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亲述恒大汽车失败史:荒诞、业余、把车当房子造(图)

大鱼新闻 财经 3 weeks, 4 days



恒大造车真的就是化神奇为腐朽,那么多资源落得现在这个下场。”

恒大汽车老员工张驰( 化名 )这样跟知危编辑部说道。

恒大汽车日前在港交所公告称,与纽顿集团签订的 5 亿美元战略投资协议终止,原定交易及相关债转股修订条款未能取得进一步进展。

外界大多认为恒大汽车失去了 “ 救命钱 ”,而据张驰所说,其实恒大汽车早在去年年底就已经停工,“ 停工了大家拿不到工资,公司群里人都哗哗哗地退群。”

“ 整个汽车部门,从南到北,现在估计剩下不到 500 人。” 赵鑫( 化名 )表示,只要没上班,恒大是不会给你发工资的,大家也没办法只能陆陆续续离开了。而可查的公开资料显示,恒大汽车高峰时拥有超过 6000 员工。

“现在还留在恒大汽车能拿到工资的,就两种人,一类是地产过来的高层,年薪百万那种,另一类就是工资特别低的,可能是行政、前台,年薪六七万这种。中间一大堆研发人员的工资基本上就不发了,也不让你们上班。”

诚然,对于恒大造车,外界第一印象是 “ 骗子 ”、“ 打着新能源的幌子搞房地产 ”。

但,恒大究竟对造车下了多少功夫?又遇到了什么问题?从一家连试生产都没有就已市值 5000 亿港币的企业走到如今这样的地步,到底发生了什么?

知危编辑部联系了多名员工,试图去探究恒大造车背后的故事。



张弛认为,恒大汽车最大的问题还是外行管理内行。

“ 恒大汽车,所有能说上话的人都是恒大地产过来的,隔行如隔山,恒大一帮做房地产的非得要挑战汽车行业的运作规律。”对于恒大造车的方式,张弛很难理解。

恒大似乎对 “ 速度 ” 有着出奇的执着,即使没有,也要硬上。恒大汽车在 2021 年车展一口气推出了 9 款纯电动车型,其展台面积超过同场国际级一线车企。

但,展车很快就被人发现大多是模型车,没有悬挂,没有底盘。

用模型车去参加车展可谓是开了行业先河,一时之间,整个行业内都在嘲笑恒大,张弛在业内的一些同学也调侃地跟他说,你们好丢人啊。

公司里面好多已经在汽车行业干了七八年甚至十几年的人,也觉得这事有点滑稽,“ 第一次见被人抬上去的车,哪怕出个 PPT 也不能出没完工的实验车啊,这多大的娄子呀?”

在张弛看来,公司高层觉得造车就跟造房子一样,楼房能有模拟沙盘,车展为什么不能是模型车呢?

汽车行业开发一辆车,开发周期一般就得 180 周,三年半。然后量产、产能爬差不多,也得三年。

而恒大汽车,从 19 年中开始设计,到 21 年 4 月上车展推出 9 个车型,满打满算也才两年,并且,造车初始就同时开 9 个车型在行业内也同样闻所未闻。

“ 其实恒大想挑战这 180 周,准备就是在两年或者更短的时间要把车造出来,这个事就很狂妄。”

9 个车型里,张弛参与了其中 4 个。“ 当时一下推出来那么多的造型,架构和内部布置都没做完,完全就浪费了研发成本。那个实验车,一辆车就是几百万的造价。造型出来了,肯定油泥模( 用油泥造的汽车车身模型,用于评估和优化车型 )也已经出来了,这个研发费用是要付出的,但除了恒驰 5、6 量产了一些,其它的研发成本都完全沉没了。”

张弛觉得这很大原因是恒大过于自信了。“ 当时好多人都说恒大是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

恒大造车,具体花了多少钱?


一个侧面可以体现的是,2021 年 3 月恒大业绩发布会上,恒大汽车管理层透露,公司在新能源汽车产业累计总投入 474 亿元,在整车研发设计、动力电池、自动驾驶及智能网联等领域的投入为 249 亿元。

彼时距离恒大开始造车,还不到两年。我们以从零开始造车的小米为例对比一下,公开报道显示,其第一辆车 SU7 投入了 3400 名工程师,整个研发投入超 100 亿。

从 2019 年正式进军新能源车市场以来,恒大汽车就通过大手笔的 “ 买买买 ”,覆盖了技术、资质、电池、销售、人才等汽车上下游产业链。获得了整车制造、底盘架构、动力总成、轮毂电机、动力电池等领域的核心技术。

2021 年的时候,恒大汽车研究院在上海如火如荼地圈地的时候,公司高层让张弛和同事们参与建立多个实验室,要在两个月之内完成实验室从招标到供应商入场,而这些实验室包括风洞实验室、音效实验室、V2X 实验室、脑机实验室、虚拟现实仿真实验室等。

“ 一般造车,如果按照正常造车流程的话,这些其实一开始不着急做的。” 张弛形容“ 就像是一个年轻人,还处在考虑怎么买车买房的阶段,却已经在为自己孩子的美好生活建立一个生态环境舱了。”

张弛很难理解,一个风洞实验室就投资就得十几个亿,这得多大的工作量才养得起它?

或许,这些东西的唯一用处就是吸引人眼球,但代价是除了费钱,大批工程师还得付出时间精力去参与其中。



张弛是恒大造车最早的一批员工了,2019 年的时候随着被收购的整车制造商进入了恒大汽车部门,不过他当时接的 offer 还是恒大并购的那个整车制造商,等他入职的时候就变成恒大汽车了。

几天前跟同事吃散伙饭时,他感慨“ 要是当时看到是恒大给的 offer,绝对不来。”

一个搞房地产的来造车,这事靠谱吗?当时张弛心里有些怀疑,但碍于自己接 offer 的时候已经拒绝了好多机会,也只好走一步看一步。

入职几个月后,他就跟着同事们去了恒大汽车新成立的上海研究院,开展关于整车的市场预研、调性设计。

恒大为什么会想造车?

据张弛结合公司内部一些信息判断,最早在 2017 年的时候,尽管许家印尚在巅峰,但他那时可能就已经感觉恒大这个模式会出问题了,所以想找一个长坡厚雪的赛道去拓展。

于是许家印把目光放在了电动车上,但依然是用房地产的那套打法 —— 高举高打。

“ 那时候光上海研究院就有两千人,生产线上三个基地估计有个一万人。当时恒大挖工程师,猎头都是直接说,最低是原来工资的 1.5 倍。有一个夸张的说法是,新能源车厂的工资高,都是由恒大带起来的。”

知危翻阅网上的公开信息,发现恒大汽车当时设立了前瞻技术研究院、整车技术研究院、软件技术研究院、动力研究院、造型研究院、第一车型研发院、第二车型研发院、第三车型研发院、等11 大专业研究院。院长包括包括方驰、徐性怡、黄向东在内,均是曾在汽车行业内有过显赫经历或扎实经验的名将。

张弛表示,恒大汽车甚至在当时是没有年度预算和结算的概念,这在其它制造业公司是很难想象。

张弛还听到老板许家印在公开场合表示,恒大汽车要在全国建立十大基地。

但实际上,在国内的政策下,如果某个工厂的生产线没有满产,是不能继续扩厂的。汽车生产需要跟发改委那边报批,比如说某条产线满载率年产量 5 万台,只有达到这个数,才能开第二个分厂,那个分厂才能接着生产,这叫扩充产能。但是当时天津工厂远没有达产,老板却说要开 10 个基地,张弛觉得很外行。

“ 当时蔚小理、高合、天际、威马都还刚刚起步,宝沃也没死,一窝蜂地在电动车赛道争。大家都觉得恒大能做成,我们好几任的研究院院长,都是很牛逼的人,而且我们不差钱,所以我们当时想的就是一定要研发好最好的东西。大家一腔热血扑到这上面,卯着劲干嘛,连轴转的有,通宵加班也有,心气都挺高的。”

张弛描述当时场景的时候,依然能听出里面的自信。



只是,等所有人都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恒大财富暴雷了。

此时恒驰 5 的生产前研发准备工作都做好了,就等着试生产了。

但集团总部没钱了,恒大汽车也跟着陷入停工。由于恒大汽车的销售和财务都划归在集团总部,恒大财富出事,恒大汽车也不能独善其身。

就拿张弛参与的恒驰 5 研发来说,2020 年产品定义完成的时候,设想的是要搭载 8155 的芯片,一体化大屏,车路协同,语音助手等。

“这在当时整个行业都还是很前沿的,也就蔚来的 Nomi 有吧,其它车都还没有。蔚来和威马当时是卖得最火的两个品牌,后来才有小鹏跟理想。我们的车,在当时的成熟度是比威马和蔚来都要好的。”张弛说起这个还有点惋惜,“ 可惜恒大在量产上,一拖再拖,动不动就是没钱了。”

张弛还记得,2021 年 9 月的时候,工资就已经发不出来了,整个 10 月恒大汽车都在放假,员工都领着基本工资,“ 在上海的就拿上海最低工资,天津的拿天津的最低工资 ”。

为了缩减开支,当时很多项目组都被取消,整个运营部门被裁掉,整车架构的总设计师也离职了。

直到 11 月份的时候,张弛收到了公司复工的通知。他隐约觉得,可能是又有钱进来了。

不过,本来按照预定的节奏,应该是多辆车型依次进入量产的,但当时只有恒驰 5 的进度是正常的,可以进入生产阶段,其它车型,如恒驰 1 是交给给国外团队的,他们在预定时间内没能交付,只能延后。

但是恒大汽车等不起,资金链短缺下,这些未能赶上进度的团队工程师们也被裁掉了,公司高层决定先推出恒驰 5,没人管其它车型人力是不是不足。

最终结果是,9 个车型大部分都停滞在生产之前,剩下的部门和未被裁掉的员工全调到恒驰 5 的项目里。“ 爆雷的时候,整个研究院就剩了不到 1/ 3 的人,大家凑一凑攒成了一套班子。” 张弛说道。

据另一恒大汽车员工李丽( 化名 )所说,当月恒大汽车拉去广州下线的恒驰 5,其实是此前收购的整车厂 NEVS 生产的 93 车,并不是恒驰 5。

“ 2022 年 4 月份的时候,刘永灼( 恒大汽车执行董事 )带到公众面前亮相的 ‘ 恒驰 5 ’,其实并非全是恒驰 5。在天津亮相的蓝色那辆是恒驰 5,但是在其他地方,挂在生产线,并没有详细展示的,基本都是 NEVS 生产的 93 车。”

换言之,恒大汽车通过障眼法造成了恒驰 5 量产顺利的假象。

李丽表示,其实在恒大财富暴雷,到 2022 年 10 月恒驰 5 交付这段时间,恒大汽车就处于有钱就干,没钱就停的阶段。

“ 没钱时候大家都歇着或者解散你们这团队,就跟街头那些临时工一样,有钱了,我再招一波人进来,然后我再干。就这样导致原来好多的先发优势都被别人抢走了,而你就成为最 low 的。”

从声势浩大的研发加产业链布局,到挤牙膏式量产,看起来是因为突发性的资金链断裂,但深层原因还是恒大对于造车并没有一个全局的概念和统筹。

李丽很难理解恒大的操作,“ 在爆雷之后,公司裁员正常,但是先砍生产跟研发。然后才是上层跟中层。恒大还在按照房地产的思路,认为只要上层和中层在,项目经理在,汽车行业随便招一班人,轿车跑车就还能像高楼大厦一样造出来。”

而事实上,汽车工业复杂很多,很多工种需要熟练工,而产业工人是要长期培养才能成为熟练工的。

“ 比如说大众、福特这样的老牌车企,哪怕经济萧条,去裁员都不会伤筋动骨,裁员也要保证一个基本组织架构的存在,惯例是直接砍大的项目。但恒大停工,是先研发的停工,再生产停工,但是行政不停工, HR 不停工,领导不停工。降薪也是先把全部研发和生产的先降。”

恒驰 5 交付之初,问题频显,但李丽认为这都可以通过售后和运营解决与优化,正如任何一家新势力刚刚发布新车,尤其是第一辆车的时候,都有各自的问题,但是市场给予了足够的宽容度。

可惜,恒大没有市场部和运营部,在 2021年暴雷的时候,裁了一干二净。



尽管恒驰 5 勉强交付了,但恒大汽车依然还时不时面临资金短缺的困境,恒驰 5 项目的赵鑫向知危透露,2022 年干到年底该款车型一共生产了 1300 台,后来就说公司又没钱了,买不起原料了。

直到 2023 年 5 月,刘永灼表示恒驰天津工厂又全面复产了,之后恒大汽车就在考虑能否靠出海挽救颓势了。

国内的整车要出海,是要经过国际认证的,国内做这个认证的只有两家,一般认证周期都要一年半,大部分车企都是按两年的规划去完成这个事。

但对于那时候的恒大汽车来说,显然等不起。

赵鑫说,“ 为了给公司外行的高层汇报,有同事直接说8个月就能走完,领导也认为拿点钱能把这一年半缩短。”

“ 提出 8 个月的那个人,他难道不懂一年半周期是必须的吗?” 知危问道。

“ 知道,但是他要敢说一年半,可当时老板不会接受。”

在整车出海的事还没搞定之际,赵鑫就听到消息说刘永灼被抓了,消息出来本来谈好的关于纽顿集团的战略投资自然也没戏了,本来有 6 亿的只进来两个亿。( 纽顿集团曾决定向恒大汽车实施战略投资约 5 亿美元,并提供 6 亿元人民币过渡资金 )

天津工厂也又一次面临生产原料短缺的情况,去年年底彻底停工。

至于恒大汽车一共造了多少车,赵鑫表示,“ 我经手的就大概有 5000 台车,5000 台车里面有将近几百台,是属于工程实验车,剩下的都是能开起来的。外界提到的交付量只有 1389 台,剩下的有一批车还在库里,主要是蓝色的,不好卖,还有就是被做抵押了。”

对于恒大汽车的宣发,赵鑫也觉得公司受房地产影响太深,宣发的所有内容都是地产方面审核,“ 他们恨不得写上,你买我一套房子,我送你一辆车 ”。

赵鑫还记得,在做用户定义的时候,一些同事在做车载 App 和车载 OS,在写方案的时候,老板反复强调,一定跟恒大的生态结构相关联。

中东似乎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赵鑫透露前几天恒大汽车还要整车出口去给中东做展示,运了三辆车去中东,光费用就上百万。

对于恒大汽车的结局,赵鑫认为,积重难返的恒大汽车,早就不是有钱,就能起死回生的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