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日:美国起草针对援俄中资银行的制裁措施(图)

大鱼新闻 财经 3 weeks, 3 days

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透露,美国正在起草可能切断中国一些银行与全球金融体系联系的制裁措施,为华盛顿最高特使提供外交筹码,美国官员希望此举能阻止中国对俄罗斯军工生产的商业支持。




华尔街日报指出,问题在于即使美国威胁动用最有力的金融胁迫工具之一,能否削弱中俄之间复杂且猛增的贸易。

自乌克兰战争爆发以来,中国一直听从西方的警告,不向俄罗斯输送武器,但自布林肯去年访华以来,中国出口的兼具军事用途的商品激增。美国官员说,中国现在是电路、飞机零部件、机器和机床的主要供应国,中国的援助使俄罗斯得以重建军工能力。

西方现在担心俄罗斯会在消耗战中战胜乌克兰,特别是如果盟国不动员自己的工业来匹敌俄罗斯的生产。

布林肯和其他高层内阁官员一直在向西方盟国敲响警钟,包括上周在意大利卡普里举行的七国集团会议上。

华日报道接着强调出,但这一次,布林肯前往中国之际,官员们寄望于以切断中资银行获取美元的渠道这一威胁,以及中欧贸易关系可能受到影响这一风险,来说服中国政府做出改变。这些银行是对俄商业出口的关键中间人,负责处理付款,并为客户公司的贸易交易提供信贷。

美国官员称,如果外交方式无法说服中国政府控制上述出口,针对银行的制裁是一个升级选项。最近几周,美国官员在私下会面和通话中加大了对中国政府的施压力度,警告称华盛顿方面随时准备对处理此类军民两用产品贸易的中国金融机构采取行动。

美国财长耶伦本月早些时候在北京与中国财长会晤时表示,任何银行,如果为向俄罗斯国防工业基地输送军事或军民两用产品的重大交易提供便利,都可能面临美国制裁。

报道又援美官员们称,他们希望西方的联合外交压力能避免采取可能打破美中关系脆弱缓和局面的行动。与针对个人和企业的普通制裁相比,切断银行获取美元这一全球贸易主要货币的渠道具有更广泛的影响,因此通常被作为最后手段。此类制裁往往会迫使银行倒闭,影响到其整个客户群,在中国面临日益严重的信贷问题之际,这种制裁尤其会带来风险。

然而,在过去,仅仅是将矛头指向银行的威胁也曾产生过短暂的效果。去年12月美国总统拜登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授权财政部制裁那些援助俄罗斯军工企业的银行。

卡内基俄罗斯欧亚中心(Carnegie Russia Eurasia Center)智库研究员、俄罗斯央行前雇员伯格彭歌(Alexandra Prokopenko)对华日表示,这给中俄贸易往来造成了瓶颈,因为中国的主要银行不再参与相关交易的促成。

但她说,这些银行已逐渐被更不知名的地区性中资银行所取代,它们在以美元计价的经济领域中几乎没有业务,因此不太担心美国的制裁。“支付链正在慢慢重建”,伯格彭歌说。“俄罗斯人和中国人都在不断适应新的状况。”

报道续指,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简称CSIS)最近发布的一份分析报告显示,去年3月习近平和普京会面后,俄罗斯军方最关键的一些军民两用产品的贸易量激增。CSIS称,关键军民两用产品的发货量从每月区区几千件跃升至每月近3万件,其中包括直升机零部件、导航设备以及用于制造武器和飞机精密零部件的机器。

报道引述CSIS高级研究员贝格曼(Max Bergmann)说:“这最终使得克里姆林宫加快了自己的武器生产,包括装甲、火炮、导弹和无人机,并有效防御乌克兰2023年的反攻。”

乌克兰战争伊始,习近平似乎对西方要求中国不要向俄罗斯运送军事装备的呼吁颇为敏感,但此后中国找到了变通办法。一位驻华盛顿的欧洲高级外交官说,中国不向俄罗斯提供任何看起来像武器的东西。但“我们所说的组件,比如芯片、机械、工具,这些都是可以用来制造武器的。”

这位外交人士说,美国面临的部分挑战是,这种贸易不仅是普京的战略投资,也是习近平的战略投资。这位官员说,普京和习近平已会晤过几十次,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前,两人花了数年时间为建立更紧密的贸易关系打下基础,包括促进以卢布和人民币结算的贸易,旨在让中俄两国经济免受西方制裁的影响。

“我认为,假如普京不知道中国会在技术上支持他,他是不会有勇气去发动战争的,” 这位外交人士说。

华尔街日报最后写道,美国认为,欧洲与中国的金融和贸易关系意味着,欧洲拥有比美国更大的对北京的外交影响力。

在对中国这个主要贸易伙伴、资金提供方采取惩罚性措施问题上,华盛顿的欧洲盟友表现得更为谨慎一些,它们只制裁了美国黑名单上数十家公司中的一小部分。

“西方的筹码没有得到充分利用,尤其是考虑到美元和欧元在金融体系中的主导地位,” 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近期报告主要撰写人之一斯内歌瓦耶(Maria Snegovaya)说。“这可能是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个有希望的途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