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捐出100多件国宝级藏品,上海给他盖了座美术馆(组图)

6Park 生活 3 weeks, 3 days

医学世家走出来的天才画家

程十发, 海派画坛的一代宗师, 是改革开放后第一个出国办画展的画家。

他的绘画风格多样, 在山水、花鸟、人物都有成就, 在种种荣誉和头衔背后, 他活得松弛,十分幽默。



▲程十发美术馆展出的程十发作品


为了学习前人的技法,程十发几十年里省吃俭用,收集古字画,最后又将这些藏品悉数捐出。

1996年,他向上海市文化局捐赠了122幅他收藏的作品,包括唐伯虎、董其昌、吴昌硕等历代大家的精品。

虽然他没有提任何要求,但无形中也获得了回报——上海以他的名字建立了程十发美术馆,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去展示程十发的艺术、海派的艺术。



▲蔡梓源是画家,也是国内程十发最主要的收藏者之一‍‍‍‍‍‍‍‍‍‍

蔡梓源是国内程十发作品最主要的收藏者之一。他是广东潮州人,17岁时来到上海求学、学习绘画。在老师家中,对一幅程十发的作品一见倾心,从此开始了收藏之路。

在蔡梓源所创立的桑浦美术馆,收藏有许多程十发的作品,一条在这里和他聊了聊,作为画者和藏家对程十发的理解。

01 医学世家走出来的天才画家



▲曾令蔡梓源一见倾心、梦寐以求的画作‍‍‍‍‍‍‍‍

程十发极少画戏曲人物,市面上很少能见到他这一主题的作品,这是其中一幅

蔡梓源是广东潮州人,17岁来到上海学画。在老师家里,他看到程十发送给老师本人的一幅作品,一见倾心。画中是一个戏曲人物,“寥寥几笔,却将神态描绘得尽善尽美”。当时他就梦想着,想要收藏这件作品。

2000年左右,他终于求到了这件作品,当时的价格是1万元左右。自此,他对程十发作品的收藏一发不可收拾,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爱入骨髓”。信札、文稿、瓷盘等等,逐渐建立起来一个立体性的收藏。他曾经参与修订《程十发年谱》,也带着自己的这些收藏四处办展,就是为了能让更多人了解到这些给他很大震撼的作品。

说到程十发的绘画生涯,蔡梓源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他是个天才”。



▲美专时期的程十发


程十发1921年生,家里世代行医,到他这代时,“突然变成了一个画家”。他说自己念书不好,“数学常得0分”,倒是很小就对画画展现出了兴趣和天分。9岁时,程十发的父亲早早离世,母亲一人挑起了家庭重担。





▲ 程十发速写作品

虽然生活并不容易,母亲也从未强迫程十发继承父志,反而是充分支持了孩子的爱好。18岁时,程十发考入刘海粟创办的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国画系,开始系统地学习美术。

当时的美专氛围开放,除了美术系,还有音乐系、图画系等,很多学生这时已经开始受到西方画派的影响。这对年轻的程十发是个很好的起点,耳濡目染之中完全打开了眼界。



▲ 程十发与同为画家的爱人张金锜


他的爱人张金锜也是当时在美专的同学,两个人一毕业就结婚,伉俪情深。但年轻的画家单靠办展、卖画,生活也同样艰难。他们靠着爱人的一些首饰嫁妆度过了一些清苦的日子。

程十发还去银行上过班,数学不好的他显然不擅长这份工作,又很快放弃。之后,他们一同回到了松江的老宅中,在家里的支持下,坚持继续画画。



▲ 《唐人诗意图》

1949年后,他才又回到了上海,当时国内有画连环画的风潮,程十发也因为连环画作品而声名鹊起。如《阿Q正传一零八图》《胆剑篇》100幅一出版即轰动全国,他把连环画当做文人画创作,即使是通俗的画作,也同样有自己的格调。

他创作的连环画《幸福的钥匙》,借鉴了德国画家丢勒的创作手法,自己刻了木板做木刻版画的封面,自己做了书的设计,全能。



▲ 最富盛名的作品《小河淌水》 ‍‍‍‍‍‍

五六十年代,他去云南采风,那段时间他的人物画达到了一个巅峰,被称为“程家样”,最富盛名的作品《小河淌水》也是这个时期的作品。





▲ 程十发云南写生时期的作品‍

蔡梓源形容程十发在云南时期的写生作品“画面是平面的,但是仿佛可以听到画外之音。听到敲鼓的声音,跳舞跟打锣的声音。包括有小鸟在天空飞的声音,云南鲜花的香味,都可以感受得到。”

人物、山水、花鸟,“他都能画”,但唯独戏曲人物他画得少,蔡梓源也很少见到。有人猜测,因为程十发在美专时曾经受教于关良,而戏曲人物又是关良的“招牌”。程十发为表对老师的恭敬,所以有意避免了这个主题。只有少数情况下他才会画几幅,曾经让蔡梓源在老师家中一眼惊艳的作品便是这样一幅人物画。

1979年,改革开放后,程十发是第一个出国办画展的画家,他到日本办过二次画展,又先后出展香港、澳门、新加坡,以及欧美等地。程十发这个名字,是如今谈到“海派画坛”绕不开的里程碑。

02 松弛开放的“当代性格”:卖画,给后辈们买房子



▲ 程十发与蔡梓源

蔡梓源的老师苏石风是程十发的同学,他和程十发因此有过几次生活里的接触。程十发给他留下最深的印象,“第一是他的天才,第二就是他的幽默,他言语不多,却总是能一句话就让你捧腹大笑。”

有几则逸事广为人知。比如曾经有人向他求画,用圈内的行话来说,就是“求点颜色”。程十发隔天拿了两盒颜料去赠人,说,你既求点颜色,那我就给你点颜色。

又比如曾经有理发店找他题词,他落笔四个字“要侬好看”,一语双关,对于理发店来说又非常谐谑有趣。



他本人是一种非常“当代”的性格,轻松、开放,且从非常年轻时就初露锋芒。读书时大家规规矩矩都上摹古的必修课,他偏推崇“无法可循”的方从义。有时交上作业,不少老师对他的叛逆不满,但老师王个簃先生对他很包容,反而是非常欣赏他的天分,说:“随他去吧,他想怎么画就让他怎么画。”



▲ 王个簃王老曾赋诗一首评点程十发:“程生不犹人,胸次极寥廓。抚古有会心,笔墨无拘束。萧疏木一柯,崱屴山一角。策杖入空濛(蒙),俯仰何所作。曲高和者寡,纷纷念流俗。”


在成名后,程十发也劝年轻画家“叛逆”,不要学他,要有自己的风格。他说,“我最大的不同就是异于他人,像我就不要学我,不像我的,才算学我。”

虽然他被视为海派画坛的代表人物,但是他自己则说,“海派无派,是一群在上海各展抱负,各有擅长的画家们的统称。”在他眼里,画家的探索精神宝贵,“不同”是最值得尊重的。

蔡梓源说“他任何一笔画、任何一个字,或者他做一点什么事,都有程十发的本色。一幅作品即使不签名都看得出是程十发,这就是艺术家的成就。”





▲ 程十发作品

这位极有个性的画家,也有一颗拳拳之心。九十年代,程十发已经在画院当领导,他看到单位分房资源紧张,年轻画家生活窘迫困难,有些已经结婚生子都没地方住。

这时期正好他的画作已经在港澳地区逐渐形成市场,于是他闭门创作一个月,“甚至在暑热的天气累到病倒,为香港一个老板画了30幅大画。”这些画卖了60万,他用来买了10套房子置换给这些年轻的画家。



▲ 程十发给上海文化局写信,捐赠了饱含他几十年心血的藏品 ‍‍‍‍‍‍‍‍


1996年的时候,程十发向上海市文化局捐赠了122幅他收藏的作品,其中包括王蒙、唐伯虎、董其昌、陈老莲、金农、罗聘、任伯年、吴昌硕等历代大家的精彩作品。蔡梓源了解到,为了这些收藏,他几十年里省吃俭用,有时甚至需要向单位借款、预支稿费来买画,可谓吃足苦头、耗尽心血。但他在当时却毫无惋惜地尽数捐出。

他说,收集古字画的目的就是为了学习、借鉴前人的技法,而非为了换取钱财,“这些艺术品都是属于人民的,我个人保管是暂时的,现在我把它们交给人民、也是了却了自己的一个心愿。譬如人住在地球上,总也是要付房钱的嘛。”

虽然他没有提任何要求,但是却无形中获得了更大的回报——上海用两年的时间、以他的名字建立了程十发美术馆,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去展示程十发的艺术、海派的艺术。

03 一条专访蔡梓源Q&A



▲ 蔡梓源既是藏家、也是画家

一条:您是如何踏上收藏的道路?

蔡梓源:我是广东人,广东是80年代改革开放,比上海要早个十几年,所以当时上海的很多画家是要通过广东的朋友或者广东这地方,再卖到海外去的。

我是从九十年代开始搞买卖和收藏,当时艺术品是不温不火的,因为中国大陆还没有形成一个艺术品的市场,这个市场都是服务于港澳台、日本、韩国这一块。

在2003年到2005年,我们行业里讲“井喷”两个字,艺术品是非常猛地涨起来了



▲ 程十发与爱人张金锜合作的作品《葫芦双鸡》 ‍‍‍‍‍‍

一条:您的身份很复杂,既是画家、又是藏家,在收藏程十发画作的时候,心态是怎样的呢?

蔡梓源:买艺术品是我高兴,我喜欢才买。如果是买来投资的,当然是赚了钱才开心;但如果你是喜欢的,就算永远没有涨,你拿到了这个作品也是很开心的,对吧?至于市场以后涨了跌了,那是市场的行为。

我买程十发,就是因为我喜欢程十发的作品,我为了我自己而买的。所以我现在做他的专题,做他的系列,也在他诞辰95年、96年、97年的时候,把他的作品拿到汕头、厦门、常州去做他的个人展览,就是因为自己喜欢,我想把他的作品推到全国去展览,希望介绍给更多人喜欢。



▲ 为了给后辈换房而作的人物画,2013年以56万元被蔡梓源收藏‍‍‍‍‍‍‍‍‍

一条:您现在关于程十发的收藏中,哪几幅作品和背后的故事让您印象最深?

蔡梓源: 程十发曾为了给年轻画家换房子而闭关画画。这里面还有个小故事,当时他画了30幅画的时候,画了15幅花鸟,15幅山水。后来香港老板来了以后,说你是画人物的大师,怎么没给我画人物。于是程十发又画了一幅人物画给他。这幅画在2013年的时候出现在拍场上,当时就卖了56万,这幅画现在也展示在我的美术馆这一边。

你想想,当时31幅画总共才卖了60万,后来一幅画就卖了五十几万,这也是投资的价值。

还有很特别的是一幅“葫芦双鸡”,程十发的爱人也是画家,他们夫妻两人有时会合作作画的。画面中,两个鸡是程十发画的,上面的葫芦是他的爱人张金锜老师画的,是很完整的一幅他们夫妻两个人的作品,在我收藏了以后再请了程多多(程十发次子)老师提了一个“葫芦双鸡”的字,谐音“福禄双吉”,也是很好的寓意。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