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议会选举:极右势力明显增加,法德领导人遭打击(图)

6Park 时事 1 week

据新华社报道,第十届欧洲议会选举投票9日晚落下帷幕。欧洲议会公布的初步统计结果显示,中间偏右的欧洲人民党党团获得189席,保持其第一大党团的地位。中间偏左的社民党党团获135席,持中间立场的复兴欧洲党团获80席,右翼的欧洲保守与改革党团获72席,极右翼的“身份与民主”党团获58席,绿党和欧洲自由联盟组成的党团获52席,左翼联盟党团获36席。

据路透社报道,此次欧洲议会选举,根据初步计票结果,极右翼政党的势力显著增加,尽管亲欧中间派预计将在 720 个席位中保留多数席位,但这次投票对法国和德国领导人造成打击,引发了人们对欧盟主要大国将如何推动欧盟政策的质疑。



法国国民联盟领袖玛丽娜·勒庞。 视觉中国 图

在法国,根据出口民调结果,勒庞领导的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国民联盟获得31.7%的选票,在法国各政党中排名第一。法国总统马克龙领导的中间派复兴党仅获得14.9%的选票,位居第二。马克龙9日当晚宣布解散国民议会,并于6月30日和7月7日举行国民议会选举的两轮投票。

据《卫报》报道,在德国,初步结果显示,德国总理朔尔茨领导的社会民主党获得14.6%的选票,得票率比2019年的最差战绩还要更低。执政联盟中的绿党也仅获得12.8%的选票。反对党中右翼的基民盟(CDU)以30%的预计得票率领先,德国选择党的得票率从 2019 年的 11% 跃升至 14.2%。

与此同时,在意大利,出口民调显示,意大利总理梅洛尼领导的意大利兄弟党预计赢得26%至30%的选票,在国内领先其左翼竞争对手。在奥地利,极右翼自由党以 25.7% 的得票率在该国位居榜首。

《卫报》称,尽管极右翼势力在选举中表现良好,但主流亲欧政党仍有望占据多数席位。欧洲人民党党团获得189席,保持其第一大党团的地位,增加了该党领衔候选人冯德莱恩连任欧盟委员会主席的机会。

路透社分析指出,欧洲议会内部出现右倾,今后要通过例如应对气候变化、或安全挑战的新立法或将变得更加困难。不过,对欧元持怀疑态度的民族主义政党究竟能发挥多大影响力,将取决于它们克服分歧和互相协作的能力。

解散议会:专家解读马克龙冒险之谜




法国总统马克龙周日宣布将解散国民议会,这一举动让人想起1968年戴高乐将军在学生运动结束后为恢复秩序而解散国民议会的做法,但面对正在蓄势待发的极右翼国民联盟,舆论普遍认为这是一场冒险的赌博。

对马克龙有什么好处?

尼斯蔚蓝海岸大学和巴黎综合理工学院的政治学家文森特-马蒂尼(Vincent Martigny)对法新社表示:“这种张扬,这种勇敢,可能让他恢复了原来的形象,即一个付诸行动、敢于冒险、勇于担当的总统形象”。“他顶着压力,冒着巨大的风险,非常迅速地去做一件他并不喜欢做的事,指望这一出人意料的宣布引发的震撼效果”。

马克龙的做法有点戴高乐式的“要么我,要么混乱 ”,就像在 1968 年,权威与颠覆秩序的对立,戴高乐将军正是通过这一策略赢得了胜利。

这位专家进一步分析:“马克龙可利用人们对混乱的恐惧,希望体制足够稳固以防止国民联盟获得多数席位,同时采取最坏的政策”。

历史学家让-加里格(Jean Garrigues)认为,“人们批评马克龙与人民脱节,这可看作是在向人民呼救”。

马克龙要达成什么目标?


一位总统顾问在周日晚间强调:“为了获胜,我们立即行动”,他认为发动弃权派和共和党人可能会动员起来马克龙派全力冲击。

如果总统阵营重蹈周日的覆辙,得票数只有极右翼国民联盟的一半,并且与左翼势力争夺第二,那么马克龙阵营仍有希望组建政府联盟。

国家元首的亲密助手、外交部长斯特凡-塞若内启示说,如果总统阵营事先与 “共和派 ”的政党--共和党或社会党达成协议,并让位给这些政党推出的候选人,组建联盟就更有希望了。

文森特-马蒂尼也同意:“这使得与中右翼甚至社会民主党建立联合政府成为可能”,从而实现“德国式联盟的幻想”。

马克龙还希望立法大选投票率高于欧洲大选,这将有助于遏制极右翼势力。

让-加里格分析,马克龙还可以 “利用欧洲杯足球赛和奥运会的人气效应,这将为选举提供一个有利的背景”。

加布里埃尔.阿塔尔在今年一月被任命为总理时被视为是反巴尔德拉(Jordan Bardella)的利器,但现在他的光芒似乎有些黯淡。当被问及现任总理是否会领导总统阵营的竞选活动时,前述爱丽舍宫顾问回避了这个问题,只是说每个人都会发挥自己的作用。

国民联盟能入主总理府吗?

一名政治学家表示,从投票制度来看,国民联盟似乎很难获得绝对多数席位,但这并非不可能。

要做到这一点,它必须将它目前拥有的议员人数从88人增加到289人,即200个席位,如果只能赢得相对多数,则有可能与传统右翼结成联盟。

历史学家让.加里格指出:“对总统来说,在惨败之后,这是一场极其冒险的赌博”。

文森特-马蒂尼说,如果国民联盟主席乔丹-巴尔德拉以相对多数票进入总理府,他很快就会发现自己将面临不信任动议。

国民议会也可能会陷入僵局,极右翼、左翼和马克龙派各行其是,无法达致多数。

对2027 年总统大选有哪些风险?-

文森特.马蒂尼分析,马克龙希望,从现在到2027年总统大选期间,与乔丹.巴尔德拉的共处将使削弱国民联盟成为可能。

文森特-马蒂尼补充道,“乔丹-巴尔德拉能否在三年内解决所有问题并不确定,这可能会导致国民联盟的声望和合法性受到削弱。这可能是马克龙的盘算之一”。

但舆论普遍认为,总统的 “赌博 ”是巨大的。文森特-马蒂尼也指出,马克龙这种算计 “极其危险”。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