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假“药王”夫妻坐牢 子女掌控核心资产仍风光(组图)

大鱼新闻 财经 1 week, 5 days

即便康美药业出事了、创始人夫妻也栽了,但优质资产依然掌控在康美二代的手中。如今,康美药业换血“复活”回归,但股民的投资信心却所剩无几。毕竟,对于股民而言,这都是真金白银的血泪教训。

文丨金融八卦女作者:月月

A股史上财务造假金额最高的公司,悄悄“复活”了?

7月2日晚,康美药业发布《关于公司股票撤销其他风险警示暨停牌的公告》,官宣即将“摘帽”,引发关注。

7月4日,被“ST”5年的康美药业正式摘帽,首个交易日直接开盘涨停,股价2.12元,市值293.9亿元,在涨停板上有超过110万手买盘。不过7月5日盘中波动加剧,收盘报2.15元/股,总市值298.07亿元。

因为巨额财务造假一度站在退市的边缘,这样的公司竟然还能复活?股民懵了:

“造假怎么还配复活”?



“这样的公司都能摘帽,不可思议啊”!



2019年,康美药业300亿现金失踪成谜首次被公之于众。前实控人马兴田、许冬瑾夫妇通过假发票、假存单、假回单,一边虚增营收、扮靓业绩,一边偷偷给自己“输血”,三年累计虚增货币资金高达887亿元。公司也从A股市场医药“白马股”神坛跌落,股价一落千丈,陷入无休止诉讼。

2021年,被“ST”的康美再次暴雷,在业绩修正公告上将2020年预计净亏损上调至245亿元-299亿元。也就是说,直接巨亏近300亿!

也难怪摘帽的康美药业引发股民震惊,毕竟当年这个千亿医药帝国的坍塌依然历历在目,如今这番“复活”背后又上演的哪路戏码?

1.

/ “始于野心,败于贪婪”

潮汕夫妻创业,从市值千亿到造假887亿 /

康美药业的故事,始于野心,败于贪婪。

十几年前,央视黄金时段曾“病毒式”播放过一则广告片——《康美之恋》,内容是男女主人公的爱情与传统中药的炮制过程。而广告人物原型,正是康美药业的马兴田、许冬瑾夫妇。



马兴田是地道的潮汕商人,他出生在普宁的一处古老村落碗仔村。后来有媒体探访,村里最大的“豪宅”就是马兴田的房子,平时没人住,只有春节或清明节时祭祖时,这栋被群山环绕的豪宅里才会有人出现。



马兴田初中就辍学到县城普宁打工,机缘巧合下,他认识了当地药行大佬许德仕的千金许冬瑾,这个从小在药房长大、耳濡目染了药材生意的女孩与他情投意合,两人很快就结婚了。

婚后,在老丈人的支持下,小两口在普宁老城区最早的中药城——流沙中药市场附近,开了第一家中药铺,但细水长流的药房生意,满足不了马兴田的野心。

1996年,他们靠囤积三七赚了几十万,积累了第一桶金,第二年就创立了康美药业。

一开始,康美药业的主营业务不是中药,而是西药。1998年,康美药业通过成功研发出以络欣平、利乐、诺沙为代表的国家级新药,一战成名,不仅让公司成了明星医药企业,就连马兴田也有了“药王”的美称。

创业后的第4年,也就是2001年,康美药业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净资产高达120亿元。上市后,马兴田还是选择回归中药的老行当,推出了“药材电商”“中药饮片小包装”等新概念。

2011年,康美药业取得了普宁中药材市场的经营管理权,投资兴建了普宁康美中药城。据报道,这里40年产权的商铺有935间,价格是1.2万每平方米。



首次尝试,马兴田就发现做“包租婆”的生意,比卖药挣得更多更快也更容易。

于是,他如法炮制,在华南多个省市包括云南昆明、甘肃陇西、安徽亳州等地,建中药市场或者中药产业园,从“药王”变成了“地主”。

2012年,康美的营收突破10亿元,营收增速高达56.74%。那时也曾有人质疑过康美有财务造假之嫌,但风光无限的马兴田夫妇,总是能摆平风波、继续高歌猛进。

2015年,康美药业成为了A股首家突破千亿市值的医药公司;2018年,股价触达历史最高点27.99元,成了彼时市值高达1390亿元的“大白马”。

在2018年胡润百富榜上,马兴田家族财富高达410亿元。但水涨船高的财富身家,背后隐藏着一个巨大的谎言,涉及资金高达百亿元。

2.

/ “药王”夫妻被判刑、拍卖豪宅,

还被追偿26亿! /

2018年,一篇名为《康美药业盘中跌停,疑似财务问题自爆:现金可疑,人参更可疑》的文章引爆网络。

这篇文章里提到了很多康美药业财报里的bug,最让股民想不通的是:明明公司账上躺着大量现金,为啥还要去到处贷款呢?

很快,证监会就紧急成立核查小组,对康美药业展开财务调查。随着调查推进,这则被称为A股最大的财务造假案真相浮出水面。据披露,康美犯了“三宗罪”:

1、使用虚假银行单据虚增存款

2、通过伪造业务凭证进行收入造假

3、部分资金转入关联方账户买卖本公司股票

从2016年到2018年上半年,康美药业合计虚增营收275.15亿元,虚增营业利润39.36亿元,并通过财务不记账、虚假记账,伪造、变造大额定期存单或银行对账单,伪造销售回款的方式,累计虚增货币资金887亿元。

到了2021年11月,马兴田因操纵证券市场罪、违规披露等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120万元。妻子许冬谨及其他责任人员11人,因参与相关证券犯罪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马兴田被判刑后,被曝出他位于深圳福田的豪宅被多次拍卖,起拍价超4千万。



网上还流传出了豪宅的内部照片,被网友嘲讽充满了“暴发户既视感”。



而造假风波中的康美药业,也随着原实控人的锒铛入狱,一度走到了退市边缘。2021年,广东揭东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康美药业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向法院提出破产重整。此后,康美药业公开招募重整投资人。

康美药业真的等来了“救星”。2021年,由广药集团、粤财基金、恒健资产和揭阳投控等组建的广东神农氏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向公司重整管理人提交了《重整投资方案》,拟向康美药业投入的资金总额不超过 65 亿元。

说起来,广药集团和康美药业颇有渊源,两家公司不仅是广州老乡,还是生意合作伙伴。

2019年,这两家公司举行过战略合作协议签约仪式,没想到两年后,广药集团直接从合作伙伴晋升为股东。

神农氏入主后,康美药业从组织架构到人力再到战略规划,开始全面改革,与旧康美切割。2022年5月20日,康美药业摘星,从“*ST康美”变更为“ST康美”。

2023年,康美的原第一大股东——康美实业,终于宣告了破产,但此时的上市公司早已完成大换血。

上市公司公告显示,康美实业持有康美药业723176677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21%。如今康美实业不是康美药业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此次被法院裁定破产,不会导致康美药业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

但换血“复活”的康美,这几年的经营情况不容乐观。

财报显示,从2020年至2023年,康美药业的净利润分别为:亏损310.96亿元、亏损96.63亿元(剔除重整收益的影响金额175.83亿元)、亏损26.94亿元。2023年,康美实现营收48.7亿元,同比增长16.60%,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03亿元,实现扭亏为盈。

亏损虽然在逐年收窄,但值得注意的是,2023年的扣非净利润为-7.53亿元,要说彻底走出困境依然为时尚早。

据第一财经,谈及公司2023年度业绩,一位接近ST康美的知情人士说,“在主业发展的过程中,公司没有把‘历史遗留问题’扔在一边,也在逐步解决,所以才会有了‘扣非后亏损’。”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3月13日,ST康美公告,公司向前董事长马兴田、副董事长许冬瑾、董秘邱锡伟追偿26.08亿元,同时向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追偿3.41亿元,该所在ST康美业绩造假的三年时间为其提供审计服务。

3.

/ 风波中的“药王二代”:

子女玩转资本、掌控核心资产 /

曾经风光的“药王”夫妻身陷囹圄,还被上市公司“追偿26亿”,怎么看好日子都到头了。

但从互联网上的蛛丝马迹来看,马兴田家族的“二代”们的生活并没有受到多少影响。

2019年,证监会宣布对康美案的调查结果后的一个月,珠海国际赛车场举行了泛珠海三角超级赛车节,来自Zun车队的77号选手马嘉骏驾驶了一辆黑紫相间的奥迪R8参赛。那一年,他参加了三场赛车比赛。



别看当时马嘉骏只有20岁出头,但在国内超跑圈已经是天花板级人物,风头和名气甚至一度盖过了秦奋,人送尊称“Zun哥”,他就是马兴田、许冬瑾夫妇的小儿子。

曾经他的社交平台上没啥别的内容,就是车多和车贵。有报道统计过,马嘉骏坐拥至少15辆世界级超跑,在他的车库里,不仅有全中国第一台布加迪,还有高达3000万的帕加尼、2000万的法拉利拉法、兰博基尼、帕沙特……有时候直接订两辆,自己一辆,送朋友一辆。



据说,这位公子哥已经曝光的豪车总价超过2亿!不仅如此,马嘉骏在珠海赛车场上还有一支赛车队,运营一年的加油费用和团队的费用就要几百万。

小儿子的高调炫富,曾给“药王”招来不少非议。康美药业暴雷后,他立刻清空了所有微博,在社交媒体“消失”。当时还有网友调侃:

“以后我们去哪儿才能参观豪车啊?”

相比之下,马兴田、许冬瑾夫妇的大女儿和大儿子就低调多了,但他们或许才是“最大赢家”。

2018年10月,马兴田把康美健康小镇从康美实业划出,转到了女儿马嘉霖和儿子马嘉腾名下。

康美健康小镇投资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亿元,持股人为马兴田的女儿与大儿子,女儿马嘉霖持股51%,儿子马嘉腾持股49%。



而在转移前的三个月,康美健康小镇刚竞得6宗土地。要知道,这家主攻房地产的子公司远远不止这6宗土地。因此外界有分析认为,这家公司可能是康美系最值钱的产业,它手里有多宗土地,其中有一块地皮价值40亿。

也就是说,即便康美药业出事了、创始人夫妻也栽了,但优质资产依然掌控在康美二代的手中。而且二代们在资本市场上的活动,从可见的新闻报道中最早可追溯到2011年。

早在2011年,18岁的大女儿马嘉霖就突然入股了深圳一家计划上市的公司盛讯达,通过持有1500万原始股,称为占比21.43%的第二大股东。

2016年,盛讯达登陆创业板,上市后股价一路飘红,马嘉霖持有的股份价值也水涨船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暴涨至超28亿。当年年底,马嘉霖光分红就拿了247万。

马嘉腾也复刻了姐姐走的路。2016年,年仅19岁的他狂砸6218万元,成为了拟上市公司“趣炫网络”的第三大股东。只是这家企业并没有成功上市,马嘉腾也未能如愿。

值得一提的是,马嘉霖如今所有任职的企业仍然有22家,其中16家处于开业或存续状态,6家处于注销、吊销状态;马嘉腾所有任职的企业有21家,除2家已注销外其余公司均处于开业、存续状态。

如今,康美药业已经换血“复活”,正式回归资本市场,但股民的投资信心却所剩无几。毕竟,对于股民而言,这都是真金白银的血泪教训。

2019年造假事件被揭露后,康美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后来被揭阳易林药业托管并进入破产重整,将近1万名员工无处可去,且长期资不抵债,康美的债权方也只得打掉牙齿向肚里咽。

数据显示,2018年持有康美药业股票的基金数量多达263只,股东数量9.4万,只在一夜之间,机构投资者迅速出走,股东户数仍高达17.79万。

7月5日,康美药业盘中波动加剧,截至收盘报2.15元/股,总市值298.07亿元,与巅峰时期差距超千亿元。也难怪有股民在社交平台上感慨:

“左三年右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炒股还有多少个十年,涉百亿造假案都能东山再起,我们这一波韭菜终究是逃不过被收割的命了。”

 

相关新闻