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广州龙船百舸争流锣鼓喧天 游客:比过年热闹(图)

6Park 生活 1 week


6月10日,端午节,猎德村迎来一年一度盛大的活动之一:龙船招景活动。

每年端午期间,广州各个村落之间便会上演龙船走亲活动,前去其他村探访叫“趁景”,邀请其他村来聚会叫“招景”,兄弟村、老表村接到邀请后欣然接受叫“应景”。



猎德招景活动现场。图/九派新闻温艳丽

当天一大早,猎德涌两旁就挤满了围观群众。现场时不时有不了解广州龙船文化的游客询问今天是什么比赛。一位安保人员耐心解释:“广东龙船分传统和竞渡两种,今天是传统龙船招景,就是其他村的龙船来猎德做客,听说今天邀请了上百条龙船过来。”

人群中也有广州本地人在给自己的孩子介绍:“今天是龙船探亲,就是你来我这里走走,我去你那里走走,保持联络往来呀。”

上午9时开始进入探亲的高峰,前来探亲的各村龙船在猎德涌上游动,一时间百舸争流,鞭炮齐鸣,锣鼓喧天,热闹非凡。



猎德招景活动现场。图/九派新闻温艳丽

各村的龙船都精心打扮,装上美丽威严的龙头龙尾,有的船身还画了美丽的图案,寄托了不同的寓意。每个村都有属于自己的旗子,大家敲着鼓、放着鞭炮、高舞着旗帜,热热闹闹来猎德“老表”家做客。舞到忘情处,龙船两端的人会上下摇摆龙船,增添了不少的趣味,赢得观众阵阵喝彩。

河岸两边的观众热情招手和过往的龙船打招呼,划龙船的人也热情回应,时不时朝岸上的观众抛来还没开封的鞭炮,大家争先恐后去接,都希望能抢到这份美好的祝福。



岸边围观的观众。图/九派新闻温艳丽

“太惊喜了,我以为龙舟都是比赛,原来还有这种形式的活动,感觉比过年还热闹。”一位游客称。还有游客表示:“像福建游神和潮汕英歌舞一样充满传统文化的魅力,感觉广州传统龙船也会火起来的。”

九派新闻注意到,今年各村扒龙船的人,上至白发苍苍的老者,下至十几岁的年轻人均有,但以中年男子居多。

随着越来越多观众涌入,猎德涌边一度断网。临近中午,下起了小雨,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大众的热情,伴随着阵阵鞭炮声和鼓声,猎德涌上的欢呼声此起彼伏。

广州传统龙船景:2岁半孩童登船划桨,七旬老翁仍在敲鼓,不希望大家过分调侃“房东梗”

广州龙舟因什么出名?龙船景。

每年端午,“广东龙舟”的话题总会冲上热搜,佛山“龙舟c弯漂移”、猎德“赛龙舟是房东运动会”等成为大家热议的对象。广东龙舟在网上被营造成一种拼搏、迅捷且专属本地有钱人的活动,但深入了解后不难发现,相比于网上热议的竞速龙舟和暴富神话,广州当地人更看中龙舟身上承载的凝聚力和历史,而这一块,更多地体现在传统龙船身上。

今年端午期间,广州各个村之间扒龙船互访,锣鼓震天鞭炮齐鸣,龙船景的热闹程度不亚于过年。传统龙船越来越受重视,扒龙船的有银发老人,也有十几岁的年轻人,老中少齐聚一船,将传统龙船文化传承下去。

【1】几十条龙船齐聚猎德涌

端午节一早,一声响亮的鞭炮声打破了猎德的宁静,在高楼大厦和摩登商场遍布的猎德涌边,响起了传统锣鼓的声音,一艘艘龙船在涌上游动,今天是猎德招景的日子。与此同时,广州多地也在举行龙船相关活动。

每年端午期间,广州各个村落之间便会上演龙船走亲活动,前去其他村探访叫“趁景”,邀请其他村来聚会叫“招景”,兄弟村、老表村接到邀请后欣然接受叫“应景”。在最热闹的日子里,往往各乡水域都有龙船走动,场面好不热闹。



猎德招景活动现场。图/九派新闻 温艳丽

“鼓声不停,鞭炮不停”,一旦龙船出门探亲,便会一路敲着鼓、放着鞭炮前行。新的鞭炮声响起,便知道又一位“老表”来探亲了。

9点过后,到了探亲的高峰,并不宽敞的猎德涌里至少几十条龙船往返,同时最多五条龙船并排在水面,险些让不开。锣鼓震天,鞭炮更是震耳欲聋,鞭炮花几乎把水面染红,燃起的烟雾几欲蒙了观众的眼。

龙船上的人卖力划船,负责放鞭炮的人用力抖动手中的杆子,让鞭炮燃得更快更响。大家也不图什么回报、利益,好比去亲戚家拜年难道还要计较得失?中国人骨子里的凝聚力在这一刻彰显到极致。

“不在乎你带不带礼物,只要来了就是给我们村面子,我们非常高兴和欢迎。”一位参与扒龙船的船员说。

一位围观的群众有些动容,她现在在广州工作,今天专程来看龙船,“我一直很喜欢中国传统文化,今天看到这么多龙船来猎德探亲,莫名十分感动。有的龙船很大很漂亮,有的龙船比较小,只坐了十来二十个人,但是他们也一路划过来,千里迢迢来做客。就像过年的时候,无论远近贫富,大家都会相互拜年,那一刻没有三六九等贫富贵贱,就是单纯的送上我诚挚的祝福,这种精神和心意一直让我十分感动。”



猎德招景活动现场。图/九派新闻 温艳丽

在粤语中,“扒”和“划”是一个意思,当地人更愿意说扒龙船。时下广州龙船主要分竞渡和传统两大类,竞速偏比赛,传统重习俗。每年到了端午,便是传统龙船的主场。

而这场热闹的活动,要从“起龙”开始。传统龙船都是用坤甸木制作,这种木材需要藏在湿泥里隔绝空气保存,所以每年都需要唤醒“沉睡”的龙船。

“农历四月八,龙船透底挖”,2024年5月15日,农历甲辰年四月初八,广州市区各个龙舟文化强盛的大村在当日早上起龙舟。文园的“起龙”定在农历四月初九。广州黄埔区龙舟文化传承协会秘书长陆柏泉介绍,文冲的龙船往年都是这个时候起的。文园村民则称,“起龙”往往花大半天时间,“徒手挖,用工具怕伤到龙船,挖出来之后还要小心擦洗。”

然后便是对龙船进行修补、调整、画花、涂抹猪油等工序。文冲龙舟分为文园、东坊、西坊,三坊各自拥有不同数量、不同花色外表的龙舟。

关于龙舟外表的花色,还有这么一段佳话——据传,当年三坊兄弟为选择龙舟外表花色,采取了抽签的方式。

其中,文园抽中乌龙画花,接近船头处画有飞马,船身画有宝剑、宝葫芦、鲜花等;东坊则抽中纯乌龙颜色,船身不画任何花色和色调,以涂抹猪油或黑色油漆为主;西坊抽中黄底花龙,船身外以黄色为底,上面画着“八仙神器”。



去猎德探亲的文冲龙船,船身画花,村民头戴“竹煞帽”,身穿褐色纱衣,十分好认。图/九派新闻 温艳丽

【2】文冲请了近70个村子来吃饭,龙船菜从4个菜到满满一大桌

在文冲文园观德陆公祠的外墙上,贴着无数的红底黑字的龙船柬。在信息发达的当下,手写的龙船柬显得格外真诚。陆柏泉称,每年村里人会一起商议今年和哪些村互访,双方达成意愿之后便会送出龙船柬,邀请对方来“招景”,“应景”的村庄也会回一份请柬。龙船柬越多,意味着该村今年越热闹,无形中也彰显了村子的实力。



贴在祠堂外墙上的龙船柬。图/九派新闻 温艳丽

“除了请龙船来,也有单纯请人来吃饭的,比如说我今天这里有龙船来,我邀请你一道来吃个饭。”陆柏泉称,今年文冲请了近70个村子来吃饭。

文冲至今坚持游泳将青禾苗挂到船头,称之“采青”,以前寓意五谷丰收,现在则寓意风调雨顺国泰民安。“采青”后龙船正式下水,第一站便是去接神。每个村的龙船供奉的神都不一样,文冲是去南海神庙请神。出于对神明的尊敬,传统龙船至今保留着一些规矩,比如女子不能登船,船过桥时桥上不许有人。

今年,文冲一共有4艘龙船去探亲,一艘船能坐七八十人,“必须坐满,不然不成样子。”文园村民说。陆柏泉介绍,现在去探亲,一般是把船拖到码头,然后划进村子。而在以前,真的是靠人力从本村划到他村。

今年74岁的陆锦林(化名)回忆,他那一代去探亲就是全程从头划到尾,去近的村子要一个小时,远的村子要两个小时甚至更久。“涨水出船,水退了就回来。”带上饼和水,早上六七点就出门,下午四五点才回家,一天去四五个村子,“那时候穷,不吃饭。”

探亲过程中为了防止翻船,要用脚拼命抵住船舷,还要不停考虑水流朝向、风速等。陆锦林不停感叹,“那个时候没有现在条件好啊。”

三十多岁的时候,陆老先生开始学习敲鼓,一敲便是三四十年。今年,他也登上龙船敲鼓,但是他儿子陆丰年(化名)没让他去探亲,“一来担心他的身体,再者也要把机会让给年轻人嘛。”

端午期间为探亲的“老表”准备的宴席叫龙船饭,而探亲时是否留下吃饭,双方会在送龙船柬的时候就商量好。陆柏泉解释,“一艘船几十人,几艘船一起来,一下子来几百人,人力财力物力的支出都很大,也要视情况而定,你请我吃饭,你来我这的时候,我肯定也要招待你。”

陆丰年也扒龙船多年,笑着说道:“不管哪个村,只要你来,龙船饼和茶水肯定是管够。”

而龙船饭,在这么多年的历史中,也变化了不少。陆锦林扒龙船开始吃上龙船饭的时候,只有四碟菜,菜都一样,辣椒黄豆咸菜炒一起,大家席地而坐,图个热闹和饱腹。

而到了陆丰年扒龙船,龙船饭增加到六个菜,荤菜占比增加,依旧是席地而坐。如今,各村的龙船饭略有不同,但白切鸡、烧鹅、烧猪、扣肉等大菜基本都有。在文冲这边,还会专门炒一个菜,由豆角、咸菜、花生米和辣椒混合炒制。在陆丰年眼里,这道菜是必有的,是龙船饭的精髓。



龙船饭里一直传承下来的菜。图/九派新闻 温艳丽

【3】没有几十万一根的碳纤维船桨

传统龙舟和竞速龙舟不一样,不需要时常锻炼备赛,每年端午,大家登船,满员即出发。

今年,陆柏泉把自己两岁半的儿子抱上龙船,小家伙也抓着船桨划了起来。当年,陆柏泉的父亲也是如此,抱着幼年的他登上了龙船。

陆柏泉说,在传统龙船文化继承方面,文冲和猎德是保留得最好的。文冲至今还保留着传统扒龙舟服饰,“竹煞帽”、褐色纱衣,都沿袭了数百年。他们最老的一艘船也有上百年的历史。今年文冲新做了4艘龙船,“新龙船必须比老龙船长,寓意着人丁兴旺。”而哪个村做了新龙船,与其交好的村子则会送上烧猪做贺礼。

文冲文园观德陆公祠里,摆放着龙船景的相关物品,“竹煞帽”、褐色纱衣、旗子、伞、龙头等,龙头造型古朴大方,其余物品色彩鲜明底蕴深厚,在富有中国传统色彩的同时又有广东一带的特色。

6月7日,文冲设宴请全村男女老少一起吃龙舟饭。往年最多的时候,能摆上千桌。吃饭的时候,大家会一桌一桌相互敬酒,碰杯的欢呼声此起彼伏。



文冲村民正在吃龙舟饭。图/九派新闻 温艳丽

现在网上对广东龙舟的关注度颇高,陆柏泉在高兴之余,笑着说希望大家不要过于调侃“房东梗”,那都是固定资产。在文园这边,很多村民过着普通的生活,甚至有人在村里当保安赚钱。网上盛传的“一根几十万的碳纤维船桨”并没有出现,文冲这边还是以木浆为主。猎德村龙舟队队员也曾辟谣,称碳纤维桨的市场价在500元左右。

陆柏泉觉得现在的龙船氛围来之不易,龙船文化此前险些断层。“以前条件不好,一个月工资只有十块的时候,大家也愿意捐出5块钱扒龙船,再苦再晒都要去。”在他小时候,临近考试,他父亲问他想不想扒龙船,想的话他给他请假。而前几年,传统文化没那么被重视,“你喊年轻人来扒龙船,他父母甚至会让小孩不要去。”

好在,在各方推动下,传统文化逐渐被重视,扒龙船的人越来越多。准备龙舟饭的时候,村里无论男女老少都来帮忙,这无形中也增加了村民的凝聚力。“大家聚在一起吃饭,有了这样一个机会相互认识,至少我能知道这是你家的孩子,那是他家的孩子。”

这么多年来,陆柏泉身体力行推广着广州龙船传统文化,在见效微茫的时候他也曾迟疑过,但他的妻子鼓励了他,她说:“虽然现在做的这些事情看起来没什么作用,但能在孩子们心里种下一颗种子。”

这颗种子确实种下了,吃龙船饭当天,刚下课回来的陆浩佳立刻跑到祠堂这边来,他自言很喜欢龙舟,觉得文园龙船“(船身的)花又漂亮,鞭炮又响”。



端午一早去探亲的龙船划过广州塔前。图/九派新闻 温艳丽

陆锦林也十分欣慰大家重拾龙舟文化,在以前宗族力量对外有很高话语权的年代,大家通过扒龙船去暗暗较劲,彰显一个村的力量和凝聚力。后来大家都在外谋生计,龙船文化也一度被淡化。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坚力量正在把这份文化捡起来,他十分高兴。

陆丰年也说,虽然很多村民不一定扒龙船,但是大家都很愿意设宴、探亲,“人团结起来了。”他不住感叹,以前条件不好,大家忙着谋生。自从东坊改造之后,建起了高楼大厦,还有公共收入。“物质条件好了,精神文明也开始追上。”

2022年北京冬奥会开幕式上,二十四节气倒计时惊艳开场,一个极具岭南风韵的龙头把传统龙船带入了大家的视野。龙头的作者张伟潮是广州为数不多的龙头雕刻师,也是广州黄埔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龙舟龙头、龙尾制作技艺”传承人。陆丰年聊起了张伟潮,说十分感谢他,是他让更多人看到了传统龙船。



幸福里放起了烟花。图/九派新闻 温艳丽

吃过龙船饭,位于文冲街道的幸福里响起鞭炮声,放起了璀璨的烟花。明天就是端午假期了,文冲的村民准备着去各地探亲。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