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出抖音带货榜前20!小杨哥“网红”人设崩塌了(组图)

大鱼新闻 财经 3 weeks, 4 days



小杨哥,又走在了时代前头。

最近,三只羊首部短剧开拍,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今年2月,疯狂小杨哥首次掉出抖音带货榜前20,愣是一场直播没开。



这些年,围绕着小杨哥的新闻也无外乎两个字:暴富。

豪掷1.03亿买楼作为三只羊总部;开上劳斯莱斯、全球限量25台的巴博斯G900;

每个月给员工发工资都要超过5000万,每年纳税都有几个亿“小目标”;

砸3000万办演唱会,竟然一张门票也不收。



不过,小杨哥的暴富路径,甚至跟刀哥写过的所有企业家都完全不同:更草根,更奇葩,也更自成一派。

据《合肥日报》报道,今年三只羊网络营业额将达150亿。有网友估算,净利润将直达20亿,秒杀无数中小企业。



短剧已经被内容行业坐实为下一个风口,面对这个转变,有人不看好直呼小杨哥不务正业,有人猜测直播带货已经变天。

而就在质疑中,小杨哥早已经历了三个“逼疯”时刻。



“逼疯”自己:

农村留守儿童,干成百亿老板!

说小杨哥不过是赶上风口,这未免有些看不起小杨哥了。

就比如拿捏草根大众的情绪上,他绝对是专家中的专家。

2018年,短视频老前辈散打哥预言,小杨哥总有一天他的粉丝数能“突破2000万”。小杨哥回答:“有1000万粉丝我就吃屎。”

而现在,小杨哥的粉丝数赫然显示着9999万+。



雷军的粉丝是1800万,董宇辉的粉丝是2498万,他甚至超过了刘德华的7300万粉丝。

打开抖音后台更清晰,小杨哥的粉丝量已经进化到亿级:1.2亿。

也就是说,几乎每11个中国人,就有1个人关注了他。

不过,说小杨哥不干直播带货转行拍短剧并不严谨,比起直播带货,短剧更像是他的老本行——小杨哥直播带货太火,很多人几乎忘了,当年小杨哥的短剧几乎在网红届独坐光明顶。



1995年出生的小杨哥,从一名安徽六安的乡村少年,逆袭成为一名有上亿网红,只用了短短几年时间。

回顾小杨哥在抖音上更新的第一条视频,是一个人孤单的跳鬼畜机械舞。

既没有流量,也无人关注。



直到一条视频改变了他的命运。

他在阳台点燃爆竹,丢进墨水里,就在他想要逃跑的时候,室友关上了阳台的大门,墨水虽然炸黑了小杨哥的脸,但意外引爆了流量。

这个几十秒钟的视频,让小杨哥一夜涨粉60万,甚至登上了江西卫视。



小杨哥似乎找到了改变命运的钥匙——草根喜剧。

他给每一个家庭成员都安排了明确的角色和人设:自己是网瘾弟弟,还有个爱恶作剧的哥哥、强势妈妈和妻管严爸爸。



在那个抖音都是帅哥美女在停车场里跳舞的时代,小杨哥极具反差。

给岳父买了名牌包名牌鞋,打开一看,这超市购物袋绿得人发慌;给岳母买了翡翠,对方满怀期待打开后却发现是一罐风油精。

视频结束,小杨哥拿着手机一路狂奔,喜剧效果直接拉满。



小杨哥这么能作,能活到现在也是一种奇迹。

凭借不断的捉弄和被捉弄,他的人气越来越高。

2019年,小杨哥的草根喜剧又一次迭代到2.0版本:打造出“网瘾人设”系列和“绝望周末”系列,光这点就足够秒杀一众抖音网红。



每逢周末,家里就是像是陷入了循环,爸妈总是会在上一秒刚说出“周末啊,让他睡呗”,下一秒就开始一顿输出:

为了让孩子起床直接把床拆了, 给孩子戒网瘾主要靠剪断鼠标线、拉电闸,以及把电脑“锁”起来……



道具更是下了成本。

比如为了戒网瘾,小杨哥手机被锁在了一个超多锁封着的大铁箱里,好不容易才把锁都打开了,发现里面还有一个更变态的小箱子。



疯狂小杨哥被老爸追杀的场景,甚至拍出了一丝电影感。



他的视频内容牢牢把握住一点:足够搞笑,足够接地气,足够生活化。

搞笑不难,难的是创作的持续稳定和更新迭代,虽然是2分钟的短视频,但剧情反转再反转,内容创作能力极强。

直到现在,不少粉丝还会回去考古,反复观看。



逼疯自己的农村少年,也成就了自己。



“逼疯”同行主播:

100亿直播帝国,遍地都是假分身?

不过小杨哥,倒不是从一开始就是小杨哥。

剧情账号有个通病,就是赚钱太难。

粉丝关注小杨哥是图个乐,没人为他的搞笑买单——2020年,疯狂小杨哥的粉丝量已经超过了4000万,但带货很多产品只有1000多单。

但仅仅过了两年,在所有主播带货榜中,带货销售额破亿的主播小杨哥排在了第二位,仅次于“东方甄选”。



本以为小杨哥被转瞬即逝的流量淘汰出去,没想到人家又走在了时代的前列。

很多人研究主播,只盯着李佳琦薇娅,但小杨哥的带货打法更爽——见效之快,仿佛去迪士尼别人还在排队,你已经拿到了VIP优速通门票。

面对草根时期积累起的下沉市场粉丝,小杨哥很难在价格上为难“自家兄弟”。

在小杨哥的抖音橱窗,低价在这里有绝对的统治力:9.9元的垃圾袋卖了1378万件;9.9元的牙线卖了180万件;销量过百万的精华液,才9毛钱一支。



小杨哥的9.9打法,一度成了各大明星直播间开播引流的核武器。

当然如果你再仔细想想小杨哥的带货从什么时候开始大杀四方,你会发现内核还是搞笑。

为了带货效果,小杨哥是最能豁出去的那个。

品牌方解释这包很好,可以防水防刮,这哥两就开始用各种手段去嚯嚯,用刷子硬刷包的外皮,甚至上嘴咬。



检测拖鞋质量也如法炮制,哪怕小杨哥已经成为头部主播,这种疯癫风格仍被保留了下来。



下沉市场有下沉市场的打法,无数打工人深夜在小杨哥的直播间宣泄压力。

当然,让其它主播彻底跟小杨哥拉开差距的,是一个“变废为宝”的神来之笔:

复制分身。

整个流程只需三步走:小杨哥向外界开放授权;得到授权就可以把小杨哥的直播剪辑成切片片段;最后,挂车卖货,收益双方分成。

这套打法简直高效到极致,无数“小杨哥”喷薄而出席卷互联网大地。



小杨哥曾毫不避讳的说,“‘切片系统化’是我发明的”。

很多同行主播开始向“切片模式”开炮 ,认为风险太大,可一说到销量呢,大家又都集体闭麦了,毕竟变现能力证明谁都没卖过他。

小杨哥曾在直播中透露,“线上剪辑师大概是9000多名,每月要发5000多万工资给剪辑师,群体都是一些宝妈、残疾人士,还有一些创业失败、大学刚毕业没找到工作的,一些非常需要帮助的人。”

2022年,光直播切片的业务就给小杨哥带来1.87亿。



就这样,“普通人”的小杨哥,在草根兄弟们的助力下,逐步建立起了自己的商业帝国。

出现在小杨哥直播间里的场景,一切开始产生了变化:

不再仅仅是三块钱的零食,五块钱的拖把,取而代之的是1999元的洗地机,2799元的按摩椅;不再仅仅是网红,更出现了篮球巨星奥尼尔、哈登、王宝强、周星驰...

2022年,三只羊直播带货已经年入100亿,“一年交税2亿”登上了热搜。

逼疯同行的草根主播,也打造了带货奇迹。



被“逼疯”的网红:

网红的结束,才是老板开始!

但这样的成功,却不是那么容易复制的。

毕竟网红赛道之饱和、竞争之凶残,只要你敢休息一天,就会被无数竞争对手吞噬。



如今在无数公开场合,疯狂小杨哥有了不太疯狂的名字:创始人张庆杨。

小杨哥的贡献,甚至放眼整个合肥都拿得出手。

2022年,三只羊网络纳税2.5亿,当年合肥50强企业纳税2亿元以上的只有33户,三只羊的纳税贡献可以和合肥的龙头企业相媲美。

为了当好老板,小杨哥以一种神奇的方式消失在大众视野。

这些年,算法既能制造现象级网红,同样也能轻易地把流量从一个账号里收走。



在成为被“逼疯”的网红之前,必须找到更可持续的方式去支撑公司的运作。

而在这之前,很多头部网红都在直播中失控。

有人选择了跟粉丝开炮。

在直播间中,李佳琦失控怒怼粉丝,“每天坐在这儿,我真的头痛得要死”、“我已经不用工作了,为了员工和你们才工作的。”



有人抱怨着焦虑。

辛巴最近说要研究AI,甚至无奈表示,公司的盈利情况并不像外界所想象的那样可观,甚至可以说是一年的努力最终只是“白忙一场”。

有人选择了逃避。

口碑极佳的董宇辉,都困在了长时间直播的焦虑里,在直播时说,“我克服不了困难,主动放弃”、“我就是天然反感热搜”、“真是非常害怕,我明天就把这个平台注销了去”。



而和其他创业公司一样,三只羊真正的核心决策者也是小杨哥本人。

小杨哥比公司所有人都清楚,超头主播的诞生,本身就是平台流量倾斜的结果,这是直播电商野蛮生长期的必然产物,而如今,它的历史使命早已完成。

从这个角度看,疯狂小杨哥,也许是最后一个超级头部主播。

每种人设,都对应着各自宿命般的困境。

回归最擅长的搞笑短剧,只有网红人设的结束,才是成为老板的开始。



结 语:

网红,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唾手可得,更并没有那么不堪。

而小杨哥这种从真正从草根走向公司幕后操盘手的网红,其实凤毛麟角。

他和哥哥刚满两岁就成了留守儿童,父母就外出务工,兄弟俩只能跟着爷爷奶奶在乡下生活。小时候,家里甚至装不起电话,两个人每天只能着村里的广播,等着远方父母打电话来的消息。



有人抱怨,流量总是毫不留情;有人唱衰,大多数网红的生命周期只有半年。

谁能找到生存方式,这就运气和专业的区别,换个角度来看:

让草根也能逆袭,就是这个时代最大的公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