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首富换人了!他们两兄弟辍学 在中国发家(组图)

大鱼新闻 财经 4 days, 17 hours

新西兰首富换人了!

今天,2024年新西兰富豪榜公布,结果让人大跌眼镜。玩具公司Zuru的老板——39岁的Nick Mowbray和他的哥哥Mat——身价名列第一。



而前首富、“婴儿潮一代”商人Graeme Hart,霸占新西兰富豪榜首20多年,终究被拍在沙滩上。

01身价200亿,从中国起家

Zuru玩具公司总部在中国香港,大部分制造基地和5500名员工都位于中国。

今年,Zuru的老板Mowbray兄弟俩可谓是一匹黑马。

根据《国家商业评论》(NBR)的数据,Nick Mowbray和他的哥哥Mat的身价预估为200亿纽币,前首富Graeme Hart的身价约为120亿纽币。

Mowbray兄弟俩全资拥有Zuru公司,业务涵盖玩具、消费品和建筑三个行业。



NBR表示,根据对Mowbray家族的采访以及与同类上市公司估值的分析,多年来他们的身价一直被低估了。

富豪榜编辑Hamish McNicol指出,“Mowbray家族已经成为亿万富翁好几年了,但今年我们才对该公司的财务状况有了一些前所未有的了解。

“因为Zuru是一家私营公司,因此很难确切知道他们的估值。但经过采访我们发现,之前我们显然不够了解他们。”



去年,NBR给兄弟俩的估值只有32亿纽币,今年就飙升到200亿纽币,而且只是保守估计。

在上周发表的NBR采访中,39岁的Nick表示,Zuru有望在今年实现30亿纽币的收入,并计划在未来5年内将年营业额增长到100亿纽币。

Nick Mowbray获安永2018年度企业家奖

大约一年前,他们还在中国购买了一家占地25英亩的工厂,准备发展自动化房地产项目。

此外,他们的硬件工程办公室也设立在中国,那里负责开发一些前所未有的产品。

Zuru跟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为中国是他们创业的“老家”。

02

两兄弟辍学,去中国“追梦”

Mowbray兄弟俩出生于新西兰北岛剑桥小镇,从小就对各种玩具感兴趣,并尝试自己制造。

哥哥Mat在12岁时发明玩具热气球获奖,19岁时决定辍学创业,在自家车库开始生产小玩具。

几年后,弟弟Nick也放弃了正在念的法律系,全职和哥哥一起创业。



听说中国是“世界工厂”,兄弟俩决定去闯一闯。

2003年,18岁的Nick和22岁的Mat带着跟父母借来的2万纽币,踏上飞往香港的航班。

2004年,他们在广东汕头买了注塑机,玩具公司Guru正式成立了。

2005年,Mowbray家族排行老二的Anna Mowbray也加入了队伍,成为公司的首席运营官。

左起:Nick, Anna, Mat

当时,由于Guru这个名字面临一家法国公司的诉讼,Anna将公司名字改为Zuru,躲过一劫。

而这,只是他们跟“知识产权”斗争的第一步。

刚开始,Mowbray兄弟对经商、语言、当地法律一无所知,因此他们做了一件他们认为理所应当的事:“参考”市面上的玩具,然后做类似的产品。

让他们陷入抄袭风波,走上了常年跟各大玩具公司“撕逼”的道路。

03

“不知道什么是知识产权”屡屡被人告

回忆公司成立之初,Nick表示:“我们侵犯了太多的知识产权,因为那时候我们甚至不知道什么叫知识产权,什么叫专利。”

他们的产品和竞争对手的产品非常相似,经常被人告。



Zuru不得不撤下产品,重新研发设计,经历了一些艰难的岁月。

2010年,一名中国设计师设计了一款机器鱼,由Zuru生产,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年销售额达到1亿纽币。

几年后,一款神奇的玩具让Zuru公司一夜成名——Bunch O Balloons,一分钟内就能灌好100个水球的玩具。



对于酷爱户外运动的新西兰人来说,这款玩具简直就是打水仗神器,自诞生之日起便一直都是海外玩具界的爆款。

仅在2016年,Zuru公司就卖出30亿个水球,成为全球销量最高的玩具之一。

Zuru进入世界十大玩具公司行列,Mowbray家族也成为新西兰最富有的家族之一。

但是,从公司成立之初就存在的知识产权问题一直没有消失,丹麦玩具大厂乐高指控Zuru抄袭了他们的部分产品。

图中蓝色背景是Zuru的产品,黄色背景是其他玩具公司的产品

去年,Zuru因为产品包装上写着“该积木与乐高产品兼容”陷入一场商标纠纷,最终败诉并将产品下架。





然而,在对手的指责声中,Zuru的业绩依然蒸蒸日上,产品销售到全球120多个国家。

除了爸爸妈妈的最初借给他们的钱,Zuru公司从未接受过任何外部资金,这让公司的运营实现了低风险、高收益。

NZ Inc网站表示,Zuru选择了“一种完全在内部进行业务融资的有机增长战略”。

尽管没有公布利润,但Nick曾经向BBC透露,Zuru是世界上“最赚钱的玩具公司之一”。

2022年,Zuru还进军日用品领域,开发了尿布、宠物食品和护发等产品。

04

同为首富,风格大不同

除了Zuru的联合首席执行官Mat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Mowbray家族发达以后的生活可以说是动不动就上头条。

2018年,Nick由于身体原因于回到新西兰,2016年,他斥3250万纽币购买了离奥克兰一小时车程的Coatesville豪宅,轰动一时。





这里曾是互联网大亨Kim Dotcom的家,在新西兰最贵物业排行榜上有着一席之地。



互联网大亨Kim Dotcom

内部是这样的:



去年10月,Nick和伴侣花2400多万纽币又购置了奥克兰Herne Bay的一栋海滨别墅。



两人经常把自己的生活展现在大众面前,买房、怀孕、流产、生子等都会实时更新。

而Nick的姐姐Anna和伴侣、前全黑队队员Ali Williams,因为要在奥克兰的海滨别墅安直升机停机坪上了头条,遭到当地居民抗议。


Mowbray家族的风格和新西兰前首富Graeme Hart很不一样。

和其他富豪不同,Hart十分低调,很少公开露面,基本不接受媒体采访。



但他的爱好也十分烧钱——买游艇。



当新西兰全国上下为了5000万纽币的乐透狂欢时,富豪正挥手买下一艘几亿纽币的游艇。

此次《全国商业评论》富豪榜还指出,“地球最富”的婴儿潮一代的财产正在向下一代转移。

大象翻身,蚂蚁都要抖三抖,“这次历史性的财富转移可能会对就业、房地产和整体经济产生多重影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