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解散“国民议会”,马克龙想要推倒的是什么?(组图)

6Park 时事 6 days, 15 hours

“伤不起真的伤不起,我算来算去算来算去算到放弃……”

端午佳节之际,一首《伤不起》送给远在欧洲的法国马克龙。

在五年一次的欧洲议会选举新“战场”,马克龙铩羽而归,一气之下宣布解散国民议会。

5年等待,一朝梦碎,选举之年的马克龙真伤不起。



据悉,本届欧洲议会选举是英国“脱欧”后首次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共计720名议员,以组成第十届欧洲议会。而法国选民则可投票选出81名代表法国政府的欧洲议会议员。

根据民调机构伊福普(Ifop)的数据显示,此次选举勒庞领导的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国民联盟获得31.7%的选票,在法国政党中得票第一,比马克龙领导的中间派复兴党的得票率多了一倍;而马克龙的执政党复兴党获得14.9%的选票,位居第二。

马克龙不仅输了,而且是惨败!



欧洲议会是欧盟三大机构之一,为欧盟的立法、监督和咨询机构。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欧洲议会的席位代表着话语权,而这重要的一场“战役”马克龙却输了。

马克龙愤怒地表示:

“这是我自己无法接受的情况。”

“选举结果对捍卫欧洲的政党不是好结果,民族主义的崛起对法国是一种危险。”

马克龙显得有些慌乱,毕竟第二个总统任期才刚刚两年,在法国议会中失去多数席位,意味着执政陷入困境。

因为未来的每一项法案想要在国会中通过势必将是一场斗争,任何新的立法以及即将出炉的预算案,都得斗到天翻地覆。

这样的现实情况无异于给马克龙戴上“紧箍咒”,而自己的每一项政策都要看别人的脸色。



一咬牙,一跺脚,马克龙6月9日晚宣布解散国民议会,并于6月30日和7月7日举行国民议会选举的两轮投票,提前举行选举。

马克龙以法律赋予总统的权力之名:推倒重建,闪电大选。

这样迫切的举动是目前马克龙能做的,也是必须做的事。

根据BBC分析指出,马克龙此举是一场政治豪赌,他本可以采取不同的反应,将极右翼的巨大胜利解释为欧洲的失常,并在更重要的选举中再调整回来,并可寄希望于即将在德国举行的欧洲杯以及更重要的巴黎奥运会,以此可以摆脱几个月的政治困扰。

毫无疑问,马克龙选择了一条更为艰难的路,冒着内阁被极右派或者其他反对势力夺走的风险孤注一掷。

根据CNN报道,法国极右派领袖玛丽娜·勒庞在巴黎向党员发表演说时表示,选举结果具有历史意义,欢迎马克龙提前选举,如果民众信任,他们准备好接管权力。

马克龙做了想做的,而极右派也等到了他们想要的。



有分析人士表示,在法国第五共和国历史上曾出现过5次总统解散国民议会的情况,以此来应对政府所面临的政治危机和社会危机,以这样的方式使执政党有机会获得绝对多数席位。

根据法国埃拉贝公司进行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52%的法国人支持总统解散国民议会的决定。

马克龙就是以莫大的自信在赌。

虽然现实中马克龙领导的复兴党在国民议会的议席领先于其他党派,但并未达到绝对的多数。

所以推倒重建的背后不一定是凤凰涅槃,也许是坠入深渊的危险,毕竟执政党并未处于绝对的领先和完全的主动,这次被动的举措就真真切切地反映出马克龙目前的困境。



事实上,此次欧洲议会选举中,法国执政党的低支持率已经暴露出执政党在选民中的“信任危机”。

因为“极右政党在欧洲议会席位大增”是本届欧洲议会选举的主旋律,被视为右派阵营的欧洲保守及改革阵营(ECR),身份与民主阵营(ID),以及极右党,共取得议席149席,较上届增加22席;而中间偏右的欧洲人民党(EPP)初步票选结果显示占据181席,仍然占据主导地位。

“超级选举年”欧洲“向右转”这已是大的趋势。

除此之外,德国总理朔尔茨的社会民主党的得票率创历史新低,而极右的另类选择党( Alternative for Germany)得票率16.5%,较上届多5.5个百分点;

在奥地利,极右的自由党(Freedom Party)将成为得票率最高的政党;

在荷兰,极右政党可能在29个欧洲议会席位中赢得7席。

这既是现实,也是趋势。

马克龙仓惶推倒的不过是一面“无形的墙”罢了,另一堵“斗争的墙”即将随之而来,届时又是一番新的考验。



相比于马克龙的“果断”,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的做法就显得“更聪明一些”。

“现在是时候与志同道合、有着共同亲欧目标的政党建立桥梁,并点名社会与民主进步联盟,以及复兴欧洲党为潜在合作伙伴。”

也就是说,为了自己能够连任欧委会主席,她选择与其他政见不同的政党合作,不着急推倒重建,换个思路和方式,也许会有更好的出路,这无疑是给马克龙等人打样。



“现在是厘清一切的关键时刻。我已听到你们的心声和担忧,我决不会充耳不闻……法国需要一个明确的大多数才能和平与和谐地采取行动。”

马克龙解散国民议会并发出呼吁,可他推倒了真正意义上保护自己的“屏障”,势必会引起法国国内的政治震荡,为那些一直寻不到机会、一直处于边缘地位、扬言要罢免马克龙的极右翼政党提供了一个良好的真正掌权的机会。

如果勒庞的国民联盟赢得了议会多数席位,马克龙是不是还要解散一次议会重新选举?

在法国,一场马克龙自导自演,比即将来临的巴黎奥运会还精彩的“政治博弈”即将拉开帷幕。

不得不说,懂流量的马克龙是一个知道如何抢走奥运会风头的总统!上一个如此风骚抢眼的,还是特朗普呢。

至于这场闹剧效果如何,还得且走且看。

马克龙赌气解散议会,他应当学学毛主席著作


据新华社、路透社等国际通讯社消息,第十届欧洲议会选举于6月9日晚落下帷幕。

从来没有一次欧洲议会选举会如此严重地冲击到欧盟国家内政,但这次选举却令法国、德国、比利时等国搞得焦头烂额。



中右的欧洲人民党获得189席(冯德莱恩所在党团),继续保持第一党团优势;中左的社民党以135席位居第二,两大党团基本盘变化不大。

而复兴欧洲党获83席,减少了19席,位居第三,成了最大输家之一。另一个大输家是欧洲绿党联盟,获53席,减少了18席。

大赢家则是右翼“保守与改革”党团和极右翼党团(右边这4个),它们相加已超过了200席。

大概有3.73亿欧洲民众参加了投票,比以往增加了很多。



冯德莱恩在争取连任,她前面就剩下最后一关,欧盟27政府领导人无否决票,然后新一届议会走一下投票程序即可。

冯德莱恩对极右翼崛起相当担忧,她在现场呼吁欧洲对极右翼和极左翼设置障碍,不能让它们侵蚀欧盟价值观,“我们应当共同阻止左右翼极端分子”

她能不能连任要看欧洲大国间的交易,当然,美国也不会允许把她拉下马。

而最令人吃惊的一幕发生在法国,马克龙当晚出人意料地宣布解散法国国民议会,提前举行议会选举,时间定在6月30日和7月7日。

起因是他领导的法国复兴党在欧洲议会选举中惨败给了勒庞的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



“国民联盟”获得超过31.7%选票,在法国政党中得票第一,而法国复兴党仅获得14.9%选票。

都知道马克龙会输,但没有想到会输得如此之惨。

勒庞阵营借机要求提前举行议会选举,要马克龙正视法国民意。

解散议会是法国总统的权力(懂王很羡慕,因为美国总统没有这种权力),本来,马克龙完全可以不搭理勒庞。

打个比方说:法国两只球队在欧冠比赛中的胜负,跟本国联赛冠军归属有几毛钱关系?

依据法国宪法,总统在国家出现重大危机或陷入政治僵局时,可以行使这项权利。

比如,戴高乐将军在1968年因“五月风暴”而决定解散议会,当时国家已面临瘫痪;1997年希拉克总统因议会左右对峙,陷入僵局,也下令解散了议会。

而目前这两种情况在法国并不存在,“政治僵局”是非常勉强的说法。

但马克龙赌气了,他说,“为了获胜,我们必须立即行动”

法新社以及巴黎政治学院的专家都认为马克龙在进行政治赌博,他想学戴高乐将军,来让法国人民做选择:“要么我,要么混乱 ”

戴高乐赢了,因为法国中产阶级都害怕红色风暴。

但马克龙并不是戴高乐,法国人也不是只有“马克龙与混乱”可以选择。

如果勒庞大胜,法国政府垮台,新总理将在她的阵营里产生。

如果是勒庞小胜呢?那就麻烦了,她就要在议会里找偏右政党结盟,马克龙也要找偏左政党结盟,这需要多少时间进行交易?

巴黎奥运会难道要在无政府状态下举办吗?

法国宪法没有规定议会多数党就必定获得总理一职,但潜规则仍然是多数党组阁。

当年右翼的希拉克总统与左翼的若斯潘总理就是“左右共治”。

左翼还能相忍为国,但勒庞这帮人会跟马克龙相忍为国?

有些网媒,包括台湾省一些正常的时评人认为,马克龙是想让勒庞掉入陷阱,让她成为总理。

因为没有执政经验的她会把法国搞得民怨四起,导致她支持率崩盘。

这样,到2027年总统大选时,马克龙虽无法连任,但复兴党候选人可以获胜。

然而,这种分析太过小看勒庞了,她志在总统,不会掉入陷阱。

她的总理人选是年仅28岁的国民联盟主席巴尔德拉,比现任总理,35岁的阿塔尔还要年轻。

也就是说,巴尔德拉哪怕搞砸,也不影响勒庞参加2027总统大选。



马克龙赌的是中左翼能赢下议会,用国内胜利来化解欧洲惨败的阴影。

但政治人物不应赌气,上一个赌气的是卡梅伦。

因为有脱欧舆论压力,他同意英国再次举行脱欧公投,结果赌输了,卡梅伦下台。

而保守党连续几任首相都卡在了脱欧问题上,被折腾得死去活来,特蕾莎.梅都被弄哭了,不得不辞职。

英国所谓的退路也没有了:一个是中英自由贸易协议,一个是美英自由贸易协议。中国不想跟英国谈,美国则一拖再拖,之前说等疫情结束,现在说等大选结束。

马克龙想跟势头正劲的勒庞硬拼毫无胜算,而且欧洲右转是普遍现象。

根源在于欧洲普通民众受不了,疫情令经济受到了严重影响,有的行业至今没有恢复过来。

更可怕的是,俄乌冲突将欧洲拖了水,在冯德莱恩等人操作下,欧洲背上了巨大的经济包袱。

老百姓因此要承受物价高涨的生活压力,贫困人口每年都在增加。

企业因能源等生产成本增加,利润大幅下降,不得不裁员,这又导致失业问题。

另外一大经济包袱就是“白左”政策,把非洲难民、中东难民、阿富汗难民、还有乌克兰难民当成“政治正确”供养起来,不劳而获。

在外交方面,欧盟处处追随美国政策,美国说中国“产能过剩”,它们也跟着喊;美国说中国威胁“国家安全”,它们也跟着喊,而中国是欧盟各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

所谓左右之争,在欧洲真的有意义吗?其实大盘并没有变化,只是极右翼在侵蚀大盘。

勒庞这些人为什么能赢?因为他们主张:脱离美国(北约)、退出俄乌冲突、缩紧难民政策、反对LGBT、削弱布鲁塞尔(欧盟)权力……

这也是其长期主张,但以前总是被边缘化。

这次能赢,是因为绿党这帮人已经搞得欧洲天怒人怨,谁见过绿党干过人事?



这些人拿着数倍于老百姓的议员薪水,就知道在议会里哭,在议会里手拉手唱歌……

鼓励淫业是它们;毒品合法是它们;接受难民是它们;极端环保是它们;向儿童传播LGBT,也是它们。

与其说是极右翼胜利,不如说是欧洲民众唾弃绿党。

如果马克龙看不清这一点,而只是单纯将极右翼说成是洪水猛兽,那就是脱离群众。

而脱离群众的政治党团,永远只是一帮投机政客罢了。



马克龙居然还一副优势在我的样子。

政治人物赌气,又没有为政治后果做好充分准备。那么,输家就是国家和人民,英国已经证明了这一点,连生菜首相,印度裔首相都出来了。

毛主席说:“不打无准备之仗,不打无把握之仗”-《解放战争第二年的战略方针》,就是这个道理。军事如此,政治也是如此。

马克龙应当好好学学毛主席著作,更要分清谁才是法国和欧洲的敌人。

根源问题不解决,欧洲只会向下沉沦。

欧洲发展靠的是工业和市场,这是欧洲经济的基石,也是欧元的基石。

如果没有工业和市场,欧元就是空中楼阁,靠淫业和毒品能撑起欧元?

当欧元失去了力量,美国就可以专心对付印度卢比。

至于说极右翼进入欧洲主流政治对中美会有什么影响?

表面上对美国不利,但这只是对民主党不利,它们跟共和党还是合拍的,现在闹别扭,是因为政治齿轮没有磨合到位。

对中国有利,那是因为右翼比较务实,但它们会跟美国无脑反华的红脖子结盟。

中国只有发展壮大自己的实力,方能“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

欧洲最关键的是独立自主问题,左也好,右也好,如果不能独立自主,谁压倒谁都只是选举游戏罢了。

不指望欧洲能马上走上独立自主的道路,只是希望欧洲起码能做到:

不要让子孙后代以为英美是二战获胜的男主角;

不要被毒品毒害;

不要被滥交污染;

不要让基督教文化毁在犹太人手中;

不要被97种性别祸害;

不要认为中国是敌人;

不要让有丁丁的女人进入女厕所……

对于欧盟,我都不想分析了,一句话:欧奸不除,永无宁日。

革命老区该有个老区的样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