最早是先在台湾,比方说师大,后来又搬到北京去。有一些据说也已经搬回台湾。”

杨大利表示,学生就那么几年时间,如果特别想学中文,却没有特别好的机会,对他们一生、对学业损失蛮大,所以有些学校还是支持他们能得到学习机会。

美留学生:中国在地经验难取代

崔采善虽认同台湾是学习中文一个可行的选项,他未来也希望能短期赴台湾念书或就业。但他强调,对真正想了解中国的人来说,在地经验仍难以取代。

“来到中国,这是(美中)关系精华之处。你必须了解中国,你必须与中国互动,不能只是与民主版的华语国家互动,而是需要与在政治、文化、经济和各方面都是美国的相反面互动,” 崔采善向本台说。此外,他认为,由于赴中国的美国学生人数减少,从未来求职角度来看,有中国在地经验的人会更抢手。

梅沙也表示,对于因为特殊原因不愿或无法前往中国的学生,他当然会建议他们改去台湾,“但对于那些想了解中国大陆经济情况、想研读当地政治与政策的人来说,并无法真的在台湾获得太多”。

谈到未来美中教育交流前景,梅沙指出,美国学生赴中国人数虽大幅下降,“但对真的想去中国的人来说,人数并没有改变,但这永远会是比较小的一群人”。他预测,整体数字可能会缓慢回升,但不太可能回到过去的高点。

但是,梅沙认为美中双方还是有可以做的,他呼吁美国政府应把学术交流 “去政治化”,中方则应更积极回应国内希望更多外国学者、学生造访中国的声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