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被黑帮暗杀:混乱的厄瓜多尔和一位“美国人”(图)

6Park 时事 1 week

拉美魔幻一幕,再次上演。

当地时间4月5日,厄瓜多尔的政府武装趁夜闯进了墨西哥驻厄瓜多尔大使馆。

武装警察抢走了在墨西哥大使馆寻求庇护的前副总统豪尔赫·格拉斯·埃斯皮内尔,还顺手把墨西哥官员给打了。



厄瓜多尔前副总统格拉斯

要知道,大使馆就相当于一国之领土。

厄瓜多尔这样干,从法理上说太疯狂了。

所以,墨西哥一怒之下,宣布与厄瓜多尔断交。

而实际上,厄瓜多尔的混乱,从年初就已经开始。

1月9日,厄瓜多尔国内大毒枭越狱,政府使用雷霆手段,将境内22家犯罪集团确定为恐怖组织和非国家交战方。

这一幕幕,都是历史的重演。

而这一次,走出轮回的重任,落在了一位37岁的“美国人”手中。



今年1月,厄瓜多尔街头,硝烟弥漫。

许多蒙面人持枪上街,劫持警局,焚烧车辆。

厄瓜多尔国内6所高等级监狱,几乎同时发动暴乱,几百名狱警被扣押成人质。

还有暴徒直接冲到一家电视台,在新闻直播间里把主持人绑了。

枪声传到了全国各个角落。



事件的起因,是厄瓜多尔最大黑帮Los Choneros的头目何塞·阿道夫·马西亚斯(人称肥托),突然越狱了。



何塞·阿道夫·马西亚斯


37岁的新总统丹尼尔·诺沃亚,调动了3000多名军警火速追缉,正式启动政府与黑帮的正邪之战。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诺沃亚上任之前,毒枭肥托曾与厄瓜多尔高层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让他在监狱中活得像个成功的大企业家。

他在监狱里建了游泳池,电子产品一应俱全。

不仅能开派对,也能指挥贩毒集团运作赚钱。

据统计,肥托在狱中指挥的毒品交易,涉及资金2300万美元。

在这期间,全国各地的36所监狱,被打造成巨大的毒品交易网络。

2021年,厄瓜多尔警方缉获了190吨毒品,大部分为来自秘鲁和哥伦比亚的可卡因。



而最近肥托越狱,就是因为总统诺沃亚想要端掉他的老巢,把他转移到真正的监狱中去。

在军警武装的压力下,肥托的势力这才暴力反攻。

现任的总统,自然也不是吃素的。

诺沃亚是厄瓜多尔首富的儿子,厄瓜多尔国内最大的香蕉公司,就是他的家族产业。

他的父亲在5次竞选总统失败后,将儿子修炼成了天生的政治领袖。



去年底,诺沃亚举行总统就职典礼,拜登都派代表团前来祝贺。



面对超过两万人的恐怖主义团伙,诺沃亚说:“我们在为国家和平而战。”

然而这句口号,在平民百姓看来,是那么的无力。

据厄瓜多尔警方统计,在2023年前半年,厄瓜多尔国内已有3513人被黑帮杀害。

该报告还预测,2024年,每10万个厄瓜多尔居民中,就会有40起凶杀案,是2017年的8倍,已经高于哥伦比亚、墨西哥和巴西。

经营便利店的塔尼娅·巴斯克斯,在接受阿拉伯半岛电视台采访时透露,她的店面曾被黑帮抢劫了三次,她的丈夫曾被犯罪分子枪击,儿子也在街上被抢劫和殴打。

她说:“我非常害怕,因为发生了这么多犯罪事件。不管新总统是谁,至少要能给我们带来一些安全和稳定。”



厄瓜多尔的黑帮,早就成气候了。

1978年,厄瓜多尔曾有一位备受敬仰的前总统,罗尔多斯。

他推行土地改革,做基建,搞精准扶贫,还推动拉美经济一体化,避免拉美国家被发达国家经济剥削。

在罗尔多斯任内,厄瓜多尔的经济向好,社会面貌也明显改善。

但在做总统的第3年,罗尔多斯和自己的夫人就在飞机失事中遇难了。

案件备受关注,但线索扑朔迷离。

直到2014年,有人在一份解禁的美国中情局CIA文件中发现,当年这次空难,正是厄瓜多尔黑帮与CIA联手策划。

去年,厄瓜多尔黑帮在竞选期间,多次行刺国内政要。

比如同样为候选人的费尔南多·比利亚维森西奥。

他在大选活动中被枪击,头部中弹身亡。



费尔南多·比利亚维森西奥

西班牙《国家报》称,事发现场听到了40多次枪响。

还有人指出,比利亚维森西奥乘坐的面包车,也并非防弹车。

比利亚维森西奥曾是厄瓜多尔《环球报》的调查记者,最主要的工作就是调查犯罪和贪腐。

暗杀事件发生后,警方抓到6名外籍凶手,但他们却陆续死在警察办公室和监狱中。

很快肥托领导的犯罪集团“Los Choneros”就发布了“庆祝刺杀成功”视频,宣布对这次刺杀负责。

厄瓜多尔的危险可想而知。

前总统竞选人路易莎·冈萨雷斯就曾公开表示:

“在厄瓜多尔,没有人是安全的。”



路易莎·冈萨雷斯



厄瓜多尔其实拥有过社会稳定的资本。

它曾被称为南美洲的“和平之岛”,全世界最适合养老的地方之一。

就连黑帮也做着餐饮、理发等合法生意。

民生的根本,首先是石油。

在过去的50余年中,石油工业为厄瓜多尔贡献了30%左右的出口收入,以及丰厚的政府税收。

2014年,厄瓜多尔石油液体产量56.2万桶/日,次年,石油收入22.64亿美元,占国家总收入的11.1%。

不仅如此,厄瓜多尔还是世界上最大的香蕉生产国和出口国。

走在街道上,你能看到大约300种不同的香蕉。



2021年,工人在厄瓜多尔洛斯里奥斯省


太平洋香蕉王公司的一处种植基地处理待出口的香蕉

仅在2021年,厄瓜多尔就出口了680万吨香蕉,其中约有151万吨卖给俄罗斯,25万吨出口到了中国。

它还曾是世界最大可可豆出口国。

2014年,厄瓜多尔就出口了23.6万吨可可豆。

2018年,英国《卫报》发文指出,厄瓜多尔在5300年前的古部落时期,就开始种植可可豆,很多人甚至把可可豆制品当成主食。

就算是养殖的南美白虾,厄瓜多尔也有垄断性优势。

今年1-2月,世界最大的南美白虾市场之一中国进口的海白虾中,有72.34%来自厄瓜多尔。



制图:海大农牧


但问题是,这些农产品出口赚的钱,几乎跟普通人没啥关系。

数据显示,2022年,厄瓜多尔的人均GDP为6462美元,南美第八。

但普通人的平均月收入却只有460美元,约合3332元人民币,低于拉美平均水平。

严重的贫富分化,把年轻人推向了黑帮,为毒品走私和犯罪活动添砖加瓦。



有人将厄瓜多尔的落后处境概括为:拉美懒汉掉进了资源陷阱。

但这并不准确。

拿典型的石油工业来说。

20世纪60年代,厄瓜多尔发现石油的时候,全国几乎没人会使用钻探机。

所以只好让一家美国公司包揽了一切。

从亚马孙丛林开采出的原油,经过简单提纯后直接被卖到发达国家,厄瓜多尔坐享其成。

但最终一算账,厄瓜多尔只赚到了卖石油的钱,而产业链上的附加值全被别国赚走了。



亚马孙丛林地带,被石油污染的泥土

厄瓜多尔自然是不愿被别国肆意操纵。

但有两股力量,一直笼罩在厄瓜多尔的头顶:被动的金融系统和破碎的政治环境。

1、“被自由”的金融体系

从1532年到1822年,厄瓜多尔曾是西班牙的殖民地,几乎是全民务农。

那时的厄瓜多尔,到处都是香蕉园。

但随着国家的发展,厄瓜多尔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被发达国家的资本家盯上了。

他们在厄瓜多尔境内大搞投资、收购,并为这种行为起了个伟大的名字:自由主义。

巨额美元的流入,让厄瓜多尔启动了印钞机模式,经济一片大好。

1994年,厄瓜多尔政府颁布《一般金融机构法》,进一步放松对外国资本的管制。

一时间,厄瓜多尔开了很多银行,存款利率高达40%,是当时美国的8倍。



厄瓜多尔中央银行

这为有钱人套现提供了空间,有人在美国贷款,再存到厄瓜多尔去吃利息。

没有约束的自由是危险的,惩罚很快就来了。

1998年,地球上发生了三件大事:全球经济危机、石油价格暴跌、国际机构下调拉美国家的信用评级。

这“三板斧”对于毫无防备的厄瓜多尔来说,是釜底抽薪。

因为在经济危机的冲击下,资本家手里也缺钱了,他们最先削减的就是低信用国家的投资。

美元储备流失,让厄瓜多尔的本币“苏克雷”在一年内贬值67%,很多银行都破产了。



1999年版本的苏克雷


最严重的时候,1美元能换25000苏克雷。

列强资本用几十年温水煮青蛙,终于炮制出一盘大菜:货币美元化。

2000年,厄瓜多尔政府彻底取消本币苏克雷,砸掉了自己跟美元国家之间的那堵墙。

经济是保住了,但毒品来了。

秘鲁和哥伦比亚的可卡因,只要进了厄瓜多尔,连货币转换的麻烦都省了。

厄瓜多尔的社会环境,也一夜回到解放前。

2、一手遮天的权力

厄瓜多尔是总统制国家,总统可以独自任免部长,还能解散国民议会。

而厄瓜多尔国内有多个政党,各持不同立场,百年来轮流坐庄。

在1923年至1966年的40多年中,厄瓜多尔发生了54次“非宪法夺权运动”。

在斗争最激烈的1931年至1948年间,厄瓜多尔政府换届了21次,没有一位总统完成任期。

最严重的时候,厄瓜多尔的原总统、副总统、国会议长,全都声称自己是正牌总统。

军政府和文人政府轮番上阵。

左翼与右翼政权,持续拉扯。

不稳定的政府无法建立法制,就更别提民生与经济。

现在的厄瓜多尔,依然被困在历史的循环中。

2019年,厄瓜多尔以保护国家经济健康为由,取消了石油补贴。

这导致汽油价格上涨25%,柴油价格上涨100%。

天怒人怨,黑帮和普通人都不干了。

黑帮封锁了总统府,给里面的官员断了伙食。

总统只好把首都从基多迁到了瓜亚基尔。

但普通百姓也上街游行。

几千名印第安人和农民把总统府旁边的公园占领了,手中武器只有石头和易燃物。



政府附近,武装部队对抗议者使用了催泪瓦斯

暴力事件一次次提醒着厄瓜多尔的统治者:

国以民为本。

漂亮的GDP数据,终究抵不过经济主权的独立。

而在国民安全都无法保证的前提下,多华丽的王冠,也只是装饰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