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为了党国利益 向中国情报部门提供德国信息 (图)

6Park 时事 3 weeks, 3 days

本周一,德国媒体先后披露了两起同中国有关的间谍案件,检察机关逮捕了四名犯罪嫌疑人,他们被控向中国情报部门提供德国敏感信息。





(德国之声中文网)柏林出版的《日报》发表长篇报道称,中国在境外开展情报工作都是为了一个最高目标:即捍卫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地位。境外情报工作具体包括获取尖端技术、施加政治影响,以及塑造中国的良好形象等等。这篇题为《保卫政权》的文章写道:

“联邦宪法保卫局的一份报告中写道:‘中国情报部门在德国的主要目标集中在行政、经济、学术、技术以及军事领域,此外打击异议团体也是他们的任务之一。’报告书写道,为了推动其雄心勃勃的工业政策,中国也会‘整体或部分收购拥有尖端技术的德国企业,并招募技术人员。’

中国国家安全部还对境外的本国公民实施监控,并对政治异见人士、藏人、维吾尔人、香港人进行打压。总部设在慕尼黑的世界维吾尔大会是中国情报部门在德国境内的重点目标。”

文章写道,根据2017年颁布的中国国家情报法,在境外的中国人、企业和组织也应履行配合情报部门工作的义务。 至迟从这个时候开始,一些在境外的中国学者和留学生开始受到怀疑。而德国宪法保护局也发出警告称,有中国学者隐瞒真实背景,试图为中国军方刺探情报。



4月22日,三名德国公民涉嫌为中国搜集情报被逮捕。

图像来源: Rene Priebe/dpa/picture alliance“过去几年当中,中国暗中对欧盟议会施加影响的事件也被曝光。明镜周刊及其他一些媒体的调查发现,比利时右翼议员柯雷尔曼在中国情报部门的授意下,以秘密方式扰乱欧盟议会、诬告对中国持批评态度的学者、并阻止相关提案被提交比利时议会。就在本周一,英国议会的一名工作人员和一名学者因为中国从事间谍活动而遭到起诉。

2023年11月,法国议会情报委员会对中国干预欧洲事务提出警告,并称中方施加影响力的做法构成了中期内最大的外来威胁。此外,法国议会还指出,中国情报机构规模惊人,拥有超过25万员工。”

对于本周公布的两起中国间谍案,《法兰克福汇报》发表评论写道:

“中国对德国的军事技术产生兴趣,并试图通过情报手段获取这些技术,这本身并不令人惊奇。但令人惊奇的却是,一所德国大学同中方签署学术交流协定时,显然没有做更多的考虑。多年来,各方一直在呼吁要警惕来自俄罗斯和中国的间谍行为,不要过于天真。但是,即便是显而易见的隐患,人们也会选择不去相信,这显然是人性中无法逃避的弱点。

不过,在三名间谍嫌疑人的问题上,德国情报机构的行动还算及时。无可争议,这是一个成功的案例,宪法保卫局也在为自己的成功高声喝彩。为了国家的利益,期望这种警惕性能够得到保持,并有所提升。

但是德国的危险在于,(防范间谍)往往会很快遭遇障碍,例如数据保护的相关规定等。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每逢重大事件曝光,常常会提及相关线索来自境外情报机构。而德国情报部门则必须按照'没有污点'的原则开展工作,这样方式获取的情报,其价值几何可想而知。"

中德间谍风波:德国拘捕一名极右翼政党助理,被指为中国从事间谍活动




图像加注文字,德国另类选择党(AfD)欧洲议会选举头号候选人克拉(Maximilian Krah)一年前曾驳斥关于其助手为中国游说的指控。

德国警方拘捕一名极右翼政客的助手,他被指涉嫌为中国从事间谍活动。这是德国警方日前抓捕三名德国公民涉嫌为中国获取军事情报后,当局再公布的另一起中国间谍案。

据德国媒体报道,该名男子名叫“Jian G”,现年43岁,任职德国另类选择党(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AfD)欧洲议会选举头号候选人马克西米利安·克拉(Maximilian Krah)的助理。

检方称在东部城市德累斯顿(Dresden)拘捕他,指他向中国情报部门泄露有关欧洲议会的资讯,并涉嫌监视在德国的中国异见人士。

德国另类选择党此刻正在准备今年的欧洲议会选举,间谍案令该党陷入尴尬。

在克拉的个人网站上,仍可以找到他其中一名助理“Jian Guo”(郭建,音译)的名字。克拉表示,他从媒体上获悉助理被捕,若指控属实会立即解聘他,他在声明中称“为外国从事间谍活动是一项严重的指控”。

德国另类选择党发言人补充指,关于“克拉先生的一名雇员因涉嫌从事间谍活动而被捕的报道,非常令人担忧”,正等待检察部门进一步调查。



图像加注文字,德国接连拘捕涉嫌为中国从事间谍活动的人士

德国内政部长南希·费瑟(Nancy Faeser)表示,有关指控极为严重,“若证实有人在欧洲议会为中国从事间谍活动,将是对欧洲民主从内部而来的攻击”。

德国司法部长馬可·布施曼(Marco Buschmann)也说,若指控属实,将会有“严厉的后果”。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间谍案的报道,他形容事件是旨在“抹黑和打压中国",又指所谓“中国间谍威胁论”在欧洲舆论场并不新鲜,近年来更是每每在中欧双方高层互动前后,就会出现新一轮炒作,促德方摒弃冷战思维,停止借所谓“间谍风险”搞反华政治操弄。

陷入丑闻的德国另类选择党

德国检方表示,“Jian G”将于周二稍晚接受调查法官的盘问。

当局指,他从2019年起“为欧洲议会的一名议员”工作,但没有透露克拉的姓名。

欧盟27个成员国将于6月6日至9日举行欧洲大选,克拉是主要候选人之一。

克拉在欧洲议会中的同事、同为德国另类选择党成员的西尔维娅·利默(Sylvia Limmer)在X(推特)上表达愤怒,她发帖称在过去五年中,克拉因为其“在中国、俄罗斯、美国、以色列、妇女等问题上的立场”,一直是党内同事的麻烦。

据路透社报道,一年前,克拉曾驳斥关于其助手为中国游说的指控,认为这是对他本人的诽谤。他在X(推特)写道:“他是德国公民,AfD成员,曾在德累斯顿读书,能说流利的德语和英语。这里面有很多谎言。”

克拉多年来一直主张加深与中国的联系。中国官媒《环球时报》曾在2022年引述他的话说:“深化中德经济、技术和贸易合作对德国的发展不可或缺。德国反华势力不代表德国利益。”

最近几周,该党选举名单上的二号人物彼得·拜斯特伦(Petr Bystron)也受到批评,他被指收受俄罗斯虚假讯息网络的资金,他否认有关指控。该平台总部设在布拉格,本月初已被捷克当局关闭。



图像加注文字,彼得·拜斯特伦(Petr Bystron)被指收受俄罗斯虚假讯息网络的资金,但他否认有关指控。

负责监督德国情报部门的议会委员会负责人康斯坦丁·冯·诺茨(Konstantin von Notz)指,这些不仅仅是个案,而是指向了德国另类选择党更广泛的问题。

他说:“AfD是个独裁政党。他们毫不掩饰对民主和法治的蔑视。这显然使他们的政治人物容易受中国和俄罗斯的影响和指挥。”

接二连三的间谍案

“Jian G”被捕前一天,两男一女德国公民涉嫌为中国从事间谍活动被捕。最新的案件据信与此案无关。

该案的主要嫌犯托馬斯·R(Thomas R.),被指为中国国家安全部(MSS)服务,同时经营一家与德国研究机构合作的幌子公司,藉此在德国获取军事技术的资讯。

德国总理肖尔茨(Olaf Scholz)几天前刚结束在中国的重要访问,他在北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谈及俄乌战争等问题。

西欧各国近月对中国间谍活动的担忧与日俱增。日前两名男子在英国被指控为中国从事间谍活动,其中一人据报道曾为执政的保守党一位著名议员担任议会研究员。3月25日,美国和英国指控中国政府对数百万人进行网络间谍活动,其中包括议员、学者和记者,以及国防承包商等公司。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