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腹副部长贪腐落马引争议!别了 防长绍伊古(组图)

大鱼新闻 军事 1 week, 1 day



◆绍伊古的防长标准照。

再见了,防长谢尔盖·绍伊古(Sergey Shoigu)。

当地时间5月12日,俄总统网站发布消息称,总统普京签署总统令,任命绍伊古为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秘书。这意味着后者长达12年的国防部长生涯就此结束。普京同时免去尼古拉·帕特鲁舍夫安全会议秘书的职务,称将另有任用。



◆2024年5月9日,红场胜利日阅兵,普京与绍伊古站在一起。

开启第五个总统任期以来,普京向俄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提交了联邦部门负责人的候选名单。根据俄联邦委员会12日晚发布的消息,其中有老人留用也有新老交替。普京提名此前担任第一副总理的安德烈·别洛乌索夫为俄国防部长,提名谢尔盖·拉夫罗夫留任外交部长、谢尔盖·纳雷什金留任对外情报局局长、亚历山大·库连科夫留任紧急情况部长、弗拉基米尔·科洛科利采夫留任内务部长、康斯坦丁·崔琴科留任司法部长、亚历山大·博尔特尼科夫留任联邦安全局局长。其中,拉夫罗夫已在外长职位上长达20年。

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5月13日进一步宣布:“绍伊古还将监督联邦军事技术合作局的工作。但他不会担任该局直接负责人。”他补充说,现任联邦军事技术合作局局长是德米特里·舒加耶夫,绍伊古是代表总统去监督军事工业委员会和军事技术合作局。

“用别洛乌索夫取代绍伊古更加出人意料,他是一位过去与安全集团没有直接关系的技术官僚。”英国《经济学人》如此分析这场人事变动,“普京最终让尽职尽责的绍伊古软着陆,担任联邦安全会议秘书。而帕特鲁舍夫是他最信任的助手之一,也是一位强硬的民族主义理想家,他的命运仍不清楚。”



◆安德烈·别洛乌索夫被任命为新防长。绍伊古的新职务看上去不像是升职,但也不像是放逐。他可是普京的密友,能够一起打猎和钓鱼。这一调任究竟意味着什么?又将给接下来的俄乌战事带来何种影响?

心腹副部长贪腐落马引争议

绍伊古的离任,恰好在一个敏感时间点上。就在4月23日,绍伊古执掌多年的国防部爆发反腐败大震荡。副部长铁木尔·伊万诺夫(Timur Ivanov)遭逮捕,罪名是“规模特别大”的受贿。就这样,伊万诺夫成为俄罗斯2016年以来被抓的最高级别官员,而他的落马成为近期围绕绍伊古的最大争议。

国防部有2名第一副部长,10名副部长。伊万诺夫在10名副部长中排名第6,具体负责组织军队的财产管理、驻扎、住房和医疗保障。他也是绍伊古的亲密盟友之一。

伊万诺夫1975年出生于莫斯科,母亲是达吉斯坦共和国的列兹金人。他1997年毕业于莫斯科大学计算数学与控制论系,是理工科高材生。他之后在能源行业工作,2012年跨入政界去担任莫斯科州副州长,一直干到2016年。绍伊古则在2012年5月到11月短暂担任过莫斯科州州长。半年足够让他们熟识。

2016年5月,伊万诺夫成为国防部副部长,再次回到老领导绍伊古的麾下。他的分管领域可是肥差,军营基础设施建设牵扯滚滚资金,让所有人眼红。伊万诺夫很不争气地成为了腐败案的主角,他本应在这个敏感位置上万分谨慎。

伊万诺夫东窗事发,缘于他的第二任妻子斯韦特兰娜·扎哈罗娃(Svetlana Aleksandrovna Zakharova)实在太高调了。这位社交名媛是以色列公民,名下拥有大都会时尚集团,也是俄《马上脱掉!》节目的前主持人。她的第一任丈夫米哈伊尔·马内维奇(Mikhail Maniovich)是一名富商,因此她习惯了挥霍无度的日子。别墅、游艇、豪车、在巴黎与日内瓦疯狂购买奢侈品、在伊斯坦布尔高调办豪华生日派对……组成了她的生活日常。



◆日前被捕的俄国防部前副部长伊万诺夫(中)与妻子斯韦特兰娜(左一)。枪打出头鸟,这位名媛的奢靡浮夸行为被反政府人士登记在反腐资料上。至于官场同僚中间,多数人也看不惯高调炫富行径。根据《福布斯》杂志俄罗斯版2018年估算,伊万诺夫及其家族的净资产达到1.367亿卢布(约合150万美元)。两人在2022年6月离婚,但外界普遍将其视为假离婚,是妻子为了躲避丈夫遭受的国际制裁。更糟糕的是,在俄罗斯政府主导的重建马里乌波尔市大业里,亦有大量公款流向她的名下。

伊万诺夫的律师告诉塔斯社,他的当事人被指控受贿超过10亿卢布(约合1220万美元),或面临最高15年监禁。律师辩解说:“显然,此案的根源在于约一年前的媒体出版物对他造成了损害。”据律师透露,伊万诺夫否认了这些指控。案件仍在审理,对伊万诺夫的审前拘留将维持到6月23日。

“如果他们只是想削弱绍伊古,本可以先解雇伊万诺夫。这表明他们已经铲除了腐败。但相反,他们在办公室逮捕了穿着制服的伊万诺夫,就在国防部部务委员会会议结束后。伊万诺夫就坐在绍伊古的旁边。这都是演戏。”一位接近俄罗斯国防部的人士告诉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如果不是为了打击绍伊古,还有什么意义?”

俄调查记者安德烈·索尔达托夫(Andrey Soldatov)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这是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使用的一贯“策略”,往往通过逮捕一名高级官员以打击整个部门、机构或组织的违规行为。“现在,伊万诺夫将受到广泛审讯,不仅是关于他本人的审问,他还将提供有关该组织重要人物的定罪证据。”

绍伊古治下的俄军,曾在全面进攻乌克兰的头几周遭遇过耻辱性失利,如今,这场军事行动已经进入第三年,看上去依然旷日持久。绍伊古也因此成为国内外诸多势力的批评攻击对象。

最有杀伤力的抨击,来自瓦格纳雇佣军集团的前老板普里戈任,他甚至在去年发动兵变来反对绍伊古等人。结果普里戈任失败,绍伊古稳坐钓鱼台。一些评论家倾向于认为,克里姆林宫是时候需要用新手段来制衡国防部和绍伊古了。但绍伊古与普京的关系会发生变化吗?一切仍有待观察。

新任命不代表军事体系的转变

绍伊古的新去处——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其实也是一个要职。它是总统的一个咨询机构,负责制定有关国家安全事务的决定。路透社称,让绍伊古转任俄联邦安全会议秘书能够维持高层复杂的人事平衡。

从1998年7月到1999年8月,普京曾担任联邦安全局局长,之后升任总理。继任者帕特鲁舍夫是普京最亲密的助手,两人1970年代起就在列宁格勒的克格勃共事。2008年5月开始,帕特鲁舍夫转任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帕特鲁舍夫出生于1951年,他的资历、地位、与普京的亲密程度一直在绍伊古之上。

“由于众所周知的地缘政治环境,我们正逐渐接近上世纪80年代中期苏联的情况,当时军事和执法当局占国家支出的7.4%。”佩斯科夫如此解释换人的考量,确保国防支出符合国家整体利益至关重要,这就是普京现在希望由一位具有经济背景的文职人员担任防长的原因。“谁对创新更加开放,谁就能在战场上取得胜利。”

由此可见,让一名经济学家、技术官僚来掌管国防部,是一件与时俱进的好事。俄乌战事进入到新阶段,对抗将是长期性的,两国都在比拼军事资源乃至国力消耗,都需要做好持久战的准备。

佩斯科夫还提到,新任命并不意味着俄罗斯当前军事体系的转变。“至于军事部分,这一任命绝不会改变当前的坐标系。军事部分一直是总参谋长瓦列里·格拉西莫夫的特权,他将继续他的活动。目前这方面没有设想任何改变。”

此外,绍伊古还有个新任务,那就是监督国家的军事工业综合体。佩斯科夫说:“他对这项工作投入很深,对具体企业军工产品的生产进度了如指掌,经常到这些企业走访。”

马克·埃斯珀(Mark Esper)是特朗普时期的美国国防部长,他在5月12日向CNN分析说,普京的改组是“重要且有趣的举动”。“目前来自莫斯科的更大争论是,俄罗斯正走向战时经济,他们处于战备状态。”埃斯珀指出,“我们认为,俄军至少在我于五角大楼任职期间实现了专业化转型,他们正对所有装备、条令、训练和战斗方式进行现代化改造。然而,我们在乌克兰战场上没见到改革成效。”

乌克兰经济学家阿列克谢·库希表示,关于任命别洛乌索夫为俄罗斯国防部长的提议对乌克兰来说是个“坏消息”。他猜测“一切正朝着俄罗斯军工综合体活动急升和俄罗斯军工生产增长方向发展”。

英国天空新闻台驻莫斯科记者艾弗·贝内特(Ivor Bennett)分析绍伊古职务变动时说:“显然普京对战争的方向并不满意。这与俄罗斯试图在乌克兰哈尔科夫地区开辟新战线的时间不谋而合。新的方向和新的领导——普京正在吹响变革的号角。”

5月10日,俄军出乎意料地向乌克兰北部的哈尔科夫州发动进攻。几番炮击和制导航空炸弹轰炸后,俄机械化部队发动营级规模的攻势,占领几个村庄。到5月12日,乌军总司令西尔斯基在社交媒体上承认,哈尔科夫州的局势“严重恶化”。到5月13日,约6000名居民撤离家园。

俄乌全面冲突爆发后的头几个月,俄军占领了哈尔科夫州东北部的大部分地区,包括库皮扬斯克、伊济乌姆、舍甫琴科韦和巴拉克利亚等城镇。乌军在2022 年 9 月发动反攻,将俄军赶出了几乎整个哈尔科夫州。2024年初,俄军在哈尔科夫北部集结。普京和佩斯科夫都表示过,要保护俄罗斯别尔哥罗德州免遭乌克兰的跨境袭击,唯有占领其南面的哈尔科夫州部分地区以建立缓冲区。

看上去,乌军没往哈尔科夫方向投入重兵。许多分析家认定,俄军发动了一场精心设计的佯攻,主攻方向依然是乌东地区。但显而易见,双方都在重整军备,为夏季决战做准备。



◆2023年6月,绍伊古在乌克兰检查准备战斗的T-90M坦克。丹麦首相在5月13日宣布,丹麦捐赠的F-16战斗机将在一个月内飞入乌克兰,丹麦将捐赠 19 架 F-16。可以预计,F-16最晚在今年6月中旬参加战斗。这款武器的到来,或许能打破地面战场的僵局。届时,俄军将迎来严峻考验。

战场以外,西方世界继续抱团孤立俄罗斯。6月中旬,瑞士将主办有关乌克兰危机的高级别会议。东道主宣布,已邀请来自世界各地的160多个代表团参加活动,而俄罗斯不在嘉宾名单上。作为对等还击,俄罗斯驻伯尔尼大使谢尔盖·加尔莫宁(Sergei Garmonin)强硬表态称,俄罗斯不会以任何形式参加这场会议。

5月13日,拉夫罗夫再次就瑞士的这场国际会议定调:“开会是他们西方国家的权利,如果他们想在战场上解决冲突,那就只能在战场上解决。”拉夫罗夫形容这场会议“归根结底是再次向俄罗斯发出最后通牒”。他代表国家重申明确立场,俄罗斯不在乎西方国家的小动作,如果他们想继续战斗下去,那双方就在战场上拼出最终结果。

每一个关键时刻都站在正确一方

现年68岁的绍伊古是苏联解体以来在俄政府任职时间最久的高级官员,资历比普京还老。

1955年,绍伊古出生于图瓦自治州(现俄罗斯图瓦共和国)。他父母的种族构成充满了帝国特色——父亲是图瓦族的政治家、记者,曾担任图瓦苏维埃社会主义自治共和国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图瓦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最高苏维埃代表;母亲是在乌克兰出生的俄罗斯族人,这是绍伊古跟乌克兰最初的缘分。

绍伊古在克拉斯诺亚尔斯克理工学院学习土木工程,1977年毕业后扎根建筑业,一步步苦干升迁。1990年,他成为俄罗斯国家建筑委员会副主席,由此得以在莫斯科生活。在这个部门,他遇到了政治贵人,同样出身建筑业的叶利钦。

1991年,叶利钦任命绍伊古为新成立的俄罗斯救援队队长,负责救援和救灾系统。救援队取代了之前的苏联民防系统,很快将国防部2万多人的军事化民防部队收入囊中。

同年4月,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任命绍伊古为国家特殊情况委员会主席,该委员会接替了俄罗斯联邦委员会。七个月后,国家委员会与苏联民防总部(隶属于国防部)合并,成立俄罗斯联邦民防事务、特殊情况和消除自然灾害国家委员会。1994年1月,国家委员会成为俄罗斯政府的一部分,该部被命名为民防、紧急情况和救灾事务部。机构一路变化,绍伊古一直是负责人。

1994年,受益于民防的军事化性质提升,没当过一天兵的绍伊古在1993年获得少将军衔,在1995年升中将,2003年升上将。笼统地说,从1991年到2012年,绍伊古一直在掌管紧急情况部。他亲力亲为的管理风格,在洪水、地震和恐怖袭击等紧急情况下不缺席的身影,使得自己在媒体面前大出风头,并深受社会好评。



◆2003年,担任紧急情况部长的绍伊古。

团结党在1999年创立,绍伊古是创始元老,而且是首任党魁。该党被视为统一俄罗斯党的前身。每一个关键时刻,绍伊古都站在正确的一方,眼光和运气都非常好。短暂担任莫斯科州州长后,他于2012年出任防长,当时俄国防部同样发生了腐败案。他一干就是12年,成为俄罗斯迄今任期最久的防长。

历史上看,绍伊古不属于普京的核心圈子,但他却进入其中。外界尤其记得他与普京在图瓦共和国度假的照片。他们也经常结伴前往西伯利亚针叶林区度假,或赤裸上身晒日光浴,或采摘蘑菇,或在同一支球队中打冰球。可以说,绍伊古早就与拉夫罗夫一同被视为普京政权稳定的象征。



◆2013年7月20日,绍伊古和普京在图瓦共和国度假。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