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韭菜不能心急:镇上要对农民小火慢炖大火收汁(组图)

6Park 生活 3 weeks, 3 days






我是研究武侠小说的。最近有一个地方出了名,就是开鲁县建华镇。他们风格非常武侠,干部下地阻止春耕,还要动手缴了农民的车。

连肇事主角的名字都很武侠,叫纪云浩。

这位老兄在现场对农民喝道:“我是建华镇党委副书记,我姓纪,叫纪云浩!听懂了吗?这个地现在不属于你们!”

完全翻版了金庸《射雕英雄传》里段天德杀到到牛家村的场景:

“老爷我行不改姓,坐不改名,姓段名天德,上天有好生之德的天德。记住了吗?你到阎王老子那里去告状吧。”



所以你就说金庸小说生动不生动,深刻不深刻。

导致现在多了一个成语:云浩止耕。



看下了事件的起因,之所以不准农民种田,原因是要加收钱。

不交钱,就不准种田,还要扣车,还要“口头传唤”。收多少钱呢?一亩地200块,名义是“增补承包费”,农民们承包了5600亩,这一下要交100多万。

这就叫什么?大火收汁。

最近篮球圈流行一句话:小火慢炖,大火收汁。看篮球的都知道。

之前,当地将土地包给农民,白纸黑字的合同,明明地签了三十年,从2004年3月到2034年3月,让农民去耕作,这就是小火慢炖。



根据中国三农发布的报道,当时土地多为贫瘠的盐草地、荒地,所以承包费收不高。农民拿了承包权,施肥、打井、整田、平地、灌溉,半生心血都搭在上面。

二十年过去,土地价值增长了,从盐草地、荒地变成了水浇地,贫壤成了沃土。有人不干了,镇上派出纪云浩和浩浩荡荡的执法队伍来了,要收钱,一百多万拿来,不然就别种,单方面宣布“这片承包地不让你种了“。

这一波大火收汁,收得稳准狠,火候精确,恰到好处,蓝翔厨艺学校都学不出来。



事情被曝光了,眼看压力很大,县里只好出了一个情况通报。



来看一看这份通报,比如这一段:

关于“蹊跷的增补承包费”问题。报道所反映问题的背景是开鲁县作为上级确定的新增耕地高效利用试点单位,针对“国土三调”较“国土二调”新增加的耕地开展的高效利用试点工作。报道中提到的“增补承包费”,是开鲁县新增耕地高效利用试点工作采取的处置方式之一,即由村集体对新增耕地收取的有偿使用费。

就问一句:你看不看得懂?每一个字都认得,但是放在一起就特么看不懂。

简直活像是金庸小说里写的虚虚实实的武功:

这“落英神剑掌”招数繁复奇幻,双臂挥动,四面八方都是掌影,或五虚一实,或八虚一实,真如桃林中狂风忽起,万花齐落一般。虚招固为诱敌扰敌,但到临阵之时,五虚八虚亦均可变为实招。

县里的《通报》,完全掌握了“五虚一实、八虚一实”的精髓,虚虚实实,实实虚虚,哪怕是天天写材料的老手,也得跟着绕十个圈。那么请问农民看不看得懂。

绕了半天,通报到底想说什么?仔细一品,无非是两点:

1、这钱,确实是俺县里让收的;2、收钱,因为是上级确认的试点。

搞了半天,羞答答接过球来,居然还想偷摸踢给上级。

好你一套落英神剑掌。



这件事,对纪云浩副书记其实是个教训。

——明明单位收钱,我又不拿大头,怎么我出名了呢?我也是个奉命行事的“打工人”啊。最后怎么就小小处理了我呢,老板们个个“王八脖子一缩,生死由我”。

这就是不看金庸小说闹的。之前我分析金庸的时候就讲过:做坏事,最怕有表演欲。

这世道,坏人未必倒霉,但是表演欲很强的坏人,多半要倒霉。

段天德要祸祸牛家村,就悄无声息祸祸得了,你冲到前面演什么?郭靖长大了不嘎你嘎谁。

当打手,办坏事,敷衍一下得了,别那么带劲。

此外还有一个教训,就是乡里县里,小火慢炖得了,不要大火收汁。

种田还种出罪过来了,这个在我们传统价值观里是很荒谬的。

千古以来,只有鼓励耕种的,少有严惩耕种的。

到了农时,古代天子都要扶犁,表示鼓励耕种。小时候在街头看春联,都是“继先祖一脉真传,克勤克俭;教子孙两条正路,唯读唯耕。”

农民把盐草地、荒地种成了良田,我看应该奖励农民,怎么还成搜刮农民了呢?

有首元代小曲是这样的:

夺泥燕口,削铁针头,刮金佛面细搜求:无中觅有。

鹌鹑嗉里寻豌豆,鹭鸶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内刳脂油。亏老先生下手。

你不让人家农民谷雨,大家真的会让你小满的。

到时候看你大寒不大寒。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