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位知名企业家个人信息遭大规模泄露 移动、联通回应

6Park 生活 1 week, 1 day



企业家的个人信息正在以极低的价格被出售!不是一个,而是海量数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每经记者)独家调查发现,一家名为“探客查”的平台正在大规模售卖企业家个人信息,号称覆盖“2亿+企业数据库”“10亿+线索联系方式”。记者简单查询,就发现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等多位知名企业家手机号在该平台售卖。另一家大规模售卖企业家个人信息的平台名为“励销云”,号称“覆盖2.7亿+企业工商信息,5.3亿+联系人,上海数据交易所(以下简称上海数交所)挂牌”。每经记者在该平台上也发现在售多位企业家手机号。

经与企业家本人或接近企业家的知情人士确认,每经记者核实到平台销售的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森马服饰创始人邱光和、荣盛集团董事长李水荣、新尚集团董事长唐立新、蜜雪冰城实控人张红甫、钟薛高创始人林盛、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秦力洪手机号均为其本人所有并正在使用。

此外,记者通过支付宝转账的方式,逐一核对了平台销售的牧原股份实控人钱瑛、蓝思科技董事长周群飞、喜茶创始人聂云宸对应手机号的实名认证信息——姓氏及尾字,与企业家名字一致。

胡润百富榜显示,多位被泄露个人信息的企业家(家族)财富超百亿元,包括并不限于钟睒睒(4500亿元)、荣盛集团李水荣(680亿元)、蜜雪冰城张红甫(280亿元)、新尚集团唐立新(170亿元)、森马服饰邱光和家族(155亿元)。

探客查:980元包年,每月可查5000条

“精准电销名录,就来这里找!”“有业务要找老板谈,找老板电话就上探客查。”“筛选导出企业法人股东电话,实名认证数据准确。”“三重实名核验法人股东电话。”探客查客服的朋友圈充斥着类似广告。

探客查的官网显示,该平台覆盖“2亿+企业数据库、10亿+线索联系方式”。

“980元包年,每月可查看企业数量5000条”,这是该平台的报价。按最大查询数量计算,一条企业家的个人信息售价仅0.016元。这就意味着,以包年的价格大规模查询钟睒睒、李水荣等企业家的手机号,折合约2分钱一条。

是否真如平台所言,可以提供海量企业家的手机号?这些手机号是否真实有效?记者决定一探究竟。

登录该网站,每经记者注意到,平台有“验证法人、查询企业、批量企业匹配”三项功能。在查询企业功能中可输入企业名、人名、产品名、品牌、地址等信息。企业家电话设置在企业详情的联系方式栏中。

每经记者从“中国上市公司品牌价值榜”中随机挑选了部分知名上市公司,又补充了一些未上市的知名企业,在探客查上简单搜索,就发现了十位知名企业家的手机号在售,分别是: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牧原股份实控人钱瑛、森马服饰创始人邱光和、荣盛集团董事长李水荣、蓝思科技董事长周群飞、新尚集团董事长唐立新、蜜雪冰城实控人张红甫、钟薛高创始人林盛、喜茶创始人聂云宸、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秦力洪(为保护个人隐私,本文将展示的手机号打码)。

钟睒睒个人信息

张红甫个人信息

秦力洪个人信息

李水荣个人信息

记者注意到,联系方式栏中很多姓名未以全名展示。

如何保证号码准确性?探客查销售人员表示:“法人或股东电话号码都是实名认证后的数据。电话号码加法人或股东姓名,再与三大运营商联合实名认证。开通会员后有权限查看实名认证后的数据。”

每经记者追问是否与电信运营商有数据合作?该人员回答:“对。”

该人员向记者展示开通会员后的界面。以秦力洪为例,虽然姓名依然为“秦**”,但平台在该条信息上增加了“关键人”“与法人姓名近似”的标注。

销售人员给记者传来的信息截图

那么,打“*”号部分能否还原?

该平台介绍,“核验企业关键人”功能的原理为“核验系统模拟人工加支付宝转账确认名字的产品逻辑,高达99.9%精准度”。

每经记者尝试以相同方式,通过支付宝转账逐一核对,确认平台销售手机号的实名信息——姓氏及尾字,与对应企业家名字相符。

这些号码是否真为企业家所有?

每经记者通过各种渠道联系到企业家本人或接近企业家的知情人士,确认平台销售的钟睒睒、邱光和、李水荣、唐立新、张红甫、林盛、秦力洪手机号均为其本人所有并正在使用。

海量企业家的个人电话竟以包年的价格售卖,平台从哪里得到这些私人数据?

每经记者注意到,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等知名企业家的电话来源多被标注为“其他”或“智能关联”,该平台标注的号码“全网最早出现时间”集中在2023年5月或7月。

牧原股份实控人钱瑛的号码来源则比较特殊,显示为门户网站,“全网最早出现时间”为2018年9月。点击钱瑛号码的来源链接,网页分别跳转至顺企网、利酷搜黄页网、搜了网、找找去网,这些网站完整展示了钱瑛的电话号码,与探客查显示一致。上述网站将该电话号码关联在内乡县牧原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名下,但记者发现,实际上该企业已变更名称为内乡县牧原科技有限公司。

四个外部网站都显示了钱瑛的联系方式

励销云:上海数交所挂牌 持多项证书

更有甚者,销售方还开展直接针对意向客户的电销业务。

“提供比企查查、天眼查精准十几倍的老板负责人电话。”“行业排名第一,数据库在上海数交所挂牌。”“腾讯创投参股的励销云,专门做大数据找客系统加智能外呼系统。”“2.7亿条企业数据已经在国家备案。”这是上海微问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微问家)销售人员电销时的介绍。微问家旗下的获客系统名为励销云。“我们主要是找销售型企业,只要你做B端(企业用户)业务,这个产品肯定用得上。包年整套数据16800元,智能外呼机器人5000元一台,一天可以打1000个电话。”销售人员说。

销售人员发来的名片

每经记者注意到,该销售人员名片上使用了腾讯标识,微信名称也特别标注“腾讯励销云~某某”,但其出示的销售合同模板上并未出现腾讯字样。

腾讯有关人士就此回应每经记者:腾讯是励销云的少数股权股东,占股不到9%,并不参与公司的日常运营,从未授权其使用腾讯logo(徽标、商标),也对“大规模兜售企业家电话行为”并不知情。腾讯已经第一时间联系了励销云管理层,请公司全面核实情况,如有任何违规操作,须立刻停止。腾讯同时对侵权行为保留追索的权利。

上述销售人员还提到:“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会也持有我们百分之四点几的股份。”

经查询,微问家股东包含深圳市腾讯产业创投有限公司(持股8.98%)及深圳国中中小企业发展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持股4.56%)。后者被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有限公司持股25%。

该人员向记者出示了上海数交所“企业工商全景查询”数据产品挂牌纪念证书、信息系统安全等级保护备案证明及信息安全管理体系ISO27001认证证书。

记者查阅“企业工商全景查询”挂牌证书发现,该证书对应的产品描述中并未包含“提供法定代表人联系方式”的许可,该公司在上海数交所的其他挂牌证书也未包含该许可。

励销云“企业工商全景查询”挂牌证书信息

励销云也在出售企业家个人信息。登录励销云后,随机输入参数,每经记者设定检索名称中含特定词语的企业,系统为记者筛选出近20万家企业。点击查看详情,只见屏幕右侧出现了多个手机号。

与探客查类似,励销云系统中手机号对应的人名也未展示全名。

“这叫规避法律风险,我们不能展示全名,展示全名侵犯个人隐私。”该人员解释,“但我们打了标签‘与法人同名’。”

每经记者随机抽取多家公司,搜索到新华中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裁吕泽华、好贷网创始人李明顺、芯联股权投资(杭州)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赵奇、海口皑馓商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艾散江•安外尔、杭州临安余川机械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冯国华等企业家的联系方式。记者通过支付宝转账的方式,逐一核对了平台销售的上述企业家对应手机号的实名认证信息——姓氏及尾字,与企业家名字一致。

励销云上部分企业家个人信息

经与企业家本人或接近企业家的知情人士确认,每经记者核实到平台销售的李明顺、吕泽华电话的确为其本人所有。

励销云又是如何获得海量企业家个人信息的?

系统页面显示,信息来源包括电商平台、招聘网站、企业服务平台、展会注册信息、招投标网站、门户网站、生活服务网站等。

具体到上述企业,吕泽华、赵奇号码来源为“智能分析”,李明顺、冯国华的号码来源为门户网站。

对于数据来源,每经记者询问励销云的多位销售人员,他们给出了三种说法:一是大数据抓取电话后,与工商信息上的法定代表人名字比对匹配,同时跟三大运营商合作,得知电话实名信息;二是向各大平台支付费用,购买信息;三是利用“大数据+超链分析”技术抓取、整合各平台信息。

移动、联通均否认售卖用户个人信息

对于数据来源,探客查和励销云销售人员同时提及与三大电信运营商的合作。

果真如此吗?记者采访了三大运营商。

中国移动回复每经记者,没有售卖任何用户个人信息。中国移动一直以来高度重视客户个人信息保护工作,制定《中国移动数据安全管理办法》等系列制度。一是设立“五条禁令”,明令禁止泄露或交易客户信息,违反禁令者,根据严重程度予以开除、依法移送司法机关等。二是参考银行“金库模式”,实行“关键操作、多人完成”,通过技术手段,确保所有涉及敏感客户信息操作都有严格审批控制和全面记录与审计。三是凡涉及敏感操作,即时短信提醒客户,确保客户知情权。

中国联通明确回复:“不存在对外泄露、出售企业家手机号的行为。从公司的管理制度来说,肯定不允许泄露个人信息。”

截至发稿,记者暂未收到中国电信的回复。

搜集、销售企业家、股东、高管联系方式是否违法?将承担什么责任?

上海百谷律师事务所律师高飞长期深耕互联网信息监控和维权领域,他告诉记者,上述平台大规模搜集、售卖企业家电话号码的行为违反个人信息保护法及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规定,涉嫌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此外,如果有“撞库”行为,还涉嫌构成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高飞还表示,实施主体将承担刑事责任,由于上述平台搜集、售卖的个人信息数量巨大,属于情节严重的情形,应该在量刑范围内从重处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