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生境外旅游遇大洪水!光腿挂树上12小时(组图)

6Park 生活 6 days, 6 hours

今年4月底,中国女孩刘珈图踏上非洲,准备来一场冒险和探索野生动物之旅。

没想到,在肯尼亚经历了一场生死浩劫,在特大洪水中,靠自己极限生存12小时。

以下为刘珈图自述,由于篇幅限制,原文有所删减。

本文图片除特殊标注

均来源于小红书@刘珈图6+2

01

暴雨变洪水,玩笑话成真

5月1日,旅行第5天,我和两个朋友来到非洲肯尼亚野生动物保护区马赛马拉,入住了Basecamp酒店。

这是当地有名的野奢酒店,主打在大自然中享受奢华舒适。





图源:Booking

酒店的房间是一些帐篷搭在木质平台上,体验非常独特。

据说奥巴马和夫人也住过这个酒店,我和同伴天然萌生一些信任和期待。





图源:Booking

那几天马赛马拉持续不断地大降雨,导致到处涨水甚至有桥都被淹了。

当时我只觉得新鲜,并没有察觉到危险。

我入住的帐篷是13号,在位置最低且最靠近河边的地方。





图源:X

当时我房间里没有电话只有一台无法使用的对讲机,跟酒店反映后也没有更换。

那天,餐厅由于大暴雨关闭了,我和朋友在临时餐厅吃过午饭后各自回到房间。

看着窗外湍急的水流,我拿起手机拍了一段,发了条朋友圈:“河景房因为大雨变成了洪涝房。”

没想到,这条朋友圈,一语成谶。



右一为刘珈图

那天晚上又开始下雨,我感觉不放心,打开手机闪光灯想看看房间外面的水位情况,但是什么都看不到。

因为第二天早上6点就要开始游览,虽然隐约觉得不安,但我想着晚上只睡几小时应该没事。

于是给两个手机充好电,怀着对第二天的期待和好奇,我睡着了。

02

险被洪水冲走,关键时刻逃出生天

凌晨1:15分,我被一阵巨大的雷声惊醒,我打开手机,还和群里的朋友们吐糟了一下。

1:35分,我听到一阵阵不一样的响声,声音很奇怪,不像是打雷,我在群里发了条消息: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撞我的门。

同时,我的床开始晃,我慌了:不会是淹水了吧。

我把手顺着床沿往下探,手指碰到了水,我一个激灵下了床,水已经到快到膝盖。

我给朋友打电话,让她用她的对讲机联系酒店求援,同时开始想办法离开房间。

因为可能漏电,我没有开灯,摸黑在房间里移动,找到帐篷角落一个小洞后,我边尽力踹开这个洞,边思考要带什么东西。

几秒内,我决定了什么都不要带走,只要手机,我从水里摸出另一部手机,居然还能开机,手握两个手机,给我了莫大的希望。

这时在巨大的求生本能下,我也踹开了那个洞,没想到大水立刻灌了进来。

我只穿着一件长袖T恤和内裤,一只手将手机举出水面,拼命往外游。

我在水里抓到一棵树,立刻抱着树杈将头伸出水面,回头看我的帐篷才一米开外,但从那儿游过来似乎用完了我的所有力气。

仰头一看,树杈上还站着另一个拿着手电筒的马赛小哥,他拉了我一把,我试着跟他沟通但他听不懂英文。



就在眼前,我的帐篷被大水撕裂消失在水中,这时离我逃出来也不过3分钟。

来不及后怕,我用尽力气顺着树干爬上房顶,光着的腿遍布伤口和鲜血,上了房顶。

1:43分,我暂时安全了。

03

每一个决定都至关重要

我开始联系我的两个朋友,她们住在12号房间和16号房间。

12号还在等救援,16号联系不上,后来我才知道因为16号房间地势高,是最早获救的一批。

1:47分,我开始给我的手机充话费,这一刻开始,我的手机不再是手机而已,它们是我跟洪水作战的战友了。

1:49分,酒店通知转移,但是13个人里他们只转移了7个,就再也没回来。

担心屋顶结构不安全,我时刻观察水面变化,在屋顶和树干间来回。



我拍照片和视频跟外面联系,问了一切能问的人,朋友、酒店、大使馆,得到的回应都是:等。

我浑身湿透紧握手机,极度疲惫,还处于月经期,冷、渴、困侵袭着我。

早上6点,天开始亮了,我第一次看清洪水的样子,一个一个的旋涡像张着大嘴的猛兽,比任何老虎狮子都可怕。

天亮了,直升机救援也开始了,除了我和马赛小哥,其他人都被救出去了。

他们给的理由是我们所处的位置复杂,难以展开援救,方案是继续等。

但我没有放弃活下去和逃出去的希望,我开始请求朋友帮我找酒店要一瓶水和一条裤子,我想只要不脱水不失温我就还能坚持,但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我开始出现失温症状,我反复地看我的小狗视频,祈祷着能活着回去见它们。



在树上我给自己拍了一张“遗照”

9点多,我的一部手机电量耗尽了,我把耳环取下来掰直,戳开了卡槽,因为我每个手机都有两张卡,每张卡都是我活下去的希望。

为了防止它们掉下去被冲走,我把两张卡小心的放在了我下嘴唇和牙槽骨的中间,等换好一个手机后,再拿出来吹干换另一个。

这个时候,身体已经慢慢到极限了,我眼睛快不能对焦了,一直想闭眼,也不觉得冷了,也不觉得渴了,就是想睡觉。我甚至短暂地睡着了,然后惊醒,一看手机,睡了一分钟。但这一分钟我感觉好久好久。



我开始拿耳环的针戳自己手指,我不记得戳了多少次,一犯困我就戳。

为防止因为麻木而无法动弹,我每半小时就用尽办法在保证自己不掉下去的同时双臂抱紧树干,小心翼翼的活动我的下肢。

我一直在等一个获救的机会。

04

没人相信一个年轻女性的理智判断

上午11点。我收到了无数真真假假的消息:救援队回来救你了;红十字会也来了;军队也来了。

但是我抬头,放眼望去,除了水和树,我什么也看不见,甚至陆地也看不到。

打开手机天气预报,下午4点又要下雨。

我真的想活下去,再等我就死在这里了。





酒店发文:“由于马赛马拉暴雨,Talek河涨水,影响酒店运营。”来源:X

我想起了我的司机,也是当地的马赛人,他是我最后的希望。

我打电话给他说:“从昨晚1点开始,我每个小时都以树的y型分叉为锚点记录了水位,现在雨停了天晴了,但水位还在反复,时涨时跌,但每次涨都比之前要高。

“你们不能再等了,现在是有窗口期的,水稍微平稳一些水位也降了一些,你们借助绳子是可以进来的。天气预报说四点左右会下大雨,等到那时候我就彻底没希望了。”



我以为他会带人来救我,但这样的电话我打了4通,每个窗口期我都有打,但我的司机后来告诉我,没人相信我说的,他们不认为我作为一个年轻女性在树上待了十多个小时还能理智判断,他们认为我只是因为太害怕了想让人来救我,所以口不择言。

接近绝望时,我看到和我困在一起的马赛小哥,他是当地人,或者他们会相信他。

12:19分,我最后一次拨通司机的电话,让马赛小哥跟他们沟通。

终于,一对放牛兄弟组织了一群当地村民,决定进来救我们。

三个人绑着靠绕树固定的绳子,进入最危险的斜坡深处,我爬下树,他们把我抱着固定在水中,马赛小哥紧跟在后面。

我们就这样在洪水中逆流而上,走出了那个最危险的地带。

12:32分,近12小时极限求生后,我捡回一条命。

05

魔幻维权路刚刚开始

当双脚踩在陆地上时,我终于支撑不住昏死过去。

更魔幻的事情刚刚开始。



酒店发文:“我们很高兴地告知大家,所有酒店客人都已安全并重新安置。”来源:X

在医院里,我意识不清醒的时候,酒店的首席运营官,一位黑人女性见了我,我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她几句草草的安慰就结束了见面。

酒店经理也来见我,结果是带来一个消息:你的行李找不到了。



也不是完全丢失,只是很巧的,贵重物品都没了。

酒店不是来安慰我们,而是要求大家支付酒店差价,并且不接收退款要求,理由是为了救人已经花了很多钱。

他们说:谢天谢地你活下来了。但没人知道我是怎么活下来的。

在当地,我已经成了村民口中的“传奇女侠”,iron woman,lady on the tree,我以一种奇怪的方式出名了。

我们离开了马赛马拉,但我知道,我的艰难跨国维权路,才刚刚开始。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