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媒:马克龙开始豪赌!如果输了,特朗普肯定兴高采烈(图)

6Park 时事 6 days, 18 hours



我有一种感觉:第一,马克龙太冲动了;第二,他在进行一场豪赌。

赌哀兵必胜,赌法国人站队:选择我们,还是极右。

马克龙显然受到了极大刺激。

刚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法国极右翼国民联盟大胜,拿下超过30%的选票,列法国政党第一;马克龙领导的复兴党不到15%,排第二,但还不到国民联盟的一半。

这是对马克龙的重大侮辱。他的反应也相当激烈,解散国民议会,重新选举。

马克龙的理由是,欧洲议会选举的结果, “对捍卫欧洲的政党来说不是一个好结果”,“民族主义者和煽动者的崛起,对我们的国家来说是一个危险”。

“我不能假装今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我决定让选民自己作出选择……因此,我今晚将解散国民议会。”马克龙说。

马克龙倒是敢作敢当,但不排除这是他的一个历史性错误,一如当年卡梅伦信心满满,启动英国脱欧公投,最后开启了一个潘多拉魔盒……



当然,马克龙的如意算盘,是趁着国民联盟立足未稳,利用各方反民粹的危机意识,团结左翼右翼所有反极右翼力量,将国民联盟扼杀在摇篮里。

按照马克龙的估算,成功的概率,应该超过50%。

但这是一场豪赌,因为失败的概率,同样很高。毕竟国民联盟拼杀多年,早就不是一个政治婴儿了。

目前在法国的国民议会,马克龙的复兴党拥有169个议席,国民联盟拥有88个议席。那选举就是重新洗牌,不排除两个结果。



第一个,马克龙输了。

马克龙倒不会立刻下台,而是进入总统垃圾时间。

总统还是马克龙,总理来自国民联盟。双方勾心斗角,总统仍可指导国防外交,但总理事实上成为法国内政的最高决策者。

路透社就分析,马克龙试图通过一场“高风险的赌博”来重建权威,他已经赌上了自己的政治前途。

如果国民联盟赢得议会多数席位,马克龙将失去制定经济、安全等国内议程的权力。

法国政策也将大逆转。

按照国民联盟领袖勒庞女士的说法,法国将终结大规模移民,让法国再工业化,不排除贸易保护主义更抬头,对乌克兰也不再全力支持。

年轻的马克龙,只能无奈地看着政坛的巨变。



第二个,28岁的法国总理。

马克龙现在的总理阿塔尔,只有34岁。够年轻了吧?

但还可以有更年轻的总理,28岁的法国总理。

事实上,按照阿塔尔的说法,马克龙的冲动,也有他的“功劳”。

欧洲议会选举大败后,阿塔尔劝阻马克龙,不要解散国民议会,而是接受他的辞呈,但遭到拒绝。马克龙认为,34岁的阿塔尔,是“领导即将到来的议会选举活动的最佳人选”。

阿塔尔的对手,是28岁的巴尔代拉。

因为国民联盟已经表态,党魁巴尔代拉,作为勒庞女士的继承人,将是总理的不二候选人。

巴尔代拉出生于1995年,妥妥的95后。

如果国民联盟获胜,28岁的巴尔代拉就会出任法国总理。环顾当今大国,毫无疑问,这将是最年轻的总理了。

人家28岁可能当大国总理,我们28岁在干什么?

太让人惭愧了。

不得不说,法国人确实能搞事。

但也不得不说,马克龙太冲动了,这一盘赌得有点大。

所以,我们看到,他宣布解散国会后,法国股市、债市大跌,法国投资者都担心啊,接下来怎么办?

我们看到,马克龙的同盟者,大多持批评态度,认为马克龙太鲁莽,表面看是反击国民联盟,实则是向国民联盟屈服,玩一场非常危险的游戏。

法国共和党前总统候选人瓦莱丽·佩克雷斯就痛批:“在没有给任何人时间来进行组织、在没有竞选活动的情况下解散议会,就像在拿国家的命运来俄罗斯轮盘赌。”

面对广泛恐慌,马克龙不得不再度出面安抚,说:“我相信法国人民有能力为自己和子孙后代做出正确选择。”

所以,我们还看到,对于马克龙的豪赌,德国坚决不跟。

在欧洲议会选举中,德国极右翼的选项党是德国最大赢家,一举成为德国第二大党和德国东部最大党。

德国执政的红绿灯联盟,则一败涂地。总理朔尔茨领导的社民党,取得有史以来最差的成绩;联合执政的绿党,更是成为最大输家。



但对于提前大选的要求,朔尔茨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不行,坚决不行。

朔尔茨的发言人说:“我们甚至一秒钟也没有考虑过德国新选举。我们的政治体制与法国截然不同。”

什么截然不同?

更多是因为朔尔茨不愿冒险,在他看来,现在大选,实际是给极右翼抬轿子,他才没有那么傻。

越是焦虑的时候越是要冷静,这是朔尔茨。

越是压力山大越喜欢快刀斩乱麻,这是马克龙。

性格决定命运,命运关乎欧洲前途。

当然,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说不准,马克龙就赌赢了呢!

那对气势如虹的欧洲极右翼,将是一个沉重打击,马克龙将是拯救欧洲的盖世英雄。他欧洲一哥的地位,也将无法撼动。

但假如赌输了呢?

马克龙将成为一只跛脚鸭,巴黎奥运也将黯淡无光,特朗普肯定兴高采烈。整个西方,越来越保守,越来越内向,越来越民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